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0章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5:20 字数:3943 阅读进度:480/640

苗怀玉比起方秀宁来,更显得爽朗大方。她的丰乳比方秀宁也大一些,让六郎无法一手掌握,只得轻轻托着,伸出舌尖拨弄着粉红的**。六郎有技巧的用舌尖绕着乳晕,慢慢地刺激着苗怀玉的感官,时而从**削过、时而将**向下压。每当舌尖削过**或者下压**时,苗怀玉便敏感的娇呼一声。当六郎的手摸索到苗怀玉的下体时,才发现苗怀玉张开着双腿,**上已是泥泞不堪。

苗怀玉的手用力的推着六郎的头,推向神秘的丛林地,**的说:“六郎,亲亲那里!”

六郎用手将苗怀玉的大腿向两侧撑开,让苗怀玉的**,整个曝露在眼前。随着两片**开合间,缓缓流着**蜜汁,隐隐透露出阵阵幽香。

六郎正看得入神,苗怀玉彷佛按捺不住高炽的**,极力一翻身就把他压在身下,双腿跪夹着六郎的头,一沉腰臀,把整个**紧贴在六郎的脸上,还俯下身子,张嘴就把六郎的龙枪含住。说时迟,那时快,苗怀玉的这一连串动作,简直是一气喝成,让六郎令其摆布似的,直到苗怀玉含入他的龙枪时,六郎才觉得舒畅的「啊」声。六郎被含过龙枪的机会并不多,现在只觉得既新鲜又舒畅,苗怀玉的嘴比任何**更温暖、更灵巧。磨、转、添、吸,让六郎想叫出来,可是,嘴巴已被苗怀玉的**封住了。

苗怀玉的个性及表现,跟方秀宁真的截然不同,方秀宁比较含情怯怯,苗怀玉则是热情且**,床第之间表现得主动,甚至有些猴急,简直比淫妇有过之而无不及。更让人咋舌的,是她的技巧及秽语,苗怀玉一面「吹箫」,还一面频频向六郎说:“六郎,你的玉柱又硬又挺,我爱死了。”

“六郎,这样舒不舒服……这样呢……”

但是六郎却从自己的经验知道,苗怀玉仍是**之身,神秘的小溪仍是未有人跽。苗怀玉逗弄一会龙枪,便起身转过来面对着六郎,分腿跨在他的下身,一手撑开**,一手扶着龙枪,慢慢坐下,全身重量使得龙枪整个没入穴内。六郎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龙枪突破苗怀玉的**膜时,苗怀玉用力的咬紧了牙关,眉头也是一皱,显然疼痛的滋味并不轻微。六郎心中十分感动,这位美人儿姐姐为了讨自己欢心,不但不顾羞耻,做出**的动作,而且强忍疼痛,有这种舍身红颜知己,夫复何求?

六郎体贴的将苗怀玉的身子托着,腾出一手去抚摸她胸前的**:“瑛姐姐,慢慢来,放轻松一些,不要太着急,否则你会很痛的。”

苗怀玉见六郎已经看出自己的心事,不由娇靥更酡:“你不嫌姐姐**么?”

六郎笑着道:“我知道姐姐是为讨弟弟的欢心,弟弟只有喜欢和感激,但是别太勉强了,姐姐毕竟是初次。”

苗怀玉娇羞着点头答应,六郎的温柔体贴让她爱到骨子里去了,这种男人,就是为他粉身碎骨也是心甘情愿。在六郎的温柔抚慰下,苗怀玉感激疼痛渐去,露出愉悦的表情,口中发出:“啊……嗯……”

的轻微呻吟声。看苗怀玉一上一下的套动起来,六郎知道她已经完全适应了,所以也就放开了手脚。他屏气凝神,趁着苗怀玉起伏套弄的下沉之际,突如其来地急速挺腰,把龙枪又急又重的撞在她**的深处。

“啊……六郎……撞死我了……啊……啊……好舒服……啊啊……”

