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4章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5:35 字数:4372 阅读进度:504/640

陆雪珍羞涩的一笑,正要答话,突听窗外「噗哧」一笑,两人一惊,抬头望向房门,门开了,萧若兰和马芳羚走了进来,陆雪珍羞得将脸埋在了被窝内。萧若兰和马芳羚笑着走近床边,马芳羚笑着对陆雪珍道:“雪珍姐,我真服了你,六郎这次算是棋逢对手了。”

陆雪珍羞红着脸,无言以对,萧若兰笑道:“雪珍姐,别害羞了,唐姐姐她们今天上午已经到了。”

陆雪珍闻言喜道:“她们已经来了?”

马芳羚笑道:“是啊,本来想叫醒你们,姐姐不让,说这是雪珍姐姐的洞房花烛之夜,不能打扰。”

陆雪珍顾不得羞,急忙穿衣下床,刚一着地,突然「哎唷」一声,六郎眼疾手快,搂在怀中,温柔的道:“还很痛么?”

陆雪珍红着脸摇摇头道:“只有一点点,是我不小心。”

六郎问萧若兰道:“漱玉和佩如怎么样?”

萧若兰斜睨了她一眼笑道:“从你的床上下去的人还有好得了的?”

顿了一下接着道:“两个丫头也好不到哪里去,几乎没法走路,现在正歇着呢。”

说到这儿,又道:“你啊,在床上就像暴君,又像是饿牢里赶出来的,永远也吃不饱似的……”

众女嗤嗤娇笑不已,六郎则是乐在心里,嘻嘻哈哈地洗涑完毕,四人一起来到大厅。大厅之中,早已坐满了许多少女,莺莺燕燕,好不热闹。六郎略一扫视,发现多了十多张陌生的面孔,四人刚一露面,立刻一片「呼哥唤弟」、「呼姐唤妹」之身,好不热闹。

等六郎转过头来的时候,发现身边已经多了一个年约十**岁的黄衫少女,陆雪珍向他结束道:“这是第三队的队长秋香茹姐姐。”

六郎忙呼了一声:“芳姐姐。”

秋香茹俏脸微红:“六郎。”

美目迷离,惊异于六郎的超凡气质,她感觉六郎的一颦一笑,都似乎有着莫名的吸引力。

陆雪珍看得好笑,叫了一声:“芳姐姐……”

秋香茹回过神来,笑着对陆雪珍道:“我还没恭喜妹妹呢。”

陆雪珍脸一红,啐道:“不用恭喜我,马上就要恭喜你自己了。”

秋香茹脸更红了,呐呐无语,马芳羚笑道:“芳姐姐,你还是给哥介绍一下姐妹们吧。”

于是一下子将尴尬的气氛化解于无形。

秋香茹感激地望了马芳羚一眼,笑着对六郎道:“六郎,我来给你介绍一下第三队的姐妹们。”

说着将本队的罗秋慧、邓柔、叶倩、丛珊、方惜屏、华冰蝶、宁荷、韩竹、韩思萱、白玉芝、杭雪琪一一介绍给六郎,果然是个个国色天香,沉鱼落雁,六郎真是挡不住的艳福。

一起吃过午饭之后,姐妹们似乎有着默契,让新到的第三队姐妹与六郎多相处,六郎早知会有今日局面,这些女孩子注定是他的,所以也没什么好说的,大大方方的指点众女的武功,一起探讨当前的武林局势。其间,秋香茹问道:“六郎,这段时间,你感觉如何?”

六郎答道:“我感觉功力又精进不少,这得多谢各位姐妹。”

邓柔接道:“哥,这是我们份内之事,能帮助哥哥除魔卫道,此身已别无他求。”

六郎感动地道:“难道你们不感到委屈么?”

韩思萱接道:“哥,你不是世俗男儿,我们也非世俗儿女,能以贱体侍奉哥哥,我们都感到十分荣幸。哥哥何出「委屈」之言,难道哥哥瞧不起我们么?”

六郎道:“恕我失言,我怎敢瞧不起你们?我实是感觉对不住你们。”

方惜屏道:“六郎,我们的心意你早已明了,多言显得虚伪,在你而言,你觉得对不住我们,岂不知对我们姐妹而言,却是甘之如饴。上天注定了我们要一生厮守,弟弟又何必耿耿于怀呢。”

杭雪琪接道:“六郎,这种话以后不必说了,从此刻起,我们姐妹已是你的人了。”

说到这儿,停顿了一下,脸色微红道:“今天就由叶倩、丛珊、罗秋慧、白玉芝四位姐妹陪你。”

六郎脸一红道:“丽姐姐,这不嫌太急了么?”

