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3章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6:17 字数:2735 阅读进度:583/640

其中尤以钟皇后所受的刺激更为狂野强烈,一来自李景帝颓废无能,钟皇后守身如玉,隐居云香宫的她一年到头也没行云布雨,可大周后却是连着几日与六郎热情交合、毫无休息,虽说体力已复,但烙在**深处的记忆可没有那么容易消褪,对这方面的忍耐力可要比钟皇后好得多;二来大周后虽是经验不少,毕竟年轻,**远不若已臻狼虎之年的钟皇后成熟,彼此对**的需求自是不同。

对大周后面言不过是又一回情热难挨的刺激,但对钟皇后而言却是头一次经受如此强烈的肉慾冲击。虽说与她**互爱的不是男子,两女下过口舌动作,幽谷口处是受到了无比强烈的刺激,连那娇嫩的小蒂都站起来了,可幽谷深处的空虚却愈发显得强烈,与外边的火热相比之下真是极端的差距,钟皇后哪堪如此刺激?

不一会儿她已只能顾着娇吟急喘,在大周后的口舌下娇喘吁吁,**的快乐又一次将她没顶,迷茫间钟皇后泪水都流出来了,刺激着大周后幽谷的舌头早已脱离了她的控制,靠着本能的推送才能继续动作。

酥透美绝的快乐之中,钟皇后再一次心花怒放地败下阵来,知恩图报地泄出迷人的阴精,浸得大周后香舌一阵酥麻;她却没就此休息,只是打火趁热,继续火辣辣地吮吸起来,令那**的快乐再次强烈地侵袭着钟皇后。

原已败得心甘情愿的钟皇后被她锲而不舍地刺激之下,**的本能仿佛是要弥补这么长久没能受到快乐的浸润,强烈地反应起来,弄得钟皇后泣不成声,酥麻欢快之中只觉精关大开,阴精一**地倾泄而出,泄得浑身酥麻,似连芳心都沉醉了。

“哎……好琳儿……唔……你……啊……你好厉害……哎……添的……添的母后又……啊……又丢了……好美……怎么会……怎么会这么美的……呜……琳儿你……你坏……害的母后这样……呜……怎么……啊……母后好……好舒服又好……又好难过……哎……你……你的舌头……害死母后了……好琳儿……哎……饶了母后……母后真的……真的受不住了……别……别再添了啦……呜……再这样……再这样下去……母后又要……又要泄出来了……好琳儿……先……先放过母后……哎……太舒服了……松口……呜……求求你啦……”

虽说嘴上不住讨饶,但钟皇后的舌头也只稍稍放缓了一些,尤其慾火已与**一同在体内盘旋。灼得钟皇后连呼吸间都带着热气,大周后只觉幽谷被她的舌头舐得也要酥了,那温润火热的气息,更灼得大周后的敏感地带娇颤不已。

尤其随着钟皇后泄身,幽谷里头香甜的稠蜜不住泄出,光吮吸都是一种美。大周后憋住了一口气,舌头扫动间愈发落力,还不时银牙轻咬,小心翼翼地磨弄着幽谷口处那逐渐硬挺起来的小蒂,微痛的滋味仿佛混在蜜糖中的些许盐粒,正可反衬出其甜蜜滋味,令钟皇后更是难以克制地哭叫出来,只觉身心全都沉浸其中,再无法自拔。

好不容易等到大周后终於在钟皇后的舌头下精关大开,阴精甜甜地泄入了钟皇后口中,此时的钟皇后早又丢了一回,美得再也无法动作了,ji情之下两女都已舒服得浑身无力,埋首对方股间再也抬不起头来。

俯趴着的钟皇后还好,只是眼见大周后蜜液横流,幽谷口处淫迹片片、秽渍处处,娇美又**的模样一发不可收拾,真是美得难以言喻;仰躺着的大周后就惨多了,钟皇后泄了好几回,舒服得仿佛想把顾杰死后的空白全一口气补上似的,泄得又多又美,股间蜜汁淋在大周后唇边颊上,甚至连头上都流上了,偏她又离不开那儿,只能任蜜汁浸浴红透的脸孔,娇喘之中却是无法可想,也只能乖乖地享受那甜美香味的浓浓浸礼了。

