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4章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5:40 字数:3530 阅读进度:514/640

红日初升,和煦的阳光洒满天山脚下的草原,漫山遍野的冰雪万年难化,安林镇四周终年都是皑皑的白雪,远处博格达峰就象一根晶莹剔透的擎天玉柱,直插云霄。本来十分平静的小镇突然间繁华起来,对于天山派来说繁华却不一定就是好事,掌门石玉棠早就颁布了教令,二月二期间所有江湖人氏都不允许踏入解剑亭半步,因为过了解剑亭就是万年寒池,石玉棠是绝对不希望本派的千年神鳌落到外人手中。

可是安林镇的生意人却不管这么许多,早在几天前,仅有的两家客栈就住的满满登登,清早起床后的客人就围在客栈外吃早点,香气扑鼻的羊肉蒸包,在就上一碗热气腾腾的羊汤,诸多客官还是比较满意的,靠近大街的一张桌子上,一个满脸横肉的红袍胡僧已经吃了整整两屉包子,羊汤也喝了三碗之多,却还一尽的催小二快点。

小二瞥瞥嘴道:“客官,你就不要催了,你看你都吃了两屉了,有的人一屉还没有吃到……”

胡僧恼道:“杂家又少不了你银子,你少废话喽,要完这一屉,再给我拿两屉打包,老子吃饱了,可是老子的师父还没有吃,胆敢半个不字,杂家就一把火烧了你的铺子。”

小二见他相貌凶恶,也就不敢多言,偏有其他客官看不过去,一位身着青袍的中年汉子一拍桌子站起来道:“哪里来得凶僧,这般无礼,这么多人等着没的吃,你还要吃霸王食,可认识爷爷手中的宝刀。”

说着哗棱一声,一柄金光闪闪的斩马刀就呈现在众人面前。

那胡僧轻蔑的笑笑,兀自低头喝着热汤。

亮宝刀的汉子未免有点脸上无光,在陕北,他一口宝刀威震绿林,漠北双雄金刀李万成的名号路人皆晓,还从未受过今天的羞辱,刚要动怒,旁边闪电侠朱玉贵拉了一下他的袍子,道:“大哥,我们何必招惹这个蛮僧,还是大局为重。”

李万成强压怒火,刚想坐下,不成想那胡僧却恼道:“哪里来得瘦驴,竟敢暗中诋毁老子?”

闪电侠本就生的精瘦,那胡僧分明是在骂自己,不由激起他的怨气,他冷笑一声:“高僧吃东西太快吧,小心别噎着,送你一碗热汤提提神。”

说着单掌一推,那碗盛满汤的大碗朝胡僧的脑袋直飞过去。

却见胡僧不紧不慢的把身上大红的袈裟一扬,诸人只觉得眼前一花,那胡僧却已经把一碗热汤滴水不漏的接在手里,喝道:“客气了,杂家看在这一碗汤的面子上,不与你计较,否则看杂家拧下你的脑袋当球踢。”

闪电侠朱玉贵吃惊同时也恼羞成怒,李万成叫道:“秃驴,不要以为会卖弄两下子,就在你家大爷、二爷面前吆五喝六,看刀吧。”

金刀带着一溜急风,风驰电掣般朝胡僧心窝捅去。同时闪电侠朱玉贵暴喝一声,身若苍鹰,遥空而起,手中兵器怪响着朝胡僧头顶就砸,那是一块铜算盘,有棱有角,若砸在头上,必定开花。

胡僧怠慢的看了一眼局势,居然不躲不闪,迎着李万成的刀身,重重拍出一掌,那一掌看似笨拙,却是以夜叉探海夺刀式外加雷霆大手印的毒辣招术,李万成一刀走空,不等变招,胡僧的手掌已经饶过他的手腕,李万成只感觉手上一阵酸麻,金刀已是拿捏不住,刚想弃刀全身而退,胸口已经挨上一掌,李万成的身体立即摔出多远,砸反两张桌子,桌上的肉汤浇了一身,李万成痛苦的想站起来,却是没有了那分力气。

金刀到了胡僧手里,他信手一挥荡开头顶砸来的铜算盘,反手一掌拍向闪电侠的肩头,朱玉贵知道胡僧的掌法厉害,不敢硬接,空中一个大旋身,把身子闪到丈远之外,不由扭头看李万成,见大哥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连忙跑过来扶助,“大哥,你怎么样?”

李万成吃力的摇摇头,示意自己暂时死不了,但是不想说话,因为胸口那种压抑的闷痛让他喘不过气来,行走江湖多年,闪电侠知道遇上了硬手,也就不敢在逞强。

胡僧见状,也懒得在理二人,他急匆匆装好包子,就想上路。

一阵湍急的銮铃声由远而近,随着铃声一阵清脆的马蹄声就在耳边,胡僧站起来的匆忙,那路过的骑马人也未加留意,前面那匹膘壮的战马就实实的撞在胡僧身上。胡僧只是踉跄了一步,那匹战马倒是险些摔到,长嘶一声前蹄扬起老高,马上的白衣少女也险险掉下马背。后面的战马也霍然急停,马上一个清凉的女声道:“瞎了眼睛么?胆敢挡我们的路。”

两匹来骑上坐的是两个妙龄少女,说话的少女剑袖征裙,柳眉杏目,看人时目光如电,说话时笑而藏刀,尤其她玲珑细巧的身子在背后背了一个形状十分奇怪的银盘,银盘的样子就象大号的镪,银盘上面斜插一支玉笛,大红的灯笼穗随风飘摆。前面的少女一身白衣胜雪,虽然骑在马上,却也丝毫不能掩盖她那绝美的身材,以及那一身凌人的傲骨,两道斜飞入鬓的娥眉下,一双慧雪星眸正冰冷的扫视着面前的胡僧。

见识过胡僧高深莫测的武功,在场的诸人不由得替两个少女担心,两个少女似乎不想和胡僧纠缠,前面的白衣少女道:“识相的赶紧让开路,今天本姑娘没空理你。”

胡僧一阵哈哈大笑,把手臂一张,拦住道路说道:“女娃娃,口气倒是不小,你们撞了杂家,连个道歉的话都没有,就想溜啊?”

