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8章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5:58 字数:3481 阅读进度:547/640

那些冲杀上来的人,由于此次是执行有心算无心的任务,所以大部分的人手中都是握的是一把朴刀,根本没有一些其他的武器,再说他们本来想用驽,但是钟无相此人做事情总喜欢滴水不漏,他怕事后有人追查起来,会查到军队的头上,那么太子李宏冀的嫌疑就逃不掉,因为弩在这个时候,是军用管制武器,一般的军队是不会拥有的,还有民间更不可能有大规模的收藏,除此只有精锐的军队才有,而在整个大唐精锐的军队除了李煜的禁卫军就是扬州的留守军队,此军队一是守卫金陵二是镇守江北十四州,如果用上弩,那么可想而知,事后谁都知道,这件事情是谁干的了,如今都用上普通的朴刀,就算是日后追查也不一定能追查到太子李宏冀的身上,虽然设想的很好,但是用到了实处就不行了,李煜的军队是精锐的部队,其中直属卫队每一个人都配备了箭弩,多种武器,所以当山中人马冲出来的时候,李煜下令一阵弩射就让山中的人马伤亡过半了,其余的人马一见,李煜的人马这么犀利,都吓得不敢上前!

李煜第一次接触厮杀,当时见到身边的护卫而死的时候,心中还是有些害怕,更让李煜感到难受的是自己还有些恶心,因为迎面扑来的血腥味,刺激着李煜的心,更多的是战场上的惨状,一个个残肢断臂,有的是头颅滚在一边,有的甚至脑浆都依然蹦出,怪不得有个出名的将军说过,上过一次战场上的人都不愿意在上第二次,自己当时真的有那样的想法,可是当看到自己的护卫一个个倒下去的时候,李煜的心痛了,这是自己一手提拔起来的,这些人都是自己精心培育的,可是他们没有死在为国捐躯,守卫国土上,却死在了兄弟的内斗中,虽然眼前的这些兵马不是太子李宏冀的人马,但是整个事情也是由他引起的,如果没有太子李宏冀的贪心还有不顾兄弟情义,也不会让贼人有机可乘!李煜愤怒了,将手中的钢枪舞的是呼呼着想,那面前与之迎战那人,看见李煜越战越猛,心中很是惊讶,暗叹一个王爷能将这枪法发挥的这么淋漓尽致,真是不简单,欣赏归欣赏,手中的镔铁棍是没有停过,李煜的枪枪过来,他都用棍将其一一化解了,他后面的人马见他正在与人搏斗,高喊一声:“大哥,我们来了!”

说完,一齐冲向李煜,贾云厚见众人都迎向李煜,也赶紧拍马来帮助李煜,加入到战团当中!

那边是四人,这边是李煜和贾云厚二人,由于人数的悬殊,这就造成了实力的悬殊,李煜一边打一边退,他们慢慢的回到了战阵的中央,所有的军马一见李煜回来,都自觉的将其护在中央,摆出长枪阵势,以阵迎敌,贾云厚赶紧要拿出信号弹来,点燃正准备发射信号,李煜摇头制止道:“现在时机还未到,我们还不知道有多少人马,如果我们贸然将人马全部拿出来,一会儿如果还有人马前来,我们就吃大亏了!”

贾云厚一听急道:“王爷你的性命要紧,就算他们抢去那些没有的东西,又怎么样呢?”

李煜长叹一口气道:“本王之所以冒险,就是想设一个局,让这所有的小鬼都跳出来,既然他们也在等,我们就只好拼命的等吧,看谁耗得过谁,毕竟这里是我大唐的天下,他们如果一会儿还不能进攻到我们的阵地,他们就会使出所有的人马来进行最后一搏了!”

“可是,王爷,我们的兄弟已经所剩不多了!再不叫来支援,我怕,我怕就没有了!”

李煜看了一眼浑身是血的贾云厚,在看了一眼身旁的卫队,在一个多时辰前,他们都是活生生的生命,可是现在却大多数已经躺下了,剩下的或多或少也带着伤,今日一战,让他们经受了战火的洗礼,虽然这不是战争,但是远比战争要惨烈的多,李煜看了众人一眼,眼中浸满了泪水,摇了摇头,贾云厚见李煜还是没有下令发出信号,无奈的长啸一声,这时,那使出镔铁棍的汉子高喝一声道:“我佩服王爷的高义,但是王爷如今你已然是穷途末路了,不如投降吧,交出黄金,我相信我少主会放王爷一条生路的!”

李煜一听,用手擦了一下脸上的血水,朗朗说道:“本王乃大唐的王爷,岂能向贼人投降,再说这黄金是贪官出卖国家利益而获得的民脂民膏,我自当取之于民,而用之于民,而能为了苟活于世,而出卖国家,出卖自己呢?”

那汉子一愣,双手一拱,作揖道:“王爷仁慈,可是王爷已然是强弩之末,何必再做苦苦挣扎呢?难道王爷就不怕死吗?”

