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4章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5:22 字数:3553 阅读进度:484/640

六郎回头一望,正好对上宋雪怡的眼神,看着如花似玉的容貌,梨花带雨般的羞怯神情。就像突爆的火花一样,让六郎情不自尽的吻向宋雪怡的朱唇。

“嗯!”

宋雪怡一声娇羞的轻吟,双手也紧紧的拥抱的六郎。热烈的拥吻,让两人神魂飘汤,火热的**也逐渐升高。随着**持续的升高,肌肤发烫似的热度,使宋雪怡身上的衣物渐少。六郎的手更放肆地在她酥胸上游动着,从她**的基部到坚挺的**来回不断地捏弄,使她有些昏昏地陷入恍惚迷离的境界里,全身松懈,不由自主地任由六郎摆布了。

不多久,一具雪白无瑕的**玉体便**地呈现在六郎的眼前了。宋雪怡的双峰浑圆高挺,两颗粉红色的**在峰顶颤抖地跳动着,**丰满白净,半弧型的肉阜,黑褐色的阴毛散布四周,**的肉色嫣红细嫩。让宋雪怡仰躺在床上,六郎伸手双手再宋雪怡柔滑的身体四处抚摸着。宋雪怡羞涩得不知所措,只得紧闭双眼,享受着爱人柔柔的浓情蜜意,以及挲摩的快感。

当六郎的手来到宋雪怡大腿根处,宋雪怡自然的反应夹住双腿,却也把六郎的手夹住了,六郎觉得自己的手紧紧的贴着柔软的**,有一种莫名的兴奋,又感觉宋雪怡的下身早已被泛滥的**湿润了,绒绒的阴毛、穴口、大腿湿濡得滑滑的,而且**内的潮水仍然不停的涌出。六郎的手不断地又变换着,从**往下滑,扣弄着那**嫩穴,她轻嗯了一声,欲火已在她心里燃烧着,毫无男欢女爱经验的她,是难以抗拒这种ji情的挑逗啊。六郎翻身伏卧压着宋雪怡,轻轻拨开宋雪怡的双腿,先用龙枪在她的大腿内侧附近挑逗,然后在**附近摩擦。六郎将龙枪沾满了宋雪怡的淫液后,对准**口挺身慢慢的插入。

“啊!”

宋雪怡轻声呼痛但随即而来的却是一种穴内更充满的快感。

六郎知道宋雪怡**穴初次纳入的痛楚,柔声询道:“会痛吗?弟弟慢慢进去,如果痛的话,要告诉弟弟……”

“没关系……”

宋雪怡有点逞强的说。

六郎慢慢的将龙枪插入,直到完全深入**后,刚好也顶到底了。慢慢的**,刚刚觉得有点紧的**已经有点放松了。六郎心想宋雪怡已经进入状况了,问道:“华姐姐,还会痛吗?”

宋雪怡摇摇头后说:“嗯……不会了……好舒服……嗯……”

宋雪怡已经尝到**的美味了,那根粗长的龙枪套在她狭窄的**里,紧密地有如塞在一个狭小的肉圈子中,被挤得不容一发,实在妙透了,刚开苞的****之束缚感真的是**中最美好的享受。

六郎的龙枪在她美妙的嫩穴中摩擦着,使她的桃园洞口渐渐地因越来越多的**而泛滥成灾了,珍珠般的阴核也因性的快感而硬了起来。由她穴内分泌的增多和阴壁的蠕动,使六郎知道她已是苦尽甘来,酥麻骚痒而渐入佳境了。六郎知道宋雪怡已放轻松了,就开始加快**的速度,两人的身体不断的碰撞,发出「啪」、「啪」、「啪」的声音,宋雪怡的手紧紧的抓住六郎的手臂,嘴里「啊」、「啊」、「嗯」、「啊」不停的呻吟着。六郎继续开发她的**,窄紧的**里被六郎的龙枪涨得满满的,殷红的**血渍流到了她的臀下,六郎把龙枪抽出来又塞进去,努力地想开辟出一条畅通无阻的**之径。

“啊……好棒……好棒……的……龙枪……对……就是……这样……我要疯了……用力插……进来……啊……好棒啊……好舒服……对……对……对……来……对……就是……这样……啊……啊……舒服啊……”

“啊……啊……喔……喔……天啊……唔……唔……呜……呜……喔……美死了……快一点……对……大力一点……噢……噢……噢……”

于是六郎快马加鞭,长驱猛进地急速插动着龙枪,宋雪怡也忍不住地双手抱住六郎的身体,满足她生理上的渴求。**潺潺,畅流不息,六郎的插动也越来越激烈,她的屁股也无师自通地仰挺迎合著,乳波臀浪起伏如涛。此时的她有如倒吃甘蔗,越来越甜,只见她春情荡漾,媚眼如丝,娇态迷人,风情万种地被六郎干得娇喘吁吁,淫性已被六郎诱发得到达了高峰,她双手死紧地抱住六郎的腰部,两脚环勾着六郎的屁股,而肥臀则用力地往上顶,以配合著六郎的**。她状如疯狂地扭摇屁股,极力迎合著。

“六郎……好弟弟……你的龙枪……使得我真是舒服……真是快活啊……喔……喔……天啊……啊……啊……啊……啊……唔……唔……唔……唔……好……棒……哟……你……你……弄得……我……好舒服……唔……唔……唔……唔……对……对……就……是……这样……我……我……啊……啊……啊……啊……”