六郎见一次得手,即全力猛攻,不让苗怀玉有喘息的机会。他用力及巧劲把身体反拱着,把苗怀玉的身子高顶得膝不着地,全身重量的支撑点就在下体交合之处。然后,六郎或扭转、或上顶、或摇摆、或震动,让龙枪在苗怀玉的**里作各种不同的刺激。

苗怀玉她双颊红晕、娇喘不止嘶哑的叫着:“……啊……六郎……顶坏啊了……我不行……了……啊……受不了……”

六郎知道这只是苗怀玉不由自主的叫出来的,并不是她真的受不了了,知道她正享受着快感,因此毫不放松。苗怀玉有如骑在一匹狂奔的野马上,而那匹野马正使性的扭摆,要她落下马背。

“六郎……我的好弟弟……你的龙枪……好粗……好长……实在是太棒了……姐姐……爱死你了……不要停……啊……”

“啊……要上天了……快不行了……六郎……姐姐……要来了……”

“啊……啊……嗯……好棒……我……喔……泄了……啊啊……”

苗怀玉**一阵急遽紧缩、蠕动,把她带上云端,阴精彷佛山洪突发一般滚滚而出,然后无力的俯趴在六郎胸前抽换著。六郎仍然不就此作罢,腰肢依旧用力顶撞,让龙枪继续重撞着**的最里端,而苗怀玉却彷佛只剩下半口气似的,轻微的呻吟着,偶而夹着几声告饶。

董香君看着**裸的六郎,羞涩难当,六郎一面贴腮磨蹭着,一面在董香君的耳根吹着热气,一面已经暗地松开她的裙带。

“不……不要……羞死人……啊……嗯嗯……”

随着裤裙滑落,董香君羞涩的轻叫着,但嘴巴随即被六郎的热唇封住,她觉得六郎不但用力地在吸吮着,还企图鼓动舌尖撬开她紧闭的牙关,而小腹下竟然还贴附着一根蠢动的硬物,正在跳动、磨蹭着。藉着热烈的亲吻,有力的拥抱,还有浓浊的呼吸,六郎不停地散发着男性特有的气息与媚力,让董香君逐渐荡漾的春潮替代了羞涩含蓄,也滚动着舌头,跟六郎的互相缠斗在彼此的嘴里,享受着水乳交融的亲蜜滋味。

“嗯……嗯……”

董香君敞开的衣襟,让饱满的丰乳与六郎结实的胸膛贴得密不通风,挺硬如珠的乳蒂,却因细嫩而敏锐地感受到肌肤磨擦时,所渡来让人悸动的酥痒,让她难忍地由鼻息间传出细微的呻吟声:“嗯……嗯……”

“嗯……嗯……啊啊……”

当六郎双手捏住丰乳的一刹那,董香君顿时一种难以言喻的舒畅,强烈得如遭电击,一阵突来的晕眩,让她脱力似地摇摇欲倒。六郎顺势让董香君躺卧床上,也如蛆附体般随之张着大嘴,含住半个**,唇夹、齿磨、舌挑,逗弄得董香君如遇狂风乍雨般地花枝乱颤。

“啊……哥……啊啊……别这么……唔……嗯……痒得……难……啊呀……难受……”

董香君双手扣着六郎的脑袋,欲拒还迎地操控着,让六郎一会而左、一会儿右地添吸着,心中潜伏的**,早就如潮似洪地溃堤泛滥了。当六郎的手摸上她的下体时,董香君的反应更是激烈,或挺、或摆让接触处更宽广、更紧密,甚而并拢双腿夹住六郎的手,彷佛贪婪得要将它吞噬一般。

“啊啊……轻……轻……啊……疼……”

六郎把龙枪挤入窄细**,**刚挤入一半,一阵锥心的刺痛,把沉醉在淫欲迷茫中的董香君给唤醒。六郎当然知道董香君「蓬门今始为君开」,怜香惜玉之情溢于言表。他一面轻轻磨转着臀股,一面伸长舌头添拭董香君脸颊上的泪痕。

