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9章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5:42 字数:3623 阅读进度:519/640

石玉棠知道,现在这个时候,是打败黑山血妖的最佳时刻。

寒冰剑织出的漫天剑网让黑山血妖终生难忘!

他尽管是全力以付,奈何一双肉掌不能抵挡寒冰剑的锋利,尤其对方突然使出必杀绝招,自己一点准备都没有,抵御石玉棠的冰魄无华,并不是只要对拼功力就行,而是你必须去应付或闪避那弥天剑网的所有致命的落点。没有一件能够挡住寒冰剑锋利的武器,黑山血妖还真是难以抵抗。

到底是一代大宗师,石玉棠全力所发的四十九剑,在纵横交错的剑光中,黑山血妖居然能抗到最后,最后一剑应该是稳稳的刺入黑山血妖的前心,却在中途剑道一拐,偏出两寸,黑山血妖和着一身鲜血,摔向远处的雪堆,这一剑虽然没有伤的性命,一条胳膊已经抬不起来。

石玉棠脸上却是一片忧愁,虽然打败强敌,但是刚才被人卸去自己必杀的一剑,将黑山血妖救下。那人除了司徒明枫还能有谁?她用眼角的余光扫视四周,果然司徒明枫就站在自己身侧不远处,他刚刚收起轩辕长剑。刚才那道力量显然是司徒明枫用九天玄气所发,认位之准,难以厚非。石玉棠不得不承认,司徒明枫的确比自己技高一筹。虽然自己尚有不输给对方的信心,但是还想说自己能凭实力打败对方,难免有点夜郎自大。

司徒明枫说道:“师父临终有过交代,黑山虽然为人不正,但是若无伤天害理的大罪,让我念在同门之谊,应该给他一次机会。”

石玉棠感叹道:“放眼当今武林,也只有你司徒明枫有资格与我争夺神鳌,可是我真的不希望我们两个斗的两败俱伤。”

司徒明枫道:“石掌门剑法如天网恢恢,周密无漏,实在佩服,但是这一战在所难免,我司徒明枫只是一个山野村夫,不知道什么天下大局,我只知道为了自己的女人,才来争夺这只神鳌。你想带走它,必须让司徒明枫输个心服口服。”

石玉棠轻盈一笑,道:“既然如此,在下也愿意奉陪,高手自古多寂寞,艺逢对手真堪豪。能够与司徒明枫印证武功,也是我此生最大的心愿。”

虽然司徒明枫有贯绝天下的内功,有霸气袭人的九天玄气,尽管司徒明枫已经看到一次自己的冰魄无华,石玉棠也相信司徒明枫能够记得住自己那七七四十九个快剑落点,但是石玉棠认为,自己还有寒冰剑,锋利的寒冰剑可以让司徒明枫在剑法上让步。最主要的是还有临阵对决的智慧,就在刚才的一刹那,石玉棠已经想到战胜司徒明枫的办法。

就在这厚厚的积雪覆盖之中,石玉棠飘飘兮如鹰鹤翱空,寒冰剑光华流织,与司徒明枫交手之间,日月明显无光,万物难与争辉,司徒明枫虽然剑法朴实无华,但是揉入九天玄气后的剑气实在可怕,每一道剑气都会劈出强大的气流,四周的高大雪堆亦被他的剑气砍的四处纷飞,雪花雪沫满天飞舞。二人交手眨眼就是一百招,一百招内,都未能占的半分便宜。

第一百招后,司徒明枫率先发难,大吼一声:“万象归天。”

石玉棠身在半空,已经看到司徒明枫自身上向上拖起一个圆形的青色雾状体,那分明是地狱的大门。万象归天的背后,是司徒明枫囤积已久的超强内力,自己已经难以抵挡这霸道的神功。于是石玉棠也放手一搏。

“红叶摧心掌!”

她身形在半空中陀螺般旋转同时,左掌飞拍,那掌心居然出现一片赤红色枫叶。这一声无疑是青天霹雳!

在场诸人都听说过红叶摧心掌的可怕,却没有一个人见过它的恐怖。自李唐之后,公孙大娘的这一旷世绝学就已经失传,虽然世间尚存不少孤本的临摹秘籍,但是从未有人练成这一霸世绝学。

司徒明枫吃惊之即,抬头看到了石玉棠手掌心那片妖艳的红叶,是真的吗?

司徒明枫知道,天山御剑的武功来源于公孙大娘的祖夕十三绝,石玉棠有极高的武术天分,有正本在身,练成如此绝学,也不已为过。他留意到六郎那充满自信的高傲眼神,司徒明枫犹豫了,因为他知道,自己内功再高,用什么样的掌法,也难以抵御霸道无比的红叶催心!

司徒明枫剑招突施,用万剑来朝洒出一片剑雨,迫使石玉棠身形收回,二人双剑相撞,发出的激荡声,在诸人耳中络绎不绝。石玉棠用自己的胆色和智慧赢得了决战的主动,要司徒明枫不敢对抗自己的掌力,这是一个多么可贵的转折?

