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2章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5:11 字数:6555 阅读进度:462/640

花蕊醒过来时,已经是隔天中午。花蕊讶异的望着身边扬着一抹慵懒又危险笑容的六郎,心中一阵狂跳。“怎么?不喜欢?”

说完六郎低下头又想要吻花蕊,却被花蕊不停的闪躲着。

“可是……中午了……我们要起床啊。”

花蕊不知道花蕊这样说对不对。

“嗯!”

六郎道。可是……六郎现在却只想跟花蕊在床上缠绵。

花蕊起床时的样子真可爱,头发乱乱的,脸蛋也红通通的,六郎的**又被花蕊无邪的模样挑起。六郎的手贪婪的在花蕊娇躯上爱抚着,当六郎的手覆上花蕊丰满的胸部,手指还邪肆的揉捏着花蕊已然坚挺的**,花蕊的身体也因为六郎的碰触而变得更加敏感。

“我喜欢你在我碰你时发出的声音,很像只小猫。”

语毕,六郎在花蕊的颈项洒下细吻。

“我才没有呢!”

花蕊拒绝承认。

“不诚实的小孩,该打小屁股。”

说完,六郎竟然将花蕊的身子翻转过来呈趴跪状,姿态真的就像只小猫。“不要!”

花蕊大喊。就在花蕊想要逃的时候,六郎已经伸出手迅速撩起花蕊的衣服,然后在花蕊雪白的臀上轻轻打一下。

“昨晚你折磨我那么多次,还不够啊?”

花蕊讶异的问。花蕊双腿间的疼痛还没有消褪呢!

“那是昨天!现在算今天的。”

六郎不客气的伸出手揉捏着花蕊粉红色的**,欢愉的酥麻感迅速流窜至花蕊的四肢百骸。

“哪有人这样子的?”

话才说完,花蕊就感到六郎的手钳住花蕊的腰,使花蕊的臀部高高地翘起,花蕊对这种动作感到羞耻。可是六郎一手就将花蕊身上的衣服脱个精光,连同六郎的也是。

接着花蕊感觉到六郎整个人趴跪在花蕊的背部,六郎的手紧紧地抱住花蕊,还用力的揉捏弄着花蕊的美乳。“嗯……不要……这样子好羞……”

花蕊赧道。这样子的姿势真的好暧昧。“我觉得这样的你更美。”

花蕊的背部全都贴在六郎的身前,花蕊可以感受到六郎强壮而火热的体温,还有吹拂在花蕊耳畔的浓浊气息。“不要!”

花蕊手脚并用的想要离开床上时又被六郎拉回来,六郎紧紧地钳住花蕊的腰,让花蕊动弹不得。

“由不得你不要!”

在花蕊想要抗议六郎的霸道时,六郎同时用力将六郎的巨大龙枪从花蕊的背后挺了进去。

“啊!你不要这样子……啊……”

花蕊想要离开,却反而将六郎的巨大从花蕊的体内抽出,一阵酥麻快感令花蕊忍不住发出了**的娇吟声。“回来!”

六郎将花蕊的身子往六郎的方向拉回来。

“不要……嗯……不……”

花蕊娇喘不已。六郎不理会花蕊的抗议,粗大的龙枪开始在花蕊的体内猛烈抽迭着。“你今天要好好地满足我,这样我才会让你休息。”

六郎火热的吻落在花蕊完美无瑕的美背上,花蕊娇小的身躯也在六郎强力的抽送下剧烈的颤动着,花蕊忍不住发出急促的喘息声。

“说你想要我,我喜欢听你用**的声音唤着我的名……乖!叫我的名字。”

“六郎……不要弄了……我会死掉的……啊……”

花蕊矫喘着哀求。

花蕊无力抗拒这股阵阵如狂浪般的欢愉感,只感到所有的理智都消失了,只剩下心中对六郎强烈的渴望。“说你要我!”

六郎沙哑的在花蕊的颈后狂吻着。“六郎……六郎……求求你……要我……啊……”

花蕊的身子已经可以完全享受男女之间欢爱的美妙。

“你现在还会痛吗?”

