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2章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5:26 字数:4292 阅读进度:492/640

这夜是沈中凤、郭彩艳、马芳羚、张若霞姐妹四人,马芳羚小妮子首先失守。五人先一起喝了点酒,六郎看马芳羚酒后娇艳媚动人,媚眼如丝,半开半闭,不胜酒力的媚态模样,一把抱起她的娇躯放在床上,自己也爬**去,搂着她猛吻,一手伸入裙内挑开亵裤,摸到长长的阴毛,手指正好碰到桃源洞口,已经有点湿濡濡了。马芳羚双腿一夹,不让他再有下一步的行动。而六郎的手被夹在双腿中间,进退不得,只好暂时停住。马芳羚从来没有被男人的手摸过自己的**,芳心是又喜又怕。

“嗯……哥……你好坏……”

马芳羚本想挣开他的手指,但是从他手掌压在**上面传出的男性热力,已使她全身酥麻,浑身无力推拒。六郎用力拉开她的两条大腿,再把自己的膝盖顶在她的双腿中间,以防她再夹紧双腿,手指伸入**轻轻扣挖,不时轻揉捏一下她的阴核。

“啊……哥……不要……捏那粒……哎呀……痒死我了……哇……哥……呵……受不了啦……”

这也难怪,马芳羚在洗澡时也摸揉过自己的阴核,她已有经验,手指一碰到它,就使得全身酥麻酸痒,於今夜被男性的手指揉捏得更是酸麻,酥痒难当,其味各异。她本想挣脱他的手指,可是已力不从心,她已被他揉摸得快瘫痪了。她只觉得今晚也没有办法控制自己,连大脑都好像失去作用了。她双颊绯红,媚眼如丝,全身颤抖,一只手本来是要去拉开六郎的手,却变成扶按在他的手上。六郎的手指并没有停下来,继续的在轻轻的揉挖着她的桃源春洞,湿濡濡、滑腻腻,揉着、挖着。

忽然马芳羚全身猛的一阵颤抖,张口叫道:“哎唷……我里面好像有……有什么东西流……流出来了……哇……难受死了……”

“好妹妹,那是你流出来的**,知道吗?”

六郎说着,手指又往**里再深入一些。

“哎呀……痛呀……呵……不要再弄进去了……好痛……不要啦……把手拿……出来……”

马芳羚这时真的感到疼痛,求他把手拿出来,六郎乘她正在疼痛,而不备时,将她的裙子拉了下来。

肥厚的**像个肉包似的,上面长满了柔软细长的阴毛。六郎再把她臀部抬高,将她的亵裤脱了下来,继续脱光她全身衣物,自己也脱得清洁溜溜。把马芳羚的两条粉腿拉到床边分开,自己则蹲在她双腿中间,先饱览她的**一阵。只见她的**高高凸起,长满了一片泛出光泽,柔软细长的阴毛,细长的阴沟,粉红色的两片湿滑玉门,紧紧的闭合着。六郎用手拨开粉红色的湿滑玉门,一粒像红豆般大的阴核,凸起在阴沟上面,微开的小洞口,两片呈鲜红色的湿滑玉门,紧紧的贴在湿滑玉门上,鲜红色的阴壁肉,正闪闪发出**的光茫。

“哇……好洁亮……好可爱的**……太美了……”

“哥哥……不要看了嘛……真羞死人了……”

“不,哥哥还要看别的地方。”

“还有什么地方好看的嘛?”

“好妹妹,哥哥要好好的看清你那全身美丽的地方。”

六郎站起身来,再欣赏这具少女美好的**,真是上帝的杰作,裸现在他眼前。马芳羚的粉脸满含春意,鲜红的小嘴微微上翘,挺直的粉鼻吐气如兰。一双不大不小的梨型尖挺的**,粉红色似莲子般大小的奶头,高翘挺立在一圈艳红色的乳晕上面,配上她那身材苗条修长,白皙细嫩的皮肤,白的雪白,红的艳红,黑的乌黑,三色相映,真是光艳耀眼、美不胜收、迷煞人了。

