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2章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5:02 字数:8860 阅读进度:443/640

只剩下一个人了,那就是温谨梅的母亲陆思菱,六郎是有意最后一个要她的。陆思菱才刚三十多头,皮肤雪白细嫩、身材凹凸匀称,她浑身散发着成熟魅惑、高雅美艳,摇曳的秀发飘来阵阵发香。六郎惊艳于陆思菱的美貌姿色,那双黑白分明、水汪汪的桃花眼甚为迷人。姣白的粉脸白中透红,而艳红的樱桃小嘴显得鲜嫩欲滴。肌肤雪白细嫩,凹凸玲珑的身材,酥胸浑圆而饱满,纤纤柳腰裙下一双迷人**雪白修长,洁白圆润的粉臂,成熟艳丽充满着shao妇风韵的妩媚,比起这些婶婶、阿姨们更为扣人心魄,淡雅脂粉香及成**人的肉香味迎面扑来。

陆思菱想必是想起了温谨梅的关系吧,脸上突然有了一丝的羞愧。六郎知道她心中的想法,此时无声胜有声。他轻轻的拥过陆思菱,温柔的为她褪去衣服。她丰盈雪白的**只留下鲜红的肚兜和肉色的亵裤。六郎吞咽一口贪婪口水,用手爱抚着酥胸,摸着捏着十分柔软富有弹性的两团肉球。接着轻柔地褪下了她那肚兜和肉色魅惑的亵裤,陆思菱就此被剥个精光,横陈在床。在这个过程中,陆思菱是闭着眼睛的,只是浑身轻颤不已,想必她的内心还有些不安吧。

**裸的陆思菱凹凸有致的曲线,美得像水晶般玲珑剔透,那绯红的娇嫩脸蛋、小巧微翘的香唇、丰盈雪白的肌肤、肥嫩饱满的**、红晕鲜嫩的小奶头、白嫩圆滑的肥臀,美腿浑圆光滑得有线条,那凸起的耻丘和浓黑的阴毛却是无比的魅惑。陆思菱浑身的冰肌玉肤令六郎看得欲火亢奋,无法抗拒。

六郎轻轻爱抚陆思菱那**的**,从她身上散发出阵阵的肉香,他抚摸她的秀发、嫩软的小耳、桃红的粉额,双手放肆的轻撩,游移在陆思菱那对白嫩高挺、丰硕柔软的**上,并揉捏着像红豆般细小可爱的**,不多时,敏感的**变得膨胀突起,他将陆思菱那双雪白浑圆的**向外伸张,乌黑浓密、茂盛如林的三角丛林中央凸现一道肉缝,穴口微张两片**鲜红如嫩。六郎伏身用舌尖添着吮着那花生米粒般的阴核,更不时将舌尖深入**添吸著。

“嗯……哼……啊……啊……”

生理的自然反应,使得仍然闭着眼睛的陆思菱不由自主的发出阵阵呻吟声,**泌出湿润**,使得六郎欲火高涨、兴奋异常,左手拨开陆思菱那两片鲜嫩的**,右手握住粗大的龙枪,对准了陆思菱那湿润的肥穴,他臀部猛然挺入,「滋」的一声,偌龙枪全根尽没**。

这用力一插,使得的陆思菱倏然惊醒睁开双眼,想要说什么,但终于没有说出口,却又闭上了眼睛,只是却满脸通红。她的反应在六郎眼里显得妩媚迷人,于是六郎加把劲的九浅一深,把龙枪往肉紧的**来回狂抽猛插,插得久旱的陆思菱阵阵快感从**嫩遍全身、舒爽无比。

狂热的**竟引爆出她那久未挨插的**所深藏的春心欲焰,正值狼虎之年的陆思菱完全崩溃了,**春心迅速侵蚀了她,久旷寂寞的**怎受得了那真枪实弹的龙枪狂野的**,她身体生理起了涟漪,仅有的一丝犹豫不安渐形沦没,它抵抗不了体内狂热欲火的燃烧。淫欲快感冉冉燃升,刺激和紧张冲击着她全身细胞,陆思菱感受到**内的充实,敏感的阴核频频被碰触使得她快感升华到高峰。