“嗯……嗯……嗯……好棒哟……你……弄……得……姐姐好舒服……好快活……嗯……嗯……真是棒……对……快……继续……喔……喔……喔……喔……啊……啊……啊……哟……啊……啊……啊……哟……”

“……噢……我要丢了……我……我……要丢了……啊……”

六郎的龙枪的插干像冲锋陷阵的战士一样,勇敢而骠悍地又猛又狠,让宋雪怡的**里又涌出一股浓热的阴精,浇得六郎的龙枪头舒畅无比地,一个把持不住,也将炙热的精液射向宋雪怡的子宫内,结束了这场惊心动魄的战斗。

六郎一把抱住扈玉娘,来个长吻,双手迅速扒掉扈玉娘身上的衣裙,飞快地褫下扈玉娘的亵裤等,这时的六郎已非昔日的吴下阿蒙,对于脱女人的衣物,速度可快得很。在扈玉娘阻档的动作还来不及推拒之前,六郎已经把扈玉娘剥光了。睁眼看扈玉娘,真是一付完美的杰作,全身细致光滑,毫无半点斑痕,冰雪般的肌肤,柔丽的曲线,令人**蚀骨。胸前的**白生生,紧澎澎地特别富有弹性,圆大饱满的丰臀,两条细滑的大腿夹着那高凸而肥嫩的**,细密弯曲的阴毛,散在**四周。

从头看到脚,再从脚往上看,六郎温柔地道:“妹妹,你的身材真漂亮啊,好美呵。”

扈玉娘躺在床上娇羞无言地望着六郎,六郎跪在床边,轻轻地含着扈玉娘**上那红红的肉蕾,轻抚着扈玉娘光滑的肌肤,添着,磨着,手又在小**外抚弄着,只见两片**微弯地向内夹着,这是尚未开苞的少女**啊。禁不住癌头低下去用舌添触扈玉娘的阴核,顺着扈玉娘**的外缘,慢慢而且用力地舐磨下去。弄得扈玉娘呻吟着:“嗯……啊……啊……哼……”

头不停地摆动,两颊烫红。

添了一阵子,又以手指头进行搜索,扣摸的动作,扈玉娘的淫液如流水般地汨汨淌出,而她的娇躯也越扭越急,双腿也越张越开。六郎的龙枪一抖一抖地上下弹动着,用手扳开了扈玉娘的大腿,并将她的小腿举到自己肩上,把个龙枪头在扈玉娘湿滑玉门外磨着,**点着那鲜红的逼口,上下左右地一阵揉弄,然后才慢慢地插入扈玉娘的**中。刚一干进,扈玉娘即忍不住地喊道:“啊……好痛……哥……痛呀……”

六郎安慰着扈玉娘道:“好妹妹,哥哥会慢慢来的,你要忍一忍,一会儿就不痛了,乖啊,会让你舒服的。”

缓缓地抽动龙枪,渐渐地扈玉娘那**中有**流出,六郎就趁势用力干进去,突**女膜,插得扈玉娘热泪盈眶,大叫:“痛……哥呀……痛死了……啊……”

六郎少不得要费一番功夫,连吻带揉,不一会儿,扈玉娘**内的**也润滑了起来,阴壁的肌肉也放松了,龙枪的插动要顺畅多了。

再抚捏扈玉娘的**,吻扈玉娘的嫩脸,慢慢地扈玉娘口中的叫声已变成:“啊……嗯哼……哼哼……喔……嗯……嗯……”

的叫春声了。

六郎插得更急更重,六郎不断地用手去捏,揉,搓,抚扈玉娘嫩软饱实的**,有时也用嘴去触吻奶头和扈玉娘的樱唇。妙卿的嫩臀开始上仰,左摇,右晃地迎合著,突然将六郎紧紧地抱住,**急急地磨擦着六郎的龙枪,**肌肉收缩,一股滚烫的阴精淋在六郎的**上,小嘴里呻吟着,和六郎一阵热吻。抱着扈玉娘,享受着**第一次泄精的快感,好一会儿再把龙枪开始插送,而扈玉娘的身体也不安地扭动了起来,随着抽动的韵律越发地激烈,呼吸也渐渐地粗重了。呻吟声再度由扈玉娘口中喧泄出来,而扈玉娘的**也跟着六郎的屁股上下顶动,不断地套弄,迎合著。

“啊……啊……好舒服……我从来……都没有……这样……舒服过……呜……呼……呜……好……舒服呢……我……我……唔……嗯……”

“嗯……**好爽……嗯……**美死了……嗯……你真的好会干穴……嗯……”

“龙枪哥哥……嗯……干的**美坏了……嗯……嗯……我爽到天边了……”

“啊……啊……**爽死了……啊……**升天了……啊……啊……”

一阵急抖,扈玉娘又泄出了一股浪水,六郎的龙枪被扈玉娘的**收缩吸吮及****的紧夹感包围着,也终于射了,一股精液冲入扈玉娘的子宫中,俩人直抖着抱在一起,扈玉娘的花心承受着六郎奇热精水的浇灌。一会儿,六郎才侧躺在扈玉娘身边,在扈玉娘娇靥上送个热吻,扈玉娘睁着媚眼吃吃地浪声笑着。扈玉娘回吻了六郎一阵,坐起身来擦拭着自己的下体,一片片**破瓜的血迹染红了床单,腥红点点,落英缤纷,白嫩的阴部有些红肿。

吻着扈玉娘的**,六郎柔声道:“好妹妹,哥哥好爱你啊!”

扈玉娘羞人答答地:“嗯……”

了一声,和六郎又是一阵热吻,才放过六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