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8章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4:51 字数:3742 阅读进度:419/640

走到玉牌关的时候,六郎想起柴明歌的话,无双城的温二小姐是她的徒弟,曾经在天山学剑一年。只是没有见过这个小妞,反正来了就登门拜见一下。要是能够利用她认识她姐姐花蕊夫人,自己就省了好多力气。

六郎就让洪玉娇在这里等他,他只身前往关外十五里的**。

六郎走后,洪玉娇自己闲的无事,就到大街上游玩,走到一处偏僻的寺庙前。正好看到两个女子和一个**大盗恶战。洪玉娇认识其中一个女子是自己前不久刚刚认识的孟将军,只是孟将军因为和敌人恶战,帽子掉落,又垂下了一头青丝。洪玉娇这才看出她原来是个女子。这孟将军实乃是后蜀皇帝孟昶的大女儿琼花公主。

“姐姐莫怕,我来助你一臂之力。”

说话之间,洪玉娇猛拔双刀,身如闪电,娇叱一声,人已到了面前。**大盗一见洪玉娇,开始一愕,知道是被人救出来了,但立感她的刀劲如山,不由大惊。洪玉娇双刀施的是金刚刀法,但不应手,立改她瑶池秘笈上的刀法,霎时神奇出现,竟把**大盗杀得招架不住。洪玉娇一觉自己占了上风,心中大喜更加攻得紧,那是连一点余地也不留。**大盗愈斗愈胆寒,他连一招也发不出,同时又见二老在一旁监视,心知再要下去,今晚危矣,因此直后退。

二女一见,真是惊奇莫名,另一女正是温谨梅,川中飞凤竟大喊助威道:“妹子,杀死他,杀死他……”

琼花公主也叫道:“妹子,莫放他走脱了,他是第一号坏人。”

**大盗无心再斗,猛的腾身,直冲空中,阴笑道:“少陪了。”

洪玉娇娇叱道:“你走得了嘛……”

「嘛」字出口,身子比**大盗更快,而且灵活无比,又在半空中截住了他。**大盗一看她的御气之术神奥绝伦,这下真正吓得胆战心惊啦,只顾逃走,再也不神气了。可是不管他向什么方向飞,洪玉娇都先一步在前面戳住,并且娇叱道:“快下来再斗。”

那**大盗哪里肯留下,向西南方向滚滚而去。

洪玉娇和琼花公主见过之后,琼花公主知道无法隐瞒,就对洪玉娇报出了自己的身世。并愿意和洪玉娇结拜为姐妹。洪玉娇马上认了姐姐。姐妹俩十分高兴,琼花公主又向洪玉娇引见了温谨梅,温谨梅和洪玉娇也十分投缘,三人就结拜为姐妹。

琼花公主问洪玉娇道:“妹子,六哥呢?”

洪玉娇道:“六哥去无双城了。”

温谨梅惊异地问:“去了我家?我们这不是走蹭了吗?我和琼花姐姐就是要去找杨家军的。”

洪玉娇问:“谨梅姐姐认识六哥?”

温谨梅说:“以前不认识,不过听琼花姐姐说起。正好我家这两天要有大批的仇家来袭。我想请杨将军帮个忙。”

琼花也说:“杨六郎乃是当今豪杰,他收复大辽,平定蒙古,我父亲早就想能得见杨六将军。不瞒妹妹说,后蜀现在也十分危机,番军和大理大军压境,要是六将军能助我们一臂之力,那该有多好啊?”

洪玉娇说:“姐姐不要着急,六哥乃是热心之人,姐姐好言相求,他必然会出手相助。我这就带你去找他。”

三人还返客栈,去找六郎。

六郎这时候却赶到了无双城。还没到达无双城,六郎不由被眼前的景象暗自吃惊,到处是尸体,看装束,更多的是堡中人,也有一些是「炼狱门」人,但明显「无双城」的人占多数,显然「无双城」形势十分危急。还没到达跟前,六郎老远就听到一阵狂笑声。

“哈哈,等收拾了这最后一个老家伙,有你们乐的。”

跟着是一个老人的怒喝:“你们这帮魔鬼,老天不会饶恕你们的。”

跟着是一阵女人的呵斥和怒骂声。

“哈哈哈,你们全部中了「修罗和合散」,再等半个时辰,你们就会求着大爷了,哈哈……”

“你们这帮无耻之徒……”

女人的怒骂声中夹杂着得意的狂笑。

六郎心中一惊,忖道:“难道「西蜀霸王」和七个儿子都抵挡不住炼狱门人,听方才的口气,似乎七兄弟已经……”

六郎不敢再想下去,温谨梅的父亲因病早就病逝了,他们八兄弟就变成了七兄弟,难道说七兄弟在此一战中都……脑中如火光电闪,身形却没有听,已经进入了无双城,只见一路上都是尸体,到处鲜血淋漓,可见战况之惨烈。听打斗声来自中院,脚下没停,晃身已经到了中院,入目不禁大吃一惊。

只见中院也是横七竖八的到处是尸体,但目前只有两处在打斗,一边是十来个黑衣人围着一个老头,不用看六郎也知道是「西蜀霸王」,此时的「西蜀霸王」已经是满身是血,身形已经不太灵活,显然已经身受重伤,只是苦苦支撑,不过照现在地情况来看,他已经支撑不过一盏茶的功夫。另一处打斗则比较奇怪,是六十多人将二十多个女人围在场中央,女人的年龄有大有小,大的大概三十**,小的只有十三四岁,好在敌人并不急于取她们性命,所以出手并不是杀着,否则这群女子早就遭殃了。

六郎一看形势,当下不容他迟疑,口中大喝一声:“温堡主,我来助你!”

