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5章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5:35 字数:3066 阅读进度:505/640

丛珊得脸羞得红透耳根,低着头用秋水荡漾的眼眸睨视六郎,六郎俊伟挺拔、英气非凡,令她难以自已。六郎向前一步,便把丛珊抱个满怀。虽然隔着衣服,六郎似乎可以感觉到,丛珊那柔嫩的肌肤,皙白、光华且富弹性,让他觉得温润满怀,心旷神怡。

丛珊突然被六郎拥入怀中,不禁「嘤咛」一声,微力一挣,随即全身一阵酥软,便脱力似的靠趴在六郎宽阔的胸膛。丛珊只觉得一股雄性的体味直冲脑门,心神一阵荡漾,一种从未有的感觉,似乎很熟悉、又似乎很陌生的兴奋,让心脏有如小鹿乱撞一般混乱的跳动着。

六郎拥抱着丛珊,胸口很清楚的感觉到有两团丰肉顶压着,丛珊激动的心跳似乎要从那两团丰肉,传过到自己的体内,因而清楚的感觉到那两团丰肉,正在轻微的颤动着。六郎情不自禁,微微托起丛珊的脸庞,只见丛珊羞红的脸颊,如映红霞,紧闭双眼睫毛却颤跳着,樱红的小嘴湿润晶亮,彷佛像甜蜜的樱桃一般,六郎不禁想尝尝,一低头便亲吻丛珊。

丛珊感到六郎正托起自己的脸庞,连忙将眼睛紧闭,以掩饰自己的羞涩,心想六郎此时一定正在观看自己,羞愧得正想把头再低下时,却感到自己的嘴唇被软软的舌头贴着,顿时觉得一阵兴奋的晕眩,一时却也手足无措。

六郎温柔地让四片嘴唇轻轻的磨擦着,并且用舌头伸进丛珊的嘴里搅动着。只见丛珊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双手轻轻的在六郎的背部滑动着,柔若无骨的娇躯像虫蚓般蠕动着,似乎还可听见从喉咙发出断断续续「嗯」、「嗯」的呻吟声。

六郎的嘴唇离开了,但却又往丛珊的耳根、颈项、香肩滑游过去。丛珊只觉得阵阵酥痒难忍,把头尽力向后仰,全身不停的颤抖着,娇喘嘘嘘。丛珊彷佛陷入昏睡中,已不知道六郎正在她身上做甚么事,只是很兴奋,蒙胧之中觉得好像很「需要」,但又说不出是「需要」甚么。

“六郎……啊……感觉好奇怪……好热……又好痒……”

丛珊已经快要昏厥。

当六郎微微分开丛珊的前襟,亲吻丛珊雪白的胸口时,丛珊只觉得像是兴奋过度般,全身一阵酥软无力站定,而摇摇欲坠。六郎见状便双手横抱着软弱的丛珊,丛珊也顺手环抱着六郎的脖颈。六郎低头再亲吻,脚下的步伐却向床边走去。

丛珊斜卧在床上,头发披散着,一丝不挂的身躯,映在红色的鸳鸯锦被褥上,更显得晶莹剔透。如痴如醉的丛珊,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躺到床上,更不知道自己是甚么时候变成身无寸缕,只是紧闭着双眼,双手分别上下遮掩胸口和下体,似乎是在保护甚么,但也像在暗示甚么。

六郎**着身体显露出结实的肌肉,微微出汗让全身彷若有护体金罩一般。六郎是个**圣手,知道怎么让异性得到最高的满足,他的双手不急不徐的在丛珊**的躯体轻拂着,他并不急着拨开丛珊遮掩的手,只是在丛珊双手遮掩不住的边缘,搔括着乳峰根部、大腿内侧、小腹脐下……

“嗯……哦……哼……嗯……”

丛珊不由自主的呻吟着,她在六郎轻柔的挲摸下,只觉得一阵又一阵的搔痒难过,遮掩乳峰的手不禁微微用力一压,「喔」!只觉得一阵舒畅传来,丛珊慢慢的一次又一次的移动自己的手搓揉**,「嗯」!丛珊觉得这种感觉真棒。可是,下体的**里却彷佛有蚁虫在蠕动,遮掩下体的手也不禁曲指欲搔,「啊」!手指碰触的竟是自己的阴蒂,微微硬胀、微微湿润,丛珊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丛珊这些不自主的动作,六郎都看在眼里,心想是时候了。他轻轻拨开丛珊的双手,张嘴含着丛珊乳峰上胀硬的蓓蒂,一手拨弄丛珊**外的**,另一只手牵引丛珊握住自己的龙枪。丛珊一下子就被六郎这「三管齐下」的连续动作,弄得既惊且讶、又害羞也舒畅,一种想解手但却又不是的感觉,只是下体全湿了,也蛮舒服的。握住龙枪的手不觉的一紧,才被挺硬龙枪的温热吓得一回神,才知自己握的竟是六郎的龙枪,想抽手,却又舍不得那种挺硬、温热在手的感觉。

