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8章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4:46 字数:7179 阅读进度:409/640

萧绰看见六郎色色的目光盯着她**扫视,不由娇嗔妩媚的白了他一眼,像是在怪他只看不动。六郎仿佛接受到了她的信息一样,把绰儿的苗条娇躯抱在怀中,将嘴巴慢慢的压近她樱桃般的性感小嘴。

萧绰闭上眼睛,微微撅起嫣红的嘴唇,六郎马上用嘴封住她柔软的嘴唇,四唇相接轻柔厮磨,萧绰张开小嘴,滑嫩的舌头伸进了六郎的口腔,围着六郎的舌头打转,六郎吸吮她的香舌湿吻,萧绰将她的小手更紧的抱着六郎的腰,六郎的双手从她纤细柔软的小腰缓慢的向她圆润滑翘的雪臀移去,停在柔软滑腻的臀瓣上大力的揉捏,萧绰的嘴唇间马上发出阵阵呻吟。

六郎的双手紧接着从她圆润滑翘的雪臀缓缓上移,手从后背绕到胸前轻轻的抚摸,隔着薄薄的白色**玫瑰花肚兜感觉出娇挺柔软。

萧绰轻轻扭动窈窕**,六郎将下身靠近萧绰嫩白的大腿,舌头围着她的舌头打转。

萧绰嘴唇里传出来的‘'嗯嗯’声更响,温软的**发热发烫。

激吻过后的萧绰把头靠在六郎厚实的肩膀上,六郎看着浑圆的**包夹出深邃的乳沟,六郎满心欢喜地将绰儿白玉半球形丰硕的嫩乳隔着白色**玫瑰花肚兜握入手中揉搓,接着用嘴贴上白色**玫瑰花肚兜包裹的饱满酥胸,闻着嫩白乳肉散发的醉人**,伸出舌头添动****中央微微硬立的蓓蕾。

抬起头看着她的酥胸,高耸的酥胸是那样的嫩白,粉红**挺立。

此时的萧绰是无比的性感,饱满酥胸耸在白皙酥胸上,柔滑的玉臂垂在乳峰两侧,使原本深邃的乳沟更加诱人。

六郎情不自禁的低下头,将脸伏于绰儿丰盈香馥馥的酥乳中间。

嘴贪婪地吸吮着她粉嫩的**。

她蠕动着娇躯情不自禁的低呼着六郎的名字,在六郎背上热情地抚摸着,六郎的唇在娇挺的红润**缠绵,绰儿按着六郎的头贴在滚烫的肌肤上,手指在六郎的黑发中穿梭,小嘴里快乐地呻吟着。

绰儿吹弹可破的俏脸晕红,隐生春情,樱口中发出的呻吟声渐高,呼吸粗浊。

六郎也是**渐起,神魂飘荡,更为用力地吸吮添舐着蓓蕾,揉按着酥乳。

忽然,绰儿修长圆润的嫩腿缠在他屁股上,将六郎的屁股用力向下压,使硬挺的宝贝紧紧地抵压在她芳草萋萋鹦鹉洲上。

虽然隔着一层平角**,但绰儿犹感觉到六郎宝贝的硬度和热度。

她顿时再次春潮涌动,将浑圆挺翘的粉臀在下转动,以使宝贝磨擦着骚痒的蜜谷,虽是隔靴搔痒,却也聊胜于无,略解骚痒。

片刻,欲火高涨的绰儿竟化被动为主动,用尽全身的力量把六郎翻身压下,然后狂热的低头将嘴唇附上他的结实的胸口,伸出香舌去反添起六郎的蓓蕾,学着他围绕着蓓蕾打转、吮吸、轻咬。

六郎是着实被绰儿的举动吓了一跳,一直以来他都认为大学讲师的她是温柔端庄大方高雅的,可没想到**难耐之下的她会变得轻浮放荡急切。他拂弄着她顺滑的秀发,右手绕到她的脑后解开水晶发夹,释放亮丽的秀发,使她更加性感动人。