六郎体贴的问道。花蕊无法说话,只能轻轻摇着头,汗湿的发贴在花蕊的脸庞。花蕊觉得六郎们已经不是人,反而像是动物一样的交媾着,而这种羞赧竟然令花蕊感到更敏感,体内也不断流出湿润的**,润滑着六郎的巨大龙枪。

花蕊尽情的索求,六郎猛烈又疯狂得一次又一次的占有花蕊的身体,直到花蕊受不了开口求饶为止,六郎才在花蕊的体内洒下热液……花蕊虚软无力的瘫在六郎强壮的胸膛,花蕊轻声问道:“你怎么会这么厉害?”

“我是练武之人,体力自是不同于一般人。”

六郎回答完之后,一个翻身便将娇弱甜美的花蕊压在身下,让六郎可以感觉到花蕊的柔软酥胸紧贴着六郎的胸膛的美妙触感,而六郎的坚挺依然火烫的抵在花蕊私密处的前端,引得花蕊羞得不得了,可六郎还是不肯放开花蕊。

“我可以满足你吧?花蕊。”

六郎骄宠的吻上花蕊的唇。

“嗯?”

花蕊红着脸问。六郎将花蕊放到身边,大手霸道的紧拥着花蕊,好像在宣示着花蕊是六郎的所有,谁也抢不走。六郎将花蕊压在床上,“从现在起,你可以看的男人只有我,知道吗?”妩媚的横了六郎一眼,花蕊娇声道:“吾公子趁人于危,非君子所为?要知道……”

六郎冷冷一晒,不屑道:“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大英雄,历史上那些英雄好汉有几个是有好下场的。”

“你……”

花蕊见六郎不受自己言语所激,反而被他一阵抢白弄的自己无法反驳,武功又不是他的对手,无奈下只能默默的开始宽衣。

滑嫩纤细的手指轻轻的移向自己不堪一握的柳腰,玉指移到腰身的锦带上,轻轻的把打好的结解开,双手拉住胸口衣襟向两边分开,褪下外衣。

此时花蕊上身的衣料已是少得可怜,白色的绣花**将她一对丰满雪白的肉弹掩住,饱满高耸的乳峰虽然还未暴露在空气中,但是那道深深的沟壑却是清晰可见。

春光无限,大片雪白的乳肌裸露在外,腻滑如脂,温润如玉,六郎看的暗吞口水,呼吸渐粗。

**被花蕊惊耸**高高撑起,露出下面光洁白暂的平坦小腹和迷人的玉脐。

她下身长裙因为失了锦带,向下滑到浑圆挺翘的肥臀位置,魔鬼身材尽显。

人都有两个自我,一个活在阳光下,另一个则潜伏在心底深处,而平时所有人都天真地忽略了理性世界之中暗藏的阴暗面自私、暴戾、嫉妒、伪善、邪恶……“花蕊,请你将手举起来,摇动身体,不用手将裤子给我褪下来。”

“什么?”

花蕊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眼前这个男人竟然让她做这种下贱的事情。

这个男人到底要怎么折磨自己,花蕊的双手慢慢离开胸膛,但是一时间却又不知道应该放在哪里。一阵耻辱的感觉袭上心头,花蕊全身上下已经是未着寸缕,光溜溜的任由六郎欣赏,更令她难堪的是,她的双手不知道应该放在什么地方,既不能掩盖高耸玉峰,又不能遮覆神秘的禁区,因为六郎要求她不能用手碰触自己身体的任何一个地方。

花蕊羞涩的闭上眼睛,不让六郎透过眼睛看穿自己挣扎柔弱的内心,双腿用力夹紧,身体微微向后躬起,将自己的挡住。

雪白的**不断挑引六郎的心弦六郎淫笑着,色手又开始蠢蠢欲动,探进她的衣裙里面,抚摩着花蕊丰润的雪白丰满的**,“不要这样啊!求求你饶了我吧!”

