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2章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5:39 字数:3352 阅读进度:512/640

克丽丝偙也是大方地自己除去衣服,六郎坐到克丽丝偙身旁,一手抱着克丽丝偙娇小的身躯,一手搓揉那完美的**。

“嗯……嗯……好硬喔……哼……”

克丽丝偙一边呻吟,另一只手也轻轻的抚摸着六郎刚硬的龙枪,然后用温暖的手掌包着,大拇指搓揉着**,慢慢的套弄。六郎果然被她搞的龙枪好像爬满了小虫,又麻又痒的,急忙将她的头给按了下去,道:“妮妹妹先帮我吹一吹吧。”

克丽丝偙掠掠头发,先用舌尖添了添**,手指轻轻搔着睾丸,只听六郎「哼」了一下,克丽丝偙才慢慢含住那根充血发胀的龙枪。她不停的摆头,樱桃小嘴就这么上上下下的套弄着龙枪,舌尖偶尔磨磨马眼,双手还不时的搔一下睾丸、摸一下小腹,弄的六郎**麻痒难当,忍不住叫了出来。

“啊……你好会吹喔……嗯……啊……”

六郎双手玩弄着克丽丝偙的秀发,一边享受从下体所传来的快感。

“嗯……喔……滋……嗯……”

克丽丝偙像一只饥渴的饿狼,樱桃小嘴含着龙枪进进出出的,六郎被弄的欲火高升,双手抓着克丽丝偙的头,屁股直往前顶,干着她的小嘴,嘴里直喊:“喔……妮妹妹……啊……真会吹啊……嗯……啊……快受不了啦……唔……喔……技巧真好啊……”

克丽丝偙套弄的越来越快,六郎威猛的龙枪就被克丽丝偙这么吞进吐出的,像一根油亮的巨棒。不知不觉,六郎居然感到一股要射精的快感冲向龙枪,急忙扶起克丽丝偙的头来,上膛的炮弹才退了下去,看到克丽丝偙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不由笑说道:“好了,玩点别的。”

克丽丝偙红着脸,点点头忍笑道:“请问哥哥想玩什么?”

六郎让克丽丝偙躺在床上,打开她的双腿,仔细的端详着她的私处。**躲在茂盛的阴毛下,粉嫩的肉缝之间夹着一颗早已充血发胀的阴核,桃源洞口春潮泛滥,美丽的倒三角形早就湿成一片了。女性总是不喜欢将私处让人这样**的观赏,克丽丝偙也不例外,只听她娇羞的说:“哥哥……别……别看了……好丢人喔……”

六郎伸出手指轻轻的磨着花瓣间的突起,时慢时快,搞得克丽丝偙唉声连连:“喔……哎哟……好舒服喔……啊……”

六郎见克丽丝偙浪了起来,便抬起她的双腿,低下头去来回添舐着那对饱满的**。克丽丝偙感觉一根湿暖的异物在自己的下体游移,只觉得又酥又麻,**就像是要融化一般。克丽丝偙被搞得放声**,但六郎毫不放松,继续上下左右磨着克丽丝偙的**,甚至用舌尖浅浅的插进克丽丝偙又湿又黏的**口,吸吮花蒂周围的蜜汁。

“嗯……喔……要融化了……啊……啊……好……好痒啊……唔……喔……啊……啊……喔……好哥哥……快……快……来吧……美死了……啊……喔……”

克丽丝偙肥美的**被挑逗的又酸又麻,**里就像爬满了小虫,蜜汁一阵阵的泄了出来,她不由自主的扭动丰臀,将**向上高挺。六郎也知道克丽丝偙已经欲火焚身,已经要插穴来消火了。六郎伸出中指慢慢的插进克丽丝偙迷人的肉缝,在**里轻轻的转着、磨着,克丽丝偙被六郎这种忽快忽慢的前戏,折磨的快要崩溃,她搓揉着自己丰满的双峰,吸吮自己的手指,忘情的呻吟:“喔……哥哥……别玩了……好痒啊……喔……我要龙枪干穴啊……喔……求……求求你啊……哎哟……快干啊……啊……”

六郎继续玩弄着克丽丝偙湿润的花心,另外一只手抓着白玉般的**,又捏又揉的,并用牙齿轻咬着挺立的乳蒂。饱受煎熬的克丽丝偙就好比热锅上的蚂蚁,粗壮的龙枪就近在眼前,却迟迟不进入自己体内,感官的快感弄的全身又痒又酥,不断的扭动丰腴的身躯。

“啊……拜托好哥哥……别……别再逗我了……哎哟……啊……”

六郎加快了手指研磨的速度,硬直的龙枪从背后顶着克丽丝偙的屁股,就是迟迟不肯插入。六郎搞得克丽丝偙银牙暗咬,疯狂的用屁股去摩擦龙枪,但这好比隔靴搔痒,整的克丽丝偙欲仙欲死,突然她惊觉自己敏感的**竟然快要**了,最后克丽丝偙终于咬着下唇,紧闭秀目,一股阴精从**泛滥的洞口急泄而出。

克丽丝偙被六郎整的躺在床上酸软无力,娇喘连连。全身香汗淋漓的她,嗔道:“好哥哥……你怎么还……还不肯跟人家……”

