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7章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5:29 字数:4612 阅读进度:497/640

南宫婉云小姑娘虽然十分害羞,但是却十分配合的让六郎脱去她身上的衣衫。一片雪白得令人目眩的肌肤,让六郎几乎涎垂三尺、血脉喷张,胯下的活物猛然暴胀许多。虽然前面已经有了三场「演出」,但南宫婉云一直没敢正眼瞧六郎的龙枪。如今看见六郎胯间挺翘的东西让人触目惊心,她心中暗惊:“这东西怎么会突然变得这么大,若说这东西是要插入自己的**里,那怎么插得进去?”

思忖间,六郎已蹲身在她身前,双手把她弯曲的膝盖向两旁掰开,用腿顶住,再伸手拨开她遮掩下体的手。

“哇,好可爱的**啊。”

六郎的眼睛,直盯着南宫婉云那长着稀疏阴毛的**,只见凸耸的**上两片丰腴的**微开,露出粉红微湿的蜜洞口。六郎深吸一口气,彷佛可以闻到来自**穴里的馨香:“嗯,好香啊。”

六郎又凑唇含住南宫婉云的**,双手也在她的大腿上滑动着,滑向她的大腿根处。南宫婉云彷佛最后据守的城池被攻破了,兵临城下已让她放弃任何无谓的挣扎,而且**上受着六郎舌尖的挑弄,似乎真有一点点前所未有,难以言喻的舒畅。

“啊……嗯……”

当六郎的指尖顺着**间的鸿沟滑动时,就像触电般的酥麻,让南宫婉云全身激烈地颤栗起来,一种解尿后的舒坦让小腹下彷佛有虫蠕般的酥痒。就像曾经跨坐在牛背上,而舒服得胯下湿透了一样,只是现在的感觉更强烈、更难忍,让她不由己地发出轻吟声。

“怎么样,舒服吧?”

六郎一面用指尖轻探着**口,一面牵引南宫婉云的手来握着龙枪,说:“你还没摸过男人的龙枪吧,来,摸摸看。”

南宫婉云真是又羞又好奇,半推半就轻轻地握着六郎的龙枪,只觉得手心一阵热烫,入手坚硬的圆柱体,彷佛还不安地抖动着,又彷佛呼吸似地缩胀着。

“啊……轻……一点……哥哥……”

六郎突然把指尖滑入南宫婉云的**,惹得南宫婉云受刺激地惊叫着,小手反射动作地一紧,捏得六郎舒畅万分,还差点就当场弃甲解兵。

“啊……疼啊……哥哥……别插……进去……啊……好痒……嗯……别再进……进去……啊……”

六郎轻轻地抽动手指,极尽挑逗之能地搔刮、抠弄着南宫婉云的**壁,那种激烈的刺激,让南宫婉云觉得微微刺痛又浑身酥痒难忍,不觉中捏着龙枪的手竟然一松一紧地,弄得龙枪彷佛又暴胀许多,也更坚硬。

六郎再也忍不住熊熊的欲火,低吼一声,把南宫婉云压倒在地,以膝盖顶开南宫婉云的双腿,胡乱地摆动腰臀,让龙枪抵在她的下体处乱磨乱窜。南宫婉云娇羞地伸手扶握着龙枪对准她那湿润的穴口,娇滴滴地道:“哥哥……轻一点……来……啊呀……”

六郎的**刚一接触**的嫩肉,随即如梦乍醒地一挺腰,有劲地把**挤进**里,惹得南宫婉云一声声惨叫:“啊……疼……疼……轻一点……呀……不要了……啊……”

六郎只觉得南宫婉云的**紧紧的裹住他持续在膨胀的**,那种箍束的快感彷佛在鼓励、催促他更深地插入。六郎一面捉抓着南宫婉云,一面极力地挺着腰臀,以防止龙枪脱出**,嘴里也不停地安抚着:“云妹妹,长痛不如短痛,一下子就好了,放轻松,等一下就好了……”

南宫婉云难忍疼痛,娇柔无力的哀吟着:“哥哥……疼啊……不要……了……好疼……”

南宫婉云细声的痛吟与渐弱的挣扎,让六郎激起了怜香惜玉的情感,他把龙枪轻轻地退出一点点,只让**仍在**里,然后俯首亲吻她的肩颈,喘息中杂着模糊却很温柔的声音说:“你别怕……女孩子头一回……总是先苦后甘……我慢慢来……你不要绷得这么紧……慢慢来……你就会感觉很舒服……”

