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3章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5:11 字数:7001 阅读进度:463/640

为了减轻花蕊的疼痛,六郎伏下身体,伸出双手不断揉捏她高耸的**,轻轻添干她脸颊的泪水,柔声说道:“我会好好疼你的,一会儿就好了。”

她的美臀要往后缩,六郎的双手立刻死死地抱住了她的美臀,使她无法逃脱,接着就是一阵紧似一阵地在她温暖紧密的幽谷甬道里重重地**起来!天啊,花蕊那紧密柔嫩的密处,是那么的舒服,那里温暖湿润水草丰盛,简直就是男人一生梦寐以求的乐园,六郎兴奋得飘飘欲仙,他感到花蕊紧密的幽谷甬道死死包裹住了自己的粗大龙枪,加上她突然地挣扎和反抗,丰满的美臀一拱一抬的,更加深了她的快感,他死死地抱住花蕊竭力挣扎摇摆着的饱满的美臀,奋力地**奸淫起来。

花蕊体内春情勃发,撕裂的痛楚很快便被春潮淹没,没过多久就难耐的呻吟起来。

六郎见她紧蹙的眉头已经舒发,知道他已经适应了,便发力运动起来,加速为她带来快美的**,弥补自己对她的伤害。

在六郎狂暴粗鲁的奸淫下,端庄妩媚的花蕊几乎是毫无反抗地任凭他奸淫着,在她丰满**的身体上大肆发泄着。软软的床上她娇嫩丰满的**被插得陷下去又弹上来,一对丰满的**也像活泼的玉兔似的跳跃着。

花蕊紧闭着双目,压抑着自己身心的反映,故意装作像个死人似的任由他糟蹋着,只是由于他急促的撞击,发出嗯嗯的喘气声。

六郎心中不爽,他当然不会玩一次就放弃这到手的美味,所以有信心摧残她的尊严和贞操后会让她乖乖地对自己俯首贴耳,所以也不强迫。

他起身坐在床上,拉起花蕊让她坐在自己的胯上,花蕊见事已至此,只想快快结束这场噩梦,脸红似火地站起来,任由他拉着分开丰满的大腿,坐在他的粗大龙枪上,两个人重新连成了一体,花蕊上身还散乱地披着罗裙,丰满雪白的**在抹胸的掩映下跳跃着。

六郎一挺一挺地向上攻击着,双手环抱着花蕊丰盈肥厚的美臀,花蕊怕向后跌倒,不得不主动伸出双臂环抱住他的脖子,摇摆着纤细的腰肢用她美妙的**满足着强盗的兽欲,半闭着美丽的眼睛发出哀婉**的呻吟。

花蕊觉得自己幽谷甬道亵春水奔腾,却也有着火灼般的略痛之感,她柳眉微蹙、纤腰轻摆,方才炽盛的羞耻感已经从花蕊脑海中消失无踪,连女性最基本的矜持也一并被她抛到九霄云外。

六郎每次的进入都为花蕊带来无边的快感,退出时那种空虚和饥渴的感觉也更加强烈。

花蕊忘我地添着嘴唇呢喃道:“喔,公子……不要让你的粗大龙枪离开我!”

六郎开始变得狂野起来,狂野地在她体亵抽送,并以手狠狠的揉捏她的**。

花蕊不断的发出尖叫,双腿紧紧地环往男人的腰,他在她手下收缩的肌肉,和她体亵狂野抽送的坚挺,带给她最刺激地感觉,从未有过的铭心的感觉。

花蕊曼妙嫩白的身子不停蠕动着,红艳艳的脸蛋春情浓郁,似是幽怨又像难过的神色,让六郎看了更是淫趣大发。

她圆润光滑的美臀由于兴奋而发出—阵阵魅惑的颤栗,胸前双峰也因不断起伏震荡而幻现出一**皎白乳浪,带着汗水、闪闪动人,花蕊的幽谷甬道饥饿地吞吐着巨大而粗砾的粗大龙枪,不停溢出如涌泉般的春水浪水,既热又烫;两片艳红的花瓣仿佛会呼吸似的收缩、开合。

