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2章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5:21 字数:2651 阅读进度:482/640

六郎抱着罗燕的香肩,凑过嘴去轻吻着她热红的脸颊,她嘤咛一声,娇躯偎进了六郎的怀里,六郎轻抚着她的秀发和背部,罗燕的眼睛像迷雾般充满了一片朦胧,彷佛在期待着什么,由上俯视,是那么的美。罗燕的嘴唇红润润地半开着,六郎渐渐吻上她的红唇,轻吸着她的舌尖。一只手在她的背后继续抚摸,另一只手则隔着衣服,揉着她的**。

罗燕发出:“嗯……嗯……”

的声音,六郎继续吻着,轻轻地把一只**捧出衣服外,揉着奶头,由香唇渐渐下吻,次及她的脖子,**,逗弄得罗燕一直颤抖,不停地轻哼着。她像只小绵羊,乖乖地让六郎恣意地爱抚着。六郎脱去了她的衣服,露出了尖挺的**,那洁白的肌肤,光滑细嫩,胸前的一对乳峰,高耸坚硬,顶上腥红的奶头像两粒草莓般地令人垂涎欲滴。

六郎吻上了那敏感的**,添着旋着,使得她不停地呻吟道:“嗯……嗯……哦哦……啊……啊……嗯……”

她的**硬了起来,胸部也不时往上挺,迎合六郎的吸添,六郎的手再插入罗燕裙子里,按上了她那神密的三角地带,那一片毛茸茸的绿洲,早被**给沾湿了,罗燕的阴毛多而细软,**则红的发烫。

六郎解开罗燕的裙扣,再脱下她的亵裤。望着罗燕洁白的玉体,结实如笋般耸立的**,匀称优美的曲线,平滑的小腹,娇小的**,红嘟嘟的**,暗红色的肉缝,使六郎欲情大动,张嘴狠吸罗燕的香舌。罗燕也热切地回吻,六郎的手又忍不住地去扣那敏感的阴核,手指像小蛇般在她的**中游动着。罗燕不停地轻哼着,六郎也把龙枪在罗燕的大腿上顶着,使她更是抖个不停,六郎轻轻伏上她的身体,细捏**,龙枪磨擦阴核,一点点地往里送。罗燕这时春上眉梢,欲火高升,娇躯扭动,似拒还迎。六郎挺动着龙枪,**之间,往她穴中送进。

罗燕痛得叫道:“啊……六郎……好痛……轻……轻点……”

六郎吻着她的胸乳,说道:“燕姐,忍耐一下,痛是免不了的,等一下就舒服了,燕姐,你好美啊。”

罗燕痛得泪都流出来了,娇躯也在六郎身下直抖,神情慌乱。她双手抱着六郎道:“六郎……轻点……”

六郎轻吻着她道:“燕姐,你放心吧,弟弟不会使你难受的。”

六郎轻轻地抽送,越来越重,罗燕有时皱眉,有时舒眉,身体扭动,渐渐地舒畅起来,淫欲大起,尽力迎向六郎的动作,口中呻吟着道:“哼……嗯……唔……好美……哼……太美了……唔……”

六郎见罗燕的娇态迷人,更是猛烈地**着,龙枪一出一入中,带出了她的**,手儿捏着**的力量更重了。罗燕的表情更娇媚了,**心也一张一合地咬着六郎的大**,叫道:“弟弟,你插得姐姐……美……美死了……嗯……好弟弟……花心麻……死了……哦……姐姐……不……不行了……要……要尿尿……了……”

罗燕渐渐进入**的境界,子宫壁突然收缩,吸得大**麻痒酥酸,浓热的阴精在她一阵颤动不已之后,直浇向**而来,烫得六郎也抖了几下。罗燕继续挺着**,呻吟着道:“嗯……嗯……龙枪弟弟……哦……插……插姐姐的……**……嗯哼……快一点……你……插……重一点……姐还……还要插……嗯……哦……”

六郎见她第一次插穴就这么**,真不愧是闷骚型的女人,有幸能干到这种**,下决心给她来顿狠狠的大餐。六郎加紧抽动的速度,手也捻着**,加重她的淫兴,罗燕**中的水又多了起来,六郎重重地插,狠狠地干,直操得她浪声淫哼着泄了三次,累的快要昏过去,六郎也适时泄身,带给她最高享受。

