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9章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5:37 字数:3770 阅读进度:509/640

宁荷早有准备,她迫不及待地脱下自己的衣服,躺到床上。六郎睁大眼睛,望着这具美妙的**,心中的欲火燃烧得更旺了。宁荷两条雪白的大腿登在一超,形成一个极具挑逗性的姿势。她的秀发披垂素肩,娉婷婀娜,有如柳杨醉舞东风,月貌花容,艳色照人,肩淡拂青山,杏目凝聚秋水,朱唇缀一颗樱桃,皓齿排两行碎玉,玲珑嘴角,噙着媚笑,一望明眸,却是水光流转。

她已经一丝不挂,**袒呈,酥胸如脂,玉峰高耸,那峰尖上的俩颗紫色葡萄,那圆圆的小腹之下,两山之间,一片令人迥肠荡气的茸茸芳草,盖着**的神妙之境。六郎已周肯血液沸腾,热流潮涌般冲击看小腹,他已控制不住了。

“荷姐姐……”

六郎爬**,急迫地抱着她,如雨点般地吻其娇容,两唇相合,热烈的吻。

很快的,宁荷就由一个少女变成了shao妇,令六郎意想不到的是,开苞居然出奇的顺利。要不是点点落红和破瓜瞬间的明明白白的冲**女膜的感受,六郎真不相信会有这么热情的少女。宁荷热情如火,骚浪现形。六郎彷佛进入另一次决斗,他的「青锋剑」再次出鞘,坚硬无比,二人如猛虎搏斗,战得天翻地覆……

宁荷的**被一双大手搓揉着,捣得魂飞魄散,又酸、又甜、又酥、又麻。脸似桃花,媚眼水汪汪,心房急跳,不停地预抖,酸软无力的呻吟。六郎渐觉她情动,于是,他一点一点慢慢往内送。宁荷此时春上眉梢,欲焰高升,淫液横流。她娇羞扭动,似迎似拒,婉转娇喘。

六郎紧紧搂抱着她,甜言蜜语,恩爱偎依,仔细研磨,作进一步挑逗。宁荷遍体酥麻,奇酸钻心,如蚁咬虫钉,心火如焚,又在按捺不住。她轻摇慢幌,双腿环绕其腰,不停地挺着,又夹又转,承迎配合,尽其所能。

六郎在宁荷浪态之下,使出浑身本领,以其巨大坚硬的龙枪,时而挺、撞、插,时而疾风扫落叶,时而在洞口辗磨,宁荷被六郎的攻击征服了。迅速快捷,凌厉无比,猛力**,玩得她酥麻奇痒,畅快疯狂,骨酥精疲,神魂瓢荡,淫浪不绝,尽湿床褥,逗发了天赋女人的骚媚。

“好弟弟……你……太壮了……”

宁荷手抚摸六郎的面,注视着他,一对修眉舒展得像柳叶,一张大小适中的嘴,展露出一丝蜜样的微笑,两鬓和额角,留着一些汗珠。他壮实健美的身体压住她,那男性特有的突起的胸肌,随均匀的呼吸,一超一伏。

宁荷情不自禁,抱着六郎的头,一阵狂吻,一股男性气息诱惑,使之心中一阵神荡。六郎更加抖擞精神,提起宝剑,狠抽猛插,急攻下,她已经欲仙欲死。

“好弟弟……龙枪弟弟……不能再插了……我没命了……哎唷……”

宁荷的**,更激起六郎的疯狂,他又用力地插了数十次。

“六郎……姐姐……被你……玩死了……舒服啊……哎唷……全身散了……”

一阵阵的怪呻**,激起六郎像野马一样,在草原上尽力驰骋。他紧搂着瘫痪似的矫躯,用足气力,一下下狠冲进去,急风级雨,剑花像雨点般洒在她最敏感的那一点。

宁荷死去活来,不住的寒噤,颤抖着,樱口张着,直喘气,连「哎唷」都叫不出来。六郎感觉到她的小洞急促的收缩,内热加火,一阵发滚,知她泄了。

“我……又丢了……冤家啊……你……饶命……好弟弟……姐姐不行了……”

六郎也控制不住了。

“姐姐……你夹得……好紧……我要……射出来了……”

“六郎……快射……噢……啊!……舒服……姐姐……舒服死了……”

一阵酥麻,寒颤连连,二人都舒畅地泄了,躲着喘息,谁也不愿再动了。

暴风雨过去了,六郎搂着怀中的宁荷笑道:“我开了那么多姐妹,从来没像这一次那么舒服,秀姐姐,你真是天生小**。”

宁荷静静躺着,低低地喘息着,脸上不由泛超一阵羞红:“你还说呢,人家怕做不好,所以才不顾羞耻,难道你怀疑姐姐?”

“姐姐,你多心了,姐姐是冰清玉洁的好女孩,弟弟心中清楚的很。弟弟并没有其他意思,姐姐的表现弟弟十分满意,秀姐姐,你还要么?”