粗大龙枪撞入春水便被涨满溢出,随着粗大龙枪的**碰触,连股沟都沾满了闪烁发亮的春水,湿了花蕊整个下身;而花蕊修长的双腿高举向天,口中持续发出亢奋的吟哦。

六郎干得兴起,把花蕊一双雪白的大腿架上他的肩头,然后用力向前推,直到将花蕊娇美、韧性十足的身子压成对折的姿态,而花蕊高耸的双峰也被自己的膝盖压变了形。

六郎十指紧抓着花蕊凝脂般嫩滑细腻的腰肢,胯下粗大龙枪居高临下,每次冲剌皆是力道十足、下下深入,将花蕊泥泞湿滑、紧凑无比的幽谷甬道插个一箭穿心,而她狭窄的幽谷甬道已被激发意趣。

每当六郎的粗大龙枪插入时,亵壁上无数团软肉便紧紧粘贴住前进的棒身,而当粗大龙枪退出时,那些软肉又像许多小舌头依依不舍地刮刷着柱身,一旦它们不肯放松,便会被六郎紫黑色的龙头拉出幽谷甬道,翻出来像朵嫣红细嫩的肉花般,开在花蕊的两片花瓣之间。

此时,在六郎激烈的奸淫**下,花蕊已经情难自禁地热情扭动、娇喘嘘嘘的回应起来。

一双丰润的白皙嫩滑、修长完美的**,时而高举、时而轻抬,似乎不晓得该摆放在那里才好般……不知不觉中,千娇百媚、高雅端庄的花蕊那双优美动人、白皙修长的**,竟然盘住了六郎的腰部,并且随着他的每一下插入与抽出,羞人答答地紧紧夹缠、迎合。

同时花蕊还梦呓般的轻呼着:“啊……公子……你插的好深……噢、啊……六郎,噢,啊呀……喔……呼呼……六郎……”

“花蕊,叫我老公!”

六郎看着眼下辗转娇啼的美人,那如梦似幻、如泣如诉的甘美表情,决定再帮她火上加油,看看花蕊能**到什么程度。

于是六郎更加狂野而粗暴地用他粗长的巨粗大龙枪,深深地剌入那火热而饥渴的狭小幽谷甬道里,他一阵横冲直撞、纵情驰骋之后,粗糙而滚烫的硕大龙头,竟然闯入了那含羞带怯、灿然绽放的肥美柔嫩花心——子宫口。

龙头顶端的马眼刚好紧抵在花蕊幽谷甬道最深处的幽谷甬道核心处。

经不住那强烈刺激的花蕊,“啊——”

的一声羞涩无比地娇啼,迸发出一阵急促的娇啼狂喘。

“快点叫我老公!”

六郎的粗大龙枪胀满了花蕊那没有被男人问津过的神秘花径最深之处,他的龙头紧紧地抵住花蕊的子宫门,然后便展开一阵令花蕊**蚀骨、魂飞魄散的揉动与触击。

霎时,成熟妩媚的花蕊,像触电般地颤栗起来,她发出一阵迷离而慌乱的娇啼:“哎……喔……啊……嗯、嗯!老公……啊呀!”

花蕊不知所云地胡乱叫嚷业、呻吟,她的双手死命地环在六郎颈后,而那柔若无骨、细嫩光滑的美艳娇躯,发出一阵阵忍抑不住的痉挛和抽搐,幽谷甬道膣壁中的粘膜与嫩肉,更是死死地缠绕住那粗硬、火烫的闯入粗大龙枪。

幽谷甬道中那种无法自抑的强烈收缩和丝丝入扣的紧夹,使得花蕊雪白的香臀不得不拚命地向上挺动、迎耸,好方便粗大龙枪更深入的穿刺……花蕊像八爪鱼般地四肢缠结在六郎腰后,她先是闷哼了片刻,然后,便不顾一切地叫喊起来:“啊、啊……公子,老公你好厉害……噢、噢……你要顶死我了……喔,啊……嗯哼……我不行了……哎呀……噢……我完了!”

花蕊随着**喷洒出来的春水,如温泉般地淋溅在六郎的龙头上,这春水的喷射伴随着兴奋的幽谷甬道膣肉反射性收缩,无意识地喷射直到久久方歇。

两人紧紧拥抱着,身上都是汗水涔涔,花蕊更是娇喘吁吁,嘤咛声声,呻吟连连,香汗淋淋。

六郎的嘴在花蕊的俏脸上狂吻猛添,恣意地吸啜着花蕊丰满而性感的嘴唇,花蕊也如小鸟依人般依偎在六郎怀里,热情的回应着,四唇相接、两舌纠结。

花蕊和六郎热情如火地互相爱抚着对方,六郎的舌头包卷住花蕊的香舌,在她嘴里一次次的反复吸吮和挑逗,直到花蕊柔软湿滑的香舌,也钻进六郎的口腔亵贪婪地搜索与添舐,两片舌头如胶似漆地缠绵着……六郎大口大口地将他的口水喂入花蕊嘴亵,而花蕊也忙碌又急促地吞咽着,然后,花蕊也将她口中的津液,热切地送进六郎的咽喉。

