第667章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6:26 字数:2431 阅读进度:607/640

皇宫,六郎和越秀公主,大周后一起来拜见钟皇后。钟皇后十分喜欢六郎这个极品驸马,和六郎说了大半夜话,问的都是六郎征伐西域的事迹。不知不觉,已经到了休息的时候。钟皇后说:“时日已晚,雅琳你和越秀都不要回去了,今晚就留在这儿陪母后好好说会话。”

六郎笑道:“母后,我是不是也不用回驿馆去了?”

钟皇后说:“这怎么行?她们俩,一个是本宫的儿媳,一个是本宫的女儿,你留在我的寝宫,成何体统?”

六郎说:“我可是你女儿的女婿啊。母后这里房间这么宽绰,我和越秀随便挤一挤就行啊。”

不等钟皇后回答,越秀公主就说:“母后,六哥今天也很累了,就让他住下吧。没有人敢说闲话的。可以让六哥住在母后隔壁隔壁的漱芳斋。”

钟皇后只好答应,六郎道谢,拉着越秀公主就要回房,钟皇后急道:“你们俩怎么能住在一起,你们还没有完婚啊?”

六郎嘿嘿两声,“岳母,照你的意思,我和越秀必须拜堂之后才能住在一起吗?”

钟皇后一本正经地说:“那是当然的了,这样吧,我和雅琳商量了好半天,想来想去,也不能委屈了我的驸马,这样吧,今天晚上,你暂时和越秀睡一起,但是你不许欺负她,要是被我知道了,我可不管你是是不是大将军,我决不饶你。记住没有?”

六郎点头应是,却是口是心非,心里开始琢磨越秀公主那白嫩娇美的玉体了。

钟皇后说要沐浴,六郎被赶到隔壁屋里去睡觉,正想着今夜将要发生的好事,越秀公主穿着**裤跑进来,脸上挂着微笑,薄薄的丝料纱衣近乎透明,高高突起的雪白双峰不甘寂寞的挤跃而出,露出大半细腻如晶玉的柔软。纱衣被高耸丰盈撑鼓至极限,两团柔腻紧紧压挤在一起,紧收成一道深邃迷人的沟壑,随着她的走动,两粒娇艳的蓓蕾时隐时现,便如涨潮的浪涛,一波盖过一波。

看着那极具震撼效果的双峰,挺拔圆翘,那薄薄的丝绸纱衣随着她渐急渐促的呼吸频率轻轻滑开,当纱衣的绳线整个松开的时候,两只浑圆丰硕的玉峰傲然弹跳而出,无遮无掩的展现在六郎的面前。越秀公主白的耀眼的娇躯竟然没有穿衷衣,六郎的眼睛落在她那对温香软玉的丰满酥胸,雪白而秀挺的双峰上,嫣红如盛放的花蕾般的羞挺,与那纤细的柳腰和修长的美腿相配合,构成了让每个男人都为之疯狂的神迹般的美丽艳景。

“六哥,你**啊,怪不得我母后让我小心你,又在偷看人家了。”

六郎将越秀公主拉入怀中,“越秀,这些天一直没有机会和你亲近,都想死六哥了,快给我亲亲。”

