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3章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4:57 字数:3473 阅读进度:434/640

只剩下沈梦君这位嫂嫂了,外表娇美动人,曲线玲珑,比之未出嫁的少女,更有一番妩媚的shao妇气质。六郎握着她的玉手,亲热地叫她姐姐,她只是用她那美丽的大眼睛凝视着六郎,一双水汪汪的向薇眼,小巧而微翘的红唇,那shao妇风情使人有一亲芳泽的冲动。

六郎亲腻地搂住她的香肩,吻上她的红唇。一阵吸吻之后,她的呼吸开始急促,双手也反搂着六郎的脖子,丁香软舌更积极地向六郎口中的舌头挑战着。六郎的手趁机摸入她的上衣里,在她**上隔着肚兜抚揉着,一颗颗的上衣钮扣在六郎高超的技术下解开了,上衣跟着被六郎脱掉,接着肚兜也逃不过被六郎解开的命运,一双肥嫩的**就尽入六郎的魔掌之中了。

揉摸了一会儿,再把她抱坐到床上,将她的裙子掀到腰际,脱下她粉红色的小亵裤,这整个过程都在无言中进行,只是热吻和爱抚。六郎贪婪地吸吮着红唇,渐次下移到胸前,在高挺浮凸的**上逗留了一阵子,再度流浪到她平滑的小腹,接下来分开她的双腿,看到了一大片黑茸茸的阴毛,其中掩藏着一条约寸许的红润裂缝,嫩红的**衬着漆黑卷曲的阴毛真使人垂涎欲滴。

六郎忍不住低下头去,伸出舌头,先添弄着她的阴毛以及大腿的内侧,最后舐上了那最敏感的阴核。啊!多么柔美鲜嫩的**呐!六郎开始顺着她的阴缝做起了**的前奏曲。沈梦君被六郎添舐的动作刺激得打破她一直保持着的沉寂,**道:“啊……啊……好美……哦……**流……流水了……啊……好痒……六郎……你真会添……哦……美死……姐姐……了……哦……啊……姐姐快活……死了……好……好舒服哟……**要……啊……要……升天了……乐……乐死姐姐……了……”

她的**,如浪花般流出淫液的泡沫,**也颤抖地张合著,雪白的大腿紧夹着六郎的头,一股腥浓浓的阴精随着她初次的**来临,由穴口直泄而出。她当然从未享受过舐吮**的乐趣,是以在六郎舌尖的玩弄和挑逗下,既羞赧又亢奋地分泌出不少的淫液和阴精,感到是又新奇而又刺激,**被舐吮吸咬得酸、麻、酥、痒,各种舒爽的感觉纷至沓来,**一发而不可收拾地潺潺泄出,溢得六郎满嘴都是,六郎一口口地吸咽着,吃得是津津有味。

沈梦君现在已是陷于欲火如焚的ji情中,**经过六郎的舐吮,骚痒难耐,极需要有一条龙枪来插干,替她止骚止痒不可。因此,她也不再羞赧害怕了,无论六郎又对她作出多羞人的动作,只要能替她止痒,她都将愿意接受。沈梦君淫声浪语地说道:“六郎……求求你……别再挑逗……姐姐了……小……**痒死了……姐姐要你……要你的大……龙枪插……穴……快……快爬上来……插姐姐……的……**吧……”

六郎和她又再度嘴对嘴地吻在一起,用舌头倾诉着彼此的爱意和怜惜。好一阵子,六郎挺着那条了龙枪,对准她的穴口,磨了一会儿,慢慢地插入**。沈梦君有些疑虑地道:“六郎……你的……龙枪好大……你要轻轻来……慢慢地干……好吗……”

六郎答应她的要求,龙枪一寸一寸地往里插,好不容易进了大部份,还有约一寸多留在外面,为了让龙枪整根插到底,六郎抬起了她的双腿,略一用力,终于干进了她的穴心深处。此时六郎觉得一阵的紧密感,**心也不停地抖着,不停地吸着,六郎知道这样的入法,对她来说会比较舒服一些。六郎开始施展六郎千锤百练的床上功夫,浅插深捣,磨转逗弄,吸乳吻唇,搞得沈梦君姐姐舒爽地叫道:“啊……哦……六郎……好美……舒……舒服……啊……你真是个……会插穴……的弟弟……姐姐的浪……**被……你干得……好舒服啊……龙枪弟弟……哼……哼……**好爽……啊……快用力……干……干**……啊……啊……”

她的**声越来越大,六郎见她屁股越摇越快,连连顶挺的幅度也越来越大,六郎也由慢插深操改为直捣黄龙,每一下都来重量级的狠干猛操,又深又强。她也爽得叫道:“啊……好硬的……龙枪呀……哦……好爽……哼……哼……用力顶……快……插死姐姐……**美死了……啊……快插……求求你……用力干……弟弟……插翻姐姐的……小**……啊……对……那里痒……啊……**泄……死了……好相公……你真……能干……快……用力插……**要……要泄……泄了……啊……啊……”

两人同时达到**,沈梦君连着泄了三次,软绵绵地躺在床上一抖一抖地颤着,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又苏醒了过来,开口嗲嗲地叫了声:“六郎……”

