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1章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6:04 字数:2154 阅读进度:561/640

她轻挪纤腰感受着娇躯扭摇之间,幽谷被那龙枪撑得满实的感觉,虽说扭摇之间颇有些痛楚,但快乐的感觉却更加强烈,深得仿佛可以剠进心窝里头。她深深喘着气,似是连说话问都能感觉到幽谷中微微剌痛的快乐,“哥哥可以……可以用力……哎……稍微……稍微强来……没有关系……哥哥的宝贝……只要是女人都爱……再……再深一点……”

没想到一放纵起来,大周后竟连这等话都说得出口,虽是满面娇羞,肌肤红润烧灼,似已不堪临幸,但从话语中透出的渴望却是那么强烈,仿佛对他的侵犯已嗜上了瘾,幽谷微动之间夹得六郎龙枪又痛又快乐,尤其已探到深处的顶端更似被一团嫩肉包裹起来般酥麻无比。

他知自己已探到了怀中佳人最娇嫩敏感的花蕊,不过轻轻顶动已勾得她快乐地呻吟出声,娇喘间虽仍带着些许痛楚的感觉,欢快的意味却是无法掩饰,他心中虽觉有些讶异,没想到大周后竞如此动情,但女方既都如此要求了,若自己还临时缩手,还能算得上六郎吗?

他勉力压抑住狂扬的**,下身轻轻挺着,一点一点地刺激着那柔嫩的花蕊,身子却压得她更紧了些,以肌肉去轻薄她娇嫩敏感的肌肤,双手更在她腰间臀上不住抚弄,享受那暖热温柔的女人味道。

被他这样一挤,大周后只觉一口气差点喘不过来。但这般紧窒之下,体内那似要令她窒息的快乐却似更加强烈了,尤其他的龙枪似已钻上了某处连她自己都不知的敏感地带,一点一啄之间,美妙无比的快乐令她差点错觉自己飘了起来。

她搂紧了他,亲热的像是整个人都想融在他体内,火热的俏脸埋在他肩上,拚命吸着他微微冒汗的六郎气味,勉力挪栘腰臀,让那敏感处更加亲密地缠上龙枪的火烫,酥得似是随时都要泄身,她全没想到自己如此没用,竟这么快就到了顶点,而他却还是如日中大,禁不住呻吟出声,“哎……哥哥……雅琳……雅琳要丢了……啊……好美……”

“好……哎……好好丢出来吧……让哥哥尝尝……看雅琳的阴精是什么味道……一定好甜的……”

听大周后这般软语娇吟,六郎只觉心都被搔到了痒处,只是他才刚刚全根没入大周后体内,便是要射也没这么快,他搂紧了怀中娇颤酥软的美女,将口鼻埋在她湿漉漉的秀发之中,贪婪地嗅着她芳郁的体香。

女子的花蕊最是敏感难搔,得要极为动情时才会露头,却没想到这么快就探着了大周后如此要害,知道要害被袭,大周后泄身必矣,他暗吸了口气稳定精关,龙枪温柔亲密地在花蕊处搔弄着,每一点一戳之间,都勾得大周后声声句句蜜得似可滴出水来的娇语,“唔……弟妹……乖乖泄身子吧……哥哥要你舒舒服眼地泄上一回、两回……再多几回……等妹妹泄得茫了,才射给你……”

“哥哥你……你坏……啊……”

原已是将泄末泄,只差着一点就要超越那巅峰,听朱华翠这般轻薄的言语,大周后只觉娇躯一震,一股酥麻戚从花心处掹地涌了上来,将一切都击垮了。

她不住喘着,声声娇吁之间,四肢紧紧地箍住了他,再也不肯放,只觉精关在他的温柔下已火热地开放了,一股甜蜜的阴精哗然泄出,美得大周后不由泪水部流了出来,身子更是黏紧了他不肯放,连口中的娇吟都显得那般柔弱无力,“讨……讨厌……妹妹的花心……都被你刺穿了……哎……真的丢……丢了:”

给那甜腻酥麻的阴精一泡,六郎只觉一股酸麻直透背心,若非他才刚深入进去,还没来得及尽兴,还真的差点就射了出来;便是如此他也得好生吸上一口气,”

能勉强稳住骚动不安的精关,也幸好泄身之役的大周后浑身再没一点力气,连幽谷中亲密紧致的夹啜也在一阵持续的蠕动吸吮后软了下来。

他放下心来,知道大周后多半是天生的美妙体质,干她时的感觉才会这般美妙,而不是练了什么媚男的淫功,不由更起怜惜之意。他搂紧了大周后,温柔地吻住她颊上颈上,听着她软弱的像是随时要断气般的呼吸,好半晌才终于开了口,“好甜喔……雅琳妹妹……你夹得哥哥好舒服……从里面直酥到外头……哥哥差点被你夹得要射……妹妹你……可泄得舒不舒服?”

“思……舒服……”

娇喘了好一会儿才稍稍回了回神,听六郎这么问,大周后虽是娇羞无伦,可满心的喜悦却令她无法闭口否认,情不自禁地开了口,只觉随着自己的回答,那龙枪深剠体内的感觉愈发强烈了。虽然知道女人的**个比六郎,一射就爽透了,对女人而言**绝不至泄身而止,一**的蕴酿、一**的堆积,才会让女人疯狂的追求男女间的爱欲,但想到他还硬挺着,要等他舒服地射出来,方才那般ji情滋味还得来个好几回,她心中不由兴奋地期待起来,渴想着在他的淫威之卜泄得更多,“哎……哥哥……雅琳……雅琳可以了……雅琳要服侍到哥哥……射出来……”

听她声甜语媚,柔嫩的肌肤不住在自己身上磨赠,紧窄吸吮的幽谷处又充满了活力,将自己的龙枪连吸带吮,仿佛一点下想放阴,心道这美女还真是容易丢身子,却又这么快就恢复了活力,幽谷那夹吸的劲道,像是正渴待着再一次**的来临,这般美女还真是天生下来要享受鱼水之欢的料子。

他爱惜无比地搂紧了她,在粉凝似的香肩不住落下吻痕,下身缓缓**起来,“思……妹妹好乖……哥哥就来了……哥哥会用力……插到妹妹再丢身子:丢得舒舒服服的……爽到站不起来……”

“哎;:”

被六郎这么说,大周后虽有些羞意,但幽谷中传来的快乐却将她的话在出口前就冲刷得干干净净,只能勉力挺扭纤腰,迎合着他深入浅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