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8章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4:55 字数:3011 阅读进度:429/640

丁雨柔半眯着一双迷人的媚眼,把娇靥贴着六郎的脸,六郎用双手搂着她柔软的纤腰,丁雨柔也温柔地偎了过来。暖暖的脂粉肉香,使六郎的龙枪亢奋地硬在她的小腹下顶着,胸部也紧紧贴在她**上尽力搓揉着。丁雨柔被六郎顶得微微地闭着媚眼、通体酥麻、脸泛桃红、星眸含春。六郎看着她脸上这种媚态,冲动地狂吻着她的面颊和樱唇,丁雨柔被六郎这一吻,也热情如火地频频送上了她的香吻,并把她的小香舌舐入六郎的口中,娇躯紧贴着六郎,恨不得和六郎溶为一体。

六郎的双手毫无顾忌地一手揉上了她的**房,一手在她背后抚捏着那个肥嫩高翘的大屁股,虽然还隔着两层布,摸在手里还是觉得柔软而富有弹性,过瘾极了。俩人都有些欲情高亢,忍耐不住,六郎便把她压在床上,火辣辣地拥吻着她,一只手还伸进她胸前的开叉处,穿过肚兜摸揉着那一对尖翘丰挺的**。另一只手则潜入了亵裤内,抚摸着肥凸而毛茸茸的**和肉缝,上面早已是**、黏糊糊地溢满了她的**。

六郎揉着、捏着,使她的春**火燃烧得更激烈,六郎两只手脱扣解带地,就要把她剥个精光,丁雨柔在半推半就、羞怯参半的情况下,让六郎脱下了她最后的一道马奇诺防线——肉白色的小亵裤,六郎半躺半坐在床沿,先慢慢地欣赏着她的**风光。她羞红着娇靥、闭紧一对美眸、一手扪着**、一手按着**,娇喘喘、不言不语地平卧在床上,一付任六郎宰割的模样。

六郎伸手扳开了她的双手,尖挺又饱满的**上,凸着两颗鲜红的奶头;高隆的**,长着一丛乌黑亮丽的阴毛;两片肥嫩嫩的湿滑玉门中,紧紧夹着一条粉红色的肉缝;顶端阴核之下,微露着一个小红洞,美艳绝伦,性感媚人。接着六郎用手抚揉着她鲜红的奶头以及肥挺的乳峰,嘴唇也在她娇躯上到处吸吮着,而她只是口乾舌燥,浑身轻颤地闭着一对媚眼,不敢正视着六郎。不过在六郎对她挑情了一会儿之后,丁雨柔已经是娇喘吁吁,全身扭个不停,**中的**也流湿了一大片床单,可以说是灾情非常惨重的了。

六郎一个翻身便趴伏在她的娇躯上,用膝盖顶开她的双腿,柔柔地在她耳边轻声道:“姐姐,六郎要进去了……”

同时又重重地吻着她的樱唇。

丁雨柔也ji情炽热地搂紧六郎,屁股自动地迎了上来,六郎把个大**略在她**口上顶了几下,「滋」的一声,便长驱直入地干进了她的禁地了。只见她倏地一颤、两片红唇抖了几抖、琼鼻里连吸几口大气,六郎知道她对龙枪还不适应,于是先按兵不动地一边吸吮着她的右乳,好刺激她**的分泌,再缓慢地把条龙枪直塞进她的小**中,终于抵到了她膣腔的尽头,大**碰到了一团软绵绵的嫩肉,想必是她的子宫口了。她在这种慢慢侵袭的方式下,情不自禁地爽得叫了声:“喔……”

接着,六郎不慌不忙地一只手照样在她的肥嫩的峰峦之间抚揉着,龙枪杵在她**里顶动着,只弄得她全身又酸又痒,逼得她只好自动地挺着下身,好让六郎的龙枪来替她解决骚痒。六郎感到躺在身下的她屁股筛动着,立时轻抽缓插了起来。插着插着,丁雨柔似乎觉得这样不大过瘾,摆动着她的肥臀,六郎见她骚性大发,便挥动着龙枪全根在桃源洞中用力地开垦着,龙枪卖命地插进抽出,次次命中了她的花心。

只插得丁雨柔娇喘连连、媚眼如丝,**着道:“六郎……姐姐……好……舒服……啊……你……真会……插穴……你的……龙枪……好大……好长……又好硬……哦……插得姐姐……舒服极了……真是美……美极……了……呀……哎呀……插……插死……姐姐……好了……好人……龙枪……弟弟……哎唷……哼……哼……舒服……太……爽了……人家爱……爱死……你了……快……快插姐姐……啊……啊……”