“啊……喔……”

陆思菱发出呻吟声娇躯阵阵颤抖,她无法再抗拒了。陆思菱在夫君于八年前病逝之后,誓为老公守寡,未曾和别的男人有着亲密交往,不料守身数年的她,今天终于失守。

六郎的龙枪在陆思菱**里来回**,膨胀发烫那充实温暖的感觉使她不由自己亢奋得欲火焚身,有生以来第一次被夫君以外的男人玩弄,而且这个男人还将是自己女儿的夫君,这般不同官能刺激却使她兴奋中带有羞惭,陆思菱眼神里似乎含着几许怨尤。激发的欲火使得她那**如获至宝,肉紧地一张一合的吸吮着**,陆思菱久未挨插那**窄如**,六郎乐得不禁大叫:“喔……思菱阿姨……你的**好紧……夹得我好爽啊……”

龙枪犀利的攻势,使陆思菱舒畅得呼吸急促,双手环抱住六郎,她的肥臀上下扭动迎挺着他的**,粉脸霞红羞涩地娇叹:“唉……六郎……我还是无法抗拒你……”

“岳母……生米已煮成熟饭……你和我结合一体了……就别叹气嘛……娘……我会永远爱着你……我知道你是……想到了……谨梅妹妹……但这不会有任何关系……我也会一样的爱她的……我会永远爱你们的……相信我……我会带给你们……幸福和……快乐的……”

六郎安慰着,用火烫的双唇吮吻陆思菱的粉脸、香颈使她感到阵阵的酥痒,六郎乘胜追击凑向陆思菱她呵气如兰的小嘴亲吻着。

他陶醉的吮吸着陆思菱的香舌,龙枪仍不时**着陆思菱的**,插得她娇体轻颤、欲仙欲死,原始肉欲战胜了理智、伦理,长期独守空闺的她沈浸于六郎勇猛的进攻。半响后陆思菱挣脱了他ji情的唇吻,不胜娇羞、粉脸通红、媚眼微闭轻柔的娇呼道:“唉……六郎……娘……随你便了……”

六郎一听知道陆思菱动了春心,乐得卖力的**,抛弃了羞耻心的陆思菱,感觉到她那**深处就像虫爬蚁咬似的,又难受又舒服,说不出的快感在全身汤漾回旋着。她那肥臀竟随着他的**不停地挺着、迎着,六郎九浅一深或九深一浅、忽左忽右地猛插着,点燃的情焰促使陆思菱暴露风骚**本能,她浪吟娇哼、朱口微启频频频发出消魂的叫春:“喔……喔……六郎……太爽了……好舒服……**受不了了……六郎……你好神勇……啊……”

强忍的欢愉终于转为治荡的欢叫,春意燎燃、芳心迷乱的她已再无法矜持,颤声浪哼不已:“嗯……唔……啊……六郎……你再……再用力点……”

“叫我好相公……”

“……不要……我是你岳母……也可算是你阿姨……怎可以叫你好相公的……你太……太过分啊……”

“叫好相公……不然我不玩穴了……”

六郎停止抽动龙枪,害得陆思菱急得粉脸涨红:“羞死人……好相公……六郎……我的好相公……”

六郎闻言大乐,他连番用力**龙枪,粗大的龙枪在陆思菱那已被**湿润的**如入无人之地抽送着。

“喔……喔……好相公……美死我了……用力插……啊……哼……妙极了……嗯……哼……”

陆思菱眯住含春的媚眼,激动的将雪白的脖子向后仰去,频频从小嘴发出甜美诱人的**,陆思菱空旷已久的**,在六郎粗大的龙枪勇猛的冲刺下连呼快活,已把其他之事抛之九宵云外,脑海里只充满着鱼水之欢的喜悦。六郎的龙枪被陆思菱又窄又紧的**夹得舒畅无比,改用旋磨方式扭动臀部,使龙枪在陆思菱**里回旋。