六郎温柔的安慰,加上龙枪不再强行挤入和肩颈上的亲吻让南宫婉云感觉舒缓,南宫婉云紧张的情绪逐渐松懈下来,随之**口那种撕裂的刺痛也逐渐减轻了许多。这时,南宫婉云的注意力才慢慢地凝聚在**口上,她感觉到隐隐刺痛中竟也夹杂着一种充塞的快感,而且彼消此长地逐渐替代刺痛的不适。六郎的手指又捻着南宫婉云硬胀的**转揉着,仍然是那种令人**的酥麻锥心刺骨,彷佛酸甜苦辣五味杂陈地一下子直钻脑海,让南宫婉云无法以言语表达内心的感受,只有再度轻声地呻吟起来。

六郎试探着把龙枪轻轻推进,南宫婉云微微颤抖着:“嗯……疼……嗯……轻……一点……”

虽然南宫婉云仍然喊疼,可是声音比刚才轻柔了许多,而且也不再有推拒的肢体行动,反而把双手轻轻地圈抱着六郎的背脊。

南宫婉云觉得龙枪正在磨擦着,她体内以前从未被触摸过的部位,那种感觉就像在柔软、敏感的肌肤上搔痒一般令人舒畅又难忍,而让她不由己轻微的扭动起来。六郎不待龙枪全入,便又退出,再进入,做着浅浅的抽送动作,让姑娘先适应适应,也藉以勾起南宫婉云的淫欲,好为稍后全力猛攻做好预备动作。

“啊……嗯……啊……嗯……”

龙枪的退出,空虚的**彷佛让南宫婉云若有所失的遗憾;龙枪挤入的充实感,又让南宫婉云有失而复得的喜悦,而随着六郎的动作呼应似地呻吟起来。

随着**愈来愈湿滑,六郎抽送的动作也愈来愈大、愈来愈加速,使得**由轻而重地撞击着**的内壁。撞击花心的刺激,彷佛很具震撼力地敲击着,让南宫婉云开始有天旋地转的昏眩,「嗯」、「啊」的呻吟开始变成如梦的呓语;变成**的秽声。

南宫婉云紧紧抓着六郎支撑上身的手臂,浮动着腰臀配合著六郎抽送的动作,媚眼微合,朱唇半开,呻吟声彷佛从鼻息间呼出,令人闻之魂销骨蚀的嗲声:“唔……哥哥……好深……了……嗯……里面……好痒……唔……嗯……舒服……啊啊……哥哥……嗯……”

六郎一面吐着大气,一面说:“呼……妹妹……呼……舒服了……喔……吧……还挺骚的……哥哥……的……呼……龙枪……够瞧的……吧……喔……你这……**……呼呼……还得……像我这……种宝……贝……嗯……才治得……了……呼呼……今天非……玩死……你……插……插得你……死……去活来……不罢……休……”

六郎再加快抽送的速度,顶得南宫婉云的身体直向上滑动,微耸的**竟然也随之波动起来。突如其来的腰眼一阵酸麻,六郎心知要泄了,随即贪婪又不甘心地重重的冲撞几下,便把龙枪深深插在**里,急遽的喘息中夹杂着「嗯哼」、「嗯哼」的低吼。

南宫婉云觉得**里的龙枪彷佛在急速地缩胀着、抖动着,突然一股强劲的热流,像水柱、像浪潮射入她的体内,满涨的充实让她全身酥痒,扩散的温暖让她浑身寒颤,那种四肢百骸松散的舒畅,让她彷佛飞上云霄、坠入深渊似地晕眩昏死过去……

隔夜则是史今婷、凌淑敏、白玉霜、姜菲儿四女前来陪伴六郎,看着四女个个情深款款,六郎不禁感触良多,对四女道:“各位姐妹对小弟如此深情,实在是委屈你们了。”

四女听完这话,都感受到六郎那份浓浓的爱意。凌淑敏激动地说:“妾身自幼即为师傅收养……连父母是谁都不得而知……而今蒙弟弟不弃……莫说是为婢为奴……就是刀山油锅……妾身也愿为郎君承受……哪来委屈之理……”

六郎闻言,只是深情地搂拥着凌淑敏,喃喃说道:“敏姐姐,你真好,我真是前世积德……”

“弟弟,莫要这么说……”

凌淑敏道:“我们姐妹都能以服侍弟弟为荣,只要能长伴弟弟身边,妾身姐妹就心满意足了……”

六郎心情一阵激荡,情不自禁地凑嘴亲吻着凌淑敏的樱唇。凌淑敏不但热烈地回应着六郎的亲吻,更主动地帮他松解衣裳,柔荑般的嫩手还轻轻地抚挲着他的胸膛。六郎当然也迫不及待地,忙着脱除凌淑敏的衣裙,让她那副美艳绝伦的**呈现眼前。

六郎已经是床上老手,盏茶功夫之后,凌淑敏已经从少女变成了shao妇。六郎轻声问道:“敏姐姐,还痛么?”