华冰蝶道:“六郎,夜长梦多,魔崽子们想必也得到了你的消息,难保不出事。”

宁荷笑道:“就算你不急,她们也着急啊。”

说着,笑嘻嘻地望着罗秋慧四女。

叶倩娇嗔道:“秀姐姐怎地取笑起我们来了,难道秀姐姐自己不急么?”

白玉芝反击道:“我看秀姐姐比我们还急呢?”

丛珊和白玉芝不由「噗哧」笑了起来,宁荷俏脸通红,但又不知如何反击。秋香茹笑着道:“咱们谁也别笑谁,还是抓紧点时间,请六郎多指点一下是正经,要不到时候弱了「杨六将军」的名头,可就闹笑话了。”

如此一说,众女都笑了起来,气氛一下子活跃起来,话题也转到武功的切磋上。

是夜,果如前言,叶倩、丛珊、罗秋慧、白玉芝前来报到。六郎首先将目标锁定为叶倩,这个娇小玲珑的娇娃,特别惹人爱。六郎轻轻地将叶倩拉入自己的怀里:“来,让哥哥疼疼你。”

动作和语气都温柔无比,足以让任何女孩子无法拒绝。

“嗯嗯……嗯嗯……”

叶倩被六郎的唇舌封住她的嘴,两人热情的拥吻着。

“嗯……嗯……滋……啧……滋……”

四片热唇紧贴得彷佛互相在啃咬、吞噬一般,舌头在缠斗,津液在融合,肆无忌惮地发出轻喘及啜吸声。叶倩跟六郎四唇相接,动作显得那么地生涩,不多时,她便被亲吻时的热情冲得七晕八素的,只是随着情绪逐渐高升,而激动地扭动头颈、抚摸着六郎的背脊。

叶倩侧坐在六郎的腿上,扭转上身让两人的前胸紧贴着,这样的动作让六郎的胸膛,隐约可以感受到叶倩胸脯上的两团柔肉,彷佛是一种温柔的按摩。而那像顶着帐篷的胯下硬物,却被夹在叶倩的大腿间滑动着。叶倩在拥抱中,不停地扭动身子,让小**有一下没一下地揉蹭着六郎的胸膛。叶倩不知是有意挑逗六郎的情绪,或着真的沉醉于这种碰触的快感,不过六郎越来越难忍激张的**倒是不假。

六郎又凑耳细声说道:“虹妹妹……让我们把这累赘的衣裳脱了吧……”

“嗯……”

叶倩羞涩地把头靠在六郎的肩上,算是默许,因为在大腿内侧的那个硬物,不但磨得她酥痒不已,偶尔触道她的腿根嫩肉,更是让她舒服得浑身发颤、淫液横流,**上沾黏着衣布,真让她有点难受。

六郎随着衣除肤现,唇舌即到,那种如虫蛇在肌肤上搔爬的感觉,让叶倩稚嫩、红晕的脸庞更显露出另一种媚态。她紧闭地凤眼上的睫毛在跳动,她微开的樱桃小嘴在喘息、在细吟。「爽快」、「舒畅」、「美妙」等言辞,实在表达不了她现在真实感受的万分之一。

双眼紧闭的叶倩,感觉到**的身体被横抱着、移动着,然后被轻置在软铺上,接着身边传来一阵「唏唏嗦嗦唏」声,叶倩知道六郎在褪除衣物,她更明白接下来会发生甚么事,内心不禁既羞且怕,又紧张起来。叶倩感到下体一阵湿热的柔软接触,并不像是龙枪准备插入的感觉,让她不禁睨眼斜视,一窥究竟。原来六郎正趴俯着以唇舌在添弄着她的**,彷佛还吃得津津有味似地。

“嗯……好可爱……啧啧……真香……真甜……”

六郎几乎把整个脸埋在叶倩的胯下,鼻息间传来处子的幽香,让六郎贪婪地吸吮着。

“呀嗯……不要……好痒喔……嗯嗯……哥……啊啊……受不了……嗯……”

叶倩因矜持而压抑着,不敢出声的最后防线终于崩溃了,那种酥痒入髓的刺激,不但让她的淫欲涨到极致,也让她忘情地放声呻吟起来。

“嗯嗯……啊……舒服……真的……唔……嗯……美……啊啊……别咬……嗯……啊……这样……吸……啊……吸得我……嗯好舒服……啊啊……”

六郎逗弄的动作,让叶倩一一的呼喊出内心的感受:“嗯……别……别再弄……了……嗯……我要你……啊啊……插进……嗯……来……快……”

没想到六郎还会逗人,一面把手指在**里抽动,一面假装不解问道:“插进来?你要我插甚么进来?”