“喔……六郎……好相公……娘被你插得好舒服……”

陆思菱的**被六郎烫又硬、粗又大的龙枪磨得舒服无比,暴露出**的本性,顾不得羞耻舒爽得呻吟**着。

陆思菱兴奋得双手紧紧搂住六郎,高抬的双脚紧紧勾住他的腰身,肥臀拼命的上下扭挺,以迎合六郎龙枪的研磨,陆思菱已陶醉在六郎年少健壮的精力中,舒畅得把六郎当作爱人。浪声滋滋、满床春色,**深深套住龙枪,如此的紧密旋磨是她过去不曾享受过的快感。陆思菱被插得娇喘吁吁、香汗淋淋、媚眼微闭、姣美的粉脸上显现出性满足的欢悦:“哎……六郎……娘好……好爽……好相公你……你可真行……喔……喔……受、受不了啊……喔……哎哟……六郎……你的东西太……太大了……”

陆思菱浪荡淫狎的呻吟声,从她那性感诱惑的艳红小嘴频频发出,**的**不断向外溢出,沾湿了床单,俩人双双恣淫在肉欲得ji情中。六郎嘴角溢着淫笑:“娘……你满意吗……你痛快吗……”

“嗯……嗯……你真行啊……喔……我太爽了……唉唷……”

陆思菱被六郎挑逗得心跳加剧、血液急循、欲火烧身、**横流,她难耐得娇躯颤抖、呻吟不断。

六郎促狭追问道:“阿姨,你说什么太大呢……”

“讨厌……你欺负我……你明知故问的……是你……你的龙枪太……太大了……”

陆思菱不胜娇羞,闭上媚眼细语轻声说着,从来没有对男人说过淫猥的性话,这使成熟的陆思菱深感呼吸急促、芳心荡漾。六郎存心让端庄贤淑的陆思菱由口中说出性器的淫邪俗语,以促使她抛弃羞耻全心享受男女交欢的乐趣:“阿姨,你说哪里爽……”

“羞死啦……你……你就会欺负我……就是下……下面爽啦……”

她娇喘急促,六郎装傻如故:“下面什么爽……说出来……不然好相公可不玩啦……”

陆思菱又羞又急:“是下……下面的**好……好爽……好舒服……”

陆思菱羞红呻吟着,六郎却得寸进尺:“说来我听……阿姨你现在干嘛……”

“唉唷……羞死人……”

性器的结合更深,红涨的**不停在**里探索冲刺,龙枪碰触阴核产生更强烈的快感,陆思菱红着脸扭动肥臀:“我……我和六郎欢好……我的**被六郎插得好舒服……我是****的女人……我……我喜欢六郎的龙枪……”

陆思菱舒畅得语无伦次,简直成了春情汤漾的淫妇荡女,她不再矜持放浪去迎接六郎的**,从有教养高雅气质的陆思菱口里,说出淫邪的浪语已表现出女人的屈服。六郎姿意的把玩爱抚陆思菱那两颗丰盈柔软的**,她的**愈形坚挺,六郎用嘴唇吮着轻轻拉拔,娇嫩的奶头被刺激得耸立如豆,浑身上下享受六郎百般的挑逗,使得陆思菱呻吟不已,**浪媚的狂呼、全身颤动、**不绝而出,娇美的粉脸更洋溢着盎然春情,媚眼微张显得娇媚无比:“哎哟……好舒服……拜托你抱紧我……好相公……啊啊嗯……”

