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9章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5:05 字数:5511 阅读进度:450/640

六郎带领三女牵马走出绿洲,耳听风水群骑奔勤,他回头笑道:“这批人马狠奔豕突,紊乱已极,莫非被蜀军打败了。”

琼花公主看到六郎单独无马,问道:“你步行吗?”

六郎道:“你们三骑,我可任意搭带。”

温谨梅哼声道:“我的不许你上来。”

六郎笑道:“为什么?”

温谨梅道:“男女授受不亲。”

六郎大声笑道:“连庐山真面目都被我看到了,又何必再多此一举。”

琼花公主骂道:“坏东西,你连我也算上了?”

六郎道:“你们三个同一命运,现在公主也没有区别了,问题在孟昶能不能招我这个附马罢了。”

琼花公主轻笑道:“你不怕玉娇撕破嘴巴?”

洪玉娇娇笑道:“我比六郎更需要你们。”

温谨梅骂道:“傻丫头,人家怕失去男人,你倒是双手奉送。”

六郎首先抢到她的马上,笑道:“你们只要不闹意见,我是多多益善。”

琼花公主叱道:“真是个风流鬼。”

六郎抱着温谨梅策马奔出,朗声大笑道:“这样说,公主已经答应嫁我了?”

温谨梅捏他一把道:“坏东西,愈说愈露骨了,轻一点,抱得这样紧干吗。”

六郎这时得意洋洋,他已是大人了,只听他格格笑个不停。三女都是十五六岁,十六岁姑娘比男孩子更成熟,她们口中闹着,心中却甜蜜蜜的。数十里后,六郎腾身而起,他又抱着公主了,似这般换来换去,一天路程竟在不知不觉中过去了。

到了晚上,六郎带着三女找了个干净的山洞,收拾干净,生上火,烤上打来的野味,四人甜甜蜜蜜的吃过,一起动手收拾干净。当六郎和洪玉娇在干草上铺着床单的时候,琼花公主和温谨梅都羞红着脸看着,洪玉娇娇笑道:“清雅、二姐,别尽站着看啊。”

六郎笑道:“她们现在是新媳妇啊。”

温谨梅赌气道:“哼,难道我们三个还怕你不成。”

洪玉娇娇笑道:“那就让二姐打头阵啦。”

说着,一伸手,将温谨梅推入六郎的怀中。

温谨梅嘤咛一声,待要挣扎,可是六郎哪容手边的鸭子飞掉,手臂已经将她搂在胸前。猛然间进入一个强有力的怀抱,温谨梅嗅着六郎的男人汗味,头脑一阵眩晕,既幸福又紧张,睁开那如两潭秋水般的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年轻面庞,一阵娇羞无限。

六郎不禁有些呆了,只觉胸前拥着一个柔嫩温软的身子,而且有两个小馒头顶在胸前,是那麽有弹性。同时温谨梅也觉得自己的淑乳正在和陌生的胸膛亲近,涨涨的、麻麻的,一阵阵电流从**扩散开来,不由得使自己的两个小樱桃骄傲的挺立起来,这样一来,就更加敏感了,她只觉得自己浑身的力气,正在一点一点地消失。

六郎也感觉到了两个小樱桃的变化,仔细看臂弯中的少女,像一朵娇艳的玫瑰,艳气迫人。看着温谨梅的柳叶娥眉和那长长的睫毛,以及瑶鼻樱口,吐气如兰,娇慵无力的样子,六郎的心里猛然烧起了一阵青春的火焰,把自己脸庞烧得火热,同样火热的是那膨胀的龙枪。

温谨梅感受到的是耳边的火热气息,全身一阵紧缩,又一阵放松,心头像有毛毛虫在爬一样,感觉私处渐渐有潺潺流水,心中大羞。六郎又突然进攻,厚厚的嘴唇封上了少女湿润、柔软的双唇,吸吮间一股津液由温谨梅舌下涌出。两人都有触电的感觉,彷佛等待了很久似的,亲吻的感觉如此美好,温谨梅霎时间感觉到百花齐放,自己就像一只快乐的花蝴蝶一样,在花丛中自由飞翔,轻盈无限,两人舌尖缠绵,互相吸吮着,再也不愿意分开。

