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8章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5:42 字数:3634 阅读进度:518/640

南宫雪衣尽管在剑术有高明之处,内力修行尚欠火候,尤其她一度伤心欲绝的瘦弱身体长年多病在身,对敌黑山血妖稍显单薄,尽管如此,南宫雪衣还是用高傲的心态,对敌强大的敌人,她兀自寻思用天罗地网的绝学结果黑山血妖的性命。

黑山血妖久战不下,碍于自己的长辈身份,不免面上无光,就想趁南宫雪衣不注意,用雷霆大手印结果南宫雪衣的性命,夺得神鳌,杀下山去。

二人的想法在一瞬间不谋而合,于是天罗地网vs雷霆大手印,青天霹雳的一刹那,二人交战的周围数丈方圆居然凌空呈现漫天飞舞的冰凌雪花,每一片雪花都暗含杀机,漫天冰冷的背后,一道金红色赤阳掌力将黑山血妖全身的功力都集中于此,尽管看去杀机隐伏,胜负只在瞬间分晓。

黑山血妖和着一道红光,由那神鬼惧色的冰封世界破声而出,他横身飘出之即,南宫雪衣以及身下的冰层发出沉沦的哀怨!南宫雪衣的天罗地网难以抵抗黑山血妖那纯厚的赤阳功力,尤其两者冰火难以兼容,南宫雪衣在受伤的同时,连同脚下三丈方圆的冰面在刚才一刹间同时崩溃,眼看偌大的冰层要和南宫雪衣同时沉入水底。

一道鲜亮的身影在众人眼前一闪而过,眨眼间,南宫雪衣已经平安的依在六郎的怀抱中……

南宫雪衣在六郎怀中,怔怔地看着六郎,“你是谁?放开我。”

六郎道:“救了你,干嘛这样大火气。”

南宫雪衣哪里容得六郎在司徒明枫跟前抱着自己?

“放手……”

但是,随着这句话,一口鲜血喷出来,刚才硬接黑山血妖一章,收了严重的内伤。

“要走?没那么容易!要走留下神鳌。”

黑山血妖拦住去路。

六郎平静的说道:“神鳌原本就是属于天下人的,人人可以得之,你乃世间高手,为了一个东西,对自己的晚辈痛下杀手,枉费了你大把的年纪。神鳌乃是上天赐给人间的祥物,居有者必是大仁大智,得天意,顺天理之人。你身为回鹘国师,与程世杰钩挂连环,入侵大宋边境,让天下苍生饱受苦难,你有何脸面在此拦路?”

黑山血妖哼叫道:“鬼话连天,休要在这里用欺骗小儿的话语那老夫开涮,既然是能者居之,老夫倒要看看阁下有什么过人之处,胆敢在这里口吐狂言。”

六郎把受伤的南宫雪衣交给跑过来的苗雪雁,悄悄耳语道:“看准时机带她先走!”

然后朝黑山血妖走近几步道:“看来你这老东西是想借助自己霸世的武功,来霸占神鳌,那么我就成全你,若是不能战胜在下,一个无德,无才,无仁,无用之人就应该早早退隐才对。”

黑山血妖被说的脸上青红不定,他咬牙切齿的道:“老夫还从未见过如此狂妄之人,好好好,就让老夫送你一程,她黄泉路上就不用寂寞了。”

说话间抖身形朝六郎疾风般贴近,一片赤色的海洋朝六郎当面扑来。

六郎双臂一震,丹田元转元神,抬双掌与黑山血妖正面交手,但听轰隆巨响声中,下面四五尺厚的冰层又开始断裂,两人身形骤然飞起,空中又是连对两掌,六郎凌空旋转之即,已经抽剑在手,三掌内力的比拼,竟是难分高低,黑山血妖那纯熟的赤阳掌力,犹如凶悍的烈火,炙烤的不能靠近,雷霆大手印一旦打在自己身上,这场决战就意味着提前结束。

黑山血妖已经看出六郎不简单。要想击溃强大的对手,必须要有一个平稳的心态,否则自己的弱点就会被对手利用!六郎也暗中佩服黑山血妖果然是一代宗师。二人交手一百招仿佛只在弹指一瞬间,百招之后,六郎一个健步跃出战场,轻抬左掌,运用复元心经把侵入自己体内的赤阳内力尽数化解,由掌心排出体外。那寒光闪转的寒冰剑兀自在右手中转动,“一定要找到破解对方武功的办法,否则,照这样打下去,黑山血妖全身上下没有破绽,战胜他实在不容易。”

黑山血妖也平静的舒了口气,看看对手那高傲自然的神态,似乎已经胜券在握。自出道以来,自己只有师弟司徒明枫一个对手,想不到长江后浪推前浪,江湖辈有奇人出,看来自己要想雄霸天下,必须要得到神鳌。

正当六郎焦虑万千的时刻,南宫雪衣然惊呼一声,原来石玉棠已经抢先下手,她只想占有神鳌。见南宫雪衣受伤在身,眼下黑山血妖和司徒明枫的焦点都在六郎身上,此时不动手,等待何时?

