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8章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5:24 字数:4268 阅读进度:488/640

六郎一把把吕凤智拉过来,吕凤智也顺势的把身体依偎在六郎的怀里,在烛光下,更让人感觉吕凤智有着一种使男人无法抗拒的魅力。六郎软玉温香抱满怀,有种飘飘然的感觉。他虽是情场老将,也不禁有点气喘起来。两人自然地热吻在一起,在这房间里,处处散发着一种幽香,只弄得吕凤智她不住的扭动。口中哼哼有声,嘴说不要,可是却把身子猛往他的身体紧靠。六郎给她这浪态剌激得有点受不了,知道已是时候,于是三扒两拨的脱下衣服。

“六郎……痒……人家好痒……痒……得……人……快……受不……”

六郎又逗着她说:“那里痒,我帮你抓抓!”

吕凤智愈扭愈厉害,就好像又不能忍受那酥麻的味道:“你……坏……坏死……了……明知……道……人家……那里……难过……你……竟然……还……逗人……”

六郎见她实在是忍不住了,于是扶起吕凤智,然后把她放倒在床上。吻着她的**,提着龙枪就要闯关。吕凤智已经观看了两场「演出」,算是有了不少经验,于是用手把**上的花瓣拨开,以便让大蜜蜂顺利采蜜。

六郎深呼吸一下,挺着龙枪叩关而入,靠着春潮的泛滥而顺利的突入禁区……吕凤智闷哼一声,只觉一支火热的铁棒,冲破了防守的要塞,充满了那极需开垦的花园。看着吕凤智眉头紧皱,六郎担心地问道:“音姐姐,很痛么,要不要紧?”

吕凤智摇摇头道:“不是很痛……我不要紧……你先慢一点好了……”

六郎依言施为,不到片刻功夫,吕凤智已经完全适应了。只听吕凤智呼叫不停:“哼……好舒……服……好硬……哦……好……挺……”

呼声是如此的让入消魂噬骨。

六郎臀部一抬,向**顶了一顶,问道:“舒服吗?”

吕凤智媚眼半开,欲语还羞地说:“嗯……美死了……简直舒服透了……哼……坏人呀……你快使劲……呀……我要……我要你插得我……我舒服……又……快乐……嗯……”

吕凤智这时的**被涨得满满的,**如泉似的溢出穴外。

吕凤智的小嘴儿也忍不住又浪哼起来了:“唔……顶得我……我……真美……美妙……哼……”

“六郎……你是我……的……好相公……我……我不能……没有……你……”

六郎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改用九浅一深了。这时的吕凤智本来是次次到花心,美不堪言。突然感觉到好空虚,只觉好久才那一下是最舒服的。于是死命的按住六郎的臀,自己也挺着腰相迎。六郎见她如此淫浪,有心吊她的胃口,于是停止抽送,把个**在穴口一沾一放,就好像姜太公钓鱼离水三寸似地。此举可把吕凤智整得苦苦哀求:“别逗人……人家了……人家穴里……痒……痒死了……好人呀……你……你好狠心……要干不干的……我……我会被你……急死的……”

六郎知道吕凤智已经到需要大干特干才能止痒了,于是改用五浅五深之法。两手按着吕凤智的双肩,又用手指去捻**。这下吕凤智只觉得比刚才舒服多了,但**所传来的需要并不能完全解决。吕凤智死命的勾住六郎的颈子,在六郎的耳边**着:“六郎……别逗姐姐了……我快受不了……我快疯了……你……弄死我……干死我……吧……求求你……唔……快……快……用力顶……不要拔出来……我要……啊……啊……”

六郎知她再也不能用缓插法满足,于是开始次次尽底,次次着肉。只听「啪」、「啪」的肉击肉的声音,绵绵不绝。还有龙枪深入**时所带来似春潮的噗滋声,构成了交响乐曲。加上那声声的低吟,可让人荡气回肠。吕凤智此时已置身欲仙欲死的境界,身心畅美得难于形容,她是女孩子中较少的那种破瓜之痛恨短暂,很快就能享受到男女之欢的乐趣。