温谨梅陶醉在美好的感觉中,觉得背後一双大手,顺肩胛到腰际不断抚摸,被抚摸过的地方热乎乎的感觉久久不去,偶尔调皮的抚上丰满的双臀,那可是少女从未被人碰过的双丘啊。那双魔手肆意的抓捏着,爱不释手。

“嗯……不要嘛……”

温谨梅口是心非的说。可是她发现,那双魔手的目的不限於此,有时竟偷偷的越界想从腋下迂回到胸前,忙伸手搂紧六郎,使两人上身不留空隙,没想到这样的後果是虽然六郎的双手暂时不能进入,但胸前的淑乳却更加受到刺激,不由得全身微颤。

六郎并不着慌,右手顺着白皙秀丽的耳廓摸到耳垂,再顺颈部而下,沿着第一个纽袢的开口向下推进。这时温谨梅感觉不光上面有入侵者,在小腹处也好像有一个硬硬的东西顶着,不时弹跳两下,自己的桃花源地不时被碰到,更加湿了,小溪顺着大腿流。浑身的力气不知跑到哪去了,自己就像抽取了骨头一样,支撑不住了,只好用双臂挂在六郎的脖子上。

六郎的右手趁机突袭,猛地冲进了肚兜,一把捏住了少女胸前保留了多年的果实,盈盈一握、绵软喷香,让人爱不释手。猝然遭到如此攻击,温谨梅的****,倍受细心呵护的雪白胸乳,第一次被一只不属於自己的手摸到,是那麽肆无忌惮,有是那麽快活,真有一种利刃穿心的感觉。

六郎摸到一只受惊的白兔一样,感到手中的圣女峰的惊慌失措,胜利者的感觉油然而生,真好啊。温谨梅的淑乳犹如天鹅绒般的光滑柔嫩,略有微颤,当手握紧时,又那麽弹性十足,虽不巨大,但随着自己的**,已经越来越大,在手中不停的变化着形状。

防线既然已经被攻破,温谨梅也就不再坚守,任由一双魔手将自己的纽结一个一个的解开。「滋」的一声轻响,温谨梅胸前一凉,胸衣被扯开,连粉红色的肚兜亦扯离了一半,小蘑菇似的右乳已经暴露在空气中了。乍一接触空气,漂亮的少女**不仅生出了一片小颗粒,继而扩展到全身,少女雪白的胸乳在魔手的**下不断变换着形状,红红的蓓蕾骄傲的挺立起来。六郎受此刺激,加快动作,几下就让温谨梅上身变成不设防的城市。

温谨梅羞羞的在六郎的耳边低声说:“我原想在成亲以後才能这样呢。”

没想到说话间,六郎的左手已偷偷的从自己的右臀边滑下,引得大腿上一阵触电的感觉,忙伸手按住:“不行,六郎,不行啊……”

六郎知道那是少女的矜持,仍按原计划行事,并且用灼热的嘴唇猛攻温谨梅的圣女峰,用牙轻摇小巧的**。麻酥酥的感觉由**一直传向四肢和桃花源,使温谨梅无法拒绝,再加上温谨梅碰到六郎恳求的目光,轻轻的将手松开了。

六郎得到鼓励,拉开腰结,葱绿长裤垂落脚下,只身一条薄绫**保护着**最珍贵的的方。六郎只觉热血上涌,因为**已将**浸湿,私人花园凸现在半透明的**下,疏疏细草,伏贴的贴在桃园圣地。六郎手掌顺着白滑的小腹而下,轻轻的将**脱下,哇!眼前一亮,真让人不得不沸腾,美丽的少女**完全展现出来,空气中飘着如兰似麝的少女体香。六郎疯狂起来了,撤下自己的衣服,露出胯下那凶恶的武器,温谨梅一见之下,顿时满脸绯红,心想:“它好凶喔。”