花蕊压抑着长长地呻吟一声,她已经说不出话来了,花蕊明明知道这是极端的羞辱,却再也无力挣扎,扭动停止了,挣扎停止了,她浑身酥软无力地瘫软在六郎的怀抱里面,任由他上下其手,肆无忌惮地轻薄羞辱。

花蕊双手无助地搂抱住六郎的肩膀,努力压抑着自己的喘息和呻吟,身子凌乱不堪,脚步软弱无力,只好情不自禁地贴近他的身躯,此时此刻,令花蕊感觉可怕的是她的**之间已经春水潺潺,幽谷泥泞,更可怕的是她居然分开两条丰润的浑圆**,让他更加深入更加方便更加随心所欲更加为所欲为,她居然轻轻蠕动着腰身,曲意逢迎着他的手指,而她只能无助地趴在六郎的肩膀上面低声喘息着呻吟着。

他的手在花蕊**之间肆意抚摸揉捏,他的嘴几乎咬着她白皙柔嫩的耳垂坏笑。手指在花蕊幽谷甬道深处抠动两下,弄得她浑身酥麻,几乎瘫软在地。

“不要啊!”

六郎按捺不住将花蕊按倒在床上,花蕊美臀跌倒,双腿高高叉起,露出丰润的丰腴柔嫩的大腿和黑色的**亵裤,六郎从裤裆里掏出粗壮的粗大龙枪,花蕊见势爬起来想夺门而逃。

“跑啊跑啊!我看着你跑!”

六郎好整以暇地坏笑着。

花蕊涨红了脸勉强站住,因为受到从未有过的屈辱,呼吸急促了些,眼中隐隐有些泪光娇嗔道:“您太欺负人了……”

花蕊再也迈不动脚步了,羞辱无比难堪至极地站在那里,跑也不是,不跑也不是。

眼中闪动着疯狂的光芒,六郎声音无比冷酷的说道:“趴在地上,然后慢慢给我爬过来。”

“你……怎么能这样……”

花蕊已经快急疯了,屈辱的泪水夺眶而出。

原本以为**已经是最坏的结果了,但是这个男人竟然还要她像下贱的**一样作践侮辱自己。

其实还有一个办法能够摆脱六郎的侵犯,花蕊眼眼中闪过一道决绝的幽光。

花蕊慢慢的俯下身子,先是双膝触地,然后双手撑住身体,低头趴在地上,仿佛一只听话的小母gou,缓缓向着六郎爬了过来……“这样才乖嘛!花蕊!”

雪白晶莹的**慢慢向着六郎靠近,眼泪无声的滑落地面,这副我见犹怜的模样,实在是惹人心疼。

花蕊这辈子从来没有做过这么羞人的事情,从来没有受过这种侮辱,但是什么也有第一次,从没有不代表不会有,不是吗?要怪只能怪她遇见了第一次将心底**完全爆发出来的六郎,这个此时全身邪气凛然的男人,完全不是她能够反抗违逆的。

花蕊四肢僵硬,仿佛凝固了一般,每一下动作都那么不协调。

六郎眼中**的火焰越来越盛,浑身洋溢着青春气息的花蕊由于从小修炼魔门媚术,圣洁中带着淫邪的气质,没有男人滋润却仍然体态丰腴,媚视烟行,身上流露出的少女的青涩,艳妇的韵味。

六郎说着,他一边轻轻抚摸花蕊紧张的肩背,一只手温柔地替她解开了衣裙的钮扣,手隔着肚兜贴在她的双峰上面,另一只手抱紧花蕊的**,慢慢撩起她的衣裙,那小小亵裤几乎包裹不住花蕊肥嫩圆硕的美臀。

六郎已经慢慢脱下了花蕊的小亵裤,花蕊下身**了,黑色茂密的森林暴露无遗,柔软乌亮的芳草在暗红的灯光下丝丝可见,美艳的肥美臀也露出来,那颗长在臀尖上的小红痣鲜艳夺目,花蕊羞羞答答扭扭捏捏,却不敢反抗,半推半就,任凭六郎随心所欲,为所欲为。