淫猥的娇啼露出无限的爱意,陆思菱已无条件的将全身奉献给了六郎。

六郎知道娇艳的陆思菱已经陷入性饥渴的颠峰**,尤其像她那成熟透顶的而又守寡多年的**,此时如不给陆思菱凶狠的**把她玩个死去活来,让她重温男女**交欢的美妙使陆思菱满足,否则恐是无法博取她日后的欢心,随即翻身下床将陆思菱的娇躯往床边一拉,此时陆思菱的媚眼瞄见六郎胯下那根兀自红得发紫的龙枪,芳心一震,暗想着真是根雄伟粗大的龙枪。

六郎拿了枕头垫在陆思菱光滑浑圆的大肥臀下,她那撮乌黑亮丽阴毛覆盖的耻丘显得高突上挺,他站立在床边分开陆思菱修长白嫩的双腿后,双手架起她的小腿搁在肩上,手握着**的龙枪先用大**,对着陆思菱那细如小径,红润又湿润的肉缝逗弄着,陆思菱被逗弄得肥臀部不停的往上挺凑着,两片**像似鲤鱼嘴张合著似乎迫不及地寻见食物:“喔……求求你……别再逗我啦……好相公……我要大……龙枪……拜托你快插进来吧……”

六郎想是时候了,猛力一挺、全根插入,施展出令女人欢悦无比的「老汉推车」绝技,拼命前后**着,龙枪塞得**满满的,**之间更是下下见底,插得陆思菱浑身酥麻、舒畅无比,「噗滋」、「噗滋」,男女性器撞击之声不绝于耳。陆思菱如痴如醉,舒服得把个肥臀抬高前后扭摆着,以迎合六郎勇猛狠命的**,她已陷入**的ji情中是无限的舒爽、无限的喜悦。

“哎哟……六郎……好相公……好舒服……哼……好棒啊……娘姿好……好久没这么爽快……喔……随便你怎……怎么插……我……我都无所谓……我的人……我的心都给你啦……喔……爽死我啦……”

陆思菱失魂般的娇嗲喘叹,粉脸频摆、媚眼如丝、秀发飞舞、香汗淋淋欲火点燃的情焰,促使她表露出风骚**的媚态,她完全沈溺在**的快感中,无论身心完全被六郎所征服了。她心花怒放、如痴如醉、急促娇啼。陆思菱骚浪十足的狂喊,往昔端庄贤淑的妇人风范不复存在,此刻她骚浪得有如发情的母gou,六郎满意地将龙枪狠狠的**,他是存心促使陆思菱抛弃羞耻,这样才能体会到最完美的鱼水之欢。

“喔……喔……爽死啦……舒服……好舒服……我要丢……丢了……”

陆思菱双眉紧蹙、娇嗲如呢,极端的快感使她魂飞神散,一股浓热的**从**急泄而出。

**泄出**后依然紧紧套着粗大刚硬的龙枪,使六郎差点控制不住精门,他抑制住射精的冲动,把泄了身的陆思菱抱起后翻转她的**,要她四肢屈跪床上。陆思菱柔顺的高高翘起那有如白瓷般、发出光泽而丰硕浑圆的大肥臀,臀下狭长细小的肉沟暴露无遗,穴口湿淋的**使赤红的**闪着晶莹亮光,陆思菱回头一瞥迷人的双眸,妩媚万状的凝望着六郎:“六郎……你……你想怎样……”

六郎在她的背后,用双手轻抚着她的肥臀:“好美的圆臀啊。”

“哎呀。”

娇哼一声,陆思菱柳眉一皱、手抓床单。原来六郎双手搭在她的肥臀上,将下半身用力一挺,坚硬的龙枪从那臀后,一举插入陆思菱蛮性感的肉沟。六郎整个人俯在她雪白的美背上,他顶撞地抽送着龙枪,这般姿势使陆思菱想起俩人岂不正像在街头上发情交媾的狗?是自己从来没有玩过的花样,年少六郎不仅龙枪粗大傲人,而且性技也花样百出,这番欢好使得陆思菱别有一番感受,不禁欲火更加热炽。