六郎拦腰抱起少女娇躯,两人同时倒在草堆中,六郎看到少女微微坟起的**,阴毛虽细,但宝蛤却漂亮极了。有经验的六郎看到从浅沟中渗出的一滴滴爱露,知道温谨梅动情了,忙伸出修长的手指轻轻分开湿滑玉门,浅沟中溢满了**,尖端一颗相思豆挺立,红红的,娇嫩无比。温谨梅雪白粉嫩曲线玲珑的**令人产生强烈的**,大腿紧夹小腿乱伸,六郎的龙枪高翘,硬挺挺地「摇头晃脑」开了。

温谨梅大羞,心想,就是那个可恶的家伙要闯进自己苦守了十六年的禁区吗?心中不舍告别无忧的少女时光,但更强的是渴望成人,要把自己最宝贵的东西献给心上人是最幸福不过的了,她心头鹿撞,小咪咪开始流口水了。

六郎双手揉捏**,舌尖添动,温谨梅只觉浑身火热趐软,没有一丝力气。小雨看到温谨梅樱口微张,口鼻中发出细细的呻吟,当六郎舌尖添到小仙女时,温谨梅一阵阵的浑身颤抖,快乐的浪花一个接一个的冲击着少女的心房。温谨梅腰身不断上挺、绷紧、僵持不动,突然:“啊……”

的一声,竟然攀上了高峰,达到人生的第一次**。

六郎不再犹豫,将火热硬涨的龙枪交到温谨梅的手中,温谨梅捏弄着这麽一个庞然大物,快乐的潮水未退,又迎来了它,心中突突直跳。只见它青筋暴露,红热无比,尤其是充血的**,微微冒着热气。

“这是爱人的龙枪,好厉害哦!我的小洞洞能盛得下它吗?”

温谨梅在六郎的指挥下,握着龙枪与自己的小仙女亲热,轻触自己的宝蛤,一触之下,立刻有另一种刺激使小仙女颤抖起来,一波以波的快感填满了温谨梅的身体。温谨梅感到自己的身子不由自主的抖动,那是一种抑制不住的快意的抖动。

大**分开湿滑玉门时,蜜洞只留一条细缝,那是由於未被开垦的缘故,成**性的那儿是微微张开的。随着**的前进,两片赤贝肉渐渐被分开了,温谨梅心中一万个愿意,但口中却说:“别……别进去好吗?”

六郎已经涨得受不了了,但不忍欺负温谨梅,只好在外围游击。温谨梅看到爱人满脸通红,知道他在强忍,终於抛开少女的矜持,主动将六郎的龙枪引向蜜洞:“好哥哥,珍惜我吧,占有我吧,来吧……”

六郎终於等到了这句话,腰部前进,犹如一把利剑刺向两扇快乐的闸门,硕大的**将****肉壁的嫩肉迫开,层层推进,又一次抵住了**膜,**膜顽强的支撑着,努力维护着主人的最後一道防线。但是,终於,在龙枪强大的压力下,被突破了,温谨梅在这最後一刻,在**膜发出惹人怜惜的呻吟的最後一刻,只觉得天地间万物都停止了运动,自己彷佛缩成了一棵小草,又紧接着爆炸充满了整个宇宙,雪白苗条的身子挺立不动,阵阵痛楚夹杂着快乐在心田涌动,一朵守护了十六年的花苞从此绽放,洁白无暇的身体从此属於六郎,少女变成了女人。

“啊……痛……啊……”

一缕鲜血随着龙枪的活动流出**,那是处子宝贵贞节的见证啊。随着六郎龙枪的一次次狂风暴雨般的插入、插入、再插入……每次都深达子宫,温谨梅的花心一次次的遭到强力撞击。

“啊……啊……嗯……不要了……不行了……喔……要呢……六郎……好……舒服……啊……感觉……太……奇妙了……喔……喔……啊……啊……喔……啊……嗯……哼……”

温谨梅开始浪语不断了。

那一阵阵快乐的呻吟,想憋都憋不住:“哎……呦……好哥哥……碰到花心了……啊……啊……啊……嗯……哼……好舒服……冤家……”

六郎在淫语的催动下,男人的本性流露,胯下的女人是自己占有的,要让她永远都记住这次快乐时光,更加努力的钻探油田,征服者的快感充满胸膛,“喔……喔……”