看得六郎是欲火亢奋,立既伏下身来吻上她的红唇,双手摸着她那尖翘如梨子型的**上,他的大手掌刚好一握。**里面还有像鸡蛋那么大的核,随着手掌的抚摸在里面溜来溜去,这就是**的特征。所谓**有**的妙处,shao妇有shao妇的风味,而徐娘又有徐娘的口味。**从月经初来以后,**日见隆起,不管她身体的发育是如何的健康丰满,**是大是小,**中一定有两个像鸡蛋一样大小的核。用手一摸一捏,就像男子的两粒睾丸,真像鸡蛋一模一样是椭圆型的,而**的乳核则是圆型的。若和男子**后,受了男性的精液内所含的男性荷尔蒙的滋润,就会慢慢的扩大而消失在**的海绵体内。为什么非**和新婚不久的妇女,**特别丰隆挺拉饱胀呢?就是这个原因。

此外,**还可从衣服外的特征来确定:一、从眉毛可确定。**的眉毛是轻柔地平贴在眉骨附近的皮肤上面,眉根不乱、而不会竖立起来。妇人的眉毛则是离开了眉骨的皮肤,向空中怒放着,因为女性的内分泌受了性生活、异性的精液剌激,起了生理的变化,对毛发产生了助长的作用,尤如雨露之滋润的花草一样。二、从颈项来确定。**的颈项比较细小,若是**过的女性,**内进入了异性的精液后,吸收而混入女性的血液中,在体内循环流动。即能刺激卵巢和其他的分泌物,尤其是颈部两侧的甲状腺,受到了这样血液的刺激后,因而特别肥大。所以婚后的妇女或已有**的女孩子,往往比**略形粗大。

六郎不是头一次玩**,自然十分清楚这些道理。他低下头去吸吮她的奶头,添着她的乳晕及**,一阵酥麻之感通过马芳羚全身,她呻吟了起来。

“啊……呵……好痒啊……痒……死……了……”

那个**洞,可爱的桃源仙洞立刻冒出大量的**来了。

“好妹妹,你看一看我的龙枪,他要亲亲你的小仙洞哩。”

马芳羚正在闭目享受被他摸揉**的快感,闻言张开眼睛一看,立刻大吃一惊,娇羞的说道:“啊……怎么这么大……又这么长……不行啦……它会弄坏我的小洞的……”

“傻丫头,不会的啦,来试试看,好妹妹,它要亲你的小洞洞哩。”

“不要……我怕……”

马芳羚说着,用手掩着那个**洞。

“来嘛,好妹妹,难道你那个小洞洞不痒吗?”

“嗯……是很痒……可是……我……”

“好妹妹,哥哥会很温柔的。”

六郎手又在揉捏她的阴核,嘴也在不停的**她的鲜红**。

“啊……别在揉捏……了……哎呀喂……别咬我的……奶头……别……别添了……好痒……我痒得受……受不了…了……”

马芳羚被他弄得全身酸痒,不停的颤抖着。

“好妹妹,让我来替你止痒吧,好吗?”

“嗯……嗯……好嘛……可是……只能进去一点点啦……”

“好的,把腿张大一点。”

六郎把她双腿拨开,那个桃源仙洞已经张开一个小口,红红的湿滑玉门及阴壁嫩肉,好美、好撩人。六郎手握着龙枪,用**在**口轻轻磨擦数下,让**粘满**、行事时比较润滑些。

“好哥哥……只能进去一点点啊……我怕痛……哩……”

“好,只一点点,你放心好了。”

六郎慢慢挺动屁股向里挺进,由於**有**的润滑,「滋」的一声,整个大**已撞进去了。

“哎呀……不行……好痛……哇……真的好痛哩……不……行……”

马芳羚痛得头冒冷汗全身痉孪,急忙用手去挡**,不让他那条龙枪再往里插。真巧她的手却碰在龙枪上,连忙将手缩回,她真是既害羞又害怕,不知如何是好。六郎握着她的玉手抚摸着龙枪,起先还有点害羞的挣扎,后来就用手指试摸着,最后竟用掌握起来了。

“啊……好烫呀……那么粗……那么长……吓死人了……”

“好妹妹,再让它亲一亲你的**,好吗?”

