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2章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5:16 字数:7170 阅读进度:472/640

只见荆虹整个人趴到六郎身上,不住的喘气,吐气如兰,有气无力的道:“好弟弟……让姐姐休息一下……我们换个姿势……嗯……”

话一说完,只见她一个翻身,便四平八叉的躺了下来,口中还喃喃自语道:“好舒服……哦……姐姐好舒服……好美……**美死了……姐姐就是死……也心甘情愿……”

此时的六郎,龙枪涨得好难过,他爬了起来,将荆虹的左脚放在六郎的肩膀上,可方便自己的干穴。龙枪轻轻松松的插入了**,是那么滑腻。由于**太多了,所以六郎拿条毛巾,把**和龙枪稍微擦乾,才又继续开始。「滋」的一声,龙枪刮着子宫壁,感到一阵阵的舒畅。此时的六郎已是欲火高涨,如早春之雷,一发不可收拾。

“嗯……哼……好弟弟……嗯……你的龙枪真凶猛……嗯……又来了……嗯……”

“六郎……好弟弟……嗯……嗯……姐姐的……嗯……嗯……**……哦……美……”

“嗯……六郎……你真的好棒……姐姐从来没想到……你弄的姐姐好爽……哦……太好了……**太美了……嗯……”

六郎的龙枪有如火车进山洞一般,一进一出,弄得两片**一张一合,露出了里面红嘟嘟的肉壁,煞是好看。

“龙枪弟弟……你好棒……嗯……**太美了……**太舒服了……嗯……好弟弟……姐姐……会……爽死……”

“哦……好美……**美死了……嗯……**舒服死了……哦……”

荆虹那一声又一声的**,屁股一下又一下的扭动,可谓是骚到了家,浪死了。六郎一看她如此,不由得精神百倍,**的速度和力量也加强了许多。

“嗯……美……美死了……哦……**舒服死了……哦……好舒服……嗯……好爽……”

“用力……哦……对……用力的干**……嗯……**麻酥酥的……嗯……好快活……嗯……”

“嗯……好弟弟……嗯……**……哦……好爽……哦……”

六郎一看荆虹可真是浪的要命,伸手抓住她那胸前粉嫩的**,用力的搓揉,使劲的按摩。只见她浑身乱摆,上下起伏更快,挺的速度更为猛烈。

“哦……龙枪弟弟……你真会干……哦……好爽……这下美死了……哦……**……浪水出来了……哦……”

她那副骚浪的样子,使六郎的**,上升到了极点。

“哦……你好猛……嗯……你好用力……嗯……你干的好……**……给你插死了……嗯……”

她闭着双眼,浪声的狂叫着。又白又嫩的屁股,在不停的迎合、挺动。这一声声的**的动作与娇声,使得六郎抽扬的更加猛悍。

龙枪头,在她的**里,左搓右揉的,搞得她又叫又抖:“好弟弟……好六郎……好龙枪……嗯……插死**了……嗯……好心肝……嗯……龙枪美死**了……嗯……”

荆虹高抬着双腿,不住的浪摆,两手紧紧的搂住六郎的背。屁股往上挺的好快,花心一下又一下的磨着龙枪头。

“哦……好姐姐……哦……哦……好浪……弟弟好痛快……哦……哦……”

六郎一面狂叫,一面加紧的干,龙枪头狠命的抵着她的花心。

“嗯……真是舒服……真是痛快……龙枪弟弟……嗯……插死姐姐吧……嗯……**美死了……”

「黑玫瑰」荆虹愈扭愈浪,愈扭愈烈,双颊赤红,媚眼如丝,神态淫汤无比。这一番的急插猛干,真可谓是天昏地暗,地动山摇。

“嗯……好弟弟……插的**好美……花心好酥……嗯……龙枪弟弟……你干得……姐姐……美死了……哦……”

“哦……哼……快……快……快插……姐姐爱死你了……哦……嗯……姐姐快……忍不住……啊……泄……啊……姐姐泄了……”

