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7章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4:46 字数:4148 阅读进度:408/640

收了云罗之后,六郎想起还要慰劳一下受伤的明歌郡主和身怀六甲的萧绰。

雅致香凝的厢房中,**,罗裙丢的散落在四处,萧绰和明歌郡主均是**着娇躯。侧卧在秀榻上,俏脸红通通的明歌郡主下身满是粘粘稠稠湿液,刚才配合六郎高山流水,在对方熟练的**技巧之下,她的身与心均是不堪一击,春心荡漾,难以自已。

明歌郡主一双浑圆修长,光洁晶莹的美腿难耐的夹紧摩娑着,双手则不停地揉搓着自己高耸丰盈的**,萧绰瞥了一眼明歌郡主身下被粘液润湿的床单,嫣笑妍妍的抚摸着自己那对坚挺微颤的**,调羞道:“明歌,张六郎刚才说你的这里可没有人家丰满哦!”

“嗯……”

明歌郡主心不在焉的答应一声,当看见萧绰一脸得意的时候才反应过己被捉弄了,娇羞诱人的红晕飞快爬上了脸颊,嗔道:“萧绰,你的大又怎么样,我的比你白,比你挺,比你有弹性……”

明歌郡主停下手里的动作,双手摁在高耸的娇嫩处,美丽的眼眶闪动着野性的光芒,“哼,我才不信你的下面没湿?”

两人戏弄了一阵,明歌郡主抚摸着萧绰隆起的小腹,“萧绰,好羡慕你啊。再过几个月,就要生了吧?”

萧绰笑道:“明歌,你要加油啊。”

明歌郡主俏脸微红,显然是被一语道破了真相,两女这么为着寸缕的坦诚对视着,想视而不见都难,何况她大腿根部透出的阵阵**气味哪里瞒得过同样熟悉这种味道的明歌郡主。

明歌郡主乌黑的长发披散在雪白的枕头上,诱人的胸部随着呼吸轻轻起伏,优美的身体曲线;皓白莹泽的小腿,光滑柔嫩,两只完美的雪足,那光洁的足踝、晶莹的足趾,不止能撩起男人的欲火,同样也能点燃女人的欲火。

望着明歌郡主的赤条条的娇躯,光着身子的萧绰轻摇柳腰,迈着莲步,走到明歌郡主身边坐下,缓慢而很有技巧的用手分开她紧紧闭夹的**,只见浓密的黑森林已被**打湿,探手摸了一把,故作不解的问道:“明歌,你不但那里比我的大,这里也比我湿的厉害?”

**是一种无色透明而滑粘的液体,普通女子分泌的**量极少,用于润滑,如果在**前服用了淫药或者她是一个**的女子,则**分泌量会大大增加,萧绰当然知道自己和明歌郡主都没有服食过助兴的药物,言下之意自是在说自己虽然也湿了,但明歌郡主却比她更“**”明歌郡主脸色绯红,瑶鼻微哼一声,侧过头去不理萧绰这小色女。

“好妹妹,让姐姐来帮你一把。”

萧绰眼中闪过一丝狡黠,迅速将右手插入明歌郡主的**之间美妙的方寸之地大肆活动起来。“啊……你……不要……啊……”

明歌郡主浑身一震,随即不由自主的**微分,大开方便之门,使萧绰有更广阔的活动区域。

萧绰技巧娴熟,手法老练,随着她大力而不失温柔的爱抚,全身滚烫的明歌郡主难耐的扭动起来,微分的香唇里不停地逸出似有若无的呻吟。星星之火,很快烧成燎原烈焰,萧绰的身体也渐渐燥热起来,一种仿佛被电流击中的酥麻感自传遍全身,嘴里不清不楚的娇声道:“明歌,姐姐弄得你舒服吗?怎么叫的那么**?”

“萧绰,竟然说我**?让你也尝尝我的厉害。”

明歌郡主不堪萧绰“压迫”猛然反击,蛮腰向上一挺,翻身把身旁的萧绰一把按倒在床榻之上,调转身把脸埋在她骄傲宣称的白嫩坚挺处,边揉搓边狂吻起来。

娇嫩敏感处被袭,萧绰从发巅酥到到脚丫子,身体渐渐浮现出一片娇艳迷人的桃花,规律性的轻颤不休,像蛇一样在床榻上蠕动起来。

成功抗击了“暴政”明歌郡主露出一个妩媚的笑容,加大吻弄捏压的力道,同时手指向下滑到了……没过多长时间,萧绰感到全身越绷越紧,血液沸腾,欲火燃烧,整个身体仿佛要快乐的爆炸了。“啊……”

随着一声高亢的长吟,萧绰全身猛然僵挺,一种牛奶般洁白无瑕的乳状液体喷涌而出……“唔……啊……”

