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5章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4:54 字数:2673 阅读进度:426/640

温向薇眼看着六郎的龙枪,在温千柔的**里快速的进进出出,每次**都带出大量的**,沿着股沟往下流到地上,只觉得**内越来越骚,越来越痒,她实在难以忍受。六郎转眼看到,一手把温向薇的柔腰也揽了过来,把手伸进她的腿胯间一摸,笑着说道:“向薇妹妹,你的水可真多。”

温向薇**一夹,把六郎的手夹进暖烘烘,滑溜溜的胯间,羞答答的说不出话来。六郎手指在温向薇二腿夹紧的肉缝里,钻了钻,已塞进她**窄狭的**里。温向薇眉儿一皱,轻声说道:“哥,轻一点,妹妹下面痛得很。”

六郎见温向薇耻部阴毛稀疏,胯间嫩白至极,湿滑玉门上,寸毛不长。六郎禁不住的抚摸、狂吻,雨落似的落在温向薇腿胯间。温向薇玉股摆动,婉声娇啼不已。六郎手指剥开温向薇的湿滑玉门,只见里面一条鲜红的肉缝儿。六郎拖下一枕头,垫在温向薇的玉股下面,拨开她的**,把头藏进她胯间,伸出舌尖,往他**里面直添进去。温向薇忽然感到一阵酸麻从下身冲起,撩得混身奇痒,宛若虫蚁在身上爬行。柔腰玉股一阵晃摆,樱唇里“嗯……哦……”

的婉啼着。

“哥……那里脏啊……好痒……”

六郎的手指把温向薇人**剥得更大些,舌尖猛朝**里钻进去,激动得温向薇娇喘娇啼,**像山泉般的涌出来。温向薇经六郎在她**添吻后,已是**淋漓,顿时翘起她的**,架在六郎双肩上,六郎手握着挺起的龙枪,在温向薇**的肉膜慢慢擦磨。温向薇玉股晃摆,一阵娇喘,软绵绵的说道:“哥哥,别磨了,妹妹里面痒得难受哩。”

六郎经温向薇此说后,就用手指剥开湿滑玉门,把挺起的龙枪往**插,龙枪一寸寸的没入少女的花瓣。温向薇只感到一阵撕裂的巨痛,玉股急颤,求饶似的说道:“哥哥,你轻一点儿,妹妹下面痛死啦。”

六郎一看温向薇胯间的**边,果有丝丝红血渗将出来。六郎龙枪塞进**半截,只好定一下,就用手抚搓她酥胸的一对**,一边摆动臀部,把龙枪慢慢塞进**。温向薇**被六郎一搓一捏,下体的**又搀搀的流下来。六郎大臀一挺,「滋」的一声,粗硬的龙枪,已尽根塞进**里,慌得温向薇娇躯抖颤,玉股急摆,细腻嫩白的肌肤上香汗殷殷的流出来,婉声娇啼说道:“哥哥,慢一点,妹妹下面痛得利害,受不了啦。”

六郎一面轻轻抽送,一面在她雪肤上抚摸,怜爱万分地说道:“向薇妹妹,女子第一次都会痛的,你忍着点,等一下就不会痛的了。”

说着将龙枪略缩小些,缓缓抽动。

六郎时快时慢,龙枪在温向薇**里,滑进滑出的抽送,不一会儿,果然温向薇哀啼的呻叫,变了娇喘的声音。六郎轻拍着温向薇的**,说道:“妹妹,你现在感到怎么样,**还痛吗?”

温向薇粉脸赤红,娇柔无力的说道:“哥,妹妹不太痛了,只是里面痒得难受,你尽管插去吧。”

温向薇的**内**不断流出,只一小会,就不觉得痛了。她扭动细腰,颠着小屁股,肉唇使劲夹着龙枪。六郎一时兴起,拦腰将她抱起,在屋内走动,舌头轻咬着小小的**,手扶**上下摆动,龙枪随着脚步在玉洞内有节奏的进出。温向薇的双腿盘在六郎的腰上,玉臂紧搂着六郎的脖子,口中**。

“哎哟……哥哥……我里面好痒……快用力……妹的花蕊……对……对……啊……”

