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5章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5:18 字数:5601 阅读进度:475/640

天渐渐发亮了,六郎仍然维持着打坐姿势不变,洞中的少女仍然甜睡未醒。又过了约半个时辰,天已大亮,洞中突然传来一声:“这是什么地方,我们怎么会这样?师妹?你快醒醒。”

二女醒来,惊异万分,又看看自己两人只身着**,一旁还丢弃着沾满鲜血的外衣,知道是被人救了。正在这时,突然洞口传来六郎的声音:“二位姑娘不必惊慌,是在下救了二位姑娘,二位姑娘运气看看,毒是否去除干净。”

二女闻得男子声音,又羞又急,看看自己随身包袱还在,忙找出衣服穿上,然后运气一试,发现浑身舒爽无比,不但所中毒已去,而且功力似乎大有增长,欣喜万分,双双走出洞来。六郎正站在离洞约丈远的一株树下,他是怕二女害羞,所以避了开去。二女见六郎年约十六七,玉树临风、英俊潇洒,娇靥俱是一红,朝六郎裣衽一福道:“贱妾姐妹蒙公子仗义相救,感激不尽,不知公子怎么称呼?”

六郎笑道:“些许小事,何足挂齿,二位姑娘不必挂怀,在下六郎。”

“什么?公子就是「杨六将军」?”

二女惊喜万分,同时抬起头,望向六郎。

六郎愕然道:“二位姑娘也听过贱名?”

黄衣姑娘道:“公子大名,远播江湖,谁人不知?贱妾青城派弟子张静初,这是师妹张静贤,贱妾姐妹曾经见过洪玉娇等三位妹妹。”

六郎也恍然大悟,笑道:“原来是二位姑娘,这天下可真小啊,玉娇也曾经跟我提过,当时还有清雅在场吧?”

绿衣少女张静贤闻言问道:“公子口中的清雅可是「百花宫」的司徒清雅?”

六郎点点头道:“正是。”

黄衣姑娘张静初道:“听公子口气,公子与司徒清雅似乎很熟?”

六郎赧然一笑:“不瞒二位,蒙清雅青睐,在下是她夫君。”

张、李二女闻言道:“原来如此,司徒姐姐也只有像公子这种英雄才配得上。”

六郎赧然道:“二位过奖,郑某实在愧不敢当。”

顿了一顿,立即转移话题道:“二位姑娘是如何遇上「炼狱门」徒的?”

六郎闻言叹息一声,道:“想不到数百年的「青城派」,居然……”

顿了一顿,又道:“二位姑娘不必过分伤心,「炼狱门」人定会为他们的罪行付出代价的,「炼狱门」的十大首领已经伏诛,二位姑娘可曾听说过?”

张静贤接口道:“这么大的消息早就传遍江湖了,公子又为中原武林除去大害,实在令人敬佩。”

话未说完,张静初、张静贤二女已趋前拜倒:“公子之恩,贱妾姐妹虽粉身亦难报答万一。”

“这是干什么?快请起。”

六郎慌忙去扶二位姑娘,哪知二位姑娘并没有接受。

张静初道:“贱妾姐妹愿为奴婢,追随公子左右服侍公子,恳请公子成全。”

“什么?二位姑娘怎么会有如此荒唐想法?快请起来。”

六郎料不到二女居然产生这种想法,不由慌了神。

“公子不答应,我们姐妹就不起来。”

张静贤坚决的道。

六郎急道:“二位这是何苦呢,我只不过偶施援手,二位姑娘根本没必要耿耿于怀,更没必要产生这种荒唐的报恩德想法,郑某不能答应。”

张静初道:“公子,贱妾姐妹并非仅为报相救恩,公子除去「炼狱门」十大首领,可算是为敝派报了仇,更重要的是为中原武林造福,武林中人莫不感激公子,贱妾姐妹愿跟随公子,杀尽「炼狱门」徒。”

说到这,顿了一顿,接着道:“我和兰妹都是孤儿,自小进入青城派,如今青城派遭此劫难,贱妾姐妹已经是举目无亲,难道公子就不肯收留我们吗?”

