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6章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5:49 字数:3486 阅读进度:535/640

无法形容这是一种什么感觉,就好像心忽然被狠狠地撞了一下,撞地他心跳阵阵,纤秀的脸庞,娇俏的鼻子,如画的眉目,樱桃小口微微张开,对男人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就算以六郎见识过窈娘的艳丽,水清影的清秀,也不得不承认周雅芙长得比她们都要略胜一筹,无论是慵倦的神情还是秀气中难以言喻的知性美,都让六郎为之深深地心动,伸手将周雅芙的发髻解下,一头乌黑飘逸的发丝如云般落下,一半浸入温泉之中慢慢地散逸开来,更添一种略带放浪的美感。

如此近距离地接触,周雅芙如兰的气息丝丝进入六郎的鼻中,加上娇靥如花,发髻微散,云裳半解,胸口的**随着呼吸慢慢起伏,半裸的美人在怀的刺激感觉让六郎呼吸不由得急促起来,下身的小兄弟也有了强烈的反应。

周雅芙此时红唇微张,眼帘也一阵抖动,慢慢地张开眼来,张眼的一瞬间,她并没有发现自己的身份暴露,叫道:“这是哪里?蛇呢?”

六郎故意苦笑一声,叹道:“这便是我的别院,周兄,你可骗地我好苦!”

周雅芙已经发现六郎浑身**地站在她的面前,脸变得通红,见六郎说话的时候眼睛灼灼地盯着她的胸前,不由地低头望去,这才发现自己的衣衫已经被解开,一双娇乳浸泡在温泉之中,珍藏十几年的私密暴露在对方的眼中,再用手摸摸自己的脖子,那团假作喉结的小道具早已不知去向。

“啊——”

周雅芙发出一声尖叫,双手举起护在胸前,双眼涌出泪水,哭声说道,“六公子,我看错你了,还以为你是个正人君子,没想到你也是那种趁人之危的小人,你——你这个流氓!”

六郎无奈地叹道:“周小姐,我并非存心欺瞒,也不想趁人之危,只是当时周小姐你晕过去之后浑身湿透,我担心你受风寒,这才把你放到温泉中的,不想却……”

六郎伸手将面具递还给周雅芙,继续说道,“不想却发现了周小姐的身份,真是抱歉!”

周雅芙此时什么话都不想听,沉浸在羞愤交加的情绪之中,当下一把夺回那前朝大师精致的面具,哭泣着叫道:“我不听!你,你给我出去!”

六郎苦笑一声,知道周雅芙此时肯定听不进他的话,只得从泉水中站起身来,走出了温泉。

周雅芙一直怒目盯着六郎,正好看见全裸的六郎下身那怒张的龙枪,顿时脸红不已,啐了一口转过脸去。

六郎耸耸肩,反正场面都已经这样了,这点小尴尬又算得了什么,自己走到一边的小隔间,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这才走出了浴室,在出门的时候,六郎回头,看着将全身浸在泉水中的周雅芙说道:“周小姐,今日之事,不管怎样都是我的错,我会负责的!”

日上三竿。

阳光暖洋洋地照进窗户之中,床头的纱帐一阵抖动,六郎和柴明歌同时转醒来,两人肢体纠缠在一起,一方醒来势必会惊动另一方。“将军!”

一夜的疯狂之后,柴明歌浑身娇软,望着六郎**裸的目光,有些嗔怪地说道。

六郎看着柴明歌嗔喜交加的形态,六郎此时用手和口,直到柴明歌娇喘息息满脸潮红的时候才停下来,在柴明歌细心的服侍下穿好衣服,洗漱完毕后吩咐柴明歌继续休息,这才施施然走了出去。

水清影平日很少离开秦淮河,身边又有高手相护,目前情报系统的武功高手相对较少,跟踪高手这也是眼下一个较为困难的事情,六郎不欲刚建立的情报系统有损害,下令如果发现对方会武功,可以放弃追踪,在跟踪了几次都差点暴露后,李平果断地放弃了水清影的查探,并上报六郎。

柴明歌为了六郎的安全着想,自然不希望吴王将军再去这等安全难以保障的所在,而六郎想了想,却说道:“我心中有数,会小心的,水清影应该没有什么恶意,否则之前有很多机会,他们早就该发动了。”

柴明歌见六郎语气坚决,也就不再坚持,将军决定的事,还没有人能改变的,他也只能多上点心思了。

这时候,下人便汇报说皇上派人请自己进宫。

见到李璟之后,李璟说:“六将军,朕已经将你的意思告诉了小女越秀,越秀也十分愿意给杨将军做妾。”

六郎说:“这样最好不过了,等我们打败了吴越大军,就迎娶越秀公主。对了,唐王,你们南唐还有没有端庄秀丽的大家闺秀,再介绍一两个给我。”

李璟呵呵一笑,说道:“前些日子也问了一下,朝中大臣的女儿有几个听说也算绝色,像大司徒周宗的二女儿周雅芙都是绝色,周宗这家伙,四十多岁才生两个女儿,对她们可是宝贝地紧呢!”

