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6章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6:22 字数:2367 阅读进度:596/640

他压制着心中的冲动,舌头继续在小周后下身打转;现下他已顾不得其他部位了,全副精神都放在那诱人幽谷当中。

小周后的蜜处早被泉涌的波涛冲开,六郎专注地吻着那娇红粉嫩、活像樱唇般的幽谷口,犹如接吻一般地探入舌头,登时又是波涛涌现,若非六郎早有准备,汹涌而来的蜜精来得快,他吞得更快,只怕还会呛着呢!他细心地吸吮着那娇柔的幽谷口,舌头巧妙灵活地动作着,将小周后溢出的芳香添吸入口,双手轻托着小周后臀下,免得她娇躯颤抖之间滑了出去,逃脱出自己的口舌之外。

一下子舌头忙个不休,既要吸吮小周后溢出的蜜液,又要亲吻那迷人的幽谷口,六郎一时间也忙不过来,连喘息的时间都没有;那蜜液一**地涌出,充满了芳香甜美的诱惑,引得六郎忍不住口舌连动,将那蜜液尽情扫取,好不容易等到小周后泄得酥快,在一阵抽搐之后,娇躯整个瘫了下来,喘息之间仿佛魂儿还没回体,幽谷却不住松紧吸放,显然只是稍稍泄了点淫欲,体内药力仍是火热难挡,到这时六郎才终于松了口气,大口大口呼吸起来。

六郎伸手在小周后胸腹之间抚弄着,暗运功力加速小周后体内发春,给他这么直接摩挲抚玩之下,也变成了十分淫威;加上六郎连脸都没离开那**妙处,只顾着喘息起来,呼吸之间一股股热气不住薰陶在小周后才刚小泄,犹自敏感未退的幽谷当中,刺激程度全不下舌头,与体内**全然不同源头的热力灼烧下,娇躯又复鱼龙曼衍起来。

全没想到小周后小泄之后竟是这么快就回了神,娇躯又复曼衍扭动,娇媚撩人的芳香不住从幽谷里头透出,清馥幽蜜地扑入他口鼻之间,就好像连体香都化成了淫药,那模样看得六郎脑际发麻。那模样诱得六郎胸口一阵窒闷,好像体内也有些什么想要爆发出来。他微微一咬唇间,硬是压下了心中那种本能的**,只觉身子已也火热,尤其心中不由自主涌现的种种景象,更令他要咬着牙,才能强自压抑那种冲动。

知小周后欲火已旺,现下绝不是自己有所藏招的时候,六郎口舌又自覆了上去,一开始还只缠绵在幽谷口处,柔润的舌尖动作轻盈已极,生怕多用点力就会把这娇嫩的芙儿弄坏,一心专注在幽谷口那已经胀起的小蒂上头,时而轻点轻触、或变上下挑动、不忘左右拨弄、偶尔轻轻压下,灵巧动作令小周后越来越是兴奋,她口中哎呀连声,闭上了眼,专心去感觉幽谷被那湿润的异物挑逗拨弄的感觉,胯下之人所带来的滋味着实难以想像,全然无法以言语形容,小周后只觉全身酸麻、火热刺激,口中喷出的话儿语不成声。

虽说声音娇甜柔润,却连六郎这般近处也全然无法确认她在说些什么。虽只在幽谷口动作,强烈的美妙却震动了整个幽谷,犹如火上加油般,令腹下那又胀又热的感觉越发强烈,浑身都似被电击般麻软无力,现在的小周后已不管正在她珍密的幽谷口肆虐的是什么人了,体内充满强烈的冲动,却不知该要些什么。

本来还在心里暗自记忆这种奇异又诡秘的感觉,但六郎接下来的动作却让小周后连这么点清醒都做不到了,当他的舌头探入小周后幽谷中时,强烈的刺激比方才还要强烈,震碎了小周后所有的清醒,她哭了出来,娇躯整个缩紧,幽谷也亲密地吸住了那滑润巧妙的侵入者,方才那飘飘欲仙的滋味又回到了身上。

知小周后已尝到了滋味,六郎不由加紧了动作,舌头巧妙地在小周后幽谷中前后挺送左右添弄,还不住向前探索,探得小周后娇吟阵阵、嘤咛声声,身子在那美妙的绷紧和甜蜜的放松间不住来回,神智早已被打碎成片片,整个人晕晕茫茫,再难清醒过来。

感受着小周后本能的悸动,六郎无论舌头或脸颊都已有些酸疼,偏偏舌头尽力前挺之间,已隐隐约约地探到了小周后那层正自挣扎在水波间的薄膜,心知这芙儿还是清纯处子。六郎舌头继续滑动探索着,吮吸每一波溢出的蜜汁,添舐每一寸颤动的嫩肌,巧妙地感应着女体那既是稚嫩又是渴望的悸动,只觉小周后那少女般清纯的幽谷竟似已被淫药熬成了淫欲之窟,将他的舌头紧紧缠住,若非六郎舌上功夫也自不弱,只怕还难在小周后幽谷中全身而退呢!

火热亲密地来回添舐,吮吸吻缠、点挑拨搅无所不至,即便舌头疲惫、脸部酸麻,仍是强抑着想要休息的本能,拼命地用舌头挑逗探索着小周后娇嫩的幽谷。

这样子可惨了小周后,她还是处子之身,便被这强烈的淫药弄得浑身发烫发热,体内欲火一发不可收拾,六郎的舌头虽是火热灵便,可要顾着不破她身子,活动范围就有限。

小周后只觉深邃的幽谷口似分成了两半,前段在他的口舌服务下不住抽动着,享受着被尽情抚弄吮吸的美味,仿佛每个毛孔都为此而欢叫;后段却是饥渴酥痒,偏又搔之不着,想被安抚也无从动作起,那强烈的反差,差点没让小周后疯狂。

一波接着一波快感的冲击、一波接着一波春泉的涌出,小周后美得活像登了仙境,又难过地似是落入地狱,每寸被他挑逗的部分都飘飘欲仙,格外衬出没落在他口舌中的部分饥渴难受,强烈的反差令小周后所受到的冲击越来越强烈,一种从心里浮起来的强烈冲动,让她泣不成声地哭叫出来,偏偏再怎么哭叫哀求,再怎么扭摇晃动,他的舌头不去的地方还是不去,只顾在幽谷开口处恣意享乐,令得小周后昏昏迷茫,却又睡不过去,满盈着芳心的既是满足的火热,又是饥渴的烧灼,她真不知该如何形容这感觉。虽然那美妙的滋味,使得身子里头烧着的火渐渐集中到了下体,其余部分仿若麻痹一般,没有开始时那般热的难受,可却也有着大半的空虚。

“哎……不……不要…那里…啊…不可以…哎…好热…呜……啊…芙儿…芙儿要……要尿出来了……哎…不要…不要喝…唔…好……好丢人…啊……”

也不知被多少波动摇的感觉洗礼冲击过,小周后只觉身子紧绷到了极点,终于在一股强烈到无可遏抑的冲击下,她再也支撑不住,叫出了最尖最甜美的一声,整个人都酥软了,一股甜蜜的潮流汹涌地从体内窜出,流到胯下之人口中的时刻,小周后只觉整个人都泄空了,再也没有东西留在体内,再也用不了任何力气,只是瘫软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