说到这儿,声音哽咽,几至泣下。

六郎心中暗叹一声,知道自己是脱不开身,问道:“你们真的决心跟着我?”

二女同时点头道:“是的。”

六郎道:“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张静贤问道:“什么条件?”

六郎道:“咱们是姐弟而非主仆,这点希望二位姐姐答应。”

张静初道:“贱妾姐妹不配。”

六郎严肃道:“二位姐姐如果再说这种话,那我们连姐弟也做不成了。”

张、李二女看六郎似乎真的生气了,忙爬了起来,张静初道:“公子,你别生气了,我们答应你。”

张静贤也道:“公子,你别生气了,我们听你的。”

六郎笑道:“既然答应了,为什么还一口一个公子,难道瞧不起小弟么?”

张静初赧然道:“六哥……”

张静贤也是娇羞的道:“六哥……”

六郎怎么会看不出二女的情意,知道又是一笔风流债。该来的总要来的,想躲也躲不了,六郎本来就没有刻意回避,一切顺其自然,笑着道:“初姐、贤姐,你们叫我六郎吧。”

二女心中一甜,点头答应,张静初道:“六郎,咱们现在到哪里去?”

六郎道:“我们向皇城方向走,嗯,咱们也该找个镇子吃点东西。”

张静贤娇笑道:“你不说还真不觉得,肚子真是饿了。”

三人收拾好东西,辨清方向,腾身而起,形影疾杳。

三人回到客栈,定下房间,各自洗浴更衣之后,到客栈对面的酒楼大吃一顿,张、李二女还陪六郎小酌一杯,三人兴尽而归,聚在六郎的房中。三人闲聊一阵,六郎对二女道:“初姐、贤姐,时候也不早了,你们也早点回房去休息吧。”

很奇怪的是,张、李二女闻言并没有起身,相反的,二女的表情十分的奇怪,六郎奇怪的道:“初姐、贤姐,你们怎么啦?”

张静初闻言抬起了头,娇靥微红,轻声道:“六郎,让我和兰妹妹陪你好吗?”

六郎一呆:“什么?”

张静贤娇羞的道:“六郎,你想我们还能嫁给别人么?”

六郎道:“事急从权,清白无亏,两位姐姐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情况。”

张静初接道:“六郎,你别误会,我和兰妹妹不求任何名分,只要能让我们偶尔陪你,我们就心满意足了,我们不会有其他非分之想。”

六郎道:“初姐、贤姐,你们怎么这么傻呢?我并不能给你们带来幸福。”

张静贤接道:“不,六郎,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最幸福的事情莫过能与自己心爱的人厮守,离开你,我们才真的不会幸福。为婢为妾,我和初姐都会甘之如饴,只是不要让我们离开你。”

六郎叹了口气道:“我就知道,你们两个是吃定我了。”

“你答应了?”

张、李二女闻言知道六郎已经同意了,高兴的扑到六郎身边,一左一右,在六郎的脸上亲了一口。

六郎伸手将二女搂住,回亲了一口,笑道:“这么漂亮的姐姐送到嘴边,我焉能不吃?”

张李二女娇笑不已,张静初笑着道:“言不由衷,我和兰妹妹也知道,与你的那些千娇百媚的妻子相比,我们只能算是路边的野花,哪能入你的法眼?”

六郎笑道:“瞧姐姐说的这么酸不溜溜的,有句俗话说得好:「路边的野花,不采白不采」。我六郎也不是柳下惠,所以啊……”

张静贤笑着道:“你以为我和师姐会怕你啊,别光说不练咯。”

六郎笑着抚上了二女鼓腾腾的玉峰,二女虽然娇靥酡红,但是并不退缩,反而故意将胸脯挺了起来。六郎爱不释手的抚摸良久,张静初羞笑着问道:“怎么样,是不是很小?”

