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2章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4:57 字数:2845 阅读进度:433/640

在六郎与张若雨欢好时,一边文香旋也在一旁娇羞地含情脉脉望着六郎,那双漆黑的双眸,早已充满了春**火。六郎离开张若雨的身体后,立刻就握着文香旋的手,两片嘴唇紧紧地吻住她的小嘴,吸吮着她成熟丰润的红唇,两条舌头在嘴里交互地纠缠在一起。接着六郎的手又隔着她的上衣摸揉她的**,她柔顺地接受六郎的亲吻和抚摸,而且主动地搂紧六郎,回吻六郎。

六郎解开了她上衣的扣子,从肚兜里捧出白嫩的**,用嘴含着吸吮起来,一只手伸到她**上,揉起了她的阴核。文香旋全身抖动得很厉害,毕竟这是她第一次和丈夫以外的男人欢好,所以她芳心里感到忐忒不安,浑身血液沸腾。甜蜜的接吻和ji情的抚摸之后,六郎温柔地把她全身的衣物小心地脱了下来,两人一丝不挂地坐在床沿。

文香旋**丰腴动人,细嫩的肌肤,如白玉般晶莹剔透。下体隆起的**散布着卷曲而柔润的阴毛,两片丰满的**中,露出那个鲜红欲滴的**洞,微微抖颤着,更有诱惑人的魔力。六郎把文香旋推倒按在床上,先将她的**咬住,就像婴儿吸乳一般,用力地吸着,使她全身抖了又抖。左手也渐渐下移,轻抚着她平滑的小腹,袖珍的脐眼,最后停在坟起的**上面,轻抓了几把阴毛,用食指在**上方的软骨按着缓缓揉动着,只一下子,文香旋便娇喘吁吁,全身无力,身躯扭动,屁股左右摇晃,哼声不绝,**也湿润了洞口。

六郎再将中指伸入她穴内,挖着她的**,接着低下头去,伏在她的桃源洞口,用嘴巴对着入口吹气,把一口口的热气灌进穴内,使文香旋连着打了几个寒噤,屁股也忍不住地往上挺了挺。在她的屁股刚抬起来时,六郎趁机托住那肥美的**,一手按着她的小屁眼儿,用嘴吸着那一跳一跳地略显突肿的阴核。继而把舌头伸进她的**里面,在**中翻来搅去地舐着阴壁的嫩肉,就像是把六郎的舌头当作一具小型的龙枪一般,在干插着文香旋的**。六郎特别着力在那粒艳红如花生米大的阴蒂上,吸着吮着,舐着咬着,不时将小舌头插入她**中作偷袭式的攻击。

文香旋被六郎的舌功添弄得她全身酥麻,心花怒放,魂儿飘荡,小肥穴里的**,像黄河决堤一般不断往外流着,娇躯颤抖,浪声颤哼道:“好弟弟……姐姐……哎呀……美死了……痒……痒死了……姐姐的……心肝……龙枪……你……舐得姐姐……好像要……要上天了……呀……别……别咬……嘛……酸死人了……姐姐……姐姐要……要丢了……啊……啊……”

她被六郎舐得又酸又痒,欲火是越烧越旺,心中更是急促地跳动,酥麻难耐地拼命挺起屁股,好把**凑近六郎的嘴巴,让六郎的小舌头能更深入里面,一边又娇喘呻吟着道:“啊……啊……哼……嗯……痒……好痒……好弟弟……你把……姐姐的……**……舐得……美极了……嗯……姐姐又……又要……泄了……啊……”

接着屁股连挺,**直冲而出。

文香旋喘了几口大气之后,才告诉六郎这是第一次初尝此种滋味,她觉得虽然还比不上龙枪插干的快感来得刺激,但另有一股韵味,酸痒的滋味真是无可比拟的美妙。文香旋媚眼朦朦地舐吻着六郎的嘴唇,吻着吻着,六郎发觉文香旋伸出玉手在套弄着自己的龙枪,一付骚浪**的模样,却又没有开口叫自己赶快插她。知道她因是第一次和自己**,加以个性较为含蓄,所以还不大敢向自己要求,六郎也觉得龙枪涨得难受,于是便扶着它,朝着文香旋湿辘辘的小肉缝一插,「滋」的一声脆响,那只龙枪藉着大量的**整根刺了进去。

