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0章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5:15 字数:4781 阅读进度:470/640

司徒清雅又笑着道:“六郎,我还有一个跟你有关的消息。”

六郎问道:“什么消息,姐姐有从何得知?”

司徒清雅笑着道:“我是接到了「百花宫」中姐妹的消息,她们这段时间来分成小组,与「炼狱门」到处交战,当然不是正面的了。据她们说,还有一拨共廿四位蒙面女子,也是在与「炼狱门」捉迷藏,不用我说,你也知道她们是什么人了吧?”

六郎尚未回答,温谨梅已抢着问道:“是我们「无双城」的人么?”

方丽华笑道:“正是。”

六郎脑海里不由想起了在「无双城」中的旖旎情景,琼花公主想必是看透了他的心思,笑着道:“六郎,远的就别想了,还不如想想近在眼前的人吧。她们三个都是我的贴身宫女,”

说着一指周珊、荆虹、张薇三人道:“三位妹妹可是空等了不少日子,好不容易今日相逢了,可不能错过这个机会。”

如此一说,周珊、荆虹、张薇三人的脸都红了,司徒清雅笑道:“都是叱咤江湖的侠女,还害什么羞啊?”

六郎这次却是一反常态,主动的将三女的手握在自己的手中:“三位姐姐,我一定会让你们生活得快乐幸福的。”

三女同时羞红着脸点点头,娇声道:“我们相信你。”

司徒清雅看时候差不多了,笑着起身道:“**一刻值千金,我们就不作「夹心萝卜」,四位妹妹,我们也该回去休息了。”

方丽华和琼花公主、温谨梅、洪玉娇四人也笑嘻嘻的起身,跟在司徒清雅背后,临出门时,司徒清雅还特地回头嘱咐六郎道:“六郎,她们可都是第一次啊,别太猛了,呵呵……”

在周珊等三女羞不可遏的窘境下,带着四位妹妹笑嘻嘻的走了,临走还不忘将门关好。

看着周珊、荆虹、张薇娇笑的样子,六郎再也忍不住了,他慢慢地把周珊轻轻抱起,坐在他的大腿上,轻轻抚弄着她的背。周珊的香舌又嫩又香甜,尖尖地在他嘴里有韵律地滚动着,她用舌头翻弄着,当他将舌儿伸入她口内后,便立刻吸吮起来,使得周珊全身颤动了起来。周珊吐着气,如兰似的香气,她狂吻着六郎的舌头,一次比一次用力。周珊的粉脸更是红透了,她轻微抖着、颤着,诗样的呓语断断续续,爱的呻吟有如小鸟叫春。

他们仍在深深地接吻着、抚摸着,突然间,周珊离开了吻,以两道火红的秀眼看着六郎,似乎在期待着什么似的。聪明的六郎也善解人意地为周珊脱下了她的罗衫,抱到床上去。周珊平卧著,呼吸急促而猛烈,使那对白白嫩嫩的**一起一伏地颤动,半闭着眼睛,轻声呻吟着。

六郎抚摸着周珊的秀发、桃红的粉颊、结实而富有弹性丰满的**、修长洁白嫩肉的**,最后那丰满肥高白嫩凸起充满神秘地**肉穴地方。周珊的**现在好似两个饱满的双岭,圆圆的而富有弹性。周珊的**已呈粉红色了,当六郎含在口中吸吮时,那**在他口中跳跃个不停,真是逗人喜欢。尤其那块桃源地,真是神秘,还似朴玉调成一样,整个一块真像是一块未曾雕刻过的美玉一般,那密密的阴毛黑得发亮,与那洁白的肌肤真是黑白分明,可爱极了。皮肤细细而柔软,阴毛上一片雪白细嫩的凸出**,还有那道细细的小溪,已流出的**中,更是引人入胜。

六郎开始用手指轻轻地将**拨开,靠近**的阴核已经涨得很肥满了,而且还微微跳动着,那**的黏液沾满它的周旁,实在迷人可爱。六郎忍不住下面那龙枪的饥渴,于是右手握起周珊那纤纤玉手,引到自己的下身来。周珊当那纤手一碰上那又粗又壮大的龙枪,居然立即急促了起来。周珊轻轻地摸玩不已,最后她更是紧紧地握住了它,上下套玩着不停。

那由周珊手中传来的震憾力,使得六郎的龙枪受了刺激,更是坚硬糗更加膨胀。于是六郎趁机的抚摸着周珊的屁股,又摸到她的小腹、阴毛、**再到那挺高的阴核,那白嫩嫩的肉实在太可爱了。当周珊玩够了六郎那龙枪时,这时六郎用手指轻轻地抚弄着周珊的阴核,害的周珊抖动不已,于是六郎再稍微翻个身,右手伸出慢慢抚弄着周珊那坚硬的**。

