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0章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5:10 字数:3158 阅读进度:460/640

六郎不甚温柔的将花蕊一把抱起,进入自己的寝房中。

将花蕊放在床上,只听闻花蕊轻嗯一声,换了个姿势又沉沉睡去。

六郎静静地看了花蕊一眼,随即转身离开。

离开之前,六郎不忘将房门锁了起来。

花蕊醒过来了!

花蕊一个人呆呆地坐在床上望着眼前的景物失神着。

花蕊急忙振作起精神,却怎么样也找不到自己的衣服,不!应该说屋内除了现在花蕊裹身的被子之外,根本没有任何可以遮身的东西。

六郎回来了,看到花蕊失魂落魄的样子,坐到她身边。

“想干嘛……”

“你不会是想逃跑吧?”

六郎加重钳制的力量,花蕊痛得叫出声来。

“好痛!放开我。”

“怕痛就给我安分点。”

说完六郎轻松的将花蕊抱起。

花蕊身上的锦被因为六郎的动作而滑落,露出匀称修长的**,花蕊红着脸,连忙将外泄的春光给掩盖住,以免又引发六郎的兽欲。

六郎突然心生不舍及怜惜,小心温柔的将花蕊抱至床铺放下。

“你的身子还好吧?”

六郎关心问道。

六郎的关切令花蕊的心头一震,却也对六郎产生了些好感。

“我没事,嗯……你……”

花蕊想要叫六郎的名字,却发现花蕊不知道六郎叫什么。

“叫我六郎。”

花蕊的目光随着六郎的动作移动着,“你想要做什么……啊!”

花蕊来不及阻止六郎将花蕊的双腿扳开,然后用布巾小心温柔的为花蕊擦拭两腿之间的血迹。“你不要这样……”

“你再乱动的话,我可不敢保证等一下会对你做出什么事。”

六郎强忍着翻滚的欲火,用着一种压抑紧绷的声音警告着。

六郎的话让花蕊马上不敢动,可是花蕊从来没有在男人面前做过这种动作,而六郎的大手沿着花蕊的大腿内侧一直向上探,接近花蕊的私处时,花蕊自然是不肯的。“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闭嘴!腿再张开些。”

六郎面无表情的命令着。

这下子花蕊可有些恼羞成怒,“不要!男女授受不亲。”

“不要?做都做过了,还授受不亲啊!”

六郎的嘴角扬起一抹嘲讽的笑。

“你好过分,竟然这样子说。我不屑你这种假惺惺的行为。你是个强暴犯,色情狂!”

花蕊含泪挣扎,想要挣开六郎的钳制。“你说什么?”

六郎冰冷的问。花蕊知道六郎生气了,不知为何,花蕊就是能感受到眼前这个男人生气时不会像其人一样愤怒的大吼大叫,相反的,越是平静温和的语气,越代表六郎是在生气。

“我有说错吗?”

话一出口花蕊就想要将自己的舌头咬下,自己干嘛又激怒六郎,要是六郎一气之下杀了我怎么办?“还没有女人敢像你这样子反抗我,你该好好管一管你那会惹祸上身的嘴。”

“这是我的事,你管不着!”

糟了!花蕊又气不过的回嘴了。花蕊心中悲惨的哀号着。

“你这个丫头!你真以为我对付不了你?”

花蕊的反抗令六郎眼睛眯了眯,二话不说就将花蕊推倒在床上,迅速的抓住花蕊想要缩回的腿,然后将它们放在六郎的肩膀,而这样子的角度及动作,让花蕊的一切毫无保留的呈现在六郎的面前。

“不……”

花蕊想要起身抗议,却被六郎冷冽的目光制止,六郎深沉的眼眸告诉花蕊最好不要再违抗六郎,否则下场自行负责。花蕊只能乖乖地躺下,任由六郎的手拿着布巾轻柔的为花蕊擦拭沾娇嫩的下体。

花蕊以为以六郎刚才的怒气,应该会粗暴对花蕊施以惩罚,可是六郎却十分温柔,一下子花蕊心中五味杂陈,对自己这样子被对待而感到羞辱,但是身子却忍不住在布巾冰凉及有些粗糙的碰触下起反应。六郎的温柔及体贴令花蕊无法抵抗,花蕊紧咬下唇不让自己的呻吟出声。

六郎望着花蕊白里透红的脸蛋,星眸微启、咬着红唇的模样,让六郎刚才已经被花蕊挑起**的身子变得更加火热。花蕊不知道六郎什么时候将布巾丢到一旁,用手指代替,六郎的手指不像之前那样粗暴地**着花蕊,只是慢慢搓揉花蕊私密处的小核。

“嗯……啊……”

花蕊开口抗议,却只能发出令花蕊羞赧的淫叫声,花蕊想要抗拒,却发现自已在六郎手指的挑逗下竟然失了力气。“求求你……放我,这样子,太难受了……”

花蕊娇喘吁吁地求六郎。

“要我放了你?”