“好是好……如果很痛就要拿出来呵……要听我的话才行……”

“好的,我先教你一套,来吧。”

於是六郎教马芳羚握着龙枪,先在桃源春洞口先磨一磨,再对正,好让他插进去。

“嗯……你好坏唷……教我这些羞人的事。”

六郎挺动屁股,**再次插入**里面去了,开始轻轻的旋磨着,然后再稍稍用力往里一挺,龙枪进入二寸多。

“哎呀……妈呀……好……痛啊……不……行……你……停……停……”

六郎看她粉脸痛得煞白,全身颤抖,心里实在不忍,於是停止攻击,用手抚摸**揉捏**,使她增加淫性。

“好妹妹,忍耐一下,以后你就会苦尽甘来,欢乐无穷了。”

“哥……你的那么粗大……现在塞得我又胀又痛……难受死了……以后我才不敢要呢……”

“傻妹妹,**第一次开苞都是会痛的,如果第一次不搞到底,以后再玩会更痛的,再忍耐一下吧。”

“那么哥要轻点……别使我太痛苦哇……”

“哥哥会的。”

六郎已感到**顶住一物,这自然就是所谓的**膜。他猛的一挺屁股、粗长的龙枪,齐根的撞到马芳羚紧小的穴洞里,「滋」的一声。

马芳羚惨叫一声:“哎呀……痛死我了……”

六郎则轻抽慢插、马芳羚只痛得大呼小叫,香汗淋淋。

“哥……轻一点……我好痛……我……我的子宫受不了……啦……”

“小龙枪,再忍耐一下,马上就痛快了。”

六郎心里真是高兴极了,**开苞的滋味真棒,**紧紧的包住自己的龙枪,好舒服,好畅美。

“妹妹,还痛吗?”

“现在好一点了……可是里面……又胀……又痒的……反而难受死了……哥……怎么办嘛……啊……”

“傻丫头,这就是你**里需要我的龙枪替你止痒嘛。”

“你真坏死了……我又没有经验……你还羞我……死相……”

“哈哈,妹妹,你准备好了吗?哥哥来给你止痒了。”

六郎一边用力的**,一边闲情逸致的欣赏她粉红的脸表情、雪白粉嫩的**,双手玩弄她鲜红的奶头。渐渐的,马芳羚的痛苦表情在改变着,由痛苦变成一种快感惬意,变成骚浪起来了。她在一阵颤抖下,花心里流出一股浪水来了。

“啊……哥……我好舒服……哇……我又流……流出来了……”

六郎又被她的热液烫得**一阵舒畅无比,再看她骚媚的表情,便不再怜香惜玉了。挺起屁股猛抽狠插,大**猛搞花心。捣得马芳羚是欲仙欲死,摇头摇脑眸射春光,浑身乱扭淫声**:“哥……你要捣死我了……我好舒服……好痛快……哎唷……你弄吧……用力的……干死我算了……啊……我的子宫要……要被你撞穿……喔……喔……”

六郎听得是血脉喷涨,欲焰更炽,急忙双手抬高她的双腿,向她胸前反压下去,使她整个花洞更形高挺突出,用力的**挺瞳,次次到底,下下着肉。

“哎唷……哥……我要死了……要被你干死了……我……我不行了……我又流了……”

“哦……哦……我的好哥哥……我……我……”

马芳羚已被六郎干得魂魄飞散,欲仙欲死,语不成声了。

六郎当她第三次丢精后不久,也将那滚烫的浓精射进她的子宫深处,射得马芳羚一抖一抖的。二人开始软化在这ji情的**中,也陶醉在那**的余韵中,两件互相结合的性器,尚在轻微的吸啜着,还不舍得分离开来。二人经过一阵休息后,双双醒过来。

马芳羚娇羞的说道:“哥哥……你看……妹妹……终于是你的人了……妹妹……好爱你……”

“好妹妹,哥哥也是一样好爱你。”

“哥……你刚才弄得我好舒服……好痛快……”

“还想要么?”

“哥……你饶了我吧……还有三位姐姐在等着呢……”

“那好,你好好休息吧。”

六郎亲了他一下,转移战场,掀起了另一场大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