渐渐的绰儿的身子慢慢的往下移去,伸出白净的纤纤玉手,微微颤抖着把六郎的裤头脱了下来。那根男性的庞然大物立刻跳了出来,威风凛凛地昂然而立,又粗又长的粉红色的巨物。

萧绰用滑滑的小手轻轻抓着六郎翘得老高的龙枪捋上捋下地滑动,千娇百媚地白了他一眼,樱桃小嘴地吐气如兰地道:“是没见过像你这么大的。”

萧绰没有半点矜持的大胆回答,让六郎对她有了‘士别三分钟,当刮目相看’的感觉。

六郎用胯下硬若铁杵烫如火碳的龙枪凑上来,将硬实滚烫的大枪头顶在萧绰那妖艳的菊花蕾上摩擦。

萧绰突然紧张的把身体一缩,即刻转身颤道:“六郎,你别进错地方了。”

六郎也不是真的想第一次就破了她的**菊花蕾,他挑逗着道:“可是绰儿,我找不到你的桃源洞口在哪里。”

萧绰虽然明知六郎是故意,但身体的欲焰却驱使着她。

萧绰把柔润的纤纤玉手往后一伸,握住六郎热的发烫的庞然大物抵在她湿的要滴水的桃源洞口,媚眼含春一看他,娇靥羞红,娇声道:“六郎,来吧!”

说完绰儿松开手,羞怯地闭上秋水盈盈的的媚眼,白腻的玉靥更为羞红,宛如三月桃花绽开。

声音小得像蚊子一样轻,但还是被六郎听到了。

他挺动着龙枪缓缓的朝湿滑的肉唇口送去,他感觉绰儿的花房好紧好小,必须要用力才能将枪头慢慢插入,触到外肉唇使劲的朝里一插。

"哦……啊"萧绰一声疼叫,只觉肉唇口随着枪头的插入又涨又疼,尤其是当宝贝最粗壮部分插进来时这涨疼更为厉害了。

她黛眉紧锁,平滑如玉的额头皱着叫喊道:“六郎,轻轻点……慢慢来……”

六郎一路缓缓插来,直将绰儿桃源洞穴中紧闭的肉唇四壁撑开。

绰儿只觉那烫如火碳、坚硬似铁的宝贝,渐渐地将自己空虚、酥痒的肉唇填满。

绰儿喃喃低声道:“对,宝贝就是这样,慢慢的。”

当宝贝全根尽入,大枪头抵压在肉唇底部的肉蕊上。

绰儿如释重负‘啊’地舒了口兰麝之气,原本紧锁的黛眉、额头舒展开来,松开了抓住床单的手。

六郎感觉插在绰儿****中的宝贝,被湿滑滑的、热乎乎的、软绵绵的嫩肉,整个地缠包住非常舒适,妙不可言。

这种舒爽劲,使他犹将已全根尽入、抵达花径最深处的宝贝向****中用力一插,二人的下体已紧贴在一起无丝毫空隙。

六郎细细体会龙枪在花房里被包容的感觉,暖暖的滑滑的,狭窄的花房滑溜溜的暖烘烘的,那种感觉真让他舍不得将龙枪拔出来。

火热的花房适应了龙枪的粗壮后,如涌动的细浪层层叠叠地包裹上来,六郎舒服得勇猛地**着。

萧绰连绵不决的吟哦如**魔音般蚀骨,六郎的手从后面握着她丰满的酥胸揉捏着。

萧绰前后挺动圆翘的屁股迎合龙枪的**,柔顺的长发波浪般飞舞着,她的脸上露出狂喜的神情舒服地呻吟着:"啊……好舒服啊……啊……好久没有这样舒服了"花房剧烈的收缩,**不停地往下流。