“啊……唉唷……六郎……你……你……快……快别吻了……啊……我……实在……受……受不了……唔……啊……好弟弟……我……我下面……不知……怎么……好……好痒喔……”

“弟……弟……别……别吸吮了……快……快……停止……唔……我……我受不了……”

周珊一面叫个不停,一面又将屁股连连上抬,那圆而白嫩的臀部又是颤动个不停。

“啊……哼……哼……我的那……那个地方……好……好痒喔……哎唷……弟弟……还是……不……不要吻……啊……快……快停下来嘛……哼……哼……不……不要嘛……”

六郎轻轻地翻起身来,先用手将周珊的两腿分了开来,使她那窄小的**能宽松一些,以便龙枪的**能插入她的**去。于是他跪在周珊的两腿之间,一只手握着那粗大的龙枪,另一只手分开周珊那桃源洞口,使那**隐然在望。终于,把**套了上去,把身体伏下,两只手支住在床上,一面用嘴来吻住周珊,她的**散发着无比的热力,通过了龙枪更是剧烈的跳跃不停,六郎猛力一挺,插得周珊痛叫了起来。

“啊……六郎……慢……慢点……痛……痛啊……我……忍受……不了……唔……哼……哼……”

当六郎在向下插时,只觉得**的细肉破裂了。周珊那**的痛楚,像针刺着她,周身颤抖不停。这种刺痛,周珊想该是**膜破裂了,觉得**有黏黏的东西流了出来,沿着屁股流到床上。

“六郎……慢……慢些……里面……好……好痛啊……哎唷……哼……姐……姐受不了……弟……轻……轻点……”

“珊姐……你放心……我……插慢点……就是了……等一下……就会好了……而且……你还有……慢慢舒服……弟……绝不骗你……”

六郎轻声的安慰周珊,见周珊那副娇滴滴的模样,心中更加怜爱,于是把嘴凑上去深深的一吻。

过了没多久,周珊的**慢慢有了反应,她只觉得**深处渐渐地骚痒了起来,说不出的难受,那似乎是性的燃绕。于是周珊情不由己的扭动她的娇躯,使她**里头的子宫颈能去碰撞六郎的**,同时娇喘道:“六郎……里……里头……开始……痒……了起来……我……我……好难受喔……哼……哼……快……快……快给我……止止痒呀……哼……哼……”

六郎这识途老马,深知周珊已深受性的燃烧,于是在周珊的娇声一毕,立即用力一顶,一根粗壮的龙枪冲了过去,直抵花心深处了。周珊更是娇躯一颤,呻吟道:“嗯……哎呦……六郎……美……美极了……但……还是有……有些痛……哦……哎唷……姐姐……上天了……”

“哼……我……那**……没有一处……不是……舒服万分……弟……怎么到……今天……才……才插人家……姐……姐恨死……你了……”

“六郎……你抽……插得我……我……好……舒服哦……哎唷……哼……我……我美死了……哼……哼……哼……”

只听到周珊娇声不绝,那粉脸上更是露出那性满足的艳丽,她是太舒服了。周珊此时更是渐入佳境,**中更是觉得酸酸麻麻,有一股说不出的感受,那股兴奋令她又娇喘道:“哼……哎唷……插……插死我了……弟……你的……龙枪……好长哟……每次……都顶得……人家……好……好舒服……”

“六郎……我……的骨头……都要酥了……哼……哼……美……美死我了……六郎……我快没命了……哦……哦……美……到上天了……”

“哎唷……好……好舒服喔……嗯……嗯嗯……我……可……可活不成了……哼……要……要……要上天了……弟……弟……我……我要……丢……丢了……”

“六郎……好弟弟……快……快……快用力……哦……哼……哼……我……受不了了……我……丢……丢了……啊……”

周珊的阴门突然一阵收缩,阴壁肉不断吸吮着六郎的**,六郎忍不住全身抖索了几下,大**一阵跳跃,卜卜卜射出大量的阳精,直射得周珊的**有如那久旱的田地,骤逢一阵雨水的滋润,花心里被热精一淋,子宫口突然痉挛收缩,一股阴精也狂泄而出。此时,两人深情款洽,水乳交溶,双方都达到最**,彼此享受到**的乐趣。