“君妹妹……哥哥……鲁莽地弄疼了你……女孩子第一次总是有点疼痛……过会儿就好了……你放轻松……我会温柔……轻一点的……”

由于龙枪不再插入,而且六郎的舌尖又温柔地在脸颊、耳根、肩颈上移动著,还有充满爱怜的轻声细语,董香君颤声说道:“哥……你……轻一点……温柔一点……我怕……”

六郎忍着把龙枪立即插入逼穴的**,他尽其所能地挑逗着董香君,让她淫兴再起。温柔的爱抚,让董香君逐渐燥热难安,卡在**口上搅拌的**,也让她逐渐适应那种扩张的力量,**里更是酥痒渐增,有如虫蚁在骚爬一般。董香君逐渐浓浊、零乱的气息中夹杂着模糊的呓语:“嗯……舒服……嗯……好……”

随着董香君无意识的轻扭,六郎的龙枪随着淫液的润滑,一分一分地慢慢挤入**里。虽然没有像抽送时那种磨擦的快感,但是龙枪逐渐外翻,细细地品味着**壁上的每一道皱折、肉芽凸点,还有那种被紧裹着的舒爽,六郎也感到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哼哈……嗯……好涨……嗯……那里涨……得好……嗯舒……服……”

董香君自然而然地闭眼品尝,龙枪逐渐充满逼穴的快感:“嗯……这么大……嗯嗯……的东西……让人……嗯……啊啊……涨的……舒……舒服……嗯……”

六郎以手肘撑着上身,说:“现在还疼不疼?”

“嗯……一点点……嗯……可是……可是……嗯……涨得……难受……”

董香君似乎遍寻不着言语来表达她的感受:“嗯……还有……里面……嗯……好痒……好热……唔……真难……受……嗯……”

“痒吗?那有得治!”

说着,六郎便开始轻轻地把龙枪抽送起来,跟着说:“这样动着,就可以让我俩乐得飞上天。”

“啊……啊……嗯……真的……嗯……这样……动……动……哼……真的……好舒服……啊啊……”

董香君觉得圆滚的龙枪,彷佛平白长出许多菱角菱线,再抽动之余正搔刮着酥痒的穴壁,那种满足、愉悦、舒畅让她一阵阵发颤:“嗯……用力……刮……啊……是……用力……嗯……搔……啊啊……”

“嗯……你的**……还真紧……真暖和……嗯……把我……的龙枪……嗯……紧裹……嗯……”

六郎开始由浅入深,慢慢加快抽送的速度:“再……让你……嗯……尝尝……我的……厉害……喔喔……”

董香君突然感到龙枪的前端,竟然有劲地冲撞着**内壁,那种具震撼力的快感,直逼脑顶,使她不顾一切地失声呻叫起来:“啊……别……别顶……嗯喔……好深……啊啊……撞得……我魂……啊……都飞……了……啊……我……我……要……快别插……嗯……我……要尿……啊……尿……啊啊……”

**里突如其来的暖流,让董香君以为要解尿,可是那种感觉却比解尿更令人舒畅。而六郎不但没有缓和动作,反而突然伴随着急遽的呼吸,把龙枪更使劲地冲撞着。因为**里的热流,淹没了龙枪的一刹那,六郎也忍不住要射精,而难舍地作着最后的冲刺。

“啊……啊……我……君妹妹……嗯……我要来……啊啊……啊啊……嗯……”

六郎在那种酥麻入髓的舒爽中,把一股股浓热的精液射入**深处。

六郎突然激动的动作与吼叫,让董香君一时间疑惑着,但那瞬间疾射的精液,却先唤醒她的疑惑,随即又把她推入另一个失魂的晕眩中,让她也跟着呐喊著:“啊啊……好热……啊啊……烫……嗯……美……呜呜……”

射精后的龙枪,彷佛余劲十足,仍然在抽动着,就像唧筒般地充胀着逼穴,果真把他俩直抛上云宵,飞向天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