浇在他的龙枪上,喉咙深处发出一连串娇美的闷哼,"呜……嗯……嗯……哦"六郎扶住她纤细柔软的小腰,慢慢带动她圆翘的屁股前后耸动,湿润的花房包裹着龙枪蠕动,六郎移开她纤细的小腰,轻轻抽出龙枪再次挑逗调戏她,枪头在外唇上磨来磨去。

萧绰把刚闭得死死的美目张开,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她的身体没有像刚才受六郎右手带动那样缓缓下移,而是快速度的一屁股坐下来,龙枪被狭窄花房吞没,六郎挺动着身体向上递送,花房里的温湿肉瓣摩擦着龙枪。

绰儿只觉这宝贝**之际,肉穴中的每一部分都磨擦到了,而六郎也感到宝贝及枪头,整个地被绰儿花径中的嫩肉抚弄着。

一阵阵飘飘欲仙的快感,宛如海浪般一波接一波地袭上心头,扩散到四肢百骸。

绰儿是郁积多年的**得以渲泻,自是尽情享受。

六郎是思求好久的****此刻得到,当然恣意采弄。

在阵阵快感地刺激下,六郎气喘嘘嘘地**得愈来愈快愈来愈用力。

如此一来龙枪与肉穴四壁磨擦得更为强烈,令人神魂颠倒,激动人心的快感,汹涌澎湃地一浪高过一浪,冲击着他们俩的心神。

绰儿爽得头脑昏昏沉沉的,浑然忘我,只知扭动纤腰,摇动丰臀随着龙枪的**活动不已。

她白嫩的芙蓉嫩颊,恍如涂了层胭脂红艳欲滴,春意盎然,花瓣似的朱唇,启张不停,吐气如兰,发出了近似低泣的呻吟声“啊……浩轩……姐姐好爽……用力……宝贝……你插得真好……”

一股接一股无比畅美的快感,纷涌向绰儿的四肢百骸,绰儿欺霜塞雪的娇颜红霞弥漫,媚态横生,春意盎然,美眸眯着,红唇启张急促地喘息,放浪不拘地浅呻底吟不已“啊……喔……”

她白净肥腻的粉臀频频起伏,盈盈一握的纤腰扭动得更为厉害。

绰儿舒爽得玉首一仰,樱桃小嘴张开满足地‘啊……啊’地春呻浪吟。

六郎也感觉她****中的阴肉那么的柔软,暖和,磨擦得龙枪及枪头舒爽不已,满怀通畅,他遂更为用力地狂抽猛插起来。

在六郎的**下,绰儿渐入佳境,**迭起。

她纤腰如风中柳絮急舞,丰润白腻的**,频频翘起去迎合六郎的**。

这时的六郎也没忘了照顾她那对晃动的**,趴在她光滑的背上,伸手抚摸她的乳峰轻轻搓揉着,“好宝贝,小狗狗的姿势让你觉得舒不舒服,爽不爽啊!”

身心俱爽的萧绰此刻千娇百媚的玉靥娇艳如花,眉目间浪态隐现,芳口半张,娇喘吁吁放荡地**着:“嗯……不要……舒服……好爽……”

萧绰双手向后环抱着他的腰,快节奏的前后耸动着圆翘的屁股,挺起酥胸,柔美娇躯拱出完美的弧形,扭过头闭上眼睛,微启朱唇贴在他耳朵上低声呻吟“好宝贝,你还没说爽不爽了。”

"啊……啊……好爽……"萧绰甜美的声音变得娇柔浓腻,散乱的秀发舞动着,打在他的脸上痒极了,饱满酥胸跟着耸动的节奏颤荡着,**磨着他的手。

“好宝贝,你的身材好漂亮,曼妙啊。”

拂乱的长发,**的神情,摆动的圆臀,以及丰腴的**,这一切都使六郎感到无比的刺激。

萧绰听细小花房强烈地收缩令六郎奋力挺动“好宝贝……你哪真紧……夹的我……好舒服啊……”