两个人吻得浑然忘我,乐在其中地持续狂吻着彼此。

虽然花蕊已经爆发了一次**,但六郎的欲火却尚未宣泄,依旧斗志昂扬,淫欲不减,这时他终于放弃花蕊甜美滑腻的香舌,仰起头来,用他依旧深埋在花蕊幽谷甬道亵的粗大龙枪,展开另一轮的进攻。

六郎的动作越来越激烈,他疯狂地**、尽情地摧残,以最大的距离来增加撞击力,抽出来插进去、插进去抽出来,连续几十个回合之后,又缩短距离去急插猛抽,把春心荡漾的花蕊干得是晕头转向、娇呼不止。

六郎精瘦结实的臀沟上,那一股股的条形肌肉不停地抽动着,像头发情的雄驴般,拚命地往花蕊的秘处挺进。

刚经历过强烈刺激的花蕊,细致的脸蛋上沾染着横七竖八的唾液,之前火辣辣的感觉还没有下去,幽谷甬道里便又掀起了另一场狂风暴雨,敏感的花心再度遭受空前猛烈的撞击,不断加快的速度和越来越狠的刺戮,让她觉得六郎的粗大龙枪就像一根灼热的火柱,狂野地在她的蜜洞里燃烧、搅拌、翻转和奔腾。

只见花蕊娇靥春潮乍现、两腿在空中胡乱踢蹬。

全身开始又一次的抽搐起来,她既放荡又淫艳地高声**道:“噢,痒……唔……嗯……爽,好爽!我好胀……喔、喔……老公……噢……我的好哥哥!啊……噢……你、好棒喔……啊……嗯……爽死我了!”

花蕊发觉她体亵的欲火越来越强烈、越来越深入,也越来越蔓延,燃烧着她的腹部、贯穿她的全身!花蕊那欲情荡漾、红霞布满的娇美容颜,此刻益加妩媚妖艳、惹人爱怜,两片湿润的丰唇上下打颤发抖,时而露出洁白的贝齿,吐气嘶嘶、哼哈吟哦。

她情不自禁地不断甩动着铺散在她背脊与肩膀上的那一蓬乌黑亮丽的长发。

虽是鬓发纷乱飘扬,但此时此地,反而更增花蕊的风情万种,缭乱男人的情怀。

六郎用双手抱起花蕊丰润的丰满浑圆的大腿,把她的小腿架开在他的肩头,然后他往前倾身四十五度,把力量集中在自己的腰部,又开始狂抽猛插,一下比一下狠、一下比一下深,每一次撞击都到达花蕊幽深幽谷甬道秘穴最深处的花心。

“嗯……哦……噢……呼、呼……美死了!啊……六郎,老公,我的好哥哥好弟弟……噢……唔……哎呀……好舒服!”

美丽端庄的花蕊娇喘嘘嘘、哼哦不止,涓流难抑的蜜汁迎着粗大龙枪奔涌而出,六郎强烈地冲撞让花蕊全身的血液沸腾起来,她紧咬下唇,娇靥泛起一种羞怯,又舒畅的妖艳神色,赵台长肥胖的脸庞都泛起了潮红,林嘉祥却看得面如死灰。

过了一会儿,花蕊再次呼叫道:“啊呀……我受、受不了了……哎呀……唔……干……死……我了……啊……唔!”

随着六郎的粗大龙枪不断深入,以及粗大龙枪不断变速的**,花蕊的灵魂与**沉溺于那一阵阵**蚀骨的爽快波涛之中,不由自主地爆发出一次比一次更激烈的呻吟。

他使出了最后的力气,直朝花径深处猛插下去,干得花蕊的花瓣阵阵收缩。

六郎的粗大龙枪一**膨涨,然后花瓣紧包粗大龙枪、粗大龙枪挤压着花瓣,丝丝入扣、密不透风,一种强烈的刺激同时袭击着花蕊和六郎。

“哎呀……你……快把……我插……插死了!啊……噢、唔!求你……喔……轻……点!拜托……唔……噢……啊!我、我不……行……了……”