手底下也不含糊,双掌齐扬,一股凌厉的掌风卷去,四个炼狱门人躲避不及,被掌风抛起,惨叫声中落地,已经是一命呜呼。其他「炼狱门」人一看来者不善,立刻吆喝一声,围了上来。六郎心知此时不能心慈手软,如虎入羊群,双掌使出全力,一阵翻飞,惨叫声此起彼伏,炼狱门人是鬼哭狼嚎,顷刻间已经死去三十多人。这一下,将无双城中之人和炼狱门人全都吓傻了。六郎冲发楞的无双城的那群女子大喊道:“动手啊!”

这一下,同时提醒了两方之人,只见女子当中一年纪像是最大的妇人招呼一声道:“杀呀,杀光这帮魔崽子。”

而与此同时,围攻「西蜀霸王」的人中也分出**个来,加入围攻六郎的队伍中来,六郎出手毫不留情,双掌像切瓜似的,一阵猛扫,掌风所及,炼狱门人莫不惨叫连连,即使只是被掌风扫中而受伤的,也被那群怒火中扫地女人手起剑落。围攻「西蜀霸王」的人一看不对劲,只留下一人,其余人全围了过来,这其中有十多人都武功算是顶尖人物,所以无双城才遭此灭顶之灾。可惜他们碰上了六郎,就是再多十倍的人也没有用,不到盏茶功夫,围攻六郎的炼狱门人已经被六郎和众女子消灭干净,只剩下与「西蜀霸王」对打的一人,眼看形势不对,已经心惊胆寒,猛攻几招,逼退「西蜀霸王」,就欲向堡外逃去。可惜他遇上了六郎,只能说他命不好,早被六郎点了穴道,提将过来。

「西蜀霸王」脱力般坐到了地上,众女子有呼「爹」的,有呼「爷爷」的,将他扶住。六郎将仅剩的炼狱门人提到跟前,对「西蜀霸王」之父道:“晚辈六郎,温堡主还记得我吗?”

「西蜀霸王」勉力睁开双眼,定定的看了六郎一会,露出了一丝微笑:“原来是你,当日我就看出你日后定然不凡,梅儿对你如此无礼,老朽事后也颇为后悔,没有及时阻止,想不到今天是你救了我们。”

被点了穴道的「炼狱门」人闻言却哈哈一笑道:“哈哈,你们以为得救了,那真的太幼稚了。你们这帮婆娘,全都中了「修罗和合散」,三个时辰之内如果不与男人交合,就会欲火焚身而亡。哈哈哈……”

“贼子,闭嘴!”

一个妇人用力踢了炼狱门人一脚。

“别……”

六郎正要阻止,他想问一问炼狱门人是否有其他解救方法,却见炼狱门人口中突然流出黑血,六郎大惊,将他头抬起一看,不由又惊又怒。原来炼狱门人已经服毒自裁了,显然毒药是预先藏于口中,用嘴咬破即中毒而亡,毒性之烈也可见一斑。

“六郎,别费劲了,你也别想从他口中套出任何口风,我已经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了。他说的不错,看来这次老天是真的要我们「无双城」从江湖上除名,六郎,你过来,趁着我还能说话,我有话要交代你。”

言下竟是诀别之意。

“爹!”

“爷爷!”

众女有些已经哭出声来了,六郎大惊道:“你伤到哪儿了?”

“没用了,别浪费时间了,我的内腑已经全部震碎,我是拼着一口气才撑到了现在,任何灵药都不可能有用了。我之所以撑着没有倒下,我是不相信老天就眼睁睁的看着魔鬼得逞,好在老天有眼,敌人已经得到了报应。你们也不用太伤心,武林中人保不准哪天就会身首异处,只是我剩下的七个儿子居然也在此战中全部遇难,让我有些死不瞑目。六郎,谨梅那丫头我就交给你了,从现在起,你就是无双城主,你可愿意承担「无双城」这血海深仇和将他重新发扬光大的重任?”

六郎点点头:“老前辈,你放心,我答应你。只是……”

说着,转头看了看低头垂泪的众女子。

「西蜀霸王」叹了口气,又道:“六郎,你刚才也听见了,炼狱门人居心之狠毒由此可见一斑。已经不知有多少良家女子毁在他们手中,今天她们虽然幸免,但最后只怕还是难逃一劫,只是几个小丫头,年纪轻轻,如就此……”

说到这儿,再也说不下去,停了一下又道:“你如果看不过去,不妨挑上一两个,救她们一命。当然,爷爷不会勉强你,虽然是为了救人,但已经不是光明正大……”

六郎略一思索,点头道:“爷爷你放心,我会尽力的,而且我也会负责的。”

「西蜀霸王」欣慰的点点头,朝众女中那年纪最大的妇人道:“秀影,将我和天龙他们葬在一起,爹爹没法救你们,咱们也许很快就会在地下相逢。”

这妇人是白家老大的媳妇郑秀影。

“爹……”

“爷爷……”

哭声一片,「西蜀霸王」又转过头来望向六郎,突然脑袋一沉,就此撒手告别人寰。六郎也不禁黯然神伤,没想到自己还是来晚了,不但「西蜀霸王」救不活,连剩下的这些未遭毒手的人恐怕也保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