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9章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6:03 字数:2705 阅读进度:559/640

从哥哥二字叫出口起,大周后已知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事了;被六郎举起身子,她虽是娇躯一颤,却没有伸手抗拒,只任他将自己抱出大桶,微抬着压在墙上,强壮的身体随即挤了上来,肌肤接触之际也下知是他的肌肉充满了太过强烈的火热,还是春心已动的香肌如斯敏感。一触便令大周后娇媚地呻吟出声,“哥哥……哎……至少……至少把雅琳身子擦干吧……”

“没必要啦!”

搂紧了她,只觉大周后身子无一处不美、无一处不**,方才看她把自己抚慰得飘飘欲仙,六郎原已欲潮高昂,现在把她压在墙上,只觉她娇躯虽柔,却是喷发出无尽的火焰,光那高挺的酥胸,挤压之下便觉酥透人心。

他情不自禁地挺胸挤了几下,享受那充满弹性的挤压感,敏感美峰被他挤得一口气喘不过来,大周后娇滴滴地呻吟着,被他的龙枪抵紧的腹下一阵悸动,仿佛已不堪剠激,耳边听着他得意洋洋的声音,“反正……很快就要弄湿了……女儿身是水做的,弄起来正好内外皆湿,妹妹若擦干了哥哥可不好下手……刚才雅琳婊妹洗得那般干净,不只外头……连里面都洗到了,正好让哥哥检查检查……哥哥要再把你弄脏,从里面开始脏起来……”

天……天哪!本来方才初次尝试那种前后一起来的**方式,绝顶的刺邀让她虽已泄了身子,可矫躯直到现在都还有感觉,听六郎说自己**的模样全被他看去了,大周后正白浑身火热,渴望着被他硬挺的龙枪尽情玩弄,说要擦干身子不过是嘴上一点矜持。被他这么一说,大周后也不得不承认,男女床笫欢爱时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激烈的动作让两边都汗水涔涔,更别说动情时下体的湿润了,确如六郎所言,欢好后一定会弄湿身子,湿身**其实原就是一个意思,他说的这般露骨,整个人都贴了上来,腹下被那火烫灼的身子一软,大周后连抗拒都别想抗拒丫。

尤其听到六郎说要从里面污染自己,求欢之意再也无法掩饰,大周后心下一荡,想到自己又要从幽谷的最里面被六郎污染,心中竞似已把被盛和或常益**时的愤怒和不忿抛到了脑后,取而代之的是强烈的需要;既然已经被污染过了,义怎么矜持的起来呢?

渴待着更进一步的污染,大周后纤手无力地搂到了六郎颈后,只觉他就连颈子都比自己的手要粗壮,说下出的强壮力量在他身上展现着,忍不住更加娇弱地需要他,“哎……哥哥……不要啦……忍不住了……”

见大周后这般娇弱痴缠,感觉她的眮体充满了火热,腿股交缠之中也已感受到她股间除了洗浴的湿气外,已有另一种湿润充满了那迷人妙处,六郎知她已经动情,自己也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哪里还等得到抱她回床上?他凑上脸去,在大周后胸前美峰上一阵爱怜的吻吮,落。只觉水湿柔滑润人,除了洗浴的热水外香汗也已沁出,吻吮之间更有种平日从未曾试过的刺激,令他不由兴发如抂,差点立刻就要插进去。

六郎忍着急切的心,在大周后乳上轻蜜爱怜,吻得她不住娇声轻吟,从峰峦之间传出来的声音闷闷的,却又充满了渴望的欲火,在在勾得她**荡漾,“好妹妹……不**了……就在这儿……哥哥要站着干你……干穿我的好妹妹……”

“唔……哥哥……哎……”

哥哥妹妹的称呼,让**迷乱间又多了一重亲切的温柔,也已动了兴的大周后其实也忍不到**了,幽谷里头充满了饥渴的空虚,能早一步充实就早一步充实。

现在的自己浑身皆湿,连幽谷里头也润得透了,虽说初次尝试白昼宣淫、虽说初次尝试这种体位,但身体里的需要正哭求着他,现在的她只想好生承受六郎的采摘,看看这难以想像的第一次会有什么体会。**如焚的现在,唯一令大周后却步的就只有一点。她搂着六郎,纤手着迷地抚在他强壮的肌肉上头,“妹妹想要……可是……可是你好像更……更大了……比昨晚还大……妹妹怕容纳不了……”