六郎确实有些累了,于是和沈梦君两人相拥亲吻睡去。

刺眼的阳光惊醒了沈梦君,她发现天已经大亮,自己和六郎俩人还**裸的抱在一起,其他人却不见了。她不禁粉脸一红。她昨夜丢了好几次**,真是羞死人了,但是甜美舒畅的余味仍在体内激汤着。六郎也在这时候醒来,沈梦君不由羞红着脸,说不出话来。

六郎抱住沈梦君**,小嘴贴上她的耳旁问道:“梦君姐……昨夜你舒不舒服……**爽不爽呢……”

沈梦君粉脸通红、春上眉间,满足的神情低声答道:“死相……你还明知故问的……真……真恨死你了……”

“梦君姐……我的艳福真不浅……我好高兴啊……”

“死相……你坏死了……姐姐的**都被你玩遍了……还要取笑我……你得了便宜还卖乖……姐姐恨死你了……”

“好姐姐……别生气嘛……我逗着你玩的……你不要这么坏心嘛……我会相思病的……你忍心吗……”

“活该……谁叫你老是羞我嘛……”

“梦君姐……我下次不敢啦……梦君姐……你看……我的龙枪又硬了……我……我俩再玩好吗……”

原来六郎的龙枪不知何时又挺立胀大了,沈梦君双额泛红,羞答答地点头,这回不再矜持,主动伸出玉手握着龙枪上下套弄。

“梦君姐……龙枪胀得好难受……你……你含它好吗……”

“哎呀……姐姐从来没有含过龙枪的……好……好难为情嘛……”

“没关系啦……把龙枪含在嘴里用嘴唇去吸吮……不时再套进吐出的就行了……”

“嗯……好吧……你……你真是我前世的冤家……我依你就是……”

说罢,从未含过龙枪的沈梦君不禁粉脸绯红,羞涩的微闭媚眼、张开樱桃小嘴,轻轻的含住那紫红发亮的大**,塞得她的樱唇小嘴满满的,沈梦君开始用香舌添着大**,不时又用香唇吸吮用玉齿轻咬,套进吐出地不停玩弄着。

“啊……梦君姐……好舒服啊……你……你的樱桃小嘴像**般的美妙……啊……好舒服……好过瘾……”

六郎的龙枪被沈梦君品尝着,**酥麻麻的快感扩散到全身四肢百骸,龙枪被舐吮套弄得坚硬如铁棒,青筋暴露、粗大无比。沈梦君吐出龙枪,翻身双腿跨骑在六郎上,纤纤玉手把**对准,把那一柱擎天似的龙枪套入。

“哦……好充实……”

沈梦君肥臀一下一上的套了起来,只听有节奏「滋」、「滋」的性器交媾声,沈梦君款摆柳腰、乱抖酥乳,她不但已香汗淋漓,更频频发出**的娇啼叫声:“喔……喔……我的好六郎……姐姐好舒服……爽……啊啊……爽呀……”

上下扭摆扭的**带动她一对肥大丰满的**上下晃汤着,晃得六郎神魂颠倒,伸出双手握住沈梦君的丰乳尽情地揉搓抚捏,她原本丰满的**房更显得坚挺,而且小奶头被揉捏得硬胀如豆。沈梦君愈套愈快,不自禁的收缩**肉,将大**频频含挟一番。

“美极了……六郎……姐姐一切给你了……喔……喔……好弟弟……喔……**美死了……”

香汗淋淋的她拼命地上下快速套动身子,樱唇一张一合娇喘不已,满头乌亮的秀发随着她晃动身躯而飞扬,她快乐的**声和龙枪抽出插入的「噗滋」、「噗滋」**声交响着使人陶醉其中。六郎但觉大**被舐、被吸、被挟、被吮舒服得全身颤抖着,他也用力往上挺迎合著沈梦君的狂插,当她向下套时,六郎将龙枪往上顶,这怎不叫沈梦君死去活来呢!真是配合得天衣无缝、舒爽无比,大**寸寸深入直顶她的花心,沈梦君娇声婉转淫声**着:“唉唷……龙枪弟弟……好六郎……我……我要丢了……哎哟……不行了……要丢……丢了……”

沈梦君颤抖了几下,娇躯伏在六郎身上不动,娇喘如牛。六郎来个大翻身,将她的娇躯压在身下,他屈跪着双手握住坚实硬挺的龙枪直入沈梦君的**,六郎双手握住她的**房又揉又捏又搓又扭的,而龙枪则狠命地猛抽狂插着。

“哎呀……好六郎……饶了姐姐吧……姐姐实在累了……我实在受不了……姐姐够了……求求你……你饶……饶了我……不……不行了……唉哟……”

“梦君姐……我……我要射精了……啊……好爽呀……”

沈梦君忙摆动肥臀使**一缩。

“啊……梦君姐……你的**夹得我好爽啊……我……我要泄了……”

六郎把他那白色的精液急促地射入沈梦君穴内,她被六郎的精水一射,舒畅得娇声大喊:“哎哟……好六郎……好舒服……啊……啊……好痛快……”

沈梦君满足地把六郎抱着紧紧的,隔了许久六郎才把龙枪抽出来,两人相拥躺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