“哎……六郎……好弟弟……姐姐会乐死了……喔……又酥又痒的……穴心……好痒……好痒……唔……水……水又出来了……啊……六郎……你……真行……姐姐……太爱你了……呵……求求你干……干死姐姐吧……不要……不要离开姐姐……”

六郎全身上下,已是汗如雨下:“音姐姐,你简直是座火药库,你都快把我给炸了。”

他吻着她,一股热气直透到她那敏感的毛管去。吕凤智情不自禁的,死搂紧了六郎。六郎这时抽动得更快,而且更疯狂了,冲刺得更急,似狂风又似暴雨,吕凤智终于忍不住来自内心深处的快感,她浪呼大叫了。

“六郎……你真好……咬哟……啊……啊……我挡不住你了……唔……我……受不了……受不了……又酥……又麻……又痒……啊……呵……”

吕凤智似进入了真正的神仙世界,她咬牙切齿地浪呼急叫着。

“啊……对了……哼……好美……真……舒服……再用力顶……哦……不……不好了……我……我要死了……哎呀……”

吕凤智耐不住**的冲动,终于出了精。

吕凤智那股热阴精,直射到六郎的**上,烫得六郎不由得阵阵酥麻,马眼一麻,龙枪猛然抖了几下,精液便热呼呼的直射到吕凤智的子宫里。吕凤智受了这一股热精冲击,全身又是一抖,泄了第二次精水了,一时整个房间都静了下来,只听到喘息声。

徐静已经浑身酥麻难耐,六郎转过身来望向她,两人炽热的目光一接,六郎即一把把她搂在怀中。四片乾涩的嘴唇一接触,即如乾柴烈火,一点即燃。她面红如红柿,双目如炬,气喘咻咻。六郎知道此刻她迫切需要,于是他迅速除去了她浑身的衣服,然后上按**,下扣**。

徐静被他这一招双管齐下,瞬间全身发软,骨头发酥,**泊泊。她媚眼如丝,小嘴微启,不时的发出「嗯哼」之声。六郎知时机已到,于是把徐静抱到床上。不停的吻,吻遍了她的全身。他吮住了**,用舌尖挑着那似花生米的阴核。只见徐静花枝乱颤,更加放浪形骸的叫着。

“哎哟……别添了……好弟弟……别添……添得人……受不了……哦……我……我好舒服……再深一点……对……再深一点……嗯……里面……哼……痒……我……我要……你快……快些用龙枪……给我……我止痒……”

六郎听她如此**,于是屏住气息,稳住精关,放慢速度,挥戈攻垒。**开苞,自然不能操之过急,经过盏茶功夫,徐静已由少女变成了shao妇。六郎温柔体贴,徐静并没有感受到太多疼痛,不一会儿,徐静羞红着脸轻声道:“六郎,姐姐不妨事了。”

六郎知道徐静已经不痛了,于是开始提起龙枪抽送。

“嗯……嗯……哼……哼……好……太好了……我好……好舒服……哼……嗯……”

“弟弟……我的……好弟弟……哼……哼……我爱……我爱死你……了……哼……”

只弄得徐静浑身如火烧,一会儿发抖,一会儿发软,一会儿酥,又一会儿直发烧。她是第一次享受到鱼水之欢的乐趣,是充实,是酥麻,又似醉酒,还有点痒丝丝的感觉。

徐静只感到飘飘然,小腹一烫,原来她已经丢精了,她感到晕沈沈昏陶陶。她叹了一口气:“哼……弟……弟弟……我要上天了……哦……哼真是……美……嗯……”

六郎轻轻的吻了她一下,说道:“我知道。”

徐静还是继续狂叫着:“嗯……哼……姐姐……我……愿……死……在你的……怀里……嗯……嗯……”

“哦……停……停……哎哟……我又要……丢精了……哦……好美……”

徐静又丢了一次阴精。

六郎知道,徐静已快达到**了,于是,他慢慢的加快速度,那**沿着屁股沟,流了一床。六郎笑道:“静姐姐,你的水好多。”

