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5章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6:13 字数:2034 阅读进度:575/640

一开始还有些稚嫩,但连番**不休,早令大周后的娇躯本能地记住了情慾的滋味,加上随着她愈发动情、愈发落力,身体内的本能渐渐取得了控制权,她的扭动渐渐滑顺,力道也渐渐放大,水上的波纹也愈来愈圆滑、愈来愈漂亮了。

她眯着眼儿,微微的缝隙里透出诱人的秋波,樱唇里吐出的呻吟愈来愈媚荡,“哎……好六哥……你……你好热……唔……妹妹也……也好热……嗯……好像……好像整个人都热起来了……唔……好棒……好舒服……嗯……妹妹里……里面被你钻的好深……哎……妹妹不会说……”

“没关系的……唔……妹妹扭得好厉害……六哥也好舒服……嗯……”

没想到第一次试着主动便有如此成绩,大周后扭摇间幅度虽不太大,但力道的拿捏却愈来愈精准、愈来愈巧妙了,六郎只觉**被幽谷紧紧夹住吮吸,扭摇磨挲之间,有种舒爽的挤迫感一直袭上身来。

这美女真是天生丽质,虽说这几天里头也不知和她欢悦缠绵了几次,**也不知任那美妙的幽谷里逞威了几次,可每次享乐之时,却都像第一次尝试般新鲜曼妙,美得令他真不想放手。

他微闭上眼,手上微微用力,在那丰美的乳上轻轻一抓,令大周后不住呻吟,幽谷里更似受到刺激般吮吸更烈,充满了结实火辣的饥渴,“妹妹好美……好媚……唔……夹得六哥好舒服……妹妹真有贵妃的妩媚呢……不只里面又紧又会吸……连……连身子都这般诱人……前凸后翘又充满弹力……怎麽揉怎麽摸都不腻……真棒透了……”

“嗯……六哥……哎……六哥你坏……都是你……都是你诱的……诱得奴家献身……还这麽说……”

听六郎这样称赞自己,虽说未免有点儿露骨,可在大周后耳内却充满了亲密。

她樱唇轻启,又是一声声莺啼婉转,已然开放的花心被他深深顶着,每一下扭磨似都刺激到了心坎里去。虽说这几日来大周后自己也有所觉,自己的身子是愈来愈敏感、愈来愈易泄身了,但没有办法,**间的美妙实在有让人沉溺其中、无法自拔的吸引力。

她娇羞地扭摇着,期待着又一次**泄精的来临,“哎……没办法……奴家实在……实在好舒服……哎……六哥……你顶着奴家花心了……哎……妹妹……妹妹要丢了……”

话犹未已,一股美妙的颤抖已自花心处袭上身来,大周后只觉娇躯一阵甜蜜的抽搐,幽谷狠狠地吸了**一把,随即身子酥软,甜蜜的泄精滋味登时从花心火热地冲了上来,转瞬间已袭遍周身,美得她差点连泪水都流出来了。

六郎则是深吸了一口气,稳定精关,只觉**被那酥麻冰凉的阴精一泡,酥意登时整个麻上身来,那美妙的快感无论尝试几次,都没有腻味的感觉;他轻搂着大周后酥麻的娇躯,张口吸住一边娇挺的美峰,舌头温柔地在那胀硬的蓓蕾上滑溜起来。

刚泄身的当儿本就是女体最脆弱、最敏感的时候,六郎深悉此理,自不会放过这美妙的片刻。大周后只觉泄身的酥麻松弛当中,又被他一阵吮吸添舐,酥得整个人都瘫了,幽谷里头更是酥酸麻痒,种种滋味混杂一处,令她虽是酸软无力,却总觉得有种尚未满足的渴望。

她媚眼轻瞟,纤手按着埋头在她胸前的六郎后颈,压着他在自己胸上吻得更深,加上幽谷里头**犹自凛然生威,即便自己泄身了,那**仍是生龙活虎,顶在她的花心处不动如山,娇躯抽搐震颤之间,花心处的酥麻愈发美妙,差点令她有种自己正继续在泄身的错觉。

“哎……六哥……都是你坏……”

感觉胸前的六郎微抬起头来,大周后脸儿微俯,与他对上了眼,微瞋之间充满了浓情蜜意,解不开化不去的甜腻,“哎……奴家……奴家的身子被你弄坏了……每次都……都这麽快就丢了身子……被你弄得愈来愈容易泄了……再这麽下去……再这麽下去奴家要吃不消了……六哥你说……该怎麽办才好?”每次破他干到丢精泄身,而六郎仍自生龙活虎之时.大周后总是这麽娇甜地嗔怨着,而换来的也总是六郎又一次的威猛强悍,这次也是一样,听到大周后这般甜腻羞涩的嗔怨,六郎只觉心都酥了一半,浸在麻人阴精里的**更是挺拔壮硕,一点不想失了威风。

他抱紧了怀中酥软无力的美女裸胴,温柔地在她耳边轻咬着,声音低沉软甜,还有强自忍耐的温柔,双手更爱不释手地爱抚着她,“这样不好吗?妹妹愈来愈易泄、愈来愈爱泄……六哥每次干你……都让妹妹连泄个几次……舒服个好几回……从里面爽到外面、从下面爽到心里……次次泄得舒服……六哥真是爱死你了……要再多干妹妹几次……让妹妹痛痛快快地泄身丢精……爽到骨子里头……从最里面感觉六哥在爱你……”

本已被**时舒服的感觉冲的神魂颠倒,又被他在耳边淫语甜言,勾得芳心愈发酥麻,大周后千依百顺地任他施为,在他的摆布下变换了姿势,双膝跪在池中,纤手撑在壁上,雪臀高高翘起,承受着他从后而来的**冲击。

雪臀被他撞击的啪啪作响,这体位两人在床上也用过许多次,无论是幽谷或菊蕾均两尽其便,不过在水中又是另一股**滋味。俯下身的大周后只觉每次被他冲击,芳心便一阵阵发着颤,尤其他动作之间,划动了水波如涛,一波又一波浸洗着贴在水面的双峰,加上他的手使劲揉捏间,蓓蕾处的剠激愈发强烈,不由又是一阵甜蜜呻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