只听荆虹一声大叫,**停住,紧接着全身颤抖,双手狠狠扣入六郎的背,用力的抖了几下,一股浓浓的阴精,射向了龙枪头。六郎的龙枪被她的阴精一浇,整个人麻了好一会儿,一股阳精从马眼喷出,射向了**深处,结束了这清晨之战。

吃饭的时候,司徒清雅轻声笑道:“妹妹,你真厉害。”

「黑玫瑰」荆虹自然明白其中的含意,粉脸通红,十分的不好意思。「黑天鹅」周珊赧然道:“是啊,表妹,你和张薇妹妹都真的很不错啊,不像我,很快就不行了,到现在还疼呢。”

荆虹羞红着脸道:“人家忍不住嘛,虽然现在很痛,但绝对是值得的。”

张薇也羞笑道:“两位姐姐说的很对,六郎的龙枪实在是很大,这对我们女人有着莫大的吸引,因为他能带给我们无穷的乐趣,我们实在是够幸运的。”

六郎轻笑道:“张薇姐姐最放得开,也最持久。”

张薇羞红着脸道:“人家也是拼死一搏啊,下面现在可疼得紧。”

司徒清雅笑道:“六郎,三位妹妹今天可能没法赶路了,咱们是不是就在此地歇息一天。”

六郎点头道:“也好,等她们感觉好些了,加紧赶路也是一样。”

琼花公主突然笑着道:“六郎,三位新姐姐今晚看来都不能陪你了,你和清雅、丽华,不如……”

话未说完,司徒清雅和方丽华已经红了脸,方丽华道:“不行,要陪一起陪,你们也别想跑。”

洪玉娇笑着道:“两位姐姐,你们与六郎已经好几天没有在一起了,我们占着六郎的时间太多了,今天就让你们好好叙叙旧,我们就不便打扰了。”

温谨梅也笑着道:“是啊,这段时间我们被六郎缠死了,正好可以休息几天,几位姐姐也该受受累,这样才公平是不是?”

司徒清雅和方丽华知道这是三位小妹妹的好意,如果再推辞就说不过去,司徒清雅感激的道:“那我和丽华妹就不辜负三位妹妹的好意了。”

琼花公主笑道:“清雅有说见外的话了,难道我们姐妹之间也要这么客气吗?再说,你们这么长时间没有和六郎在一起,难道陪陪他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

六郎也道:“清雅,我对你们都是一视同仁,你们每个人在我的心中的地位都是一样的,我不希望再听到这么生分的话。”

司徒清雅忙道:“六郎,是我错了,你别生气。”

六郎笑道:“清雅,你们这么爱我,我怎么会生气,我只是希望你们能开开心心的生活,心中不要有什么顾虑,在我和各位姐妹面前,还有什么可顾虑的?我知道你在心中还是有或多或少的后来插队的意思,但现在应该明白了,这种想法是很不对的。”

众女听六郎说得有趣,都「噗哧」乐了,司徒清雅斜睨着他道:“瞧你说的,我们没认为自己是后来插队的,是你这样在想哦。”

六郎忙陪不是道:“那是我多心了,向姐姐陪不是了。”

温谨梅笑道:“只要你晚上多花点力气就行了。”

如此一说,众女是哄然大笑,司徒清雅和方丽华更是羞不可遏。

方丽华道:“咱们谁也别笑谁,不管是谁,上了六郎的床,都会放浪起来,六郎真是我们命里的小魔星啊,你们说是不是?”

众女纷纷点头,六郎笑道:“我觉得神仙也不过如此,我经常在想,我前身到底敲破了多少木鱼,才让我有今天的福分。”

众女被逗得嘻嘻哈哈直乐,这一家子真是其乐融融,令人羡煞。

“清雅,丽华,你们两个都还没有洗澡对不对?”

吃过饭,六郎笑着问司徒清雅和方丽华二人。

“是啊。”

两个人异口同声的回答道。

“小弟有个小小的提议,希望清雅、丽华能答应合作。”

六郎神秘嘻嘻的道。

“看你那个样子,什么建议?”