“好……好棒……”

已经许久未曾嚐过如此曼妙的快乐滋味。

虽说夫妻恩爱非常,至少在闺房之中顾杰不会像平日一般规行矩步,许多手段也都使用在含羞承受的钟皇后身上,深刻之处虽不是大周后只在幽谷口处肆虐的手段所能比拟,但若要说到温柔缠绵的刺激感觉,今夜之美可是钟皇后头一回尝试的!虽说喘息了一会儿,但身子犹自酥软乏力,钟皇后舒服得浑身香汗淋漓,娇躯几已没有一寸乾的地方,白玉瓷色的美肤在汗光映衬之下着实美得惊人,可惜钟皇后没把镜子摆在床边,否则此刻的镜中必是令牠又羞又爱的阳春烟景。

她软绵绵地娇喘着,好勉强才能将身子转了回来和大周后并肩躺着,却见身边的她虽也是娇喘不休,却只有下体莹白的肌肤上透着薄薄的水光,以及胸前美峰上头的润光,除了自己流在她脸上的蜜汁之后,脸上几乎没什么汗水,显然大周后在这方面颇有经验。虽说同样**尽欢,但大周后在体力的消耗上,可比自己要占优势。

难得泄得如此畅快舒服,简直是头一回,好像把这段日子累积而无法宣泄的需求一口气泄得彻底,钟皇后不由俛颜含羞,却不是羞於被大周后看到这样的自己,而是在芳心之中不住忐忑,钟皇后只觉现下自己承受的快感,可比皇帝之前带给自己的还要强烈美妙,比之男女之间也是各擅胜场,不知为何钟皇后心下真有点恋奸情热的感觉。

钟皇后方才在最美妙的那个瞬间,浮上钟皇后脑际的除了说也说不清的强烈欢快外,就是火辣辣的占有慾;她好想好想把大周后留在自己身边,与她夜夜这般寻欢作乐,把那在芳心中骚乱的需要好生泄出。

钟皇后却一点不想自拔,许久没尝试此味,又陷情慾深渊的感觉实在快美到无法形容,无法割舍。

“好琳儿……你怎么学的……学的这么坏……”

将泛着汗的脸蛋儿凑上大周后的俏脸,钟皇后只觉一股浓甜的味道直透鼻中,那味道是如此熟悉,又如此陌生,细细一想才觉羞耻,那不正是自己方才欢快之中泄出的甜蜜阴精?

想来自己泄得太过舒畅,令大周后饮之不乾,才浓浓地滋润着她的脸蛋儿,仿佛连大周后的身上都带上了自己的体香,尤其大周后虽是女子,感觉上自己好像被男人这般深切地爱抚一般,羞是真的羞人已极,喜却也是真的喜翻了心。

那种背叛的滋味仿佛火上加油一般,令钟皇后身受的感觉愈发火热,真的好想再来一回,偏又羞得不敢启齿,“母后……母后真被你弄得……弄得快爽死了……好像……好像从最里头泄了出来一样……哎……好琳儿答应母后……以后……以后要常常来这儿……母后可好喜欢你呢……”

“嗯……琳儿也是……”

虽想全心投入,可身体的本能还没能跟上,不像钟皇后这般投入享受,仿佛整个人都泄得晕晕忽忽,再也不愿清醒,这般滋味大周后也是头一回享受呢!“琳儿好……好喜欢母后……真的……”

“嗯……”

葱指轻轻滑下大周后股间,挑起了一丝浓甜如蜜的汁液,钟皇后不甘示弱地将指间汁水送入了口中。可不能只有大周后放怀痛饮自己的流泄啊!那模样看的大周后又喜又羞,娇躯不由躁热,六郎虽为自己破身,在自己身上所用的手段却不像用在大周后身上那般变化万千;六郎虽也爱自己身子,爱得不忍释手,可这般落力的服侍却也是从未试过。

难得被人专心致志地吻吮添吸自己的幽谷,那滋味真是说也说不出的迷人,令大周后都不由爱不忍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