六郎轻声的说,唇从花蕊平坦的小腹沿着花蕊光滑细嫩的肌肤往上又吻又添的。六郎的手撑在花蕊的头的两侧,黑眸直瞅着花蕊泛红的脸庞,冷冷地啐了句,“不可能!”

“你!”

六郎的回答令花蕊感到不可思议。

“听不懂吗?我说我不会放了你,因为我发现从没有一个女子像你这样子令我**,如此轻易让我产生**的女子不多,所以,我要你。花蕊。”

说完,六郎的唇覆上花蕊的。

从来不觉得吻一个女人是这样美好的感觉,想一想也只有花蕊可以给六郎这种感觉。六郎私心的想要将花蕊占为己有,一辈子锁在自己的身边,花蕊用力咬住六郎的舌头,直到尝到鲜血的味道。六郎陡地离开花蕊的唇,“你敢咬我?”

花蕊的唇边沾有六郎的血,但花蕊没空多想,用尽全力推开六郎,然后一鼓作气的拉着锦被往外冲。“站住!”

花蕊才跑到门口就被六郎抓住,并且用力拉入怀中,让花蕊再也无法逃离开六郎。“放开我!我要离开这里,放开我!”

花蕊害怕极了,却没有一个人可以帮花蕊,或是告诉花蕊花蕊该怎么办。

“我说过,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

六郎的口气中有一种难掩的愤怒。

“你凭什么?你没有权利拘留我!”

花蕊生气的对六郎吼着。“我没有吗?事实上我是这个世上最有资格的,对你而言不是吗?”

“你……好过分喔!都欺负我!”

看着花蕊失落无助的样子,六郎有一种罪恶感,六郎不是故意要惹花蕊哭的。

看着花蕊那楚楚可怜的样子,六郎只想将花蕊紧紧地拥入怀中,就像第一次那样的让花蕊在自己身下蠕动尖叫着渴望着六郎,而六郎会疯狂的在花蕊温暖的体内抽动着……六郎连忙又喝了一口茶。让那种煽情的念头出现在脑海中,只会使六郎又变成一只疯狂的野兽,不顾一切只想往花蕊身上扑去……

“你想要做什么?”

花蕊顿时满脸通红的想要逃离六郎,六郎却只是用六郎的双手将花蕊锁在怀中。

花蕊特有的幽香及羞涩令六郎一降心神荡漾,六郎将头埋入花蕊的颈窝,深深嗅闻着花蕊的香味。“你到底要怎么处置我?”

花蕊急忙转移话题,好分散六郎的注意力。

果然,六郎缓缓地抬起头来凝视着花蕊,“你想要我怎么处置你?”

六郎的嘴角竟然扬起了一抹淡淡的微笑,六郎居然对花蕊笑了?而那样的笑容竟让花蕊感觉到自己好像面对的是一个邪肆的恶魔一样,却又无法抗拒六郎脸上的笑容。六郎俊美的脸庞这时更加充满诱惑力,让花蕊有拉下六郎的头好好吻六郎的冲动。

可是花蕊没有权利这么做,因为六郎不是花蕊的情人,就算六郎已经是花蕊的男人,可是没有感情的话,花蕊就不会这样做。就在花蕊心中天人交战的时候,六郎却将花蕊的心思看得一清二楚。花蕊是个不会掩饰心思的女人,单纯的心灵让六郎想要将花蕊纳入自己的臂弯下细心呵护,不让任何人事物来伤害花蕊。六郎却与花蕊相反,六郎习惯将自己所有的情绪全藏在冷淡无情的面具下,让花蕊猜不透六郎的心思,这样就可以避免自己的心再次受伤。

“你可以……放我走吗?”

花蕊小声的提议着,就怕六郎又生气。六郎的手忽然揪住花蕊一绺细滑的发丝,强迫却没有弄痛花蕊的逼花蕊仰着脸看着六郎。

花蕊张着大眼一脸渴求的讨好笑脸该死的甜美极了,六郎发现自己无法将视线离开花蕊那张表情丰富生动的娇颜。

“你认为我该怎么处置你?”

六郎的眼中忽然闪出危险的光芒,六郎英俊的脸贴得更近,花蕊可以感受到六郎火热的气息吹拂在花蕊的脸颊,自六郎身上传来的檀香气味令花蕊的心狂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