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9章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5:00 字数:2848 阅读进度:440/640

很快六郎和全身已经**的沈元蓉已经在床上了,六郎看到沈元蓉全身雪白柔嫩,迷人的玲珑三围,两颗如同柑桔似的粉乳,圆圆地结实挺立着。细细的柳腰,平坦的小腹,及那双修长诱惑的**之间,一片黑森森的阴毛,延伸到那两股圆满微翘的屁股之间,真是美丽极了,有如一具雕刻美女铜像,此刻又加上暗暗的灯光之下,更显得诱惑、更加性感迷人。

六郎被沈元蓉那具美妙性感的**裸娇躯,刺激得周身热血沸腾腾的,全身的神经起了巨大的颤抖,熊熊的欲火,焚烧着他的全身,并在猛烈的烧着。他扑到沈元蓉的身上,紧紧的抱住她,对着樱桃小嘴猛亲吻起来。此刻的沈元蓉也被那根巨大的龙枪,深深的迷惑着,春心已起了巨大的荡漾,再经六郎**裸的拥抱,两性肌肤相亲的快感,把她周身神经刺激得猛烈颤抖,畅快得忍不住哼了起来。

“嗯……哼……六郎……哎……哟……小……哎……哟……喂……呀……”

沈元蓉双手却紧紧抱住六郎,全身不停的扭动着。六郎抱着这么美妙的娇躯,又被她的娇声淫叫,把他的龙枪刺激得涨大到了极点,并不停的并撞着**阴核,不断的磨着阴核,把沈元蓉磨得忍不住的淫言淫语地喊了起来:“哎……呀……六郎……喔……喔……”

沈元蓉挺高着屁股,扭转着屁股,去配合龙枪的磨转,把她磨转得骚痒难耐,哀声的呻吟着:“哎……哟……六郎……坏东西……喔……喔……你不能磨了……磨得我好痒……痒死了……哎……唷……坏东西……好坏哦……痒死人了……好痒……喔……哦……”

沈元蓉像是真的痒死了,一直扭转着屁股,挺高着屁股,想把六郎的龙枪吞进去,可是六郎却故意作弄她,故意不把龙枪插进她的**,把她急得哀声连连的呻着:“哎……唷……六郎……哦……不……我的……龙枪……相公……阿姨……求求你……哎……唷……喂……呀……好相公……龙枪……相公……插吧……阿姨……痒死了……哎……唷……哎……喂……插死……阿姨吧……求求你……喔……喔……快插吧……插死我吧……”

六郎看沈元蓉骚痒难受的可怜状,才将龙枪对准她的**洞囗,藉着**中的**,用力的一插,把整根龙枪狠狠的插入**中。沈元蓉被突如其入的龙枪,插得小嘴「哎呀」、「喔喂」的一声畅快的欢叫。她紧跟着扭动屁股,自己挺动得**不停的流出,流得屁股底下床褥**一大片,她也畅快淫叫起来:“唉……唷……六郎……哦……不……不……我的……相公……哎……哟……我的……龙枪……相公……插吧……大力插吧……龙枪……相公……哎……哟……哏……呀……阿姨……不怕死……狠狠的插吧……插死……阿姨吧……哎……呀……喔……喂……阿姨……就给你……插死算了……哦……哎……唷……阿姨……甘愿给你插死……喔……喔……”

六郎的龙枪插入**中,感到非常的夹紧,像是一个**穴,大概是沈元蓉荒芜太久,**流得太多,才会不觉得疼痛,大力扭动屁股。六郎被沈元蓉的美艳,雪白柔嫩的娇躯,夹紧的**,**的神态,把他周身神经刺激到了极点。一股凶勇的干劲,如同海浪般的一波又一波的袭击在心头,使他也如同海浪般地一波又一波的凶勇猛力的**起沈元蓉的**来,连连用劲的插了五,六十下。沈元蓉从未曾被这样大的龙枪,如此凶勇猛力的插过,此刻是被六郎的龙枪,**得飘飘欲仙,三魂七魄在空中飘荡,飘得什么淫言淫语都喊得出来。