自己也忍不住叫了起来。温谨梅粉腿乱蹬,香汗淋漓,紧紧抱着六郎:“你要插死我了……喔……人家真的受不了了……要丢了……喔喔……喔喔……嗯……啊……”

“哼……哼……天呀……美……美死了……我……我的……**……被……哥……插得好……好舒服……哥……使劲……把我……插死……插吧……哼……唉……用劲……快……快……我……我……不要活了……哥……我……简直……要……要……升天了……啊……哥……真好啊……你太厉害了……啊哟……又被你撞到花心了……啊……啊……爽歪了……我要丢了……啊……啊……啊……我……丢……丢……丢了……哼……”

温谨梅猛然间四肢绷直倒抽凉气,阴精汩汩流出。六郎觉得龙枪被温谨梅的少女**包得紧紧的,由於她的宝蛤有大量**流出,**前端被一阵一阵的刺激弄的酸涨无比。六郎也已经被一浪又一浪的快感冲击得快守不住了,龙枪被紧窄的****夹得爽极了,大**进入**深处,被花蕊颤抖中喷涌而出的**烫得爽歪了,加上**肉壁嫩肉的挤压,六郎感到自己快要爆发了,说道:“谨梅,我要射进去了……”

温谨梅忙强打起精神,拼命上抬臀部,使劲研磨。

“啊……啊……嗯……喔……哥……我们……一起来……啊……”

花蕊传来的快感无以伦比,倒抽着吸气,终於进入昏死状态,又是一股阴精冲向龙枪。六郎也控制不住了,腰部一麻,猛然开始发射了,癫狂的快感随着一喷一喷的精液发射着,毫无保留的射入温谨梅的****,两人同时达到人生的顶点。

两人同时泄身,都泄得浑身无力,飘飘欲仙。温谨梅泄得浑身飘飘的,彷佛置身云端,随风飘荡,四肢百骸真正达到极度放松的状态,就像全身的骨头都被抽掉了一样,没有一丝力气了。温谨梅将樱唇贴在六郎耳边,细声说道:“我刚才差点被你的龙枪顶死了。”

说完粉脸飞红,娇羞地将头脸藏在六郎的胸膛下……

六郎凝视着她那娇羞的模样,打从心里爱得真想一口吞下肚去,六郎感到她骚幽里的水越来越多,增加了润滑的作用,便开始慢慢的**,等待她能试应了,再加快速度也不迟。温谨梅的淫性也爆发出来了,她双手双脚把六郎握得紧紧的,肥翘的粉臀也越摇越快起来。嘴里「哎哟」、「咿呀」的哼声,也高了起来。

「噗滋」、「噗滋」的水声,越来越高,越来越响,涵洞也越来越畅通了,六郎也就加快了行动。按照温谨梅的说的方法,三浅一深、六浅一深、九浅一深的变化着**,时而改为一浅一深、二浅一深,左冲右突、轻揉慢擦、一捣到底,再旋动,使杵头研磨她的花蕾一阵。一阵轻巧慢动,忽然猛抽送插,运用全身力气,干那个窄小**,温谨梅已欲死若仙的,时高时低的呻吟。

“六郎……你真是我的命……中的冤家……嗯……用劲的干吧……嗯……嗯……舒服……快乐呀……哎呀……好六郎……好哥哥……可爱的龙枪……又粗……又长……玩得真痛快……又长……又硬捣得花心……好舒服……我快活耍……要疯狂……乐得要死……哎……我的天啊……哎呀……哥哥……你……真会玩……哼……好哥哥……我流了无数次……你还没有出来呀……唔……唔……筋疲力尽……实在不能动……我要泄了……你怎么还没有玩够……快……快给我吧……哎呀……我……我……不行了……”

温谨梅被六郎插得欲仙欲死,心中有说不出的舒畅,六郎又把温谨梅拉起来,叫她用手扶着墙壁,弯下腰,屁股高高地翘起,从后面亮出**,然后用龙枪一下子操了进去,一边操,一边用手揉摸她的**,不到一盏茶的功夫,温谨梅又泄了三次,泄得一塌糊涂。可六郎的龙枪还是金枪不倒。只听温谨梅连声道:“哥……别……别操了……**快要插穿……噢……啊……去找清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