六郎前后抽送着龙枪,萧绰娇羞的将花房收紧夹着枪头蠕动。

六郎揉着她浑圆腻滑的酥胸,加速抽送的频率,抬头吻上她软嫩的小嘴,舌头在檀口内搅动着,手指在娇挺蓓蕾上搓揉。

萧绰花房内的肌肉收缩紧紧夹着龙枪,“哎……坏弟弟……真棒啊"狂热呻吟着的,欲仙欲死的快感使萧绰摆动着柔顺黑发,饱满的酥胸震动着,纤细柳腰上挺将龙枪全部吞进花房里,奋力地扭动柳腰耸动丰臀迎合着他的**,口里忘情地淫叫"啊……好舒服……啊……你顶到……我……啊不……行了"六郎也感觉到萧绰的花芯传来巨大吸力,他强压住狂涌的精意依然全力冲刺着。

每一次都顶中娇嫩的花芯,六郎十指大力捏着她饱满乳丰挺的峰。

"唔啊……顶……顶到我的……心儿上去了……"萧绰反手搂紧六郎的胸腰,柔声呻吟回应着六郎的冲刺,子宫口吮吸着他的枪头,六郎环抱萧绰纤腰,结结实实地冲击她撩人的玉体,萧绰浑身香汗淋漓,光滑如玉的肌肤几乎都抓不住。

玉体痉挛**泉涌,语不成声的**,花房嫩壁拼命收缩夹住龙枪。

"六郎……我快被……顶死了……啊啊……"萧绰无力迎合,雪白的**上香汗淋漓显得香艳**。

六郎不停地撞击着她雪白平滑的小腹,发出'啪啪'的响声,密如雨点般的狂插,萧绰的花房抽搐,温热腻滑的泾水喷洒而出,全身绷紧着瘫了下去。

六郎俯下身吻上绰儿不住娇吟**的樱桃小嘴,将舌头伸进去吸取她的香津,绰儿也拼命地回应着六郎的灵蛇一般的大舌头,鼻中发出荡人心魄的颤吟。

**后,萧绰娇躯贴在六郎身上,酥胸急剧地起伏,颤颤巍巍浑圆挺翘的**在他胸上来回摩挲,娇艳朱唇不住地张合,吐气如兰,星眸迷离,粉颊潮红。

半晌才睁开美目媚眼如丝地望着他,玉鼻中发出满足的哼声,腻声道:"坏六哥,你怎么那么厉害啊!害人家差点死在你的手里!""不是我手里,是我棒下。

"六郎托起她嫩滑的脸蛋,嘴凑到萧绰圆润的耳边,道“你这个坏东西,害人精,就不能正经点嘛?”萧绰晨星般亮丽的杏眼娇嗔地看了六郎一眼,娇嗔地道“刚才也不知道是谁很正经的**道‘啊……顶到……我……了……’”六郎紧紧搂住萧绰,手不停地在她丰满的娇躯上抚摸着,说着学起刚才绰儿放浪形骸的呻吟声“不许学我,以后也不要说这样的话。”

维妙维乔的样子让萧绰娇羞万分捂住他的口,恨恨的在六郎肩上咬了一口,啐道“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嘛?”

六郎左手握住软滑的**,右手下探到温暖平滑的小腹,促狭道萧绰俏脸晕红,拉开六郎的手娇嗔道:“不跟你说了,我去真的要去洗澡了。”