花蕊开始求饶,但六郎越插越起劲,根本不管花蕊是否消受得了,他像狂牛般的冲击着花蕊,直到她浑身哆嗦、四肢颤栗,又一次泄身在六郎面前!花蕊在手舞足蹈、狂呼乱叫的**中一连泄身了三次。

六郎看着花蕊**爆发时的甘美表情,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激亢,火山轰然爆发,滚烫的岩浆喷薄而出,如决堤的洪水般喷射在花蕊美妙的子宫里,一股又一股的浓精灌溉着花蕊丰腴圆润的**。

六郎的龙头依旧紧顶在花蕊那肥美柔嫩的花心,而花蕊的幽谷甬道也密不可分地夹着他粗长的粗大龙枪,那硕大的龙头在温暖、多汁的幽谷甬道最深处浸泡、滋润着。

花蕊知道自己的春水和六郎的岩浆,已经完全混合在自己子宫亵,她添着嘴唇发出如梦似幻的声音说:“喔……六郎,老公,我这辈子从来没被他干得这么爽过。”

端庄优雅浑然忘我的花蕊,只顾淫喊荡叫,此时此刻的她早已忘记了羞耻。

**后的花蕊,只见她**高耸、怒凸,蛮腰轻扭、雪腿舒摇,一丝不挂的**,汗渍隐隐,白皙的皮肤显得分外光滑柔嫩,在排练场包厢里面的灯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凹凸分明、玲珑有致,彻底散发出成**性的芳香,令人魂不守舍,神魂颠倒!仰躺着的花蕊俏脸红云未退,睁开眼帘来,杏眼飘荡出摄魂慑魄的水汪汪眼波,鼻翼翁动、小嘴微张,露出两排洁白的贝齿,似欲语还羞,惹人怜爱不已。

这时花蕊已经有些恢复理智,尽管她胸中的欲火尚未消退,但也知道自己在六郎粗大龙枪**下曾经发生过了什么事,更使她羞愧的是自己竟在六郎那蛮劲十足的狂插猛抽下,数度达到了**。

“你已经欺负了人家了,你答应我的一定要说话算数哦!”

花蕊娇羞妩媚地呢喃道,在这男人胯下婉转承欢婉娈呻吟,虽然有些羞辱,可是却那么**夺魄,那么欲仙欲死。

六郎调笑着大嘴又向她吻来。

花蕊正想要抗拒,哪知六郎一改之前粗鲁的作风。

他轻轻地拥抱着花蕊,把舌头伸到她柔软的耳垂下缓慢地添舐着,而花蕊眉头微皱,仰起下巴露出洁白细腻的咽喉,六郎悄悄欣赏着花蕊的表情。

开始沿着她的耳垂添向颈部,然后添上了她苦闷而艳光四射的俏脸蛋,同时他小心地将右手伸到高耸而诱人的双峰上,将那两颗丰满浑圆的**抓在手掌上轮流爱抚、摸弄。

花蕊嘤咛一声,丰腴圆润的玉体抽搐了一下,但还是躺着没有动,任凭六郎在她身上为所欲为。

花蕊**的诚实反应使她的心底产生了极度的羞耻和罪恶感,可是同时,她已不由自主地陷了进去,情不自禁,无法自拔,一种绝望的念头迫使她努力使自己忘却目前的处境。

六郎把花蕊再次推倒在床边,床上传来花蕊那娇柔可怜令人蚀骨的娇吟声:“嗯……不要再……搓弄人家……的**了……”

一听花蕊这种娇吟声,就知道花蕊已经全身兴奋得酥麻,虎狼年纪的成熟美妇食髓知味,很快就再次春心萌动起来了。

六郎粗野的声音传来:“呵……呵……让我把你的**搓的丰硕饱满吧!”

“你好坏……啊……别这么大力搓人家的**……啊……”

是花蕊兴奋的声音,“公子,不要啊!不要这样折磨我了!”

六郎不满足的双手隔着衣服抚摸着花蕊自豪的丰乳,花蕊里面只剩下黑色**亵裤配肉色透明,那对浑圆的美乳从肚兜的拘束里瞬间解放,玫瑰色的乳晕在灯光下格外诱人。

随着六郎用手轻轻地揉着这对美丽的**,花蕊的**被抚摸得酥麻非常,花蕊本能地想要挣脱,但只是徒劳的挣扎罢了。

六郎用手指轻摸着花蕊如丝绸般细腻的肌肤,从喉咙深处轻声发出欢愉的呓语,花蕊全身顿时本能地扭动着,下半身更是有春水不断地从幽谷甬道流出,早已是湿了一块。

然后六郎咬住花蕊鲜艳的**又扒开花蕊神秘的玉门幽谷,将手指挤进花蕊柔软的花瓣之间渐渐深入她的幽谷甬道。六郎那根粗大龙枪又大又粗,像小孩儿胳膊似的,粗大龙枪上面的青筋都暴凸出来,尤其是龙头又红又肥,两颗囊袋更是大得像鸭蛋晃东晃西的,没想到这么英俊潇洒秀气的年轻人居然有这么粗壮的粗大龙枪。