说到这个话题,气氛轻松了一点,六郎脑中忽然显现出小周后那嗔怒的娇颜,他露出一丝调皮的神色,啧啧装模作样地想了一想,这才慢慢地分析道,“周宗不是有两个宝贝女儿,大女儿周雅琳,现年十七岁,据说文才出众,貌美如花,小女儿周雅芙现年只有十四岁,但也出落地亭亭玉立,——”

李璟没有马上回答,轻轻一笑,道:“六将军有所不知,早在两年前,周宗的大女儿周雅琳就嫁给我的六皇子李煜了。”

六郎假装刚刚知道,连声道:“失敬,原来周大小姐已经做了唐王陛下的儿媳,六郎早就仰慕这一双姐妹,还请唐王做媒,为我介绍周小美人。”

李璟连声道:“应该,应该。”

随即,二人哈哈大笑。

黄昏时分,六郎便从皇宫告辞而出。

“将军,我们这是去哪里?”

手下侍卫见六郎调转马头,策马道路偏离了吴王府的方向,不由得问道。

“大司徒周宗府上!”

六郎头也不回地说道。

六郎骑马正往前走,却有一道杀气汹涌袭来,当下一个翻身下马,却见一个瘦小的黑色身影从侧边的高墙上掠下,向他所在的位置袭来,手中的短剑在夜色中发出亮光。

“有刺客!”

在六郎感到杀气的瞬间也发现了黑衣人的袭击,连忙欺身而上,同时高声呼喝,招呼暗中保护的护卫们前来。

六郎靠着敏锐的感觉躲过了刺客的第一轮攻击,接着手下的侍卫就冲了过来,手中的宝刀招式凌厉,同刺客交上了手。

刺客身形瘦小,力气自然没有柴明歌这么大,不过依靠奇异的步法和轻灵的招式,避实就虚,在手下侍卫大开大阂的招式空当中游走,一时间,手下侍卫还拿这人没有办法,但当然,刺客也没法甩下那些侍卫单独攻击六郎了。

六郎看着刺客的招式动作,忽然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心中一动,对赶来的护卫们叫道:“不要下杀手,给我抓活的,大家一起上!”

“无耻!”

一声清脆的娇斥从刺客的口中发出,原来刺客是个女的,听起来这个刺客的年纪不是很大。

当听到六郎的命令,保护六郎的几个护卫也都拿刀冲了上去,务必要生擒这个刺客。

刺客知道此次行刺是不可能了,若是被这几个护卫包围住,到时候可能逃都是个问题,当机立断,也不管身份暴露的问题,手中忽然向几个手拿火把的护卫洒出一把黑灰色粉末状的东西,同时往地上甩出几个像丸子一样的东西,冷哼一声:“便宜你这坏蛋了!”

丸子砸在地上,立刻发出浓浓的黑烟,发出浓烈的刺鼻气味,将方圆几米的范围内笼罩起来;而黑灰色粉末撒到火把之上,蹭地一声冒起一团火焰,几个没有防备的护卫的头发眉毛顿时被烧着了,场面有些混乱,合围的包围圈不再成形,刺客寻到机会,瞬间后退,只要片刻,便可逃走。

谁料她刚跳上大墙,就被一颗小石子击中后腰,人也摔了下来。

“老虎不发威,当我是病猫!”

六郎抛动着手里的小石子,慢慢来到刺客面前,刚才这一手自然就是他干的了,刺客并不知道六郎居然会武功,而六郎之前也没有表现出来,在关键时刻六郎突然发难,立刻让刺客吃了个大亏。

“我倒要看看,是哪个不长眼的刺客胆敢行刺!”

为了不引起别人注意,架着刺客到了一处偏僻的小巷子里。六郎冷哼一声,一把摘下刺客的黑色面纱,一张秀美绝伦的脸出现在六郎面前。

六郎愣了一下,这张脸似乎有些熟悉的感觉,但一时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不过这脸长得确实俊俏,眉目如画,眉毛略微上扬,因此看上去英气十足。由于经常运动的原因,肌肤非常紧绷,脸上肌肤可以说吹弹得破。这个美丽的女刺客年纪很小,不过十四五岁的样子,正杏目圆瞪地看着自己。

“小姑娘,我们以前好像没有见过面吧,我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为什么要来行刺我?”

六郎轻佻地摸了摸刺客细腻的脸庞,微笑着问道。

刺客将头一扭,没有说话。

“我猜猜,呵呵,难道是看上我了?”

六郎嘿嘿问道。

“看上你个大头鬼!你这个流氓淫贼!本姑娘这是替天行道!”

刺客娇喝一声,就算在刀架在脖子上的时候,她依旧嘴硬的很。

“流氓?淫贼?”

六郎哭笑不得,“我对你耍过流氓,又还是把你给淫过了,我们以前好像没有见过面吧?你到底是谁,赶快如实道来!”

刺客闻言倒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只是哼了一声,便不再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