“啊……好舒服……我从来没有这样舒服过……哥……啊……真美死我了……啊……”

温向薇扭腰送臀,淫声连连,乳波臀浪,此起彼伏。

“哎呀……哥……嗯……哦……好……我完了……”

温向薇到底年幼,忍受不了如此猛操,在龙枪下**下,已经是强弩之末。温向薇突然一阵的酸麻奇痒,从下体冒起来,她娇喘连连,含语不清的娇啼,六郎知她阴精快要出来,双手紧紧的温向薇腿臀摇晃,挺起龙枪的**,猛朝温向薇**底层的花心直直的顶进。六郎骤然感到**上一阵滚烫,**口一收一缩,温向薇的**紧紧把自己挟住。她婉啼娇嘌,阴精像热流似的从**里涌出来。

六郎猛的一颤,龙枪也猛一挺,**上一阵奇特的快感,抖了几下,腰背一酸,心头一痒,一股热烫的甘露,强有力的灌入温向薇的花蕊。温向薇抱紧六郎,粉臀上挺,承受了他喷射出的杨枝甘露,给予她无比的快感。

“啊……哥……痛快死……妹妹……了……”

一场激烈的肉搏战,历经数次冲锋陷阵,终于接束了。温向薇初尝巫山**,已是疲累不堪,颓然躺在六郎的怀里,只知道紧紧搂住六郎,像是生怕他离开一样。六郎也是爱怜的搂住她,温柔的亲吻和抚摸着她,温向薇竟然沉沉睡去……

就在六郎和温香玉、温千柔、温向薇大战的时候,其余的女人却聚在一起商量什么。只听温谨梅的母亲陆思菱道:“清雅,你说该怎么办?”

大嫂郑秀影道:“想不到六郎的本钱这么雄厚,居然将八个丫头全救了,看情形,就是再多几个也应该没有问题。梦怀,你怎么想的?”

夏梦怀,就是送参汤给六郎的shao妇,她因为受不了六郎和众女欢好的强烈刺激,只好匆匆逃离了房间。

夏梦怀红着脸道:“大娘,难道你甘心就这样离开人世,让那些魔鬼崽子继续逍遥?”

郑秀影望向其他几位姐妹:江紫萍、冷凝香、杜月芝、沈元蓉、程梦洁、江秋寒、陆思菱,其余众女也是各自思量,进行着内心的激烈斗争。她们的丈夫都在此战中丧生了,自己也都中了「炼狱门」的「修罗和合散」,必须与男子交合才能解毒,保住性命。而且现在她们能找的人只有六郎,温素心等女因为都是**,与六郎有了关系还好处理,可以跟随他一辈子。但自己这些人或者是六郎的嫂嫂,或者是婶婶、阿姨,也难怪她们头疼了。

江紫萍突然抬头对郑秀影道:“清雅,你看六郎能救多少人呢?”

郑秀影道:“谁也不知道,按照常理,他早该趴下了,可是他仍然是生龙活虎的,只怕梦怀八个上去他都能应付。”

“什么?”

众女都发出了惊呼。

冷凝香这时道:“清雅,你看六郎会愿意吗?”

陆思菱接口道:“如果咱们提出来,我看他不会反对,关键是这样岂不乱套了?”

郑秀影道:“你们说,要不是因为六郎这孩子有仙果,你说我们现在还在这儿坐着吗?”

杜月芝道:“清雅的意思是?”

郑秀影道:“六郎要是不及时赶到,咱们早就遭受魔爪了,那时还容得选择吗?上天让六郎救下了我们,巧的是他不但具有「仙果」能缓解咱们所中的邪功,而且六郎本身也是个金刚,就像是上天安排他来救我们的。到了这个时候,我也不再说什么,事不宜迟,孟怀你们八个自己决定,我不勉强你们……”

众女想了想,夏梦怀首先红着脸道:“大娘,我愿意。”

有了夏梦怀打开僵局,周海丽、丁雨柔、朱静芙、文香旋、张若雨、沈梦君、赵馨瑶七女也都先后表示愿意,郑秀影道:“思菱妹子,你带她们去吧,你就问六郎愿不愿意救她们吧,别勉强六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