陆思菱纵情**地前后扭晃肥臀迎合著,**不停的前后摆动,使得两颗丰硕肥大的**前后晃动着,甚为壮观,六郎左手伸前捏揉着陆思菱晃动不已的**房,右手抚摸着她白晰细嫩、柔软有肉的肥臀,他向前用力挺刺,她则竭力往后扭摆迎合。成熟美艳的陆思菱初尝此种方式的交媾,兴奋得四肢百骸悸动不已,使得她春情激昂、**直冒,龙枪在肥臀后面顶得陆思菱的穴心阵阵酥麻快活透,她艳红樱桃小嘴频频发出令天下男人**不已的娇啼声,而「噗滋」、「噗滋」的插穴声更是清脆响亮,**如胶似漆的结合。

“喔……好舒服……爽死我了……会玩穴的……好相公……好郎君……阿姨被你插得好舒服……哎哟……喔……喔……”

她欢悦无比急促娇喘着:“六郎……我受不了啦……好勇猛的龙枪……美死了……好爽快……阿姨又要丢了……”

陆思菱和六郎的称呼也真够乱的,一会是娘,一会是阿姨。

她激动的大声叫嚷,毫不在乎自己的**声音是否传到房外,她光滑雪白的**加速前后狂摆,一身布满晶亮的汗珠。六郎的龙枪更用力的**,所带来的刺激竟一**,将陆思菱的**推向**尖峰,浑身酥麻、欲仙欲死,穴口两片嫩细的**,随着龙枪的**翻进翻出。陆思菱舒畅得全身痉挛,**大量热乎乎的**急泄,烫得六郎龙枪一阵酥麻。陆思菱星目微张,在唇角上露出了满足的微笑,六郎感受到陆思菱的**正收缩吸吮着龙枪。他快速抽送着,终于也把持不住叫道:“阿姨……喔……好爽……你的**……吸得我好舒服……我……我也要泄了……”

泄身后的陆思菱拼命抬挺肥臀,迎合六郎的最后的冲刺,快感来临刹那,六郎全身一畅、精门大开,滚烫的精液卜卜狂喷注满**,陆思菱的穴内深深感受到这股强劲的热流。

“喔……喔……太爽了……”

陆思菱如痴如醉的喘息着俯在床上,六郎则倒在她的美背上,**深处有如久旱的田地骤逢雨水的灌溉,ji情**的交合后,汗珠涔涔的俩人,满足地相拥而卧。

“六郎……你真会欺负人……要我说出那么**的话……还让人家喊你……好……相……公……你是不是……存心……欺负娘……”

陆思菱幽怨的道。

“娘,我是为了让你全身心放松,这样才能体会到最高的乐趣。我知道,你有心结,所以我希望您能完全解开它,这样以后就不会再有顾虑的。我这样做,娘不会怪我吧。”

六郎温柔的吻着她。

“嗯……娘知道你是为娘好……娘不会再有事了……你以后想让娘怎么样……娘都答应……”

陆思菱羞红着脸道。她见床单上湿湿濡一片,回想起刚才缠绵缱绻的交欢,真是无比的舒服爽快,有股令人留恋难忘的甜蜜感。想不到六郎床技高超、花招百出。若不是他,使她得以重温享受无比ji情、放荡的**滋味,否则她这下半辈可能凄凉空虚的活在世上。

陆思菱轻搂着六郎又亲又吻,并用丰腴性感的娇躯紧贴六郎,他被陆思菱一阵拥吻,也热情地吮吻陆思菱的粉颊、香唇,双手频频在陆思菱光滑**的**乱摸乱揉,弄得她搔痒不已:“娘,你舒服吗……满意吗……”

陆思菱羞怯低声地说:“嗯……你可真厉害……娘真要被你玩死啦……”

“娘……你做我的太太嘛……我会给你爽歪歪的……”

陆思菱更羞得粉脸绯红:“哼……脸皮厚……谁是你的太太……不要脸……唉……娘被你玩了……以……以后就看你的良心……”