“哎……哎……唷……天呀……龙枪……相公……六郎……哎……哟……喂……呀……我的……小冤家…插死……阿姨了……哎……呀……插吧……让龙枪……插死好了……插死算了……哎……呀……唷……呀……”

“哎……哟……龙枪……相公……对了……对了……就这样……哎……呀……阿姨……爱死你了……阿姨……爽死了……哎……唷……喂……呀……阿姨……美死了……六郎……阿姨……的……好相公……喔……喔……插对了……哦……”

“哎……哎……唷……龙枪……相公……顶得……人家的……穴心……快受不了……哎……唷……喂……呀……快了……快了……阿姨……快忍不住了……喔……喔……龙枪……相公……阿姨……快被你……干死了……哦……喂……呀……阿姨……快死给你……哎……唷……六郎……阿姨……忍不住了……哎……哎……呀……阿姨……出来了……哎……唷……阿姨……丢了……喔……丢了……哦……”

沈元蓉一股浓浓的阴精喷射着六郎的大**,可是六郎此刻好像被刺激得麻木一般,还在埋头苦干着。正在出精的沈元蓉,被六郎插得猛泄阴精,泄得整个**四周阴毛及龙枪整们白糊糊地,屁股底下的床褥也白糊糊一大片。六郎此时已被**毕露美艳佳人的沈元蓉,刺激得周身神经麻木不仁,只知道猛力**,才能把心胸那把火热热的欲火扑灭。

他这样不停的凶猛**,又把沈元蓉插得骚痒起来,又见她开始微微挺着屁股、扭着屁股,去迎战六郎凶猛的**,渐渐地,她又爽得汪汪的淫叫着:“哎……唷……好相公……龙枪……相公……喔……喔……这么凶……想真的……插死……阿姨……哎……唷……喂……呀……龙枪……祖宗……不想……阿姨……活了……哎……哟……哎……呀……好丈夫……阿姨……美……美死了……”

此时俩人全身汗水淋淋,像是在摔交一样,俩人互不认输,一个是在猛力的**,一个是在用力挺扭着,双方紧紧的抱住。

“哎……呀……龙枪……相公……哎……哟……阿姨……从来……没有……这么……舒服过……哎……唷……喂……呀……六郎……阿姨……快活死了……哎……呀……六郎……阿姨……又要被你……插死了……喔……喔……喂……呀……爽……爽死……人家了……哦……哦……”

“哎……哟……六郎呀……哎……唷……阿姨……爱死你了……阿姨……不能……没有你……哎……呀……喔……喂……阿姨……服了你……六郎……喔……呀……爱我……好好爱我……哎……喂……”

六郎此时正在吃紧的时候,又听到沈元蓉娇声的淫言淫语,也跟畅快的喊了出来。

“哦……哦……阿姨……六郎也好美……好爽……六郎……爱死……阿姨了……我也……快了……喔……喔……喔……呀……快……阿姨……让我们……一起去吧……快呀……”

沈元蓉一听六郎也要丢精,她赶紧集中精神,猛力地去扭动屁股,挺高着屁股,来配合六郎的**,想和六郎一起丢出精来,她自己摇得畅快的喊了出来:“哎……哎……唷……呀……龙枪……相公……怎么……又大起来……喔……喔……插得……阿姨……真爽……哎……唷……喂……呀……阿姨……美……爽……美死了……哎……喔……阿姨……快了……快了……哎……唷……喂……呀……阿姨……又……忍不住了……哎……哎……呀……阿姨……出来了……喔……呀……阿姨……丢了……阿姨……丢了……喔……喔……丢……死……了……哦……”

沈元蓉又是一股浓浓的阴精,喷在六郎的大**上,**中的内**,也在一张一合的吮吸着大**。六郎被沈元蓉的阴精一冲,被**中的内**一夹一夹的吮吸着,周身酥酥麻麻,一时舒畅的背脊一凉,剑门关一松,一股强劲的阳精,大量有力的射击在沈元蓉的穴心,把正出完阴精的沈元蓉,射得爽爽快快的晕死过去,六郎也大量的泄了阳精,满足的趴在沈元蓉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