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1章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5:10 字数:4411 阅读进度:461/640

六郎像只饥渴很久的野兽品尝着猎捕到的小动物。“你怎么可以这样子甜……这样子的诱人……这样令我失去控制……”

六郎沙哑的喃喃自语,又因为花蕊酡红诱人的娇颜而再次吻住花蕊。六郎会因为花蕊而失去自制力?花蕊满脑子在想六郎这句话所代表的含意。代表什么?六郎也会在意花蕊?渴望花蕊?就像花蕊心中对六郎的那样?这一次的吻让花蕊感到全身犹如沐浴在金色的阳光下,悄然而生的悸动掠过花蕊的心,撩起花蕊少女浪漫又羞涩的情怀,花蕊的手忍不住环上六郎的颈项,初次热烈回应六郎的吻。

花蕊羞涩的吻虽然是那样的笨拙,却比任何技术高超的女子更加轻易激起六郎的**,而花蕊的回应令六郎感到一股暖暖的感觉充满六郎的心,让六郎无法再将自己藏在冷漠面具下。

六郎仿佛又回到了第一次遇到花蕊时那个无法控制体内**的自己,六郎有些激动的将花蕊抱得更紧。“你该知道我们这样子是不对的,我们又不是夫妻。”

“你这样子……你的妻子不是会很伤心?”

花蕊边说边想阻止六郎在花蕊身上游移的手。

“你现在才问不会太迟了吗?都已经是我的人了!”

六郎着迷的闻着花蕊头发中的馨香,并在花蕊的颈项又吻又咬的。六郎的手来到花蕊胸前的美丽玉峰,力道不大不小的爱抚着。

花蕊的脑袋又开始昏昏沉沉了。

“那情人……啊……”

花蕊发出娇吟,因为六郎的嘴正隔着衣服吸吮花蕊凸起的**,花蕊蠕动的身子也让六郎那儿迅速变硬肿大……“没有。即使有,他她们也不管我。”

六郎喘息的回答,接着又转向另一边的小**又添又吸。

六郎的唇从花蕊的嘴吻向花蕊的鼻子,又吻上额头及太阳穴,然后才落在花蕊小巧敏感的耳畔,并邪肆的用着六郎的牙齿咬着花蕊的耳垂。“六郎!”

花蕊娇喘的呼唤六郎的名字。

“叫我老公。”

六郎霸道的命令着花蕊,不知为何,六郎想要从花蕊的小口中听到花蕊唤着六郎的名。“不……啊……”

花蕊只能摇头,无措又无助。六郎忽然将花蕊的双肩板住。花蕊白皙丰挺的酥胸一下子露出来,尖挺的粉红色花蕊显示花蕊的身体也在亢奋的状态。

六郎冷静的眼眸中顿时射出灼热的光芒。“想要我了吗?”

六郎在花蕊的耳畔轻语。

“不要!我们不可以再做……不行!”

花蕊的小手用力抵着往花蕊胸前贴近的胸膛。

“不行?可是你也想要,对不对?”

“我才没有!”

花蕊红着脸反驳着。

“是吗?那为什么你的小**却已经变硬了?”

“**!”

花蕊羞红脸,连忙用双手遮住自己的雪白酥胸。

六郎忍不住被花蕊可爱的样子给逗得轻笑出声,“我可爱又害羞的花蕊,我从没有遇过比你更害羞的女子。”

六郎的手袭向花蕊柔嫩的胸部。

花蕊感到自己的体内好像有电在流窜,在六郎充满占有欲的抚摸下,花蕊有着前所未有的欢愉感觉,心中纤细无助的女性本能也被六郎的男性霸道一步步侵略着,好像下一瞬花蕊就会属于六郎,再也不属于自己了。花蕊啊花蕊!你怎么可以如此简单就屈服在这个坏男人的淫威之下,你要有尊严一点。花蕊告诉自己要理智一点,可是……花蕊却忘了男人在床上跟女人**的时候,说出来的话本就会令人听了心跳脸儿红。

“你知不知道,你的胸部就像个成熟的桃子一样诱人,这粉红色的小顶点更是让我忍不住想咬一口。”

“不可以……啊……”

花蕊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六郎的口已经含住了花蕊的**,另一手玩弄着另一边的丰胸,然后慢慢往花蕊的下方移动。“喔……不要……求求你不要……”