文香旋正在春情荡漾中,没有料到六郎会采取这么猛烈的攻势,她娇躯一个震动,娇呼道:“弟弟……有……些痛……啊……你的……龙枪好……好大……好粗壮……姐姐……受不了……”

六郎把龙枪插入她那紧凑的**时,觉得里面非常温暖而且肉感,双手按着文香旋的乳峰,把龙枪往外抽出到**边,再缓缓地插进去,深抵子宫口的穴心子上,**用力地磨转了几下,六郎知道像这样慢功出细活的方式,最容易引起女人的淫兴。果然不出所料,插了数十下之后,文香旋的**里又分泌出了**,湿润了起来。双手也在她的**上不停地揉捏抚弄着,好让她的欲火再升高一些,引发她的骚性,玩起来才更能尽兴过瘾。

文香旋被六郎干得舒爽无比,双腿自然分得更开,高高举起夹在六郎的腰间,紧紧地勾住六郎的背部,媚波荡漾,眼露爱意,骚浪淫媚,风情万千,这种迷人的姿态,摄人心魂的眼神,不管是哪个男人看了都要心醉呀。六郎叠在她丰腴而富有弹性的**上,双手享受着抚摸**的触觉,龙枪插在温暖濡湿而紧窄的玉穴里,真有说不出的舒服畅美,还有那如兰似麝的体香,缕缕不绝地飘入六郎的鼻孔之中,更是使六郎心荡。

文香旋的香唇吻住了六郎,咬吮了一阵,分开后她把丁香小舌伸出嘴外舐着自己的红唇,低声哼着道:“嗯……好美……啊……弟弟……你……插得……姐姐……舒……舒服极了……真爽……哎……哎呀……”

媚眼里散射着强盛的淫欲之火,俩人由轻怜蜜爱,温柔体贴,慢慢地变为烈火ji情,双方都需要热切的,粗野的,和疯狂的作爱。俩人热情似火,狂烈地摇着、扭着、摆着、动着。六郎的龙枪在她的玉穴中**的速度快了起来,文香旋也随着六郎一下下的重插,扭摇着细腰和丰臀迎合著,追求着情的舒畅,性的发泄和欲的满足。

她香汗满身,淫声浪语地叫着道:“我的……好……弟弟……好相公……你……真行……插得……姐姐……太好了……呀……美死了……嗯……嗯……重点……再……插重……些……深一点……啊……太妙了……喔……哎呀……姐姐……爽极了……”

文香旋已快到疯狂的境界,麻痒得她骚态百出,舒服得她摆腰扭臀,痛快得她**狂流,娇喘吁吁,香汗霪霪,浑身抖颤,恐怕就连她的丈夫在床上都还没有见过她这种浪态呢。六郎继续狂插猛干着,越战越猛,越插越重,渐渐地卧房中又充满文香旋那迷死人的浪吟声,她的欲火又再次地被六郎点燃了,扭摆着肥臀款款迎凑,叫道:“哎哟……六郎……你快插……死……姐姐了……姐姐泄……泄出三次了……哼……嗯……好弟弟……姐姐爽……快死了……嗯……嗯……姐姐……流……得……都快……昏了……唔……好美……碰到……花心了……哼……再……用力插……把……姐姐操死算……了……快……快……插深点……哎唷……姐姐又……又泄了……啊……啊……”

六郎也激动异常地猛力插干着,犹如秋风扫落叶般毫不留情地压着她狂抽猛操着,下下到底,次次直抵穴心深处,文香旋的花心被六郎的龙枪碰得直抖,一张一合地夹着**吸吮。在她黏稠稠的阴精冲出子宫,包住六郎的**,窄窄的**夹实了龙枪,一阵酥麻酸痒的感觉,袭上了**,顺着龙枪传到了背脊,一种奇痒攻心的舒爽感,使六郎丹田一热,一股滚热的浓精,「噗」、「噗」、「噗」地直向她穴心深处快速飙出,全部射入了她的子宫里面,烫得文香旋又泄了一次,花心疾缩,夹住大**就是不放,身躯狂烈地颤抖着,双手死紧地拥抱着六郎的背膀,不许六郎离开她。

俩人躺在床上,急促地喘着大气,静静品尝着那激荡后的美妙滋味,如登仙境般快意舒爽。文香旋热情地拥紧六郎,绵绵地对六郎诉说着她的情意,她说她会一辈子永远爱六郎,六郎听了很感动,抱着文香旋甜蜜地热吻,又温柔地抚摸着她的娇躯,平抚她的ji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