李煜长笑一声道:“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

说完不在言语!那汉子见李煜根本就不吃自己一套,无奈的摇了摇头,手一挥,后面的人马冲了上来,李煜知道这是最后一搏了,如果挡住了他们的攻击,那么,那幕后之人肯定就会蹦出来,今日的目的就达到了,所有的弟兄今日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李煜大吼一声:“弟兄们,我们生当做人杰,死亦为鬼雄!杀啊!”

众军士在李煜的高吼中,顿时气血上涌,毕竟谁都要做真男人,再说头掉了只是碗大个疤,况且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怕个球!冲啊!所有的军士都向前冲杀过去!

一时,所有的护卫发出前所未有的气势,这种气势打破了整个战场上的格局,让那突袭的双方,感到了一阵阵害怕,这就是哀兵之势,当人人都不怕死,都认为自己是必死无疑的时候,那么爆发出来的力量是很可怕的!

阿牛一刀砍掉了一个敌人的脑袋,鲜血喷了他一脸,顺着那浓浓的鲜血流到了他的嘴里,他贪婪的猛吸了一口,这一股血腥味让他感到极为刺激,他不顾身上的刀伤,继续往前冲去,军士们在李煜的带领下向前冲,李煜由于内力充沛,再加上刚才与那汉子打斗,在其中又学习到很多宝贵的临战经验,所以这一会儿是冲在最前面,他见刚才那汉子还是那么英勇,李煜于是催马向前,可是突然马失前蹄,想必是累的不行了,李煜一惊,赶紧向上一跃,从马上飞出,这让李煜大感惊讶,没有想到才修炼这么短的时间功力就这么强劲,看来以后要好好的练习才行,在空中,李煜来了一个鹞子翻身,枪尖直入那汉子的咽喉处,突如其来的一招,这让所有的人都没有想到,一时间,动作都定格在那里,所有的人都看着那一幕,有惊喜,有担心,更多的是傻眼,因为这样的功夫很多人都没有见过,其实这样的功夫李煜以前也根本没有练过,只是在飞出去的那一刻,见势而上的,这完全是李煜所创,那汉子已然感到面前的寒光和冷风,可是他却毫无招式所破,其实高手过招,就怕你被别人的气势所吓,这样就算你再强的武艺,也只能死于对手之手,现在这汉子也是一样,如果他今日挡住了李煜的一击,那么他的武艺就突破了这个净瓶,达到一个新的高度,可惜,他却无论为力了,他束手无策,只能在那里等死,他身后的人想上前,可是根本不能,因为李煜的枪法太快了,根本就不能阻挡!眼看着那钢枪要刺入那汉子的咽喉,那些人疾呼“大哥”“将军”忽然,李煜听见了自己的腰中所挂的龙吟剑发出一声哀鸣声,李煜大惊,赶紧枪一收,回头一看背后有一支弩箭正向自己刺来,由于是黑夜当中,再说,所有的人都注意那李煜的一枪去了,根本没有人在意暗中有人放箭,李煜顺着那弩箭的方向急厉挥出一枪,“哐当”一声,弩箭被打落在地上,李煜一看只见一员二十多岁的年轻人骑着高头大马奔了出来,手中还拿着一张弩弓,此箭就是由他射出来,他后面是一个黑衣护卫,看其样式,一看就知道是个女的,李煜一见此人的身材是那么的熟悉,仔细一想,就知道此人是谁了,众人见那年轻人来到,都恭敬的闪在一边,让他进来,那汉子见到那年轻人来到,说道:“多谢少主救命之恩!”

那年轻人看了一眼那个汉子,冷哼了一声。

李煜笑了笑,本王钓的鱼总算是到了,于是一面迎枪而上,一面命令贾云厚发射信号,“砰”的一声,一枚信号被发射到天空,周围响起了军士的叫喊声,李煜的军士一听知道救兵来了,于是士气如虹的冲上去,与敌人交织在一起,不让其逃脱,那些敌人知道自己被中计了,于是顿时士气瓦解,根本没有心思在继续抵抗,一个人逃跑,两个人逃跑,逃跑的人越来越多,可是他们又能逃到哪里去呢?这些都在李煜的算计当中,虽然其中也有些小失误,但是大鱼还是被网在当中!

李煜的血在沸腾,沉寂了千年的灵魂在这一刻释放,身上做人杰,死亦为鬼雄!看破千年仁义名,但使今生逞威风,美名不爱爱恶名,杀人百万心不惩,宁叫万人切齿恨,不教无有骂我人,放眼世界五千年,何处英雄不杀人?那年轻人才开始和李煜比试的时候,只是感觉到此人武艺平平,暗想就这样的武艺,却让自己手下的第一猛将打败,还差点取掉性命,那自己的第一武将也太不名副其实了吧,可是当自己与他相战,随着自己的使出全力,那人还是那样,可是自己根本没有机会对付他,这才感到那人的可怕,也许他的招式很平庸,虽然刚才飞身刺枪的那一招很是威猛,但是谁都知道那只是他临阵变枪,在那个时间段,也在那个特定的位置最为有用的一招,如果不是自己的弩箭,自己的猛将肯定会死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