高手对决!亦真亦假。石玉棠根本没有练成“红叶催心”但是除了她自己,司徒明枫又那里知道?应对司徒明枫这种强大于自己的对手,必须要有智慧,她就是抓住了司徒明枫不想与自己硬拼的弱点,欺诈对方放弃与自己一招定胜负的雄心,司徒明枫完全可以孤注一掷,那样的结果只会让自己在九天玄气的强**轮中粉身碎骨。但是司徒明枫不会这样做,因为他没有把握应付红叶催心,因为他太想带着神鳌走,带着程素素的谅解飞回万孤山,所以石玉棠断定司徒明枫不敢接自己的掌力。

石玉棠紧抓战机,抬掌飞追,同时施展冰魄无华,为的就是要司徒明枫首尾难顾。

寒冰剑织出万千光华,剑网沉丝中,司徒明枫向诸人展示了绝代武学大师的风范,待他用轩辕宝剑封开最后一道剑气时,自己额头的一缕发丝已经被石玉棠的寒冰剑削去。

石玉棠身形疾进,那红叶催心掌已经到了司徒明枫的胸前。

司徒明枫电光石火的一刻,含胸急退,运用九天玄气,七星战甲的护体神功,护住胸前,然后用轩辕剑双层封挡,司徒明枫依然没有想到对攻,他认为凭自己的功力,即使被打中,受点轻伤而已,大不了内功大打折扣,还有生还的可能。

石玉棠身形疾进,寒冰剑已经到了司徒明枫的胸前。同时,石玉棠鬼魅般的掌法,轻灵的饶开司徒明枫的轩辕长剑,所用招数虽然来自红叶催心掌的掌法,却是华而不实,以诈取人。但这就是胜利。

司徒明枫终究被石玉棠一掌打中,换做任何人,中了石玉棠的寒冰神掌,会立即被那霸道的寒冰掌气冻结成冰坨。但是,司徒明枫终究是天下第一奇门。他的七星战甲已经炼制炉火纯青的境界。长啸一声,身体贴着厚厚的雪面,飘摇而去。

石玉棠虽然一掌击中了司徒明枫,但是,她也付出了极大的代价。因为,她身边还有个黑山血妖,就在石玉棠全力进攻司徒明枫的时候,黑山血妖就在一边仔细观阵。看到石玉棠露出破绽的时候,身位绝世高手的黑山血妖那容错过?他的身子,如鬼魅般飘过来,一掌拍出,刚好击中石玉棠的后心。

石玉棠察觉身后有人偷袭,但是,为时已晚。

她虽然一掌击中司徒明枫,但是,司徒明枫的七星战甲自动护体,那霸道无比的九天玄气同时也侵入石玉棠的肺腑。不能随即将全身真气运转三个周天,自身功力就不能施展。石玉棠银牙暗咬,对偷袭自己的黑山血妖痛恨不已。

一向高傲的石玉棠,在这种关键时刻,宁可拼了一死,也不想让黑山血妖偷袭自己得手,然后再慢慢蚕食自己。下定决心之后,石玉棠寒冰剑反手一剑刺出。黑山血妖闷哼一声,被石玉棠一剑刺透了心脏,当场毙命。石玉棠自己也是狂喷一口鲜血,急忙坐下来调整内息。

这时候,第二次雪崩袭来,比上一次更加凶猛,所有的人全都被扑天卷来的大雪深深地掩埋。

厚厚的大雪中,司徒明枫仰仗深厚的内功,用轩辕剑辟开一条雪路,带着天山神鳌朝山谷口冲去。那些武功低俗之辈,被大雪覆盖之后,根本就不能再生还。石玉棠受了重伤,只能眼睁睁看着司徒明枫带着天山神鳌踏雪而去,运功闭关打坐。石玉棠感觉到自己头上的积雪越来越厚,自己已经被埋在雪下七八尺的地方了。

“我命休矣。”

石玉棠想拼了内力冲开一条雪路逃生,但是,被黑山血妖这一掌打得太重,一举内力,浑身痛入心扉。只得坐在雪窝中静静疗伤。

也不知道过了多少工夫,突然身后雪层一阵松动,接着,身边的积雪朝四周散开,竟被人用深厚的内力,将石玉棠附近的雪堆强力朝四周推开,闪现出一个一丈方圆的雪窝。

游艇轰的一声。前面哗啦散开一条通路,六郎和南宫雪衣一前一后冲了进来,见到石玉棠居然在这里,六郎舒了一口气,说:“石姐姐,你找的我好辛苦。告诉你要雪崩了,有危险,不要追了。你不听,这下好了吧。我们谁也别想出去。累死我了。”

六郎大口喘着粗气。

刚才,他在厚厚的雪下面,先找到了南宫雪衣,南宫雪衣也负了伤,承蒙六郎再次相救,心中虽然有些感激,但是看到六郎和石玉棠亲热的很,不由心中暗起杀机。

趁六郎过来查看石玉棠伤势的时候,南宫雪衣悄悄出手偷袭。

“砰!”

南宫雪衣被人一掌震退,出手的不是六郎,而是石玉棠,看到南宫雪衣要偷袭六郎,石玉棠也没多想,就顺手拦住了南宫雪衣。

其实,六郎如何不知?他只不过不想和南宫雪衣动武。

南宫雪衣那香喷喷的罗袖眼看便要扫中六郎的身体,他甚至已清晰的看清了美人儿衣袖的纹锦花饰,不过这个时候他可没工夫深究衣袖刺绣纹饰的针法到底是以丝线圈套连接而成的东汉锁绣还是苏、粤、湘、蜀四大名绣。

“啸……”

一声缎稠被划破的声响倏然由远即近,漆黑的夜空亮起一抹耀眼的银光,撕拉一声,南宫雪衣挥出的半截衣袖受不住力道,断裂分开,碎屑翻飞中露出小半截欺霜赛雪的光洁皓腕。

“砰!”

一声巨响,雪屑散尽,天地间只余下一截孤零零的剑鞘露在外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