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2章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6:00 字数:3617 阅读进度:552/640

缓缓爬到那张软床上,俯在柔软的被褥之间,一副任君品尝模样的大周后只觉羞意难当,尤其失策的是她虽然弄熄了烛火,但今夜月光特别明亮,房中洒落一地银华,虽没有烛火那般明亮,却别有一番风味,但事已至此,她又能怎么办呢?微颤的腿微微分开,银牙紧咬枕巾,大周后心中说不出的紧张,一小半是因为菊花就要被开,大半却是心中惊怕,六郎欲火高燃。

感觉床笫轻摇,六郎也已爬了上来,他身躯雄壮,**时只觉床褥都是一震,震得大周后的心坎也荡动了起来。她咬住枕巾准备承受接下来的痛楚,口边咿咿唔唔地轻吐出呻吟,感觉全然不像武功高明的剑客,反倒跟含羞忍怯在床上任凭宰割的兔儿相公没个两样。

全没想到这等声音会从他口中吐出,虽看不到大周后现在表情,但光想到那强忍的声音,配上他那冶淡漠然的脸,强烈的反差便剠激的六郎肉欲更旺烧了起来。

宪宪翠翠的脱衣声音传了过来,加上衣物扔到外头地下的声音,即便没有抬头,也感觉得到背后的六郎正自宽衣,大周后更为紧张,腿脚间都不由发颤,虽是极力不去想,脑中却不由浮起了一幕恼人的情景,她仿佛可以看得到身后的六郎是如何精壮,龙枪是如何强硬自己也不知是否吃得消?

想到自己就要被龙枪攻破菊花要地,大周后没来由地紧张着,心跳愈来愈快,不由将被褥都给惊动了,微微的颤动传到了后头的六郎身上,他轻轻按着眼前大周后的臀上,触手只觉紧翘弹性,光触感都是人中极品,不由更是心动,“弟妹放心……会很舒服的……”

才怪呢!心中反驳,嘴上却不敢出声,大周后认命似地轻拱雪臀,任背后的六郎解去腰带,将裤子褪了下来,莹白如玉的雪臀登时映入六郎眼中,只听得他一声轻叹,似是非常满意般的伸手抚揉,如此赤体相摩,感觉上比方才被他隔裤搓弄时还要来得刺激,大手揉动之间大周后只觉非但没有平静下来,反而更是紧张,雪臀在他眼前不由自主地轻抖着,晃得六郎眼中都是一团白花花的。他一边赞着大周后生了个好臀,一边轻压住她。

“唔……真是好漂亮的屁股……弟妹生得真是不赖;”一边轻抚着,一边不由出口称赞,六郎真有种爱不释手的冲动。

身子一阵轻抖,大周后只觉心儿狂跳到差点要从胸腔里眺了出来。六郎粗大的手指湿润地叩进了菊花蕾,缓慢而强力地搓揉着菊穴口时,大周后忍不住浑身颤抖,菊花蕾更是本能地收缩起来,偏偏背上被他大手压住,此刻已是肉在砧上,任其宰割,虽知他是打算揉软了自己菊穴香肌好方便龙枪进出,但早知菊穴要破,她再无法反抗,加上六郎手上也不知沾了什么,湿漉漉的又不像是水,油滑滋润地将菊花办上抹了个遍,湿润处渐渐融人体内,只觉紧致的菊花蕾渐渐酥软、渐渐敞开,娇羞无伦的心竟渐渐浮出了一丝自己都不愿承认的期待,偏偏随着他的手指滑动,菊花蕾渐渐绽放,她的丰臀也款款轻扭起来,心里那丝期待愈来愈强烈,羞得她真不知该如何是好。

“思……差不多了……”

感觉身下的大周后那窄紧的菊花花瓣吸住了自己的手指,六郎不由轻轻**起来,异样的刺激只令大周后身子颤抖不休,可初绽的菊花蕾却亲密地吸紧了自己的手指,在在透出了他的需要,六郎心中不由大喜。这般完美的雪臀云股自不能玩个一次算完,他轻轻伏低了身子,在大周后耳边轻语着,“弟妹放轻松……六哥这就来了……会有些痛……不过会痛快:比前面还爽呢……”

没想到这等不堪入耳的话会从传到自己耳里,大周后心中又羞又痛,偏又隐隐有些背叛的刺激。她咬牙不应,纤腰微微拱起,雪臀轻扭,无言地回应了他的话,那模样令六郎欲火更炽。

他拔出手指,双手托住大周后浑圆紧翘的臀办,令他双腿大开,才刚被自己搓揉出一阵晕红的菊蕾,正美丽地等待着自己的开采。他低喘一声,挺起了腰,大周后只觉男人的龙枪火烫地烧开了自己圆臀,带着无尽的火焰,一点一点地穿进了菊蕾当中。

火烫的龙枪与手指岂可相提并论?虽说六郎相貌英俊,连手指也较常人大上一圈,可与龙枪相比之下也是小巫见大巫,大周后只觉菊肛被龙枪一点一点地顶开、一点一点地撑饱,像是要被撕裂一般甚是痛楚,她虽尝过破瓜之事,菊花蕾既不像幽谷那般湿润,六郎的手段让大周后的痛楚自足更胜以往,若非事先六郎已揉得菊花花办渐开,她早要承受不住,即便如此她仍是本能地挺腰欲避,却被六郎在臀上捏了一把,痛楚酥软之间喉中声声哀吟、却是再也逃不开了,只觉他继续挺进,她也只能轻轻晃扭雪臀,以助六郎款款深入、直至没顶。