司徒清雅好奇的问。

“我看他呀,准没什么好事。”

方丽华颇有自信的说。

“你们听好了,我的建议就是:我们一起洗澡。”

六郎笑道。

“讨厌。”

司徒清雅娇嗔的道。

“这是小弟诚心诚意的要为两位姐姐服务。”

六郎满脸正经,让人愈发想笑。

“你呀,你算了吧,谁不知道你那一点鬼心眼。”

司徒清雅娇笑道。

“说了半天,你们到底要不要嘛。”

六郎问道。

“我没意见,丽华妹你呢?”

司徒清雅笑着问方丽华。

“我能说不好嘛?”

方丽华笑着回答,那意思自然是无条件的同意了。

六郎不禁大乐,飞快的在她二人的脸上亲了一下。

因为六郎住的是豪华的大客栈的特等套间,卧室后面紧跟着的就是一个浴室。洗澡的时候,六郎几乎看傻了眼,六郎有如置身美人国里。只见司徒清雅、方丽华,那一身凝脂如玉,洁白似雪的肌肤,在灯光下显得好美。该凸的地方凸,该凹的地方凹,无一处不美,无一处不迷人。那优美的线条,把她们整个身段勾划出最美的曲线、玲珑有致。司徒清雅和方丽华,这两个人的**,实在是太完美了。一会儿看看这个,一会儿看看那个,都不知道,六郎到底该看谁的比较好。

“你看什么,贼兮兮的,没看过女人是不是。”

方丽华娇嗔道。

“天下间的女人,如果都像你们一样,其他的,我都不看了。”

六郎的嘴还真甜。

“为什么?”

司徒清雅笑着问道。

“因为你们太漂亮了,光看你们就够了。”

六郎的嘴像是抹了蜜般。

“少在那里拍马屁了,油嘴。”

司徒清雅娇嗔的道:“你不怕我们告诉那些妹妹,她们可是会吃醋的哦。”

方丽华闻言,在一旁猛笑。

“你们个个都是天香国色,我是由衷之言。”

六郎笑着道。

“站好,我们给你上香胰,不要乱动。”

司徒清雅和方丽华娇声道。

四只玉手,不停的在六郎身上洗,当她们洗到六郎的龙枪时,不由得她们特别的多洗几下。六郎的手,也分别的抓住她们的**,使劲的玩。六郎的龙枪,在她们的玉手抚摸的情形之下,涨得好大。

“弟弟,你的龙枪真的好大,你知不知道?”

司徒清雅笑着道。

“我当然知道,而且我也知道它能给你们无尽的乐趣。”

六郎一边说话,两只手也移到了她们的**,中指扣进了**里,温温滑滑的。她们玩六郎的,六郎玩她们的。手指的扣弄,越扣越用力,**的**,沾满弓双手。她们的那些手,边玩六郎的卵蛋,边上下套弄着龙枪。

“嗯……嗯……哦……”

“哦……哦……哦……”

“清雅,丽华,赶快洗,我都快受不了。”

“急色鬼。”

“我色,你们不色?你们不色,**会流那么多?”

六郎笑着逗趣。

“还不都是你弄的,不然……”

方丽华娇嗔道。

全身的香胰被冲洗完之后,六郎立刻抓住司徒清雅的玉体,正准备上,司徒清雅一把推开六郎:“等一下,你洗好了先去等我们。”

“遵命,娘子,你们要洗快一点哦。”

六郎一边说,又分别在她们身上揩了点油水,才哈哈大笑的走出浴室,背后却传来一阵笑骂。

“标准的大**,讨厌。”

回到卧室,准备些东西,往床上一躺,先休息一下,等会儿有好戏上场。大约过了盏茶的功夫,司徒清雅和方丽华才洗完进门,各自围着一条浴巾。露出了雪白的粉颈,手臂,和青葱似的美腿。一摇二摆三晃的,走到了床边。甫一走进,那条浴巾,很自然的脱落在地上。