花蕊面红似火,却没有反抗,只是开始细细的喘息起来,洁白的牙齿咬着下唇,快咬出血来。

不知不觉间,花蕊的罗裙已经被彻底的解开,雪白的抹胸映衬着柔嫩的娇躯,还有那高耸挺拔的玉峰,花蕊甜美的面庞上满是掩饰不去的羞意,那柔弱无助的神情更激起人摧残的**。

六郎的大手不停在双峰上又搓又捏,有时用力去捏那两粒鲜红的葡萄,她那两粒敏感的尖峰,所感受到的触觉,是一种说不出的舒服,阵阵的快感涌上心头,也把永难忘记的屈辱深深印在她的心底。

她的娇躯瘫软着,一条腿搭在地上,六郎的右手慢慢放开了她的**,往下移向小腹,在柔软平坦的小腹上抚弄了一阵子后,再一寸寸往下探去,解开了她的裙带,往下拉她的罗裙。

“花蕊,你的身材真好。”

六郎快意的调笑着花蕊,完全没有认为自己的行为有什么不妥,仿佛一切都是天经地义一般。

“别……不要……嗯……啊……不要……”

花蕊脸色绯红,紧闭的美眸中满是惊羞神色,身体向着前方缓慢爬行,一对丰满鼓胀的玉峰随着身体的动作,微颤颤的摇摆,浑圆高挺的肥臀高高厥起。

六郎双眼越来越红,原本六郎只是希望彻底摧毁花蕊的反抗意志,然后便享受她的身体。

但是当他知道花蕊的身份是什么花营总管的时候,他又兴起了控制她,从而掌控整个花营的目的,当然最后成功灭掉秘营首领以后,他也准备让她接掌秘营,成为自己的一大助力,当然前提是她必须绝对的忠心。

六郎突发其想,这样百般羞辱花蕊,只是为了打击她高高在上的自信与高傲,让自己不可战胜的邪恶形象深深刻印在她的心中,使他不敢背叛自己。

不过事情的发展已经偏离的航道,此时六郎脑中只有**,完全忘记了自己的初衷,原本有目的羞辱亵玩变成了真正意义上的淫辱。

气喘吁吁的花蕊终于爬到了床榻前面,她全身的力气仿佛被抽空了一样,软软的跪伏在六郎的脚边。

花蕊不敢抬头,她害怕六郎那双冰冷幽沉,不带一丝感情的眼睛,由于是整个趴在地上,**的玉背向下凹出优美的弧线,美不胜收。

六郎直起身来,劲力倏放猛收,鼓胀澎湃的气劲瞬间将他身上早已残破不堪的衣服震碎,翩翩如彩蝶飘散在空中。

修长匀称的身材,肌肤细腻柔滑简直能令天下女人抓狂,花蕊被六郎的动作吓了一跳,惊骇过后便呆呆的看着眼前这个其貌不扬,却拥有完美身形的男子,心中第一次产生了一丝异样感觉。

六郎眼神冰冷,语气森寒的吩咐道:“花蕊,到床上来,把腿分开。”

全身**的花蕊知道自己是躲不过的,她轻轻爬**榻,但是六郎让她**之后,却没了进一步的动作,这让她稍稍安心之余却又有些茫然无措。

六郎的眼睛仿佛他手中的宝刀一般,凝视在花蕊光洁的**之上,在他淫邪的目光下,花蕊芳心中升起一股剧烈羞耻感觉。

花蕊死死将双腿闭紧收拢,弯曲起来,双臂交叉挡在胸前,掩住高耸的酥胸,但是身体里的瘙痒感觉却越来越强。

此时,整个房间里只有花蕊难耐的呻吟,和急促的呼吸,而六郎却一点声响也没有发出,仿佛房间里就只有花蕊一人而已。

花蕊身体的异样感觉越来越剧烈,闭拢的双脚开始轻轻摩擦,而双臂压住的丰硕也在渐渐鼓挺胀大,欲火狂炽……六郎脸上带着支配者的微笑,躺在床榻的另外一头,与花蕊无声对视着,将她的一切变化看在眼里。

