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4章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6:01 字数:2329 阅读进度:554/640

他轻轻啜着大周后小耳,在她唔思呻吟声中迫她看着镜子不许闭眼,间中自然少不了令女十情迷意乱的称赞;一方面被那甜言蜜语勾得芳心荡漾,一方面镜中的美景义如此诱人,她迷蒙地看着镜中,一对丰盈浑圆的美峰在他的揉弄亵玩下不住变化着模样,想到正被他玩弄着的就是自己,**不由愈发高燃,犬其那功夫不是好看而已,亲身承受的她只觉耳目茫然,不知不觉间已软在他身上,娇喘吁吁地任他为所欲为,酥软的美峰每次被他揉捏都带来无比美妙的滋味,已不知足第几次被那快意所攫,大周后娇媚呻吟,终于身子一阵强烈的抽搐,口中高吟不止,竞就这样被弄得泄了身子。

看着大周后娇喘吁吁之中,美眸娇怜期盼地望着镜中的自己,樱唇微启处透出一丝柔弱,怀中的她身子虽软,可未尝满足的**却更透出狐媚诱人,六郎大喜过望,他的手从那令人爱不释手的美峰上渐渐滑下,在大周后腰间缓缓游走,享受着那结实柔韧的触感,不时偷渡在幽谷口处,指头轻挑已逗得大周后软语哀吟,心知逗她也够了,六郎这才在她耳上一阵轻咬,“好弟妹……可美得很吗……”

“是……哎……六哥……”

虽说刚刚泄过,但身子里的火烧得正旺,没经他布施雨露,哪能熄得这般快?大周后目眩神迷,只觉那小小的舒泄非但未曾缓解她强烈的需要,反而使幽谷里的饥渴与菊蕾中未曾褪尽的满足相较之下,更显得空虚难挨。

事已至此她也无法反抗了,她正渴望着男人,而他的欲火义刚硬火烫地熨在自己臀险,在在显示着只要他一想要,随时可以侵入自己的身子令自己欲仙砍死,那无言的**使得她再难矜持,仅剩的神智只能够逼出一句理性的残渣,“求求你……别……别告诉六殿下……其他的……哎……都……都随六哥了……雅琳……雅琳想要……啊……”

“那……六哥我就来了……”

六郎如奉纶旨,再也不想忍耐了,他伸手轻托着大周后的雪臀,将她轻轻抬起,挪了挪位置,见她娇羞闭眼,本想放下的手一时定住,他轻轻咬着她耳朵,要她看清镜中的模样。

天……天哪!看到镜中的景象,原已欲火焚身的大周后顿觉身体里的火又高烧了一层,差点连指尖都融化了,美眸愈发云笼雾罩、茫然无神。女子泄身之后本就是最美的一刻,整个人都被那舒泄的快乐给占满,艳丽得犹如鲜花盛放,已破他逗出了**春蜜的大周后自知此点,但现下镜中的自己不只肌肤满是红晕,**裸地充满了撩人的艳光,更加令人难以想像的是,她止被他的手托着架在身前,一双五腿无力地轻分,连幽谷口的盈盈艳光都已瞒不了人。

尤其六郎的龙枪正自硬挺着在她身下,承接着幽谷口沁出的稠蜜,一副只等他手一放,龙枪便要深深插入幽谷将她占有的**,那景象淫秽得令她不忍卒睹,偏又美得令她不愿栘开目光。

何况还不只眼睛看到的如此撩人,他正在自己耳边轻声细语,说的都是平日听了令人面红耳赤的淫话,现下听来却是那么好听,加上龙枪正在自己幽谷口处轻轻磨挲,火烫的触感还在其次,更重要的是那即将占有自己的期盼,引自己淫潮漫涌,不住润湿着龙枪,偏偏又不肯主动进攻,只任那龙枪在淫潮润滑中光芒隐隐,让她再也栘不开目光,凡此种种都在强烈地与体内的欲火共鸣,灼得大周后魂为之销,打从心底渴想着接下来的淫事,其他的什么都不想管了。

“哎……六哥……求求你……给雅琳吧……”

此刻的大周后完全摆脱了抗拒的意志,她知道六郎等待的就是自己的主动要求,现在的她又怎么可能不如他所愿呢?

纤手后伸,轻柔地勾住了六郎强壮的脖颈,勾得他吻在自己颊上的感觉更强烈了些;大周后樱唇轻喘,无力的呻吟声中充满了柔媚的需求,“哎……六哥……用你的……用你的大宝贝……把雅琳……把雅琳的前后穴都破了吧……雅琳……雅琳想要你啊……啊……”

听大周后声甜语媚,无论脸上身上、声音动作,都飘散着无比的诱惑,六郎原已推风重振,自不会放过她。他轻轻托着大周后雪臀,带着她的幽谷在龙枪顶端磨挲了一会儿,逗得大周后**盎然,娇痴的呻吟声再无法遏上了,这才将她的幽谷对准了龙枪,双手向下一放!

强壮的龙枪登时破开了幽谷口的紧窄,火烫直直地烙进了大周后花心里头!她“啊”的一声尖声喘叫登时缭绕室内,似痛又带着无比欢快,只觉这一下虽掹,那刚硬处顶得她有些生疼,但幽深的谷间却也被这一下强烈的动作,火烫的滋味从谷口直烙到最里头的花心,甚至连子宫处都似被烧了进去,强烈无比的滋味深刻无比,令她登时泪水撒出,整个人都抽搐起来,竟是才被插入就**了一回!

虽说也弄过极敏感的女子,但像大周后这般不经脔的绝色仙女却也真不多见,但六郎却也来得及调戏才刚插入使已泄阴的她,这一下来得有力,六郎自己都有点痛感,不过大周后的幽谷窄紧已极,并不输菊蕾,若非她这样的反应,加上全没感觉到处子表征的破裂,他还真以为自己搞错了,怀中的美仙子还是处子呢!但此处虽然窄紧,却又潮润湿滑,感觉与菊蕾大大不同,爽快处却又各擅胜场,尤其**时娇躯本能的收紧,更将他吸得好生畅快,一时只想享受这种感觉,不论其他。

“好弟妹……你的宝贝居然是名器,一枝独秀,这是十大名器的第一种,六郎真是三生有幸啊。”

大周后不懂十大名器,但是知道六郎在夸奖她,感受着六郎的巨大,自己被挣得满满登登的那种快感,是李煜从来没有给自己的,毕竟六郎的龙枪比李煜足足雄壮了一倍。

“六哥,好大啊,雅琳从来没有试过这样强大的宝贝,差的我好舒服啊。”

好不容易才渐渐习惯龙枪被湿润吸啜的感觉,柔润致密处与菊蕾真是不同,却又各有千秋,也唯有像他这种两边都试过的人才会感觉得出来。六郎只觉龙枪被一株独秀的名器吸得畅快,尤其顶端处似已触着了花心,感觉愈发美妙,好想重重套弄一番,偏怀中的美仙子犹自沉醉在方才的**中,镜里的模样义羞怯又可爱,令他不由大起爱怜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