哦,天啊!真是上帝的杰作,魔鬼的化身,六郎快昏倒了。六郎看得眼睛都直了,真恨不得把眼珠子各分一颗,滚着她们打转。哇,心跳加速,血脉贲张,不停的猛吞口水。龙枪立刻像旗杆似的,竖得好高。两种形式的**,各有味道,弄得六郎不知道该向那一个下手。不同的**,由于阴毛覆盖着,较难看出那一个较好。一阵阵的肉香,闻得六郎欲火更炽,龙枪不住的向她们点头示意。

猛咽一口水,六郎生涩的道:“清雅、丽华,你们是要我一个一个来,还是要一起上。”

“我想一个一个来比较过瘾。”

方丽华提出了她的意见。

六郎又问道:“那另一个呢?”

“她当帮手呀。”

司徒清雅应声道。

“怎么帮法?摇旗呐喊,帮忙**呀。”

六郎好笑道。

“死人,死人,一天到晚胡言乱语。”

“哈……哈……哈……”

六郎被她们的玉手追打着,不禁笑出了声。

一阵嬉打,更添加了满室的春光,冷不防的,六郎突然的抱住了司徒清雅,把她压在床上。六郎的嘴唇,像是雨点似的猛打在她的脸上、额头、眼睛、鼻子,和那红润的小嘴,同时双手也不失时机的按上了她那对竹笋式的**。

“嗯……嗯……哦……”

“哼……嗯……嗯……哼……”

浓浊的喘息声,低沉的喉音。

六郎的眼光,落到了司徒清雅的小腹以下,方丽华不知何时已凑上她的**,整个盖住。只见方丽华的头,一上一下,一前一后的用力动着。她那纤纤玉手,也握住了六郎的龙枪,一前一后的揉搓着。她的手好小,好热,又是那么的用力,使龙枪倍感舒服。六郎的嘴慢慢的从司徒清雅的粉颈,移到了那尖挺的**。那一对草莓红的奶头,好鲜艳,六郎张开口咬了上去,魔手更是毫不客气的轻捏另一边的**。

“嗯……嗯……姐姐好舒服……嗯……好美……嗯……哦……哦……美死我了……嗯……好弟弟……嗯……丽华妹……你们弄得我好舒服……哦……舒服死了……”

司徒清雅的淫声加上不停扭动的娇躯,更是催促了六郎和方丽华的爱抚。

“哦……嗯……姐姐好爽……嗯……爽死我了……哦……好弟弟……哦……姐姐要……你的……哦……龙枪……哦……嗯……**……哦……嗯……”

“丽华……让龙枪插**……哦……嗯……清雅要龙枪入穴……嗯……哦……”

六郎拍了一下方丽华的头,示意她换位置。

六郎分开了司徒清雅的双腿,龙枪顶着**来回的磨。方丽华也立刻仿效六郎的动作,一口含着奶头,一手揉着**。司徒清雅**里的**可真是越流越多,越流越急。龙枪头来回磨着她的阴蒂,弄得她欲火更是高涨、沸腾到了极点。

“哦……嗯……好弟弟……哦……好龙枪……不要逗姐姐了……哦……不要逗姐姐……嗯……**痒死了……嗯……哦……快给姐姐……给姐姐……哦……好弟弟……”

“好龙枪……快插进来……哦……姐姐受不了……哦……**里面痒死了……痒死了……”

司徒清雅的臀部,不时的向上扭动,想要吃掉龙枪似的。龙枪慢慢的往下磨时,六郎突然一用力,「噗滋」一声,整根龙枪塞进了肉缝内。

“啊……”

“啊……”

司徒清雅因为**突然得到了充实,满意的喊了出来,而六郎则是**内温热、舒服才喊的。六郎闭上眼睛,享受这美好的片刻。直到那一刹那的美感消失,才又重新开始**。司徒清雅的手,用力的抱着六郎的屁股,好像是要告诉六郎:“龙枪弟弟……**好爽……你干得**爽死了……哦……太美了……嗯……可美死我了……嗯……”