六郎哈哈一笑,便躺了下来,未发泄的巨炮朝天高耸。克丽丝偙乖巧的跨站在六郎腰际,一手扶着龙枪,一手微微张开粉红的肉缝,将**对着**口,然后慢慢的坐了下去。虽然破瓜之痛让她稍微停留了一下,但是她很快就继续往下坐。克丽丝偙轻轻吁了一口气:“嗯……好大……好充实喔……”

充满成熟气息的美妙**紧紧的包着火热的龙枪,弄的六郎通体舒畅。接着,克丽丝偙开始慢慢摆动柳腰,享受龙枪直顶花心的快感。克丽丝偙的玉手压着六郎厚实的胸膛,每次都重重的坐到最底,让六郎威猛的龙枪能干到最深。六郎手扶着克丽丝偙纤细的蛮腰,也配合的轻轻挺腰,插穴「噗滋」、「噗滋」的声音伴随克丽丝偙浪荡的呻吟,搞的克丽丝偙欲仙欲死,流出的**弄湿了一地。

“嗯……喔……好哥哥的好大……好美啊……喔……舒服……啊……啊……唔……喔……干死我了……好哥哥……好哥哥……哎哟……再来……啊……”

“嗯……喔……哥哥好厉害啊……啊……喔……好美……好舒服喔……”

六郎迎合著克丽丝偙坐下的节奏,狠狠的挺腰顶了上去。

“用力啊……再来……啊……嗯……好……喔……啊……太棒了……要死了……全身……要……要散了……啊……”

克丽丝偙被激烈的插穴搞的有些迷糊,眯着春情汤漾的双眼,拨弄着散乱飞舞的秀发,额头冒出一粒粒豆大的香汗,一对丰满的**上下剧烈的在六郎眼前摇晃,粗大的玉茎冲过黑草丛,在两片肥厚的**中进进出出的,克丽丝偙不太禁得起六郎这样疯狂的插穴。

“喔……好爽……龙枪干的我好爽啊……嗯……哎哟……哥哥太强了……嗯……啊……啊……妹妹快……快丢了……哥哥……喔……”

克丽丝偙双手抓着丰满的**用力向内挤压,香舌添着上唇,套弄龙枪的节奏越来越快,六郎知道这是女**的前兆,更是卖力的干穴。就这样又插了几十下,克丽丝偙雪白的肥臀一阵悸动,从子宫深处一股阴精射向六郎的**,这股温暖的刺激差点也让六郎缴械投降,还好克丽丝偙在丢精之后,精疲力尽的趴在六郎身上喘气,没有继续套弄,只是温暖湿热的**依然紧紧的包着龙枪。

六郎让克丽丝偙躺了下来,抽出龙枪,让上膛的炮弹又退了下去,他轻轻的吻着克丽丝偙的脸颊,温柔道:“怎么?妮妹妹,这样就累了吗?”

克丽丝偙紧闭双眼,双颊晕红,轻捶六郎的胸膛娇喘道:“好哥哥……你好厉害……搞得人家……魂都飞了……”

六郎轻轻在克丽丝偙耳边呵气,道:“妮妹妹,我还想再搞一回呢。”

克丽丝偙发嗔道:“哥哥你……你还要……”

六郎并不给克丽丝偙有休息的机会,将她柔软的娇躯扶了起来,双脚跪着,双手则撑在床上,像一只发情的母gou,给人观赏臀缝间粉红的**。六郎用手指摸了摸流满**的**,手扶着依旧刚硬的龙枪一口气插了进去,尽根没入。这种像狗般的插穴,使得克丽丝偙本来就紧密的**更形狭窄,**跟龙枪也更是密合。同样也让本性**的克丽丝偙更是放浪,贪婪的添着嘴唇呻吟着。

“唉……哎哟……这……这样好紧啊……”

六郎笑道:“妹妹,精彩的在后头。”

说完便摆动腰身干起穴来,六郎先是慢慢干着**,每一下都重重的直顶花心,再慢慢加快插穴速度,发出了「噗滋」、「噗滋」的声音,随着插穴摇摆肥臀的克丽丝偙也忍不住浪出声来。

“啊……顶死我了……哎哟……唔……哥哥你真行啊……啊……再来……喔……”

六郎扶着克丽丝偙的柳腰,玉柱无情的猛干着克丽丝偙红嫩的花瓣,剧烈的插穴使得两片**跟着翻进翻出的,胸前两个雪白的大**,像成熟的木瓜晃来晃去,**也泊泊流出。克丽丝偙眯着媚眼,雪白的粉颈高高仰起,疯狂的**呻吟,享受插穴快感。

“啊……再干……唔……好舒服啊……啊……好哥哥……龙枪哥哥……喔……嗯……”

克丽丝偙的花瓣又被快速的活塞运动插了好几十下,敏感的玉体不禁一阵颤动,温热的**吸吮着插穴的龙枪,她欢愉的淫叫:“喔……要**了……啊……要……又要泄身了……”

“好妹妹……我也要泄了……唔……”

全力冲刺的六郎更是卖力的干着克丽丝偙娇柔的**,迎合龙枪的**终于泄出一股滚烫的**,全部淋在**上面,受到刺激的巨炮一下把持不住,浓烈的精液也全数射进克丽丝偙子宫的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