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0章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6:04 字数:2106 阅读进度:560/640

她的反应正与她亲密厮缠的六郎怎会不知?他一边温柔地疼爱着这娇美的女体,一边龙枪微微用力顶人。

一来大周后早巳情动,紧张既退,冈体的快乐登时占了上风;二来六郎动作小心谨慎,待勾出了她的**,幽谷也吸紧了他,将他迎进去时才肯用力,是以六郎虽是一步步突入,敏感的大周后却没发现不对。她只情迷意乱在那美妙的滋味当中,不住在他的温柔之中娇喘呻吟,蜜液一**地溢流而出,流到了两人腿上,与浴桶里的水感觉全然不同。

不住呻吟轻喘,直到大周后忍不住轻轻挺了挺腰,使得六郎轻柔的顶入深了些,他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忘了形,而六郎也没放过机会,龙枪已有一半没入了幽谷之中,那火烫的快乐烘得她心里似都烧了起来,幽谷巾蜜液愈增,不住润滑着窄紧的幽谷,渐入体内的感觉,让大周后终于放下心来。

她开始相信六郎所说,自己的**真有着容纳那龙枪的度量,她细细一看,显然幽谷之中湿润又窄紧细致的触感,让六郎也觉得享受,一时间眯着眼,连话都不想说了。

“哎……哥哥……”

软绵绵的声音出口,大周后只觉心跳得好快,她知道自己有容纳的度量,也知令那龙枪全根尽入之后自己的舒爽必是前所未有,说不定连燕千泽这么专业的淫贼都做不到那么厉害,只是先前就说错了话。

虽知两人昨夜已经好过,不用再那么害羞,但总不好意思主动挺起纤腰、分开**去迎接、去享受,更别说是主动开口要求了,现下的一切已超出了她主动的界限,一句亲密的哥哥出口,大周后便闭了樱唇,只无力地在他颊上吻着,无言地向他做出邀请。

只是六郎非但没有发动攻势,反而是徐徐地退却出来,虽不忘在柔嫩的幽谷壁上滑动刮搔,一滴滴地把大周后的蜜液刮了出来,却没有丝毫进犯的样儿,动作之间虽确实地层现出对幽谷无限的依恋和爱不释手,退出的动作却没有慢上一点,一副正自小心开采,生怕弄痛弄伤了她的样子,酥得大周后魂儿都似被他吸出去了,幽谷深处莫名的饥渴,令她难以忍受,忍不住搂紧了他,纤暖轻轻地扭着,幽谷口缓缓收紧,啜得那龙枪再难离开,轻轻地呻吟出声,喘息间喷吐出的香氛,在在都是春药难及的催情诱惑,听得六郎心里都酥麻起来,差点忍下住要下重手。“哎……哥哥……别;:别这样……”

“怎么了?”

虽知大周后已忍不住才会出口叫唤自己,但忍着笑抬头的六郎却也个由目瞪门呆。此刻的大周后真美到艳绝人寰,眼中波光微荡,顾盼之间令人魂为之销,轻启的樱唇飘送的是透骨媚香,丁香轻吐处似可把人的心都勾去,更别说是眉目之间满含的春意,既充满了发泄的渴望,又含着未曾满足的饥渴需求,足可迷的是六郎都要神魂颠倒。

六郎差点不克自持,他勉勉强强才能忍住狂放的冲动,“好妹妹……受不了了吗?哥哥确实很大……要慢慢来……”

“我……我没这么说……哎……哥哥……别……别慢了……”

见他似笑非笑的神情,大周后虽是欲火焚身,芳心却也雪亮;这坏人早已知道自己的需求,只是慢腾腾的不下手,就是为了要自己向他投降。

但体内的空虚那么的强烈,他的龙枪又充满了火烫,未曾相交时或许还忍得注,但现在龙枪都已插了进来,大周后怎么忍受得了呢?她微瞋地在六郎鼻上咬了一小口,柔腻无力地轻语,“你……哥哥……你坏……知道妹妹要……还这么逗人家……砹……用力吧……雅琳……雅琳想你尽量用力……插到最里头来……妹妹知道会痛……可痛就痛了……哥哥尽情发挥……把妹妹……把妹妹从里面弄……快点……啊……”

“啊……”

话犹未已,六郎已是虎腰一挺,龙枪长驱直入,毫无保留地全根而没!一阵轻微的痛楚传来,大周后惊觉那龙枪已深深地进入了自己体内,仿佛连子宫口都被迫开放将龙枪迎了进去,幽谷更是没一处不被胀得满了。从未如此大开的蜜处虽有些撑开的痛,但那痛楚与心中的喜悦与快感全然无法相提并论,自己真的已把他的强壮全然吞没,真是狂喜得无以名状!她缠紧了六郎,轻轻咬在他的脸上,腻语轻柔,似要把心里的话都吐将出来,“哎……好哥哥……是……是有点痛……可是……可是好深喔……你……你把妹妹最里面都……都剌穿了……痛……可是好舒服……二“思……舒服……舒服就好……”

被大周后的幽谷夹得差点喘不过气来,六郎虽也被夹吸得甚是畅快,但那紧窄的感觉非比寻常,好像吸力直接透到背脊里去,真有种想要射精的冲动。

虽知恢复了以往的雄威,这般紧窄的啜吸感必是难掩,却没想到大周后的身体竟如此美妙,他差点忍不住要放怀冲刺呢!心知不能太急,愈雄厚的本钱愈要小心经营,若把她弄伤了可怎么办?

“唔……妹妹好会吸……哥哥也好舒服……哎……哥哥会……唔……会慢慢来……一定让雅琳妹妹从里……从里到外部舒服起来……不过……不过妹妹真的好紧呢!又湿又紧……哥哥被夹得好快乐……雅琳妹妹的身子真是美……美得哥哥差点忍不住了呢……唔……好棒……哥哥要好好疼你……疼得妹妹心花都开了……哥哥慢慢来……”

“不……不用……”

心知六郎疼借自己,虽也知道这般巨伟的女性恩物若毫不保留地放纵,自己未必吃得消,但不知怎地,大周后就觉得身子需要被他强烈勇猛的占有深深地叩进心扉里去,好把心中那郁闷的感觉全给掏出来,一点都不要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