“嗯……哼……”

六郎含着丛珊的**,或舌添、或轻咬、或力吸,让丛珊已经顾不了少女的矜持,而呻吟着**的亵语。六郎也感到丛珊的**里,有一波又一波的热潮涌出穴口,湿液入手温润滑溜。随着越来越高涨的情绪,丛珊的呻吟声也越来越高,身体颤动次数越来越密集,随着身体的颤动,握着龙枪的手也一紧一松的,弄得六郎的龙枪彷佛又胀大了许多。

六郎觉得自己与丛珊的**,似乎已经达到最高点了,遂一翻身,把丛珊的双腿左右一分,扶着龙枪顶在蜜洞口。丛珊感觉到一根火热如刚出熔炉的铁棍,挤开**顶着**口,一种舒畅又空虚的感觉传自下体,不禁扭腰把**往上一挺,「滋」的一声,龙枪竟顺溜的插进半个**。「啊」的一声,刺痛的感觉让丛珊立即下腰退身。

“啊……好痛……停……”

六郎刚觉得龙枪彷佛被吸吮了一下,随即又被「吐掉」,立即沉腰让龙枪对着穴口再顶入。这一来一往只听得又是「噗滋」一声,六郎的**全挤入丛珊的**了。

“啊……好痛啊……”

丛珊又是一阵刺痛,正想再避开,耳边却传来六郎温柔的声音:“珊姐姐,痛吗?你放轻松些,我会轻柔一点。”

“嗯……弟弟……你慢点……姐姐……怕痛……”

丛珊虽然觉得下体刺痛难当,但倔强的个性却让她含着泪水轻轻的摇头,双手不禁紧紧的按住自己的大腿。六郎也不急躁着把龙枪再深入,只是轻轻的转动腰臀,让**在丛珊的**里转揉磨动。

六郎揉动的动作,让丛珊觉得下体刺痛渐消,起而代之的却是**里有一阵阵痒痒的,令人有不搔不快之感。丛珊轻轻的挺动着下身,想藉着这样的动作搔搔痒处,不料这一动,却让六郎的龙枪又滑入**许多。丛珊感到六郎的龙枪很有效的搔到痒处,不但疼痛全消,而且还舒服至极,遂更用力挺腰,因为**更深的地方还痒着呢。

“嗯……哦……哼……”

六郎觉得龙枪的包皮往外翻着,正一分一寸慢慢的进入**内,紧箍的感觉越来越明显,**壁的皱摺正藉着轻微的蠕动,在搔括着**,舒服得六郎也不禁「哼」、「哼」地呻吟着。当六郎觉得龙枪已经抵到**的尽头了,立即很快速的提腰,让**快速的退到**口,然后再慢慢的插入,深顶尽头。六郎就重复着这样的**动作,挑逗着丛珊的**。

当丛珊觉得**慢慢被填满,充实的舒畅感让丛珊「嗯」、「嗯」的呻吟着。当丛珊觉得**一阵快速的空需,不禁「啊」的一声失望的哀叹。丛珊的亵语呻吟就彷佛有韵律节奏般:“嗯……嗯……啊……嗯……嗯……啊……”

的吟唱着,为无限春光的寝宫更平添一些盎然的生气。

“六郎……姐姐……不痛了……你尽管来吧……”

六郎觉得丛珊的**里越来越滑溜、顺畅,便加快**的速度,彷佛领兵出征、纵横沙场一般。丛珊也像要迎敌抗师般,把腰身尽力往上顶,让自己的身体反拱着,而**便是在圆弧线的最高点。

“啊……六郎……怎么……这么舒服……啊……快一点……对……就这样……”

“嗯……好弟弟……龙枪弟弟……姐姐……好美啊……感觉像上天……啊……”

“啊……姐姐……受不了了……要来了……啊……啊……六郎……啊……”

与此同时,六郎觉得腰眼、阴囊一阵酸麻,便知道要泄了。马上停止抽动龙枪,双手用力的抱紧丛珊的后臀,让两人的下体紧密的贴着,而龙枪则深深的顶在**的尽头。刹那间六郎的**一阵急遽的缩胀,「嗤」、「嗤」、「嗤」一股股的浓精直射花心,舒畅至极的感觉,让六郎一阵颤栗。

丛珊忽觉得六郎的龙枪竟然停止抽动,只是结结实实的填满整个**,不禁睁眼一瞧,正看到六郎的一脸严肃,**的上身汗流浃背蒸光发亮,彷佛天将下凡。丛珊正瞧得出神,突然感到一股热潮急冲子宫,不禁脱口「啊」惊叫一声,一种生平未遇的舒畅感让全身一阵酥软,一股阴精急泻而出,「砰」地一声,瘫软在床铺上,而龙枪跟**也分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