花蕊的哀求声不但无法阻止六郎想要像个野兽一样扑上花蕊的念头,反而更加刺激了六郎其六郎未起的欲火。

这下子欲火肆虐,没有人可以阻止六郎占有眼前这个美丽妖娆的女子。

发现这样子六郎无法好好玩赏花蕊美好的娇躯,于是用手将花蕊的身子转过去,变成背向六郎,花蕊的衣服也在此时被六郎顺势扯下,此刻花蕊全身一丝不挂的诱惑着六郎。

花蕊雪白温暖的身子无力地瘫软在六郎的怀中,光滑细致的肌肤更像是上等的丝绸一样好摸。

“你的肌肤真是好摸,身子白皙无瑕,**丰挺诱人,腰肢不盈一握,**修长匀称。花蕊,凡是男人都无法拒绝你、放开你。”

花蕊想开口,却又不知该说什么。怎么这样冷冰的男人说出的甜言蜜语,竟令花蕊的心跳犹如小鹿乱撞!花蕊转过头,想要让自己的脑袋冷静一点,但是六郎却用手捏着花蕊的下巴,不允许花蕊移动半分,低下头深深地吻着花蕊,吻到花蕊发出难耐的呻吟声,六郎才满意的离开花蕊的唇。

初尝**的花蕊,完全无法抗拒六郎带给花蕊的快乐,只觉得自己完全无法思考,只能任由六郎摆布。“喜欢我这样对你吗?”

六郎不停逗弄花蕊,好像花蕊是六郎爱极的布娃娃,揽入怀中任意**着。

“你……住手……不要这样子……”

花蕊娇喘吁吁地说着,拚命压抑住吟叫的冲动,不让自己在六郎的面前丢脸。见花蕊到了这个程度居然还拒绝六郎,六郎的男性自尊被花蕊深深伤害了,所以尽管六郎的身子非常想要花蕊,却也被六郎强压制住。

因为六郎要先征服这个固执的女人。六郎的右手从花蕊的腋下绕到了胸前,一手不停在花蕊的两座玉峰之间来回搓揉着,另一手则滑向花蕊的两腿之间。“啊……不要……”

花蕊失控的在六郎的怀中蠕动着,仿佛无法承受六郎的手带给花蕊的极端快感。

“舒服吗?只要你乖乖的,我会很疼你的。”

六郎磁性的声音不停在花蕊的耳畔低喃轻语着,就像在哄着六郎最珍爱的宠物一样。“不要这样……我会受不了……”

花蕊的娇声哀求让六郎更加兴奋。

“你真是让男人爱不释手。”

“不要……碰……我会昏倒……”

花蕊全身后被火烫着般艰受,雪白的肌肤也逐渐泛起淡红色,白里透红的娇躯更是迷人。

“真是甜美的花蕊,你知道你的身体已经是强烈的想要我。”

六郎将花蕊的头往旁边微仰,好让六郎的唇可以同时品尝着花蕊口中甜得像蜜一样的味道……当六郎的手指想要更进入的时候,却被花蕊伸手抓住。

“不可以!”

忽然间花蕊想起了第一次时那种椎心刺骨的痛楚,花蕊就害怕。

你已经让我欲火焚身了,就算是害怕也要承受。”

要六郎现在停下来绝对是不可能的事,因为六郎的身子就像火钳子一样的滚烫。

“不要,会痛!”

花蕊摇着娇美脸蛋,啜泣的哀求着。花蕊花容失色的样子更添花蕊楚楚可怜的模样,六郎心中一下子竟对花蕊充满了疼惜及不舍。“别怕,一切都怪我不好。”

如果六郎当初温柔一点就好了,花蕊的第一次就不会充满了恐惧。

花蕊讶异的望着六郎脸上那份寒霜竟然逐渐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温柔的神情。

也许是因为这样,所以当六郎低下头吻住花蕊时,花蕊没有躲开六郎,而六郎的手执意来到花蕊双腿之间……“不要!还是好痛。”

花蕊痛叫着,美丽的脸庞因为痛楚而显得苍白,眼泪从花蕊紧闭的眼角缓缓流出。

看来只有让花蕊的身体更加放松及湿润,才能忍受六郎的巨大进入花蕊的紧窒中……就在花蕊感到六郎的手指离开后,六郎竟将花蕊整个人抱起来离开床铺并往桌上一放,在花蕊意会出六郎想要做什么的时候,六郎已经将花蕊的腿扳开,低下头埋首在花蕊的两腿之间……“你要做什么?”