说着,赤着白嫩小脚就站到地上。

六郎看着她美丽的背影。

乌黑浓密的秀发沾满了汗珠,披散在她湿漉漉冰肌玉骨般光滑裸背上。

白玉般的幼嫩肌肤因刚才的ji情而微微泛红,饱满酥胸圆滑的弧线沉甸甸地怒放在胸前,玲珑浮凸的美妙曲线让六郎心头狂震看得神魂颠倒。

呼吸间,**动荡有致,樱红蓓蕾微微上翘,鲜红的乳晕美丽诱人,和饱满的酥胸呈现鲜明对比的纤纤细腰简直不堪一握,玲珑分明。

雪白的小腹平坦结实,滑润的背肌和丰臀分外诱人。

激起六郎一腔欲火,窜到萧绰身旁,从背后将萧绰抱了个满怀,紧紧的贴住她洁白的玉背,左手握住软滑的**,右手下探到温暖平滑的小腹,脸颊贴上她嫩滑的脸蛋,"坏姐姐,弟弟还没舒服。

"后知后觉的萧绰伸手往六郎的下体摸了一把,才发现他的庞然大物果然生机勃勃,不禁地惊叹道:“六郎你怎么还没有……”

六郎抓住丰满坚挺的乳峰揉起来,弄得她柔软的乳肉不断变形,右手在萧绰柔润的腰腹间抚弄。

“还没有什么。”

萧绰满面红晕,喘息道:"讨厌……"六郎吻上萧绰白嫩的脖颈,舌尖轻点颈后白皙的皮肤,嘴唇微微触过,麻痒的感觉令萧绰浑身酥软,嘴缓缓从萧绰的颈后上移到了她的耳后,舌头添弄几下白玉柔软的耳垂,萧绰喉间发出娇腻的声音,羞得满脸发烫。

六郎张嘴咬住她的耳垂,萧绰被逗弄的浑身酥麻地嘤咛起来,声音微带颤抖。

六郎的龙枪早已坚硬翘起,紧紧顶在萧绰被**濡湿的臀沟里。

枪头顶在又已湿润的肉缝上。

“啊……不要……不要了"萧绰娇羞的扭动圆臀,却把六郎的龙枪摩擦的更坚硬,六郎把萧绰的娇躯扳过来,高耸的傲人**映入六郎的眼帘。

雪白丰满的乳峰随着呼吸在她美好的酥胸上颤巍巍的抖动,樱红的蓓蕾颤抖,六郎用手指拨了一下娇挺的**。

萧绰轻呼着喘了口气,媚眼如丝的看着六郎,樱桃朱唇斜翘,浮现出动人心弦的诱人笑意,咬着嘴唇腻声娇嗲道:“坏六哥,你真的想害死姐姐啊!"声音柔媚动人,直腻到六郎心里。

六郎低头向她的唇上吻去,舌头窜进她的口中肆意翻搅。

萧绰滑腻腻的丁香小舌吐出来让六郎吸吮,香津暗度,香舌缠绕翻卷。

琼鼻轻微的翕动,发出醉人柔腻的娇哼,凤眼中射出迷离的艳光,白玉莲臂紧紧的搂住六郎的脖子,春葱玉指轻轻刮划六郎背后脊椎。

六郎抱着萧绰肤如凝脂晶莹剔透的玉体就向床而去,他烫如火碳坚硬似铁的龙枪一挺一挺地,顶撞着萧绰平坦光滑的玉腹、滑腻白嫩的大腿和肥腻多肉敏感的花瓣。

弄得萧绰顶撞芳心如秋千般摇荡,欲火攻心,浑身骚痒,她曲线玲珑粉妆玉琢的**主动向床上一倒,珠圆玉润颀长的嫩腿向两边一张,妙态毕呈,春光尽泻。

萧绰美艳娇丽的玉靥春意流动,杏眼含春看着六郎,媚声道:“小坏家伙,还不快来。”

面对这活色生香的美妙娇躯,六郎哪还忍得住,一跃**,他跪在绰儿敞开的粉腿间,涨红滚圆的大枪头对准桃源洞穴一挺,萧绰嫣红的香唇一张,“啊“地娇唤出声,娇靥浮现出甜美的笑容,舒爽地接纳了龙枪的插入,二人又再次赴巫山行云布雨了,久久方才无比畅美地云收雨歇。