六郎见她娇喘吁吁,魂游太虚,阴精直冒,穴心子乱抖,全身酸软无力,这才缓了下来。罗燕在平和下来后,温柔地吻着六郎,六郎看她实在无力再战了,便放下她的娇躯,转移阵地。

六郎转头一看,顾盼春因看了几幕活春宫,使她难受得衣衫半解,小手抚揉着她自己的**呢。六郎移近她身旁,抱起她热情地吸吻,顾盼春闭着美目伸出娇舌任六郎含吮着,全身都让六郎摸遍了。六郎逗弄了她一会儿,便除去她浑身上下的衣裙,欣赏她的娇躯。只见她肌肤白嫩,奶房微微突起,**洁白无毛,尚未发育完全呢。

顾盼春实在是个美人胚子,年纪虽小,但**之媚,竟不逊于成熟的少女。乌黑柔软的秀发,窥人半羞的媚眼,小巧玲珑的菱唇,凝脂如玉的娇躯,可真是上天的杰作啊。在六郎大展挑情手段,含乳捻阴,吸吻香舌的技巧之下,直逗得她全身炙热,神情冶荡。

六郎翻身跨上娇躯,分开她的双腿,龙枪抵住那上未发毛的**地,顾盼春娇羞地道:“哥……嗯……轻点……你要慢慢来啊……不然妹妹会受不了……嗯……”

六郎低声地告诉她道:“琪妹妹,你放心,哥哥会轻轻地弄的。”

稍微用力,龙枪头还是无法塞入**,于是再多用一些力,终于把个龙枪头塞进**中。

顾盼春痛叫道:“啊……啊……哥……痛……痛呀……**第一次……挨插……哎唷……痛死了……”

六郎把龙枪再塞进去一点,发觉有些阻碍,再度用力一顶,整根龙枪干入了三分之二。

顾盼春大叫:“啊……痛死妹妹了……哥……你好狠……**痛死了……啊……”

六郎一见她痛苦难忍,暂停动作,轻声问道:“琪妹妹,痛得很厉害吗?”

顾盼春点着头道:“哥,真的很痛呀!”

六郎吻吻她,道:“妹妹,忍一忍,你看几位姐妹刚刚不是也很痛吗?后来就舒服了!”

吻住嘴,咬着她的舌尖,两手在那对小小的胸乳上不停地揉捏,渐渐,顾盼春被六郎爱抚的动作搞的**慢慢流出,扭动着娇躯。

六郎见时机成熟,用力把最后一段的龙枪也插了进去,只感到**又温又热,包得龙枪好美好美。她又开使喊痛了,六郎更加狂吻那雪白的**,揉着小豆豆般的奶头,为她吻去眼角的泪水。过了一会儿,顾盼春又骚荡起来了,六郎开始一点一点慢慢地抽着,插着,用大**刮着**深处,抽送的速度越来越快了。

顾盼春这时也不痛了,也把屁股直扭着,增加俩人的快感,一会儿,顾盼春也嗲着娇声道:“哥……好舒服……哦……太……太美了……”

六郎动了一会儿,停下来休息一下,顾盼春圆睁着媚眼道:“哥,怎么不动了嘛?妹妹正舒服,干嘛停下来嘛?妹妹要,哥,妹妹要……”

她可真是热情如火,骚媚**。

六郎又开始抽动起来,顾盼春紧紧地抱住六郎,口中如梦幻般地哼道:“嗯……**……舒服死了……哥……嗯……妹妹好爽……哦……龙枪的……哥哥呀……用……用力……干妹妹……啊……”

六郎不停地插着,顾盼春的**紧紧包住六郎的龙枪,而她已是娇喘急促,媚眼春意无限,粉颊绯红,更浪更骚地配合著六郎的**。六郎一下下用力操着,使得她阴精狂流,泄了三,四次,热烫的阴精刺激得六郎阵阵酥麻,噗!噗!噗!一股浓精泄进顾盼春的子宫,结束了这场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