六郎笑道:“虽然算不得很大,但也不小了。”

说着,他将张静初压倒在床上,温柔地封住了她的双唇,双手也在她美丽的躯体上游走不定,身下的张静初开始回应他的动作。在唇舌交缠之际,张静初开始觉得双颊发烫,全身上下像是有蚂蚁在爬一般,又麻又痒的。六郎的魔手开始搓着自己浑圆的**,没想到只是隔着衣服爱抚就激起了内心的**,而且随着胸脯传来的快意,张静初红润的脸颊显得春意荡漾,额头也随着渐渐高升的体温渗出粒粒汗珠。

“嗯……哼……”

张静初软弱的娇喘着,鼻息也粗了起来。六郎的右手顺着张静初**一路往下,松开了她的腰带,纤细的手穿过亵裤,直接抚慰她的两腿间的秘密花园,在花瓣上逗弄着,花瓣渐渐的湿润。

“啊……六郎……我……我……嗯……”

六郎开始为张静初解除身上的累赘,她满脸羞红,紧闭双眸,任六郎施为。

“喔……嗯……好弟弟……你好行啊……”

露出高耸丰满像大白馒头的双峰,峰顶挺立的花蒂羞红诱人,张静初微微害羞的交叉双手遮着饱满的胸脯。六郎轻轻拉开张静初白藕般的手臂,就像婴儿似的吸吮起椒红的**,另一手则五指成爪捏着张静初另一个**。

“六郎……好弟弟……嗯……好舒服……”

此时,张静初体内的快意像电流刺激着全身。

六郎吸够了**,开始要转移战场,他一把拉去张静初的亵裤,而张静初也毫不遮掩的张开双腿,露出早已泛滥的黑草原及肥厚娇嫩的**。六郎凑上嘴开始添舐那肥美的**,连续的攻击让张静初浪淫连连。

“啊……啊……喔……好会弄啊……喔……添死人了……”

张静初的**里**不听使唤的大量渗出,张静初灵活的舌头继续在**上来回滑动着,还不时吸着充血发红的阴核,全身发烫的张静初在六郎的舌头刺进**的同时,按着六郎的脑袋拼命压向自己的花瓣里,六郎也经验老道的用舌头在张静初的**里搅动,张静初被搞得脑筋一片空白,只想有根粗龙枪狠狠插自己的嫩穴。而一旁的张静贤看得是目瞪口呆,心旌动摇。

六郎看准备工作已经差不多了,起身将自己身上的衣物除去,转眼望向床上的一幅玉女裸睡图,真是妙手天成,六郎身上的热血不禁沸腾起来。张静初羞红着脸,紧闭双眸,双手护在胸前,完全一副待宰羔羊的模样。六郎将她的双手移开,饱览张静初胸前美景。那两团白皙柔嫩的美乳映入眼帘,双峰挺立,腰细臀坚,阴部一撮细毛井然有致,**嫣红丰厚,两腿修长匀称,真是人见人爱。

六郎再也无法忍耐,一手揉着张静初坚挺的酥胸,一手则是下探那迷人的细谷。那丰腴的胸部,拥有妙不可言的触感,兼具娇嫩与韧性,一捏便有反弹,令六郎爱不释手。接着又爱怜的吻上她的双唇,并在她全身姿意抚摸、按揉,更微微分开她的大腿,慢慢地触及张静初那细水长流之处,用中指稍稍探了一下,再用两指扳开**,只见里面鲜红嫣嫩,掺着晶汁,让人好不怜爱。张静初发出急促的鼻息,那朦胧的双眼似睁非睁,像是未解的宿醉。

经过一阵亲吻、抚摸之後,六郎将她双腿分放自己左右腰际,抓着光滑细嫩的大腿摆好了架势,准备直捣张静初的禁地:“好姐姐,弟弟我一定让你欲仙欲死。”

张静初已然失魂落魄,只能用最简单的音节来回复他:“嗯……”

六郎用硬直已久的龙枪,往**的嫩穴插了进去,只见张静初双手紧抓床单,小嘴中吐出呼痛之声,原来六郎的小弟弟顶进了**,但仍有一大半留在外面。六郎知道长痛不如短痛,用尽气力猛地叩关而入,张静初用力甩着头,竭力忍耐着破瓜之痛,强忍着没有叫出声来。

“很痛么,初姐?”