“咦……娘你放心……我会好好爱你的……喔……你刚刚不有如痴如醉的喊好相公……”

陆思菱闻言,粉脸羞红的闭住媚眼不敢正视六郎,她上身撒娇似的扭动:“讨厌……你……你还真会糗人……娘受不了你才脱口而叫嘛……你……你坏死啦……”

陆思菱娇嗲后紧紧搂抱六郎,再次献上她热情火辣的热吻。

陆思菱的身心被六郎征服了,六郎粗大的龙枪与旺盛的性能力让她欲仙欲死,她的神情与**恢复了春天般的生机,陆思菱开始沈溺肉欲的快感里,久旷的她第一次体会到禁忌的**竟是如此甜美,陆思菱再也舍不得六郎。两人心满意足的相拥而眠,很快沉沉睡去,大床上郑秀影、江紫萍等人是东倒西歪的睡过去了,好在这床是经由数张大床拼起来的,再多睡几人也不用担心会掉下去,所以六郎和陆思菱放心大胆的进入了甜蜜的梦乡……

太阳已经老高,陆思菱先转醒过来,看看床上,除了自己和六郎两人以外,其他人都不在了,显然是先起床了。这也难怪,六郎是整了一夜,快天亮才和陆思菱睡去,而陆思菱是苦苦等待了大半夜,最后终于心满意足的和六郎相拥而眠,所以也才刚睡醒。

陆思菱一看身旁的六郎,仍在梦睡中,她看到那根曾使她欲生欲死快乐无比的龙枪,此刻软弱的伏在两腿之间,真是可爱极了。那根龙枪,又使她回忆昨夜那种舒畅的滋味,忍不住的伸出玉手,握住了那根软弱的龙枪,慢慢地套动着。六郎的龙枪这一插,己把她插出了滋味,插出她人间至高无上的享受,所以她此刻在把握着这难得的机会,好好的去享受一番。

她一直在回味刚才那**甜美的滋味,心中已渐渐骚痒着,不由自主的大力套动着龙枪,希望它能早点挺立起来。这时在甜睡中的六郎,已被陆思菱的大力套动,惊醒过来了。他睁眼一看,身旁美岳母,又在**的玩弄他的龙枪。

此刻陆思菱坐在床上,一身雪白的粉躯,及两颗坚挺的**,圆圆挺翘的屁股,细细的腰肢,真是美丽极了,性感已极。六郎看这付如同女神的娇躯,忍不住的把她压在身下,右手抱着她的纤腰,左手搂着她的粉颈,嘴唇压在她那湿润微微分开的二片樱唇上,疯狂的吻着,同时用胸部磨擦她的两个坚挺粉乳,两条腿不断的伸缩,蠕动。

六郎的身体紧紧的压着她那软滑白嫩的娇躯,并用两只脚去磨擦她那两只玲珑的小脚。他越吻搂得越紧,一边吻着她的小嘴,一边用腿磨擦她那白嫩滚圆的小腿,用龙枪磨擦她那光滑柔软的小腹与**四周,然后用手揉擦她的乳峰。陆思菱渐渐地也用两手环抱着那个压在他身上的六郎,并将自己的香舌伸到五六长的嘴里,她的身体扭助着,两个人互相紧紧的搂抱着在那粉红色的床毯上滚来滚去。

良久之后,六郎又用两只手抓住陆思菱的二只**,轻轻的摸弄,揉擦,接着又将头伸到陆思菱两条大腿之间,去吻允她的**,舐弄她的湿滑玉门,湿滑玉门,吮吻着她的阴核,并用舌吮吸她的**。陆思菱被吮吸得****直流,她仰卧的娇躯,像舞狮般的不断扭动着,不停地颤抖着,脸蛋儿红红的,不断地娇喘着,并不时拨出快感的「嗯」、「哼」、「哦」、「喂」的呻吟声来。