荆虹的脸好红,六郎的手搂住她的腰,略用力,她整个人倒入了六郎的怀里。她想挣脱,六郎却搂得更紧,低下头,看着她那张吹弹可破的脸庞,有如三月里盛开的红杜鹃,可爱死了。荆虹躺在六郎怀里,也不再挣扎,两人自然的吻在了一起。一股电流,侵袭了六郎,也侵袭了她。

六郎吻得好狂热,吻得好激动,荆虹的手此刻也紧紧抱住了六郎,沉重的呼吸声,生理上的需要,撕去她的衣服,也冲破彼此之间的那道墙。六郎连忙分开荆虹的双褪,龙枪慢慢的进去了一点,六郎立刻感到一阵温暖,而且滑滑的,似乎有东西挡道,不让龙枪进去开山凿洞。六郎猛一挺腰,一送力,又进去了一大半,可是被六郎压在底下的荆虹,却哀叫道:“痛……痛呀……姐姐快痛死了……弟弟你不要弄……痛死姐姐了……”

“六郎……痛……不要动……不要动……”

“虹姐姐,尽量放松身体,你就不会感到那么痛了。”

六郎俯身亲吻她的嘴,她的**,来缓解她的疼痛。一会儿亲嘴,一会儿含**,终于,荆虹不再喊痛。

“好弟弟……嗯……姐姐里面好痒……好痒……好弟弟你快动……”

“啊……轻一点……不要那么用力……弟弟……轻一点……”

六郎的龙枪被荆虹的穴,紧紧的包着,真的好舒服,好快活。六郎并没有立刻大刀阔斧的,反而是很有耐心的轻抽慢插,就这样频频的的进出了几十下,荆虹的手突然紧紧抱住六郎的背:“好弟弟……姐姐好舒服……好美……弟弟……你快一点……”

“嗯……哦……姐姐美……好美……嗯……”

“虹姐姐……弟弟也好舒服……好美……哦……哦……”

“好弟弟……姐姐美死了……快动……快一点呀……”

“嗯……嗯……姐姐美死了……要快活死了……嗯……”

“啊……六郎……姐姐……不行了……啊……”

六郎突然感到龙枪一阵温暖,原来荆虹初次上阵,没有完全放开,竟然很快就泄了。六郎也暂时停了下来,两人相互的爱抚着,相互地擦去身上汗水。片刻之后,轻轻的,是那么的柔,那么的美,吻上了她的嘴,手也抚摸摸着她的敏感部位。六郎的棒儿比刚才更粗更大更长,六郎把荆虹放倒,细心的看着她全身的一切,洁白如玉的皮肤,挺挺硬硬的**,以及那个长满了毛的**。嘴含着她的**旋转的咬,轻轻的含,右手的手指,也扣弄进了她的**。好多的**,像什么似的,有点黏黏的,**是越来越多,荆虹的淫叫声,也越来越大声。

“嗯……哦……哦……姐姐好痛快……”

“好弟弟……姐姐要你……要你快干……姐好痒……”

看到荆虹如此的放浪,六郎的心中早充满了熊熊欲火,不用她叫。六郎将龙枪,对准了荆虹的**,用力一送,已整根尽底,六郎这次的干穴,如狂风暴雨般急速**,干得荆虹叫声比先前又大了许多。

“啊……姐姐的**好美……姐姐美死了……啊……”

“嗯……嗯……姐姐好舒服……好爽……嗯……嗯……”

“好弟弟……哦……用力的干**……用力的干姐姐……哦……”

“姐……你的**好美……弟弟的龙枪好舒服……”

“好六郎……好弟弟……姐姐美死了……哦……姐姐舒服死了……哎……”

“姐……姐……六郎爱你……哦……哦……”

“好六郎……好弟弟……用力的……哦……用力……”

“哦……哦……亲爱的……六郎……龙枪……弟弟……快……**好美……哦……”

“哦……弟弟……姐姐舒服死了……姐姐爱……死你了……”

“姐……哦……你的穴好爽……哦……哦……好爽……”

“弟弟……姐姐爱你……快……用力……快……用力……啊……姐要出来了快……快啊……姐姐……美上天了……啊……”

“姐……笑虎也爱你……姐……”

六郎和荆虹双双泄精,两人相拥体会着**的快乐。

“虹姐姐,感觉舒服吗?”

“六郎……姐姐感觉好舒服……好幸福……姐姐……爱死你了……”

「啧」的一声,送上甜蜜的香吻。

“虹姐姐,弟弟也会永远的爱着你。”

两人紧紧的拥抱、亲吻,尽情享受爱的甜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