被六郎一抱,越秀公主的娇躯顿时酥软在六郎怀中,玉体横陈之际,隔着贴身**,隐约窥见一抹幽黑,衬着雪白耀目的冰肌玉肤,六郎完全被眼前这具惊心动魄、完美无暇的玉体所吸引住了,神魂颠倒,难以自控。越秀公主并不知道她美妙娇嫩的玉体己经完全暴露在六郎极富侵略性的灼灼目光之下,不过不知是梦到了什么还是感觉到了六郎灼热逼人的目光注视着自己,她的呼吸竟变得越来越急促。脸上浮出一丝妖异的绊色,纤手不知何时按住了自己那对浑圆美乳,挤压揉搓着那里柔嫩的肌肤,身躯也微微的颤抖起来。六郎仔细的凝视着她胸前荡起的阵阵乳浪,越秀公主在六郎挑逗性的目光下变得越发不堪,不一会,己被六郎充分开垦的身体便不安的扭动起来。越秀公主的俏脸上泛起一抹醉人的红霞,一副隐思难禁的娇羞模样,风情万种的玉颊不由自主的流露出冶荡与渴求的神情,那欲拒还迎的可爱样儿实在是无法形容,动人无比。六郎左手留在高耸酥胸揉弄着那己经涨大硬挺的粉红蓓蕾,右手却往下滑去,顺着那没有一丝赘肉的平坦小腹,伸进**,插入两只修长大腿的交汇处。那里乌丝浓密,性感迷人,幽草中那道秘谷正散发着淫糜气息和光泽,当六郎摸到下身的美妙之处时,越秀公主娇躯陡然一震。娇嫩敏感的私密禁地被袭,檀口轻启微分,立时润出湿腻的液体,大量的蜜汁涌出来,湿透了单薄的**。

六郎压在越秀公主那对丰满硕艳的美丰上的大手渐渐往下移去,抱紧了她手感极好的修长美腿,轻轻向两侧分开,同时撩起长裙下摆,大手抚扣在越秀公主双胯的根部,那里沐浴阳光次数极其有限的柔嫩肌肤细腻而富有弹性,触手柔滑如脂,手感极佳,使人心跳加速。呀!这坏六哥怎么摸人家那个地方……越秀公主极具战略地位的重要部位被六郎牢牢占据。

六郎兴奋异常,扯落越秀公主的裙子,压上来……

几无阻碍便可直捣黄龙,越秀公主儿反抗不得,芳心一颤,贝齿把守的唇关逸出一丝撩人的轻吟,终于选择乖乖就范。感受着身下佳人娇躯逐渐软绵下来,肌腹相贴,亲密无间厂看着她白晰嫩柔的粉腮因娇羞而飞起了一抹艳红,六郎心中欲念大动,全身散发着催情鼓欲的浓浓异香。美人娇羞,四肢乏力,微颤不休,发着灼灼热息的大手缓慢而坚决的向内滑去,拨开浓密芳草,探秘巡幽,触到了满是蜜汁的花瓣,湿滑柔腻……

越秀公主媚眼如丝,俏脸殷红如血,娇喘吁吁,六郎轻轻凑上前去,感受着美人儿颈侧如凝脂般的肌肤炽热而火烫的灼碑急。微分的檀口柔唇,呵气如兰,瑶鼻喷吐着火辣的鼻息,六郎深深嗅吸了一口,顿感血气运行加速,胯下雄壮紧抵在越秀公主嫩白的股沟,叩开门扉,长驱直入后,六郎敏锐而精准的把握进入的深度的速度,不紧不慢地驾驭起来……

大周后来到隔壁屋子门前,停下来倾听了一下,就听见里面床铺吱吱作响,伴着六郎强有力的呼吸声和越秀公主迷人的呻吟声,大周后就知道他俩已经好上了,不由掩口一笑,不敢多听,生怕自己走火入魔。

回到房中,见到钟皇后,钟皇后见她双颊娇红,问:“雅琳,你的脸发烧吗?”

大周后苦笑说:“哪里有啊,母后,儿臣侍奉你沐浴洗澡了。”

钟皇后就笑着同意了,宽衣解带之后,两个**裸的大美人一起泡入清水中,钟皇后看看大周后饱满娇挺的双峰,笑道:“雅琳,年轻真好啊你看你的宝贝这样娇挺啊,你看看我的,都有些下垂了。”

说罢,脸上泛起一股忧伤。

大周后看看了钟皇后胸前那一对巨硕的美丰,笑盈盈说:“母后,你这不是笑话我吗,明明知道人家没有你的大,就连越秀姐姐的,都赶上与我同样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