“嗯……别逗……了……嗯快……我要你……的……嗯……你的……”

叶倩真的难以启齿。

六郎故意逗她:“你要说啊!你到底要甚么?你不说我怎么知道!”

害羞的人总爱惹人逗,叶倩就是这种少女,当然夫妻之间,也需要适当地增加些情趣。

叶倩双手遮着脸:“嗯……我要你……你的……硬棒……棒……插进……嗯……我的……嗯……羞死人……嗯……”

“好!”

六郎压伏在叶倩身上,龙枪在她的**口上跳动着,但他还不忘温柔的提醒道:“我知道你这是第一次……会有点疼……你要忍一点……”

然后慢慢下沉臀部,让**缓缓挤入**里。叶倩记得曾听过**的疼痛,也曾听过减轻疼痛的方法。当六郎开始插入时,叶倩便曲拱膝盖,尽量叉开双腿,让**口撑得门户大开,好接纳龙枪。

“唔……轻一……点……唔……嗯……疼……嗯哼……轻轻……嗯……”

痛楚似乎无法避免,可是由于叶倩做着配合的动作,不但让刺痛不像传言那么激烈,更让六郎的龙枪顺着湿液的润滑,顺利地突破防守,插入了大半根。

“喔……喔……真好……嗯……真舒服……”

六郎觉得在狭窄的**口之后,就像是柳暗花明的豁然开朗,湿润、温热的**壁,紧紧地挤压着他的龙枪,让他难以自禁地开始抽动起来。

“唔……嗯……轻一点……啊……嗯……会疼……嗯……又会……痒……嗯……”

叶倩觉得**口的刺痛,疼得有点舒服。**里的酥麻,却痒得令人难受,这种彷佛错乱的感觉,让她呻吟着莫名其妙的呓语:“嗯……快一点……嗯……啊……轻一……啊……点……”

六郎似乎充耳未闻叶倩在叫甚么,沉醉在舒畅的磨擦中,他只觉得叶倩的呻吟声越来越高、越来越急,彷佛是勾魂似地让他越来越迷蒙;又彷佛催促似地让抽送得越来越快、越深、越重。

“啊啊……舒服……嗯……啊……”

龙枪急速的磨擦着**壁,让叶倩强烈地感受到搔刮的快感,自然而然地扭摆着身体,去配合著六郎ji情的动作。

“唔……喔……没想到……嗯……真美……啊啊……好深……入……啊啊……”

蒙胧中叶倩想起曾经偶尔听见邻居也是这么叫喊着,之前听了只是莫名其妙的脸红,如今自己尝到了,才知交欢真的是美妙的乐事。

“啊……好充实……哥……好美啊……哥……你太会干了……妹妹……要上天了……”

“啊……好舒服啊……啊……快一点……啊……**美死了……哥……妹子爱死你了……”

六郎勇猛地把叶倩插弄得欲死欲仙,**迭起,而自己却仍然毫无泄意,龙枪也钢硬依旧。六郎还尽兴地,把瘫软无力的叶倩遂其所愿地摆布着,一会儿让她趴俯着,从后面插入。一会儿侧身并颈,几乎十八般武艺全使上了。

“啊……哥……妹妹……又不行了……啊……又要来了……嗯……哦……啊……”

“啊……来了……啊……啊……啊……上天了……哥……啊……好烫……啊……”

叶倩再次达到**,六郎适时泄出阳精,将叶倩再次推向**。**的呻吟、床榻的震颤,终于慢慢平息,颠鸾倒凤的叶倩和六郎终于结束了战斗。

“哥……”

叶倩娇柔无力地叫着,浑身无力地瘫在床上,六郎亲了她一口,将她抱到一旁的另一张榻上去休息,他的下一个目标是丛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