花蕊羞得要推开六郎的头。那里怎么可以被六郎这样子……太羞人了!

“花蕊,我会让你很舒服的,相信我。”

“啊……嗯……啊……”

花蕊不自觉的抬起臀迎向六郎,想要六郎更加的深入,刚才所有的痛楚已被一**强力的欲浪给淹没了,此刻的花蕊只感到全身一阵强烈的颤动。

六郎知道花蕊已经获得满足了。“你喜欢这样吗?”

六郎抬起头望着花蕊,却瞧见一张迷醉泛红的脸蛋,显然六郎的挑逗让花蕊飘飘欲仙、全身乏力了。花蕊只能下意识地点一点头,六郎也起身将自己结实的身体覆盖在花蕊的身上,将花蕊的腿放置在六郎的腰部两侧。

恍惚之中,花蕊感到一个强大的东西抵在花蕊的**。“不……不要……”

花蕊还是害怕,忍不住全身颤抖着,尽管花蕊刚才的感觉是那样美好,可是面对六郎那巨大的坚挺龙枪时,花蕊仍然心有余悸。

可是花蕊的抵挡却无法阻止已经被**之火烧得失去理智的六郎,花蕊不知道眼前的男人已经变成了一只淫兽,满脑子想的就只有占有**花蕊这娇嫩柔软的身躯。“求求你……不要……”

花蕊绝望的闭上眼,俏脸上的无助及惊慌神情满足了男人天生喜爱征服掠夺的残忍天性。

“啊!”

花蕊惨叫了一声,明白六郎已经将六郎的全部都刺入花蕊的体内。“好痛!”

“还是很痛吗?”

六郎忍不住皱眉。“嗯!跟上次一样痛。”

花蕊委屈地流下泪。

“你真是特别,又不是**,每次都这样疼?”

如果让花蕊红肿撕裂的伤口痊愈之后,怕是一个怎样**的身体啊!

“别哭了!”

六郎安慰花蕊,也强忍着勃发的**,想让花蕊休息一下再继续。

这却是考验着一个男人的忍耐力!“你……很痛苦吗?”

望着六郎满头大汗好像很痛苦的样子,花蕊知道六郎是为自己在忍耐。花蕊心中忽然一阵感动,曾听人家说男人忍耐不发泄是很痛苦的事,而六郎居然愿意为花蕊忍……“六郎……”

花蕊轻声唤六郎的名字。

“嗯?”

“你……你的太大了,你如果对我温柔一点,我想我可以忍受的。”

花蕊羞赧地闭上眼,小声的说着。

六郎没有说话。张开了含着泪珠的美眸,花蕊困惑的注视六郎,以为六郎不了解花蕊话中的含意。“你可以慢慢来,如果我喊停,你就要停……”

花蕊的话尚未说完,六郎已低下头温柔的吻住花蕊,接着轻柔地进入花蕊,开始缓慢而温柔的抽送。

六郎的温柔让花蕊的身体变得更加的湿润及柔软,奇迹似地,花蕊发觉先前那令花蕊生不如死的痛楚逐渐被一种难以言喻的欢愉所取代。“啊……啊……啊……六郎……爱我……爱我……”

花蕊忘情的呐喊着,手指陷入了六郎的臂肌。

六郎无视于那一点小伤,看着花蕊已经可以承受六郎的巨大,而且还逐渐享受到男女之间的鱼水之欢,六郎于是放心的让自己尽情的冲刺起来。“啊……嗯……”

在六郎忽然狂烈的律动下,花蕊只能发出诱人又**的娇吟,感受着带些痛苦却又美妙的快感。花蕊陶醉的神情显示出花蕊的**狂烧,花蕊的手伸到六郎的背后,紧紧地抱住六郎强壮的身子,让自己的身子也可以往上挺,热情配合六郎快速的冲刺。

房内充斥着**的味道,只有男人兽性的急促喘息跟女子娇啼宛转的轻吟声。

不知经历过多少次的**之后,花蕊感到六郎的身子一僵,忽然加快速度,伴随着一声野兽般的浑厚低吼,下一瞬一股强而有力的热流激射入花蕊的体内。“六郎……”

充实又满足的感觉充斥花蕊的体内,花蕊的身子也强烈颤抖着,在高声呼唤六郎的名字中,跟着六郎一起到达了**的极乐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