南宫雪衣只好咬紧银牙飞掌相御。虽然她天生慧骨,又勤于学练,在功力的论较上,比石玉棠还相差甚远。尽管使出十成功力,仍被石玉棠震的后退中口中鲜血,一阵翻心绞肺的疼痛,南宫雪衣勉强撑住身体,护住心脉道:“石掌门,果然名不虚传。”

石玉棠怒道:“南宫雪衣,识时务者留下天山神鳌,我放你一条生路。”

南宫雪衣长笑一声,身若苍鹰,飞身就走。虽然身受重伤,她依然能身若轻鸿,高高飞跃众人头顶,等黑山血妖、石玉棠等人醒悟时,南宫雪衣已经带着天山神鳌飘过桦林,直奔山顶。司徒明枫高呼一声,率先追去,六郎,黑山血妖、石玉棠紧跟其后,在场的天山派弟子以及各派英豪也不甘落后,一起朝南宫雪衣追去。

南宫雪衣的轻功天下无双,她翻过山顶,饶过解剑亭,来到山脚下,一声呼哨,再此等候的欢红马一声长嘶,远远跑过来,她在轻拍马臀,欢红马熟知主人心思,立即风驰电掣顺着山道,奔向茫茫无际的草原。

眨眼功夫司徒明枫等人及各派英豪也追到眼前,看到南宫雪衣已经绝尘而去,纷纷上马去追。六郎拦住石玉棠的路道:“石掌门,神鳌的归属乃是大势所致,姐姐就不要强求了。”

石玉棠道:“你为何穿着明歌的衣服?你是他什么人?”

六郎拱手说道:“明歌乃是我的夫人,我乃杨六郎也。”

石玉棠如梦方醒,点头道:“我听明歌和燕子提及过你,果真是英雄出少年,本座现在和你暂不谈家事。我要追回天山神鳌。”

这时候,那些各派英豪却不管这些,有马的骑马,没马的步行,朝南宫雪衣的背影追去,金越城更是看到了希望,这次带来的三百飞虎骑派上了用场,一声令下,群贼上马,浩浩荡荡追杀过去,石玉棠不吭声打落一个马贼,抢过战马,也随之而去。

六郎对苗雪雁说:“燕子。我去追你师父,保护她的安全。”

说完竟自也飞身去追。

南宫雪衣的欢红马是一匹宝马良驹,飞一样的脚程,仍让后面的追兵望尘莫及,但是南宫雪衣有伤在身,骑在马身上,因为太快,难免有些摇摇欲坠,南宫雪衣只好放慢马速。但听后面马蹄声声,由远及近,随着就是就是铺天盖地而来。

追兵越来越近。

欢红马跑出一段路后,脚程逐渐慢下来,后面的追兵更加靠近,已经隐隐看到黑山血妖的影子,黑山血妖坐在马上,用千里传音对南宫雪衣喊道:“师妹,你还要跑到那里去,就是天涯海角我也不会放过。”

南宫雪衣紧抖缰绳,欢红马一拐弯,冲入一条峡谷,后面的大队人马蜂拥而入,马蹄把地上的积雪扬起多高。跟在后面的六郎跟了一段路突然,突然停住战马,抬头看去,两旁雪山高耸入云,峡谷异常狭窄,尤其弯弯曲曲,一旦发生雪崩,任你天大的本领,也要被山上落下的雪堆无情的埋没。这时一阵轰隆隆的巨响,有山上呼啸而来,大块大块的万年积雪,因为刚才成千上万的马蹄践踏发出的震荡,开始脱离、坠落。

“石掌门不要追了!危险。”

六郎招呼前面的石玉棠,但是石玉棠已经听不见六郎的呼喊,身下的坐骑飞一样朝着山谷冲进去。六郎把牙关一咬,也跟着冲进去。

因为山谷狭窄,石玉棠一时也无法再超越前面的人群,心中甚为着急,看看司徒明枫就在眼前,也是急的无可奈何。就在雪崩的一刹那,六郎越离了马背,施展栖鹰绝鹤跃到空中,以前面的众人人头做路,飞速前进,引得人群骇然,这时开始雪崩,雪崩,每每都是从宁静的、覆盖着白雪的山坡上部开始的。突然间,咋嚓一声,勉强能够听见的这种声音时,这里的雪层已经开始断裂了先是出现一条、然后数条的裂缝,接着,巨大的雪体开始滑动。雪体在向下滑动的过程中,迅速获得了速度。漫天直缀而下直的白色雪龙,腾云驾雾,呼啸着声势凌厉地向山下冲去。所过之处一切将被吞噬殆尽。峡谷中这万千人群及战马,眨眼功夫就被分割成数段,或侥幸存活,或被大雪淹没,一时人喊马嘶乱做一团。四处扩散的雪雾让侥幸存活的人也如缀云雾,一时连东西南北也无法辨认。

南宫雪衣骑的欢红马也受惊的连声长嘶,前面山口已经被雪层封死,远远估计,少说也有二三里远,后面道路也被封死,紧留下追兵前面的一小部分,其他的都被活活埋在雪下面。黑山血妖兀自拍着身上的雪辨认四周的情景。

当他看到南宫雪衣后,立即喜上眉梢,高高越离马背,伸出大手朝南宫雪衣扑过来。但听有人高呼道:“住手!”

石玉棠犹如一道闪电,由侧面飞过来,一掌卸去了黑山血妖的掌力。二人各自凌空倒转,落地、站稳脚步。

黑山血妖恨恨的说:“石玉棠真是阴魂不散,雪崩怎么没有把你砸死啊?”

石玉棠高傲的道:“黑山血妖,你终于怕了,是怕我吗?高手对决,最顾及的就是一个怕字,现在这个字已经由你嘴中说出来了,自古输赢无定数,乾坤由来多正道。今日就看你的死期吧。”

她寒冰剑应声出鞘,伴和漫天剑气,朝黑山血妖飞扑过来。

石玉棠知道,现在这个时候,是打败黑山血妖的最佳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