徐静像没命似的猛挺腰凑臀哼着叫:“哼……嗯……都是……你太会……会干……不然……穴……也……不……不会出……出那么多水……”

徐静飘飘欲仙,已进入忘我境界。

她主动的搂住六郎,并且主动的吻他,那高耸的**,紧紧的在他胸前不停的揉搓着。那丰满的肉球,紧贴六郎的胸部,使得他欲念加巨。于是,他更加快了速度,「噗滋」、「噗滋」之声不绝于耳。那床也因急速的**震动,在叫着「咯吱」、「咯吱」。

如此急速的**了二百余下,徐静已到了浑然忘我的境界,她狂叫着:“哦……龙枪……弟弟……嗯……快……我……我爱死你了……你的龙枪……撞到了……花心……”

“美……真美……又……又要升天……了……”

腰狂扭,臀部猛抬,头也乱摆,真是到了疯狂点。

六郎直起直落,下下着底,把徐静弄得又酥又麻,又酸,又痒,一张小嘴也不停的狂叫:“哼……哼……嗯……姐姐……的穴……穴里……好痒……心理……也痒……”

那雪白的屁股,更是一上一下的配合着六郎的狂抽猛送,小腹一阵收缩,身体一抖,一股阴精由穴口流出,烫得六郎,精神一振,突觉一阵舒畅,龙枪一抖,马眼一开,一股股热精如水箭般,激射向徐静的**,这股水箭,射得徐静浑身一颤:“啊……天啊……我上天……了……”

一男四女,兴尽而欢,相拥沉沉睡去……

“新郎新娘该起床啦!”

沉睡得五人被一下子惊醒了,六郎睁眼一看,是陆一紫正端着洗脸水站在床前,她身后还站着金彤和张若霞,二女也是面含微笑。

司马建梅、吕凤智、萧若兰、徐静将羞红的娇靥藏在被内,金彤噗哧笑道:“都是自己人,还害什么羞嘛。”

说着,拿过衣服服侍六郎穿衣。

六郎感叹道:“想不到我现在也成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之人。”

张若霞正为六郎梳理头发,闻言笑道:“哥,难道这样不好吗?”

六郎摇摇头道:“我是在感叹世事无常,我小的时候受尽白眼,与爷爷相依为命,什么苦没吃过?现在这样,我有点不适应。”

陆一紫笑道:“哥,以前的事情就不要去想了,这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我们这么多姐妹,一定把你这个大老爷服侍得舒舒服服的。”

六郎笑着亲了她一下,自去洗涑,司马建梅等四女这才穿衣起床,只不过行动有些不自然。张若霞笑着瞅了一眼床上,吃吃笑道:“昨晚的「战况」还真激烈啊。”

司马建梅四女羞得脸通红,吕凤智反击道:“你们不用笑话我们,等你们亲身体会之后就知道了……”

等五人都收拾妥当,金彤笑道:“翠姐还等着呢,我们一起去吃早饭吧。”

一行八人来到大厅,陆雪珍等其余众女已经等候多时,就只等他们了。六郎等连忙找座位坐下,大家一起甜蜜地用餐。吃过饭,众女围着司马建梅四女窃窃私语,六郎在一旁直摇头苦笑。半晌,他忽然想起一件事情,于是问沈中凤道:“凤姐,你们吃过了仙果没有?”

沈中凤点头道:“吃过了,要不是这样,我们怎么能逃得过「炼狱瘟神」的追踪?”

秦海娟道:“是啊,我们每个人的功力都大增,我们真该好好谢谢你呢。”

陆雪珍笑道:“只要你们在床上多下点功夫,那不就是对六郎的最好感谢么?”

“你自己还不是一样,怎么这样说呢?”

众女纷纷表示不满。

陆雪珍笑道:“好啦,咱们现在都是拴在一条绳上的蚂蚱了,今晚就由柳青旭、金彤、杜玉娟、陆一紫四位妹妹陪六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