六郎笑着问道。

宁荷羞红着脸,爬下床来,跪在六郎面前,把头埋在他的大腿之中,伸出了舌头,这意思还用再说么,岂不明白地表示了她还要么。

“六郎,你这龙枪使我又爱又怕。”

宁荷专心致志地含着,吮吸着。

“啊……啊……秀姐姐……你……”

六郎的宝剑又慢慢出鞘了,宁荷像个清洁工人,仔细添看宝剑,添去上面的液体,添看剑尖。

“啊……荷姐姐……好舒服……”

宁荷又爬**去,把两条大腿架在六郎的肩上,**地分开。

“好弟弟……快来吧……姐姐又空虚了……好弟弟……给我止痒吧……”

六郎低吼一声,又把龙枪插入仙人洞中。

“荷姐姐……你夹得好紧……磨擦得……好舒服……”

六郎情不自禁呻喊着。

两人的第二次交锋更是惊心动魄,六郎一连**了数百下之后,两人才同时到达**,结束了这场惊天动地的大战。

邓柔是一个美丽之极的姑娘,可是在她的一生之中,再也没有比现在这一刻,更美丽动人过。这时,她的双颊是通红的,那种艳红,自她雪白娇嫩的肌肤之中,直透了出来,她的双眼是水汪汪的,看来使人**蚀魄,再加上她的气息急促,胸脯在起伏著,那么饱满的胸脯,六郎不由自主,紧紧咬住了牙。

她在向六郎一走过来时,那一阵沁人心肺的香风,已令得六郎几乎昏了一下,六郎只感到如同触了电一样,全身酥麻。邓柔走近床边,微微喘着气,背对着六郎。

六郎慢慢走了过去,直来到了邓柔的身后,两人的身子,几乎是可以碰在一起了,但是邓柔并没有闪避六郎说了那一句话,双手轻轻一伸,便环抱住了邓柔的纤腰。邓柔「嘤咛」一声,整个人柔若无骨地向后靠去。她整个人靠在六郎的身上,头向后仰,斜倚在六郎的肩上,双颊酡红,气息微喘,星眸紧闭,长长的眼睫毛,却不断抖动着。

六郎俯下头去吻,先在邓柔的粉颊之上,亲了一下。邓柔的双颊,竟是其热如火,她也只是发出了另一声娇喘声,仍是紧闭着眼,一动也不动。六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搂住了邓柔纤腰的手,渐渐向上移,伸进了纱衣,伸进了肚兜的丝带。当他的手,终于握住了邓柔的胸脯时,邓柔的身子,发起抖来。

邓柔喘息着道:“哥哥……我……”

她的声音也发抖,双眼闭得更紧。

邓柔想说,她的身体,从来也没有一个男人碰触摸过。但是这时,她已经全身发软,六郎的手指,只不过轻轻地搓揉着,对邓柔而言,就像是一道又一道的雷电在通过她的身子,她实在无法将自己要说的话表达出来,她完全变得迷糊了。

就在她觉得迷迷糊糊之际,她觉得自己已经被六郎抱了起来。她双眼闭得更紧,气息也更急促,她觉得自己已经被放在床上。她心跳得更剧,她没有勇气睁开眼来,等到六郎的身子压上来时,她只知道紧紧地抱住了六郎,那是一个男人的身体,那么结实,那么强壮。

邓柔闭着眼,喘着气,直到她觉得六郎灼热的唇,吻在她的眼上,她才微微张开眼来。而当她睁开眼来的时候,她的眼红得像火烧一样。六郎粗壮的体魄,使她意乱情迷地紧紧环抱着。她感觉到下体有一种被撕裂的疼痛,但是她运气忍住了。

邓柔裸露的**具有一份高度的弹性和健康的曲线。她的香肩有非常优美的弧度,一对**房呈吊钟型一般高傲地挺着,她的小腿劲健有力,大腿浑圆有致。六郎一面欣赏着她的身子,一面缓缓将龙枪推进,只听邓柔娇声媚息地轻叫着:“哥哥……呵……人家……人家……呵……哥哥……呵……”

她是存心献身而来的,破瓜之痛,也尽力忍耐着。

六郎温柔的安慰道:“柔妹妹,哥哥爱你,你要忍着点。”

他说完又将龙枪往前塞了进去。邓柔咬紧牙根,她眉头紧皱,额头上已迸出些微汗珠。

“呼……真舒服……柔妹妹……我……我整个进去了……”

六郎心头一阵甜蜜的感觉,他说道:“柔妹妹……你真好……呼……你的那里头又紧狭又温暖……呼……”

“嗯……轻……轻一点……嗯……人家……哎呀……人家……哥哥……嗯……轻一点……”

“我知道,我会慢慢来,柔妹妹,你真美,你这对乳子真叫人喜爱。”

“嗯……哥哥……妹妹是你的……”

六郎俯下身来,将胸膛紧紧压住她的**。他吻住了她的樱唇,腰部开始运力挺冲。

“嗯……嗯……唉呀……哥哥……唉呀……人家……”

邓柔叫着。

“你别难过,我会好好疼惜你的,我慢慢来,柔妹妹,疼痛是很短暂,马上会过去的。”

六郎解释着,同时已开始一进出地抽送起来。六郎埋头苦干,他感觉全身发热,气血沸腾。如此**了数百下,邓柔已经是一种惊喜和舒爽的娇媚表情,她嘴里哼着:“嗯……嗯……呵……嗯……哥哥……嗯……”

六郎知道她那痛苦的关头已过去了,于是加紧力道,直将那根龙枪顶在她的花心之上。邓柔的全身哆嗦着,腰部也开始配合著缓缓摆动。六郎吸了一口气,又开始大张挞伐。邓柔的**火烫烫地,**已如泛滥春潮。

“啊……啊……柔妹妹……呼……”

六郎感觉**被一阵热水浇着,腰部一麻,那股浓精就激射而出了。邓柔发出「嗯」地一声,她的头发乱了,然而头发乱了之后,却更增风韵。

六郎在她的耳际,又低声道:“柔妹妹,奇妙不奇妙,我们两个人,是一个人。”

邓柔将六郎抱得更紧,紧紧地贴在六郎的身上,这时她反倒舒了一口气。她意料中的事已经发生了,在未曾发生时的紧张已然消失,她用娇媚**蚀骨的声音道:“哥哥……我……终于是你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