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4章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6:17 字数:2993 阅读进度:584/640

钟皇后道,“我身边那两个丫头如果也能像琳儿这般在床上这般努力服侍我,也真是难以想像那会是什么样子。”

大周后不由一笑,搂紧了钟皇后温热汗湿的**,贴得她更紧了些,“若是……若是母后希望……等晚些她们回来了……看是母后……还是琳儿好好教她们……这方面的事好好学习……也是很有用的……就算她们的功夫不怎么样……可是若三个人一起服侍母后……只怕母后也要好好享受一番呢……”

“天……天哪……”

大周后不说还好,一说钟皇后可真羞得俏脸红透了。先不说向来守节的自己在床上竟会放浪到如此地步,那模样给她们看到了,可真得挖个地洞钻进去,光是想到三女压着自己,三张小脸儿凑在自己股间,一边争着要服侍自己,一边在那儿挤来挤去,你亲了几下又换我吻上几口,间中还带着丁香小舌钻了进来,此起彼落地口舌吮啜之下,等到三女都耗尽了力气,自己也不知会泄成个什么样子,毕竟团结力量大呀!“琳儿你……你坏……这东西……可不能教她们……至少……至少不能全教……要留个几手……否则……否则母后可就惨了……”

“母后放一百个心吧……”

听钟皇后声音微颤,畏惧之中又带着些难言的渴望,连声音之中都听得出欲迎还拒,大周后芳心都酥了一半。

只有在床上被男人尽情征服过的女人才知道,那种被男人彻彻底底地深刻占有,幽谷没一处不在男人的威猛下呻吟娇啼,即便欢快地泄了身子、登上**之后,男人却没有同步登峰,反而愈发勇猛地在自己幽谷中驰骋冲击,令女人一泄再泄,虚脱似地败下阵来,心甘情愿地体会到那无法一言传的快乐时,才会知道什么叫做飘飘欲仙。

若非六郎便是如此猛士,大周后恐怕也不知道在泄身后美妙的最尽处,是更深刻火辣的绝妙滋味,光想到在六郎床上度过的那段美妙时光,大周后差点觉得自己又想要了,幽谷中竟似又透出了新的黏稠。

她芳心思忆,樱唇中轻吐的声音充满了曼妙的遐思,“到时候……到时候母后只会快乐地享受……一波接一波、一次又一次……泄得好像整个人都瘫了……好像再也没有力气去承受……偏偏新的一波又来的时候,才会知道……自己仍然很有力气……很有需要去接受那种刺激……一直泄到整个人都晕了过去……又在那种冲击之中醒来……一直饱到满足透顶……还不想歇手……”

“或……或许吧……”

听大周后说得撩人,描绘出的羞人情态仿佛历历在目,换了平常的钟皇后或许还能忍住,但现在的她情慾方抒,无论身心都是最敏感、最不堪挑逗的当儿,竟也不由自主地陷入了她所描绘的迷人情境之中。

迷茫之间竟也不由想到,若被她们联手,把自己弄得那样飘飘欲仙,爽到泄得舒畅淋漓,偏偏又被她们轮番攻上,弄到自己彻底崩溃,再也没有力气地任她们为所欲为.说不定也是一种美妙的体验,“可……可是……暂时还不要……好不好……”

胡思乱想的芳心正自迷惘,一下想到若自己被她们那样挑逗疼爱,搞得飘飘欲仙时会是怎生**模样,钟皇后再也忍禁不住,从床头柜子里取出了自己的密藏珍宝。

那东西不只外表,连功用她可都是一清二楚!就好像把两根男人的阳物从根处接到了一起,两头的顶端仿得栩栩如生,细致到就像跟真的一样。

大周后竟十分惊奇,见钟皇后手中之物虽只是平常尺寸,外表看来不过是平常的“双头龙”淫具,眼睛直盯着再也移不开了。

“母后……这东西?”