“雅琳妹妹放心……”

但芳心已然荡漾,体内贲张的**再也克制不了,极需他布施雨露。虽说他正渐渐用力地揉捏自己双峰,令胸前美峰在他手了不住变形又弹回原状,那无礼的动作她都不想管了。

大周后娇喘不休,手搂在他颈上,一手已顺着六郎的背滑了下去,渐渐挪到下体,微颤的玉手轻轻触着那火烫的雄风,似连燕千泽都比他小上半分,触摸起来是那么羞人,偏又那么撩人;她不由发颤,也不知是害怕还是兴奋,“思……哥哥……先轻一下;:把雅琳占了吧……就……思……就这么站着做……哎……一一好……哥哥晓得,先轻轻地来……”

温柔地邪笑着,在大周后耳边轻轻噬咬,与其说是咬还不如说是吸,只觉入口芳香甘甜,她似连香汗都充满了**的诱惑,令他龙枪更加挺了,不过她的手那纤弱娇怯的触感更有另外一番滋味。

被她这么挠挠摸摸,龙枪处一股温柔的酥软传人体内,六郎也不急于动手,他一边轻薄着大周后迷人的娇躯,一边感受着她**的娇柔嫩滑。她让自己又回复了对女人的兴趣,自己可要好好谢她,“不过……最怕是等一下……你就要哥哥用力呢……”

“哎……哥哥坏……”

心知自己已是骑虎难下,六郎的话儿再无礼再**,自己也只能乖乖听着,不过他那粗壮巨伟太过诱人,自己淫欲满腹的身子又已充满了渴望,这般无礼的淫话进得耳中,反觉得好生受用;而且大周后自家知自家事,以她的不堪挑弄,或许等会儿真的像六郎所说,自己就算一开始是勉勉强强才吞下那女性恩物,之后也会情动到要他整个进入,彻彻底底把她占有,那**的想像令她愈发热了,“到时候……哥哥就……就欺负雅琳吧……尽情彻底的:啊……”

听大周后这么一说,六郎再也忍不住了,他将她挤得紧了些,大周后心知他就要来了,一边驯服地玉褪分开,轻轻盘到他的褪上,好让幽谷大大开放,迎接那龙枪的进入,一边纤手轻引,带着他的龙枪顺着自己的湿润逐步探上,轻轻慢慢吔顶入幽谷里来。

当龙枪那放肆的火热挺人体内之时,大周后娇躯阵阵颤抖,纤腰本能地扭摇起来,又似是逃避又似是欲迎还拒,诱得六郎差点忍不住要强攻。他抑着性子,一点一点地插了进去,感觉龙枪被幽谷不住吸啜,仿佛里头生满了嘴一般,吸得无比亲密,比之强攻猛打又多一分兴味,不禁在幽谷口缓缓地寻幽探胜起来。

虽说粗壮雄伟,但大周后的幽谷早巳湿润,那巨物入侵时虽说撑得有点生疼,但心理上的抗拒比**的承受不起要来得多些;他这样缓缓动作、旋擦厮磨,正好让大周后有缓下一口气的时间。

一开始时因为紧张的关系,幽谷被龙枪撑开时的感觉虽没有破瓜时那般痛楚,却也是颇难承受,窄紧的谷口胀得满满饱饱的,像是再用力一点点就要撑裂开来一般,令她轻声求饶,要他慢点儿,但被六郎这样轻柔的厮磨一阵,果然是大周后先忍不住了,幽谷中虽真的有一点点痛,可却只是一点点而已,尤其柔软的厮磨之下,那龙枪似是左右逢源,温柔亲密地**出她的汁液,微微的痛楚反而使那**的感觉更加欢快,幽谷口处的胀满,使内部的空虚更加强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