虽说六郎全根尽入之后便即停住,连动也不动一下,只享受着窄紧的菊花蕾那紧紧吸啜,似是一点不肯放松,龙枪被吸紧得像是随时要窒息的快意,但身下的大周后却觉那插入的过程犹如无穷无尽。

他虽是不动,但龙枪挺挺地将她撑开,痛楚却是愈来愈甚,虽说一心强忍,却已渐渐忍受不住,不由唔的一声,轻软无力的声音自枕间闷闷地传了出来,还带着点哭声,“好……好痛……好痛啊……六哥……求……哎……求求你……吃……吃不消了……真的……饶了……饶了我吧……”

“不……唔……不要紧……一开始都是……都是这样的……慢慢来……等习惯之后……唔……好紧……等习惯之后就舒服了……”

知道第一次总会如此,六郎倒不觉怎地,虽说没有想到大周后会这么快便痛楚求饶,似连泪水都出来了,但他的脸埋在枕间,听来难免有些模糊,恐怕还是自己听错了吧?他看看插得也够深了,不由轻声抚慰起大周后来,“思……真的很紧……哎……弟妹……唔……弟妹放心……我……我就慢慢要开始了……会有点痛……可是渐渐地会愈来愈舒服……知道吗?”

咬紧了牙,虽说有过了破身的经验,心知愈紧张愈糟糕,她勉力放松娇躯,让雪臀不至夹得那般紧,但大周后仍是不敢稍动,只怕会愈动愈痛。没想到此刻插入菊蕾的龙枪却动了起来,六郎双手按住她臀办,不让她痛楚挣扎,只是虎腰上提下入,龙枪缓缓动作起来。

直到此刻大周后才感觉到,六郎事先的准备只怕还不只此,他不只先用手揉得她菊蕾也软了、花瓣也开了,连龙枪上头似都事先抹了什么,既润且滑,插入时虽是撑得她股间生疼,可那多半都是撑开时的感觉,龙枪在体内**磨动之间,却感觉不到怎么痛楚,反倒是润滑的感觉渐渐强烈。

而且说来也奇,六郎下身动作之间,龙枪虽插得大周后愈来愈痛,比刚才还要痛楚难忍,但**之间却是一股股奇妙的快意直冲芳心而来,尤其薄皮相连的幽谷之中更是涌现着快感,仿佛那力道也透了进去,里头却是愈觉空虚。

菊花被**撑饱的满足混着幽谷饥渴的空虚,感觉极为诡异强烈,惹得大周后竞渐渐呻吟出声,雪臀款款扭挺轻送;见大周后如此六郎知他已动了兴,抽送中不由愈发快意,虽称不上狂抽猛送,却也力道十足,次次插到尽根。

痛到了最深处便转而为快,剧烈的痛楚混着巨大的快感,加上女儿家幽谷中的空虚饥渴,混而成为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强烈地席卷了大周后周身,那感觉与李煜欢好的感觉虽是大有不同,却也各擅胜场,说也说不清哪边更厉害一些。被那强烈感觉冲击的她不由自主地呻吟起来,若非是痛感还占了大半部分,只怕那种滋味真令她要哭叫放声了呢!若非一张脸儿仍羞怯地抑在忱中,传出来的声音模模糊糊的颇为失真,只怕身为女儿身的秘密早要暴露出来。

见大周后这般投入,隆臀扭摆轻摇,晃动着欲迎还拒,雪股之中夹吸间充满力道,夹得六郎也渐渐想射,他虽也练过持久之术,但男风最重的不是持久,而是那种感觉,何况大周后又是头一次享得此味,他也不想太过火,背心酥麻处一声低喘,六郎抵紧了他,将精液狠狠射出,火烫的滋味犹如电殛般打在菊蕾深处,刺激得令大周后竟也登上了**,美妙的哭声隐在枕里,酥软酸麻的身子再也动弹不得,**的滋味与以往的感觉那么不同,又那么厉害,泄出的阴精汹涌澎湃地自幽谷中溢出,流得身下一阵波涛,她也已娇躯剧震,软趴趴地瘫了下来。精液尽射,六郎只觉舒爽无比,满足间伸手一摸,只觉大周后臀下床褥已湿,一波温润的感觉袭上手来。他原还不觉怎地,只以为大周后菊花开处,刺激到大周后的龙枪也有了感觉,竟与**的感觉一般强烈地射了出来,只是着手处的感觉与一般精液丈是不同。还以为大周后天赋异禀。连射出的精都与众不同。

他心中暗笑,大手在大周后臀下缓缓游动,逐步逐步地向大周后已然瘫软的身子进发,触到他腿间时大周后虽是身子一震,似有所觉,但刚射过的他似较自己还要下济,竟是连动都动不得了,六郎不由一笑,大手再摸,摸到的竟是一线柔软的蜜缝!

“弟妹,你这里好湿啊。”

被他的劲射弄得肚子里一阵滚热,说不出的熨贴滋味,比之**中男人精液直透子宫时的感觉也没差多少,偏偏那雨露却非泄在自己饥渴之处,大周后只觉身子里头又是满足又是空虚,也真不知该怎么形容这种混杂难分的感受,一时间整个人都酥软了,再提不起丝毫力气。

被六郎摸到私处时虽是娇躯一颤,却还没来得及回神,等到听得六郎讪讪地开口时,大周后整个人都紧张了起来,但也下知怎么着,连起身的力气都提不起来,一时间羞不可抑,只能柔弱地轻思了两声,算是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