六郎从后面肆意爱抚着绰儿丰腴的臀瓣和深邃的股沟,萧绰被他抚摸的娇躯颤抖,却把腴滚圆的美臀翘起更起,六郎邪恶地笑了笑,找准了方向,将涨的发紫龙枪插进了绰儿湿润的桃源洞府。

“啊”突然遭到侵犯的绰儿不堪花房里被充满的强烈感觉,身子猛地往前一冲,不由得‘啊’地叫出声来,只啊了半声,强忍着被六郎快速**的强烈的快感,后面的声音被硬生生地卡在了喉咙里。

萧绰被他撞击的心旌摇荡,呼吸不平,她努力压抑着喘息着。

六郎越加地猖狂,使劲地挺起超愈常人的巨物,对准绰儿春潮泛滥的桃源洞穴**,动作一下比一下快,双手揉按**上用力揉按的同时,还用手指夹住蓓蕾揉擦着。

绰儿的娇躯如狂风中的树叶一般狂颤不止,将龙枪插入到绰儿花房的最深处,并且加强龙枪与花房四壁的摩擦力度。

从而将绰儿的说教变成变成了大声的呻吟。

萧绰爽得媚眼如丝,眉目间浪态隐现,美丽柔媚的花容红霞弥漫,春色撩人,宛如三月桃花绽开,红腻细薄的樱唇启张不已,吐气如兰,娇喘吁吁,淫声浪语,不绝于耳,“啊……就这样……再快点……”

萧绰**在下更为用力更为急切地向上频频挺动,修长白腻的**向两边愈加张开,以方便六郎大龙枪的深入,她桃源洞府中的蜜液,更是恰似小溪般潺潺而流。

六郎每次的猛力插干,都深深地进入萧绰的子宫里面,并不停地翻搅着。

萧绰紧闭双眼,舌尖不时伸出口外舐着那湿润的红唇,充份地显示着她的需要和满足。

一阵阵不可言喻的快感,冲击着她全身每一个细胞,每一条血管,使她舒畅而满意地发出呻吟以及**声。

六郎屁股狠劲的前挺,力道过猛,使得硕大圆鼓的枪头,一下子重重的顶撞在花芯上,顶得萧绰闷哼出声音!大插入中,他的左手就一把搂紧萧绰的柳腰,屁股开始左右摇动前挺后挑,恣意的狂插狠干着!萧绰似欲昏死过去,但一波高过一波的绝顶快感却又把她拉了回来,欲死欲生之际不由得紧紧痴缠住雄伟的男体,娇躯早就放浪地挺动迎合:“喔……六郎……用力……用力抱紧我……啊啊……”

六郎眼见绰儿这令人心醉神迷的娇媚万分的含春娇容,耳听让人意乱神迷的莺声燕语,心中十分激动,**亢奋,气喘嘘嘘地挺起他又粗又壮又长又烫的龙枪,在萧绰暖暖的湿滑滑的软绵绵的****中,肆无忌惮地疯狂**不已。

“啊……啊……受不了……啊”萧绰发出断断续续的**,浑圆的屁股高高翘起,已经无力配合六郎的**只剩下本能的反应。

六郎骑在她圆润柔软的肥臀上烈的**,枪头压挤花房肉壁紧抵着子宫体验吸吮的快感,用耻骨碰撞肿胀的花蕾,她双眉轻皱、发烫的脸庞左右摇摆。

六郎的龙枪在花房的包围中微微抽搐着。

她雪白**颤抖着,花房里的黏膜包裹着枪头用力向内吸引。

手指深深陷入六郎的腿肌,脚趾紧张地收缩在一起,花房内部急剧收缩,夹的龙枪阵阵麻痒,禁不住开始跳动。

“啊……又来了,嗯…好爽…啊…要死了…”

受到巨大冲击的萧绰全身痉挛般轻颤不已,终于又被六郎将她送上快美的巅峰后昏迷过去……夜沉如水,更深露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