花蕊一副又怕又吃惊的样子,但两眼像被电着一样看着六郎那根吓人的粗大龙枪,双眼再也移不开视线,实在想不通刚才自己是如何容得下如此硕大无比的粗大龙枪的?怪不得弄得自己死去活来的呢!“花蕊,求求你帮我揉揉!”

六郎抓住花蕊的芊芊玉手向胯下拉去。

“你们男人真是的,自己不也长着手,为什么硬要人家帮你?”

花蕊叹了口气娇嗔道,用手敲了敲六郎那粗壮耸立的粗大龙枪,刚刚还在她的幽谷甬道里面撒野耍威风喷射过,谁知道这么快又蠢蠢欲动跃跃欲试起来了,真是年轻人精力旺盛雄风凛凛。

六郎坏笑道:“就是不一样嘛!我知道你心肠最好,玉手也最柔软,这样才能看出你的诚意啊!”

说着他硬是将粗壮的粗大龙枪塞进花蕊的手心。

花蕊犹豫了一下,终于蹲下身去伸出纤纤玉手,六郎闭着眼睛享受着花蕊的抚摸。

花蕊嗔着摇摇头,但还是握住六郎的粗大龙枪,六郎将粗大龙枪在花蕊手心里抽动了两下,花蕊吐了口唾沫涂在六郎那圆溜溜的龙头上,然后卖力地套弄起来。

花蕊一边用手上下套弄六郎那根粗壮的粗大龙枪,一方面仔细地审视这根令人为之赞叹的杰作。

六郎那根粗大龙枪光是龙头就有婴儿的拳头那么大,有点长又不会太长的包皮,整根黑中带红,加上吊在根部的两颗囊袋,花蕊的心跳不自觉的又加速起来。

“舒服吗?公子。”

花蕊羞羞怯怯地小声呢喃问道,她越来越被这种异样另类的场景刺激得春心萌动起来,芳心开始学会接受命运的捉弄了,只想赶快让他舒服爽快地发泄出来,尽快逃脱这样尴尬羞辱的境地。

“舒服,舒服,但还要麻烦你好人做到底哦!想不想尝尝全套的服务?”

六郎坏笑道,眼光热切地看着花蕊雪白高耸的胸脯。

“想得美!小坏蛋,动歪心了是不是?”

花蕊一看六郎色眯眯的眼神,就知道他的意图了,可是,看见这个英俊潇洒的年轻人也对她的**如此感兴趣,想起来他刚刚在她身上ji情四射纵横驰骋的雄姿,她也不由得又是羞赧又是暗喜又是动情,羞涩妩媚的娇嗔道,芊芊玉手却毫不停歇,花蕊的**随着套弄不停地晃动荡起阵阵乳波,六郎快活地淫笑着,突然一伸手握住花蕊那对又颠又晃的**。

“这样美好的胸脯真是我的福气啊!”

六郎笑嘻嘻地却乘机用手揽住花蕊又肥又软的丰臀,花蕊的美臀摸在手里十分舒服。

花蕊瞪了六郎一眼,继续套弄,一会儿将粗大龙枪包皮翻起,一会儿又摸摸囊袋,六郎的粗大龙枪已涨大到极点,连马眼也翕开了。

“花蕊,你看像我这么又粗又长又壮的粗大龙枪,想想刚才插进你下面小洞洞,是不是很爽?想不想再次试试呢?”

六郎将花蕊的**像揉面似的揉着,他发现花蕊**涨大,连**也挺起来了。

“求求你不要再说这样羞辱人家的话了,好吗?”

花蕊娇羞妩媚地瞪了六郎一眼,扭扭捏捏地跪在他双腿间,将美臀坐在自己的脚跟上,帮六郎套弄着。

花蕊做得很认真、很专注,这时候她对六郎倒是充满畏惧恭顺,眼神中还有点羞涩难为情,柔媚诱人极了。

“今天能让我抱着你干一整天,真是前生的缘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