见大周后看得连眼都直了,不由自主地吞了吞唾沫,一时间却是移不开目光,呆得像被这“双头龙”慑了魂魄一般,那呆样差点让钟皇后笑了出来。

把这宝贝拿出来,钟皇后体内淫念已炽,两女磨镜虽美,满足的却只有幽谷口处的方寸之地,那更深刻处的饥渴却是无论葱指香舌都无法触及,大周后微微一笑,将双头龙移到两女眼前,令钟皇后愈发忐忑。

那宝贝远远望去还只见其形,愈是凑得近了,愈见其上做工细致。顶端处膨起若菇,其中开缝深刻,其中似还带着些粉红色的光芒,若隐若现间勾人心神;龙身上头青筋浮现,色泽黝黑,棒身却是莹然生光,也不知被怎生抚摩使用过,无论怎么看都和男人阳物差不了多少。若非这宝贝正在大周后手上滴溜溜地转着,钟皇后好不容易才能转移目光,看着似笑非笑的大周后,方才的**虽是强烈,却没能当真深入体内,腹中淫慾只消了几分,酥软空虚的幽谷也正渴待着。

大周后当然猜得到母后取这宝贝是要做什么用途,虽也知道酥软无力的身子,今儿个必是难逃此劫,何况对饥渴空虚的**面言,这劫也不知是好是不好,芳心之中着实有种想要挺腰张腿去迎合的冲动,可无论如何,自己也要侍奉好母后,要自己承认身子已然无法抗拒那本能的需求,竟要用上这种东西去解脱体内的需要,那念头光想都觉得羞耻,更不要说宣之於口了。

“好……好琳儿……这……这东西……我们一起玩……”

“母后,琳儿愿意陪母后……”

钟皇后如丝媚目却正泛着艳光,直盯着双头龙不放,当大周后把双头龙移到眼前,琼鼻几乎可以就近嗅到上头的味道时,她又惧又爱地看着双头龙,差点想要吐舌去舐,虽是强行忍住,但胸中那无可言喻的激动却是怎么也难以抹消,“好……好琳儿……若要用这宝贝……还得……还得先好生添舐一番……让它足够……足够湿润了,才能够大用……不然……说不定会弄伤的……”

“母后说的自是不错,不过呢……琳儿可知道另一种湿润的法子……”

原本听大周后语音娇甜,即便还顶着一张男人脸,面上神色却是娇媚无伦,看来还真有点戏台上旦角风格。钟皇后原还听不出她意思,可一见到大周后纤手滑下股间,一掬便是一抹香甜,润得龙头一片波光,钟皇后不由大羞,捂着脸儿不敢看,可芳心却不得不承认,大周后所言才是正理。

双头龙既是要在女子幽谷里头逞威,取代男人阳物好满足体内那无与伦比的空虚,为它湿润的自是以女子蜜液为好,口唾不过只是还没进入状况时的代用品;尤其想到方才两女互相抚慰之下,幽谷里头的流泄只怕也是很足够湿润这东西了,浑身更是羞得发烫。

偏偏大周后为双头龙湿润的法子,又是那么令人不忍卒睹;,自捂在脸上的指隙看去,大周后媚眼如丝,望向那双头龙的目光媚得像把这东西当成性命一般的宝贝儿一样,纤手抹过处一片艳光,偶尔还香舌轻吐,舐上几口。

美得像要融化在双头龙上的目光,配上她那如痴如醉的表情神态,即便有些男扮女装的旦角模样,仍是那般惹人心动,看得钟皇后芳心一阵鼓动,原本已稍稍发泄过一些的慾焰,在大周后自顾自的娇媚神态之下,竟似又被勾了起来。

看她如此痴迷的样儿,钟皇后不知哪儿来的力气和勇气,钟皇后纤手一搂,环住了大周后细滑结实的柳腰,将她往自己怀里一拉,在入迷了的大周后一声娇吟声中,两女已贴紧在一起,钟皇后一边轻咬着大周后红透的小耳,一边伸出玉手,捧住了双头龙另外一端。

她才开口,出口的声音连钟皇后都不敢相信,如此娇甜柔媚,活像渗满了蜜一般,简直像回到了少女时代,“好琳儿……母后也来……我们一起……让这宝贝润滑……”

脸儿一偏,只见缠在身后的钟皇后脸上一片晕红,在那健美的肤色上头愈显娇柔,大周后不由一羞。方才将这双头龙取了出来,大周后好像被它吸紧了目光,再也离不开它,尤其当伸手在自己股间勺起蜜汁,一层层地让它湿润的当儿,感觉上就好像回到了几天以前六郎的床上,含羞带怯、偏又是满足无比地服侍着他的**,一边触及那令她魂飘魄荡的火热,一边驰想着接下来的种种风光,光脑中的想像都令身子灼热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