白衣少女只是轻微的一笑,笑容也只是由她的嘴角闪过,那丝笑容自然不易被人查觉,但是她那星眸中射出的森寒目光,却让胡僧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冷战。

虽然只是那么有意无意间一瞥,却仿佛蕴藏了无限汹涌的狂涛,是自信,是高傲。

胡僧看到她的目光,自然而然的想到刚刚铸就神兵利器上流转的寒芒;也隐约是遥缀在天边夜空,巍巍的寒星;为何这骇人的目光会如此熟悉?胡僧在追问自己的同时,身子不由自主的在后退,刚才散落在地上的包子被他踩的稀烂。

就连白衣少女也是心中茫然,自己只是稍带愤怒的看了胡僧几眼,对方却连连后退,分明是害怕自己的眼神。在场诸人也都纳闷,胡僧一身高深莫测的本领,为何惧怕那个少女,就算此少女貌贯雪川,倾国倾城,也不至于如此顾及啊?

“哎,破和尚,你盯着我姐姐,还没有看够啊,小心折了你出家人的道行。”

那个少女依旧嘴上不饶人的讽刺道。

胡僧惧不由得哈哈笑道:“杂家有个规矩,看到自己喜欢的姑娘,就要与之交个朋友,两位小妹妹长的如此标志,杂家心里实在喜欢啊。”

白衣少女扑哧笑道:“你个色和尚,少在这里沾你姑姑的便宜,看你这般色样,一定是那红毛老鬼的徒弟,看在你师父的面子上,就饶你一命,赶紧滚吧。”

胡僧一惊,自己的师父人称红毛老道,是回鹘黑龙寺的主持,这次陪同黑山血妖作客天山,看样子这个小妞是认识师父,连忙脱口问道:“你道我师父是哪个?”

白衣少女道:“除了回鹘黑龙寺的红毛老道,还能有谁?真是有其师必有其徒。”

胡僧尴尬的笑笑,道:“看来,杂家和两位姑娘是自己人了?杂家法号劫昆,还请教两位姐姐姓名?”

另一少女哼道:“谁和你是自己人,想的倒美,姐姐别理他,咱们快走吧。”

白衣少女一拢丝缰,闪过劫昆与那一少女并马齐驱,马蹄扬起一溜碎雪,远远驶去。

劫昆抖抖袈裟,大步流星再后紧追不舍,口中还自喊道:“姐姐们等我。”

虽然博格达峰就在眼前,劫昆追出一段路后,累的呼呼直喘,再看博格达峰还在眼前漂浮,那两位神仙般的妹妹已经远远的把他拉下。

苗雪雁和朱玉鸾在如此关要时刻擅自下山,本来就担心掌门怪罪,但是在圣母天池边俩人坚守了大半月,身上都散发了异味,俩人才不约而同的在昨天晚上偷偷下山,到安林镇的客栈洗澡,洗完澡后,当然着急往回赶。来到解剑亭下,二女悄悄弃了马匹,徒步攀上,饶开再此镇守的众多天山弟子的耳目,由朱玉鸾熟悉一条羊肠小路攀遥而上,越过了一处最难行的石崖后,面前路势平坦,俯首已经望到桦树林中自己看守那间哨所。

石玉棠为了得到千年神鳌,在天山寒池的四周,筑建了十六座哨所,用来监视其他各派的行动,以及神鳌的现世,镇守哨所的人全都是天山派的亲信弟子,苗雪雁虽然入天山派时间不长,但是石玉棠喜欢她的冰雪聪明,所以准许她们俩个看守一个哨所,其余哨所都是四个人一组,监视外人的同时,天山派弟子其实也在互相监视,对于此等大事,一向心细如发的石玉棠不容许有半点失误。

苗雪雁拉着朱玉鸾的手突然止步,低声对朱玉鸾道:“青鸾,有人跟踪我们,你没有发现吗?”

朱玉鸾一愣,回头看看,虽然桦林密布,但是树叶皆无,漫山遍野的光秃秃的桦树之外,就是皑皑的白雪,哪里有人的踪迹?

“姐姐,不会吧,那个破和尚恐怕没有那么高的功力吧,是不是你听错了?”

苗雪雁娥眉微皱,星眸闪烁,她望望空旷矿的四野,半是自语道:“也许那个人的轻功十分高明,我感觉他一直尾随着我们,一定有所企图,只是我们看不到他而已。但愿我听错了,总之今天晚上我们要格外小心。”

就在苗雪雁转过身子的一刹那,一条人影飞鸟一般飞跃她身后的桦林,静悄悄的把身子贴在一株叁天大树的树干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