凌淑敏摇摇头道:“不痛了。”

顿了一顿,羞涩地道:“弟弟,让姐姐来……”

六郎自是求之不得,扶着凌淑敏翻身压在自己身上。凌淑敏见龙枪挺翘着,便童心未泯地抓着它摇晃着,说道:“弟弟……你真是神勇……让妾身难以自忍……”

说着便分腿跨坐上去,手扶龙枪对准**口,一沉身,龙枪尽根滑入。

“啊啊……嗯……呀……”

两人不约而同地呼喊着。那种强劲的顶撞,与饱满充实的感觉,舒畅得让凌淑敏有一种摇摇欲坠的晕眩;尽谤而入的箍束,让龙枪彷佛被一团热火裹住,既像被挤压、咀嚼,又像被抚慰、吸吮,让六郎觉得全身的骨头都酥散掉了。

凌淑敏扭动着上身,用她的丰乳去磨蹭着他的胸膛、小腹。六郎消受着这种既柔情、又疯狂的福份,只觉得全身有如虫蚁在骚爬,甚至还躜进内脏、骨髓里,真是神神销骨蚀,舒服无比:“敏姐姐,不错嘛,好舒服……”

凌淑敏羞红着脸道:“人家也是从其他姐妹那学来的嘛……”

凌淑敏彷佛骑在一匹难驯的野马,驰骋在颠簸的石路上,身体不停地起伏、摇晃着,虽然娇喘急遽,却毫无倦容,虽然披头散发,却更添媚态。

“……缩腹……扭臀……含……吸……磨……摇……吞……”

凌淑敏在意识逐渐模糊中,从其他姐妹那里得到的知识却隐约浮现脑海,彷佛催眠似的让她不由己地依言做了起来,这种姿势不但会让男人疯狂,女人自己也会很快乐。

“嗯……啊……好……好棒……”

凌淑敏是初尝异味,十分新奇。这种套动的快速与缓慢,可以由自己来控制,而且深浅的活动也能随意,更能下下触到痒处。她每套下去,必尽根而没,口中也浪声道:“哼……哼……爽……爽快极了……嗯……真是……舒服……我……我……好……快活……弟弟……”

六郎见她尽力套弄,百般淫浪,也非常快活。只是玩久了,凌淑敏的体力有点不支,不能持久,所以这时候她已觉得两腿发软,不能再动了,只见她眼儿闭着,气也喘喘的,全身就睡在六郎的身上,软绵绵的。六郎正在舒服之际,见凌淑敏停顿下来,知道她已经累了,便教她不要曲着把双腿抽回,蹲在床上面,而屁股落下正对着龙枪,这样**显得很大,这时再叫她持着龙枪插入,是非常容易进出的。凌淑敏就照着他的意思,一进一出的抽送起来,果然这样顶送的姿势很合宜,龙枪既可直入深处,抽送也很有力道,不过这样凌淑敏的身体要保持正直,不能俯下身去亲嘴,可是她在上面前顶后退的样子,很是好玩。玩到舒服的时候,凌淑敏就浪声不止:“嗯……好……好舒服……哼……哼……哎唷……好……真是……痛快极了……哼……痛快极了……”

那大**在阴穴中进进出出,弄得**肆溢,而且比平时多,弄得六郎满腿都是,凌淑敏到此真是浪极了。

“嗯……哎唷……美……美死了……嗯……哼……美……”

六郎觉得一股热浪又冲向**,原来是凌淑敏又丢了阴精。

“哼……”

凌淑敏现在只有喘息的份了。这时候六郎只觉得她的肉缝在紧缩着,肉穴里的壁肉在颤抖着,好似在吸吮着他的龙枪。他不禁也打了一个寒颤,只觉小腹下一阵抽搐,那一股热腾腾的精液便一泄而出。

“啊嗯……啊嗯……呼呼……姐姐……喔喔……我来了……啊啊……”

凌淑敏的**里,被滚烫的精液冲刷得全身阵阵寒颤,随着**的来临,**壁也跟着急遽地蠕动起来,再加上全身痉挛式地僵直,更使得**把龙枪夹得更紧、更密,这种紧密得有如捆绑的缠绕,以及如满而溢的充实感,正是交欢中最愉悦,最令人向往的滋味。

两人都痛快地泄身了,六郎伸手替凌淑敏整理散乱的鬓发,看她浑身是汗,怜惜地道:“敏姐姐,你累坏了吧?”

凌淑敏微微一笑:“姐姐快活极了,姐姐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情。”

说着亲了六郎一下道:“六郎,别怠慢了其他姐妹……”

六郎也亲了她一下道:“那姐姐就好好休息吧。”

说着,离开了凌淑敏,将目光转向了白玉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