她小**中的**盈溢着,被六郎的龙枪插干的动作,挤出了「噗滋」、「噗滋」的淫浪乐章。

六郎见她一直主动地扭着大肥臀配合六郎的行动,知道该是大干一场的时候了,于是龙枪一下比一下重地插干着。由于六郎的龙枪被她的阴壁紧紧地包夹着,每当六郎抽出来时,那两片湿滑玉门也跟着翻了出来,像蛤蚌呼吸般地张合著。丁雨柔经过这一番的猛操,本来激动的春情更是沸腾了起来,大肥臀抬得越来越高了,可见她正极力地凑合著六郎的动作,想要达到**的**。她口中大叫著:“好弟弟……姐姐的……好人……你……你真行……啊……啊……龙枪……插得……姐姐……美死了……唔……爽……爽死了……哎呀……弟呀……顶……顶死……人家……了……喔……龙枪……真有劲……乐死……姐姐……了……哼……哼……好爽……爽……啊……”

一阵阵的阴精由丁雨柔的**里冲泄而出,六郎见她激动得太过厉害,已经快要昏迷过去了,便暂时偃旗息鼓地停了下来,用左手搂着丁雨柔的纤腰,右手轻微着她胸前肥嫩的**。只见她软绵绵地躺在六郎身下,才刚开苞的小**还含着六郎的龙枪;如云的鬓发飘散在枕旁,俏脸上红潮未退,两眼紧闭,口中梦呓般地唔了几声,想是尚在回味着刚才的**吧。

一会见,她睁开杏眼,玉手轻抚着六郎的胸瞠,红红的脸上含着一片春意,六郎见她这付婉媚的模样,问道:“雨柔姐姐,六郎插得你美不美呀?”

她似是羞于回答地「唔」了一声,抬起头来用樱唇堵着六郎的嘴巴,轻送丁香,莲舌一阵转搅吮吸,良久才意犹未足地分开。六郎轻捏了一下她的鼻尖,道:“嗨!想不到你的**是这么成熟美丽,令人百插不厌。”

丁雨柔娇羞地在六郎身下扭动了一下,显出一付不胜忸怩的情态。六郎悄悄在她雪白的肥臀上轻轻地捏了一把,又吻了她的粉颈和酥胸、乳沟,她那受得了这种挑逗,小嘴里娇哼连连,双颊又涌上了一片霞红的春潮,媚眼中荡漾着万般风情,白玉羊脂般的**上,一阵心痒难耐地扭动着。六郎口中如婴儿吸乳般咬着她的奶头猛吮不已。

“哎哟……哼……”

从她口中轻泄出一阵迷人的浪吟声。

六郎吐出了被吸得涨成大大的奶头,于是又展开了第二波攻势,龙枪挺动之中,酥麻、酸痒、舒服又畅美,浪荡的娇哼声与干穴时的唧卿声,交织成一片迷人的**曲。六郎使出浑身解数,只干得天昏地暗,让她飘然欲仙,魂儿差点要美得出窍了。

丁雨柔爽得浪语春声不停地叫着,大肥臀开始抛挺加回转,由于是梅开二度的情况,偶而也能使她的子宫口磨到了六郎的大**来满足她的淫性,甚而她的腰肢也不时地悬空着,扭动着白嫩的**,带起了那对极具弹性的**,一颤一抖地抛动晃荡着。尤其乳峰顶端那两粒涨成紫红色的奶头,在六郎的眼前摇晃得幻成两道旋转的弧线,煞是好看。六郎忍不住伸出手去一颗一颗地把握住它们,抚捏揉搓着,手感细嫩梁美,过瘾极了。

丁雨柔被六郎的魔手揉捏得奶头硬涨成两粒紫葡萄,加以龙枪干得她**骚痒酥麻,全身抖个不停,肥嫩的大白屁股筛得更高也更急了。她拚命地压着六郎的屁股,让**凑合著六郎的龙枪,**壁肉一阵阵地收缩着,夹得**一丝丝的空隙皆无,酥痒无比。不由得使六郎赞叹地道:“雨柔……姐姐……你……好紧的……**……太妙了……”

她也乐得浪声大声叫着道:“六哥……弟……亲亲……姐姐爱死……你了……你的……龙枪……太棒了……姐姐……爽快……死了……嗯……嗯……你真行……哎……哎……龙枪……顶到……姐姐……六郎的……花心了……啊……嗯……好极了……爽死了……呀……哦……喔……没有……你的……龙枪……姐姐活……不……下去……了……哎……哎呀……姐……姐姐……又要……泄了……啊……好舒服……”

她**着,又扭成一团,六郎尽力**,直到她全身哆嗦及洞中的颤抖一阵比一阵强,知道她又要泄身了,忙用力挺动,和她在一阵**来临中同时泄了,把大股大股浓浓的精液射在她的花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