六郎体贴的停了下来,温柔的问道。

“六郎……不要管我……你尽管来吧……姐姐承受得住……”

张静初颇有大将之风。

六郎龙枪已入西蜀剑门关,自然不再猛进,只是轻轻的**起来,先在**口轻插,待得数十下之後,张静初眉目舒展,双颊潮红,六郎知道她已苦尽甘来,於是放心的深插浅抽,继之忽快忽慢、轻顶慢揉,接着又狂抽猛插的起来。张静初的呼吸也变得急促,媚眼若开若闭,两只纤纤玉手紧紧地抓着床单,嘴里呻吟连连。

“好……好棒……嗯……嗯……美死了……**好舒服……弟弟……你干得姐姐太舒服了……姐姐要……要你用力……对……用力……嗯……姐姐要舒服死了……再进去……我……我要死了……嗯……要……要飞了……嗯……哼……哦哦……”

“嗯……好……弟弟……真爽快……好……舒服……嗯……啊……哦……再来……对……啊……”

“六郎……好弟弟……龙枪弟弟……好……好会插喔……人……人家爱……爱你龙枪……啊……插死人家了……喔……”

张静初的呻叫声与六郎的动作自然合拍,彷佛是跟着乐队指挥的指挥棒一般,六郎**得快时,她的叫声也快,待六郎**得慢时,她的叫声也随之而慢,简直如同在为六郎敲边鼓打气。六郎采取的是龙翻之势,清楚见到张静初承受自己利器时,那股含羞带怯、彷佛极乐,却又旁徨无助的表情。看着这样的表情,同时满足了六郎的征服欲与爱意,使他更亢奋了,不住的在张静初的**中进进出出,勇猛异常。

“哎唷……弟弟别……别玩人家了……快……再来……喔……哼……我永远都……都爱你……哼……快……再……再重一些……哎唷……嗯……喔……”

“啊……六郎……姐姐的……好弟弟……龙枪……弟弟……姐姐……爱死……你了……再重一些……哎唷……嗯……啊……”

交接处啧然有声,水流四溢,张静初的丰臀随着六郎的**抬高伏低,双手像是无处可附,四处乱抓,口中胡乱的叫爽。剧烈的摇摆下,张静初胸前**荡起了迷人的大浪,雪白的**快速振动,和着晶莹的汗液,发出轻微的湿润声响,但在六郎的胸膛压上去後,乳浪便告终止,酥胸变作了各种**的形状。

“啊……六郎……你要干死……姐姐……了……哦……嗯……”

张静初在羞意、痛楚和愉悦中,陶醉地叫着,**的表现就更**了,全身又黏又湿,股间肌肉拼命紧缩,稚嫩的膣穴尽量地收缩、吸纳,内壁的皱褶像是无数的小手,温柔而热烈地抚弄着,像要把六郎的龙枪所积蓄的精力全部挤出来。六郎抽送的越快,她的反应也越形放荡。

六郎拿出他的绝活全力应战,不停的变换抽送的节奏,不但抽送的时快时慢,而且每次他的大**更是重重地顶在张静初的花心上,让张静初一下子像给人捧上了云端,一下又像身堕万丈深谷一般。六郎打算做最后总攻击,**得越来越厉害,欲仙欲死的张静初嘴里**着:“哼……啊……我……六郎……好弟弟……啊……美……美死了……六郎……插得好……好舒服……哼……哎唷……快……快……我……人家要不行了……啊……我要……嗯……啊……”

突然张静初全身颤抖,收缩的子宫不断的吸吮着六郎的**,浓烈的阴精源源不绝地流出,烫得六郎有说不出的舒服,屁股一紧,阳精也忍不住地泄在张静初的体内。当六郎射出阳精之后,全身无力的趴在张静初的玉体上,轻轻的吻着那香汗淋漓的**。张静初更是柔顺地享受着六郎的轻吻,心满意足的看着眼前这位俏郎君,不断的送上香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