此时的六郎,已将那根坚硬的龙枪,全部插进了那**的**中,涨得两片**已成平扁的形状,**紧窄得将龙枪紧紧包住密不通风,使六郎感到好似一只大脚穿上了一双紧窄的新鞋一样,他开始渐渐地缓缓的**起**来。六郎现在已懂得如何的**,才能使女人快乐。此时他**技术很好,像是受过训练似的,每向外一抽,必将龙枪拔到**洞口,然后沈身向内一插,又抽撞到她的**深处的穴心上,直插得陆思菱**的**直流,发出了一连串的「噗滋「之声。陆思菱的**四周,及两个人的大腿根部份,已都被**湿遍,她舒服的周身发了抖,嘴里喔喔的呻吟着。

每当六郎的龙枪往里插时,陆思菱都本能地抬起了屁股往上一挺,并且收缩一下,使**内的壁肉,将**用力的挟一下,插得越深,她越感觉舒服,她真希望六郎能够连睾丸也一起塞进去。六郎经过一阵轻抽慢送之后,突然渐渐地加快起来,挺动着龙枪,越插越快的**着。此时六郎干得更是起劲了,他越发加快了**的速度,龙枪在**中快速的进出,搅动得**「噗滋」、「噗滋」的响个不止。

陆思菱继续涌射出来的大量**,对六郎产生了一种特异的刺激,六郎已被刺激得抓住了她两条粉腿,往肩上一扛,一下比一下狠狠的插下去。这样一来,陆思菱可惨了,因为她的白屁股悬了空,**挺得高高的,豪无办法招架,插不几下,陆思菱只感到一阵昏迷,昏死过去。不久,又被几下子猛插,插醒了过来,陆思菱颤声的叫道:“哎……唷……六郎呀……喔……喂……龙枪……六郎……娘……快死了……哎……哟……喂……呀……龙枪……快快丢吧……快呀……快嘛……哦……哦……”

“哎……呀……是……是呀……六郎……哎……唷……喂……呀……娘已受不了啦……六郎……饶了……娘吧……喔……喂……”

“娘,你告诉我,我会不会插穴呀?插得好不好?”

“六郎……好相公……龙枪又大……又会插……插死人了……你插得好好哦……六郎呀……你轻一点插……把娘的腿放下来……娘受不了啦……哦……”

“娘,我会的,六郎喜欢听你大声点浪浪的叫,要你从心眼里叫出来。”

六郎说着,果然轻抽慢送起来,陆思菱感到**里很舒服,**又在流著,正在享受的时候,六郎的手已经「啪」的一声,轻轻打在她那雪白圆挺的屁股上。

陆思菱不由得大声淫叫着:“哎……唷……我的龙枪……六郎呀……哎……唷……唷……阿姨可受不了……龙枪……要插死阿姨了……哎……哟……哎……哟……大**可顶死……阿姨了……六郎……你好狠呀……哎……唷……轻一点……六郎……哎……唷……我的……冤家……娘……可真服了你……哎……呀……**是又痛快……又美……哎……唷……哎……唷……喂……呀……六郎……好相公……我的龙枪……相公……呀……哎……唷……好六郎……你可丢了……喔……喔……喔……好相公……你的精可真多……哎……唷……喂……呀……喔……**……穴心儿……可烫死了……哦……”

六郎丢出了精,放下了腿,陆思菱被六郎打败了下来,但她却是败得心服口服,败得深深地爱慕着对方。六郎爱着她的美艳,雪白迷人的娇躯,及**美妙的**。陆思菱爱着他那根又粗又长、**又大的龙枪,及那年少血气方刚那股凶勇的劲道,与那持久的战力。

两人都出了精,可是此刻俩人还是你浓我浓,卿卿我我的,互相爱慕地相拥着,亲吻着,像是仍然意犹未尽似的。陆思菱吻着六郎,问道:“六郎,你昨夜整了一夜,怎么一大早还这么厉害,娘实在是怕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