花蕊感觉六郎的眼光如同实质一般,被他扫过的地方,肌肤立时生出感应,好像被手轻轻抚过一样。

花蕊先是紧张地拉紧罗裙,紧张地说,但睁开的一双明媚的俏眼看到六郎威胁的目光,不由心中一震,挣扎的勇气像见了火的雪狮子,一下子就化了,她的声音愈来愈细,可是,六郎却已趁此机会吻住了她的嘴唇。

她紧闭着双唇抗拒,头左右地摇晃着,而六郎却在她顾上顾不了下的当口扯下了她的罗裙,一双丰润的丰腴白嫩的诱人大腿赫然呈露出来,六郎喘着粗气,手掌按在花蕊花蕊的,手心的热力让花蕊全身都轻轻颤抖起来,当女人的这里也已被人恣意玩弄时,她已彻底丧失了反抗的意识,泪水顺着脸颊淌落下来。

六郎趁机用舌头把她的小嘴顶开,她的双唇和甜美滑腻的香舌也告失守,六郎顺势将舌头伸进她嘴里。

“嗯……嗯……嗯……滋……滋……嗯……”

她放弃抵抗了,任由六郎的舌头在她的口中翻搅,甚至不自主的吸吮他伸过去的舌头。

六郎狂烈的吻着花蕊,一手搓着她丰硕饱满的**,一手在她散发着热气的沟壑幽谷上搔弄着,逗引得花蕊丰润的双腿绞来绞去,使劲的夹着六郎的手,仿佛是不让他的手深入,又似乎在催促他进去,而春水一直不断的流出来,湿了芳草和床,也弄湿了六郎的手指。

花蕊的肌肤细腻光滑得如同像牙一般,成熟美妇的**果然迷人。

六郎放开气喘吁吁的花蕊,坐起身扒开她的两条嫩白滑润的粉腿,盯视她柔黑芳草掩映下的,鲜艳得像成熟的水蜜桃。

赵台长却看得兴起,肥胖的停两腮抖动着,瞪大了双眼等待那激动人心的时刻,美女被人强暴的镜头总是能让男人格外兴奋的,何况还是好友林书记的夫人呢!从前看见她端庄高贵的样子,连他自己又何尝没有龌龊不堪的想入非非呢?只不过有贼心没贼胆,现在只好借助六郎来满足一下自己的**了。

花蕊微微睁开俏目,看他盯着自已的**之处,那里连自己的丈夫也没有这样大胆仔细地看过,一阵躁热涌上了她的脸,她又紧紧闭上了双眼,仿佛这样可以使自已忘记眼前的窘态。

可是丰满浑圆的双腿却暴露了她亵心的想法,此刻正羞耻地死死夹在一起,不住地哆嗦着,细嫩的腿肉突突直跳。

“不要,不要看我……”

花蕊不禁又羞又急,她的下身已经湿滑,双股间一片泥泞,**已经填满了她的内心。

六郎知道花蕊就快支持不住了,他邪笑道:“小宝贝,不要压抑身体感觉,告诉我你想要什么?”

“我……我要……快给我……我要你……”

花蕊全身发软,意志已经崩溃。

此刻的她,头发披肩,俏脸绯红,下身**,上身还半遮在雪白抹胸里,羞态诱人,六郎已经再也忍不住了,他握住自己怒挺起来的粗大龙枪,对准仰卧在床上的花蕊狠狠插入,粗大坚硬的粗大龙枪顺着湿热的幽谷甬道重重地插了进去,顺利地一插到底!花蕊感到自己隐秘湿热的幽谷甬道里忽然被插进一根粗大火热的家伙,一种难以形容的充实感和酸涨感令她立刻发出一声尖锐的悲鸣,身体猛地剧烈扭动起来!“既然如此,那就让我来满足你罢!”

六郎用力分开花蕊的双股,粗暴的进入了她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