“嗯……嗯……哦……舒服……哦……好舒服……实在是美死了……嗯……龙枪干得好……哦……丽华妹吸得好……哦……太美了……太妙了……嗯……”

龙枪随着**的润滑,**的毫不费力,反而有着阵阵的美感。方丽华的嘴和手,依然是那么的配合。司徒清雅的右手,经过了方丽华的腋下,扣弄着她的**。这一下,三个人都有事做,没一个是闲的。

“啧……啧……啧……”

手指扣弄**的声音。

“滋……滋……滋……”

龙枪****的声音。

“呼……呼……哼……”

六郎的呼气声。

“嗯……嗯……嗯……”

方丽华浓浓的鼻音。

“哼……哼……哼……”

司徒清雅那特有的呻吟声。这些综合而又美妙动人的旋律,更刺激了三人的**。

“嗯……美……美死了……嗯……姐姐会舒服死……哦……嗯……**快……哦……升天了……哦……嗯……”

“清雅……哦……你的**真美……哦……好……龙枪好舒服……哦……好美……哦……好……龙枪好美……哦……嗯……”

“好弟弟……哦……姐姐的**太美了……哦……嗯……太好了……哦……太爽了……姐姐爱死你们了……哦……”

“哦……哦……嗯……好美呀……哦……你们……弄得我好舒服……哦……哼……舒服死了……”

“插**……快插……嗯……”

只见司徒清雅,媚眼如丝,头发散乱,不停的摇动,她的香臀,更是不停的往上迎挺,配合六郎的**。

“哦……好龙枪……快……用力的插……哦……用力……哦……**……快不行了……用力呀……好龙枪……嗯……哦……姐姐快不行了……使劲的干……啊……哦……”

“姐姐不行了……哦……**要出来了……哦……哦……快……快……用力……啊……用力……啊……出来了……啊……爽死姐姐了……哦……嗯……”

“六郎,换我了,姐姐的**也早已受不了了。”

司徒清雅一泄身,方丽华便立刻的叫道。

六郎抽出了**的龙枪,一把抱住了方丽华吻了上去,她迫不及待的抓住龙枪要往**里塞。六郎要求她来个狗爬式的姿势,雪白的屁股,高高的跷起,中间下面露出了那红嫩、肥美的**。六郎还想逗逗她,可是,她的玉手,握住了龙枪,屁股向后一顶,便塞进了自己的**里。

“哦……六郎……**好舒服……好舒服……哦……你快给**止痒……嗯……哦……姐姐等好久了……嗯……”

“好姐姐……嗯……龙枪会给你满意……哦……**包得龙枪好舒服……哦……哼……”

“好弟弟……嗯……**舒服呀……嗯……用力……用力给**……嗯……姐姐爱你……用力插**……用力的干我……嗯……姐姐……姐姐爱你……对……就是这样……嗯……”

“干得好……嗯……你干得**太好了……弟弟……姐姐好爽嗯……你再使劲的插……插死小**……嗯……插……”

方丽华可真是浪极了,她和司徒清雅两人本是端庄的侠女,没想到这个时候也是浪如荡妇。她不仅把屁股用力的往后顶,同时伸出手勾住六郎的屁股,要六郎好好的插。这也符合了一句话:「出门象贵妇,在家像主妇,**象荡妇」,这也是男人对女人除了美丽之外的最高要求。

“拍……拍……拍……”

“滋……滋……滋……”

这些入穴的美好声音,把三人带进了疯狂的状态。龙枪没有因为刚才和司徒清雅的**,消失力道,反而更加的神勇,**的威力丝毫不减。

“嗯……好弟弟……你干得太好了……哦……**太舒服了……哦……嗯……你太会干穴了……嗯……”

“好浪的**……哦……龙枪被夹得好舒服……好美……哦……丽华……**好紧……紧得弟弟好美……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