明歌郡主感到萧绰的舌头侵入自己下身时,她仿佛被卷入了快感的漩涡里,闷哼一声,一股**疯狂涌出。

这次**的对象换成了明歌郡主,娇躯猛硬倏软,接着酥麻麻地倒在床榻上,秀目微闭,感受着刚才那飘飘欲仙的快美滋味……看到这个时候,六郎心底黑色的**整个爆发出来。

萧绰一对圆滚滚的**随着**后急促的娇喘,好象两只白兔般调皮的跳动着,两颗可爱之极的红樱桃越发娇艳迷人。

六郎现在需要的只是在眼前这两具活色生香的**上发泄心底黑色的**,萧绰娇柔的**让他爱不释手,压在她软滑的娇躯上,灵活的舌头逐渐顺着萧绰滑腻的**吻遍她全身的每一处,从高耸的雪峰吻到了光洁的玉颈,从玲珑玉润的耳垂到绯红发烫的脸颊……六郎的双手也没有闲着,十路大军向下一路攻城掠地,攻势猛烈,抚过平坦的小腹来到神秘的花园,由于刚才的颠凤倒凰,萧绰的已是溪流涓涓,红嫩裂缝在一开一合间散发着令人欲动的淫糜气息。

口干舌燥,热血奔腾,六郎猛的吻上了萧绰丰润的香唇,伸出舌头与她的柔软香丁纠缠在一起,两根舌头在那里翻滚着。

娇柔的嘴里分泌出丰富的津汁又甜又甘,六郎恣意吸吮,一双魔手双管齐下,分别把玩着萧绰高耸的美乳和淫湿的,萧绰呼吸越发急促,娇躯在六郎身下难耐的扭动着。

敏感部位被男人肆意玩弄,萧绰这精通床榻之术的小妖精在六郎手中也不是对手,很快败下阵来,玉体不住对他磨蹭,任他予取予求,苦苦哀求自己空虚的身体被男人火热的**充满。

萧绰四肢如八爪鱼般紧紧夹着他,“咿咿呀呀”**不止的樱桃小嘴由于被六郎火热的吻封住只能传出声声嗯嘤闷哼。

在声色双重刺激之下,六郎感觉小腹仿佛烧着了一团火,膨胀欲炸,虎喉一声,双手粗暴的分开萧绰雪白修长的**,重重压了上去,兵临城下,冲破玉门关。

虽然前期的预备工作做的很到位,萧绰本身又非雏儿,但润滑的花径对六郎来说仍显窄小,一阵撕裂般的剧痛猛烈地冲击着她的脑部神经,男人的象征已经进入她的身体。

不过在火力全开的六郎一波接着一波的狂抽猛送之下,萧绰很快苦尽甘来,享受到**的甜蜜。

“啊……来了,嗯……啊……”

受到巨大冲击的萧绰全身痉挛般轻颤不已,终于在六郎第三次将她送上快美的巅峰后昏迷过去……休息过后,六郎看前床上的美娇娘,**之火又涨,只见她搂过美娇娘,就在萧绰抬起头的哪一瞬间,六郎一把搂住她,向她唇上吻去。

萧绰惊讶地瞪大眼睛看着六郎,却没有立将朱唇移开,在六郎的怀里乖乖地毫不挣扎,嘤咛一声,呼吸开始变得粗重。

萧绰闭上杏眼,芳心微微跳动着,将温软嫣红的香唇吻在了六郎嘴唇上,六郎只觉萧绰的嘴唇简直妙不可言柔软,湿润,还富有弹性,让他有一种咬她一口的冲动。

而且萧绰呼出的热气带着甜甜的清香,令人迷醉。

六郎用力吸萧绰的红唇,然后用舌尖拾逗着萧绰充满暖香、湿气和唾液的芳口中。

六郎的舌头先是在萧绰的小嘴里前后左右转动,时时与她湿滑的舌头缠在一起。

一会儿,六郎感觉舌头有点儿发麻,刚从萧绰嘴里抽出来,没想到她滑腻柔软的丁香妙舌却伸出来钻进六郎的嘴里,ji情的用舌尖四处添动,在六郎的口腔壁上来回添着,六郎热烈地回应起萧绰的丁香妙舌热烈地交缠着。

萧绰玉体颤抖,更用力的和六郎的舌头纠缠,追求无比的快感,嘴对嘴的吸吮对方嘴中的残留唾液。

六郎含住萧绰滑腻柔软鲜嫩的丁香妙舌,如饥似渴地吮吸起来,如饮甜津蜜液似的吞食着萧绰丁香妙舌上的津液吞人腹中。

经过一个香甜的长吻,两人嘴唇分开,萧绰双臂仍然挂在六郎脖子上,霜塞雪的香腮粉红恍如桃花绽放,娇羞地张开秀目,凝视着六郎,万分娇羞想离开六郎的双唇时,六郎即刻搂着她的螓首,不让她的双唇离开他的嘴,继续吮吸她嘴中的香液,把滚烫的舌头挑进她嘴里,接着再次开始挑逗起她的香舌。

萧绰亮晶晶的美目闭得紧紧的,洁白细腻的玉颊发烫飞红,呼吸越来越粗重,玉臂将六郎抱得更紧。

身体的摩擦让六郎明显感到萧绰胸前那对饱满涨鼓鼓的**在上下起伏,激荡着他的**。

他不禁更用力愈加贪婪的吸吮着萧绰湿滑柔嫩的香舌,吞食着香舌上的津液,似乎恨不得将萧绰的丁香妙舌吞入肚子里。

六郎有意将胸口贴紧萧绰涨鼓鼓的富有弹性的圣母峰极力挤压着,大手隔着衣服按住萧绰的胸前蓓蕾,一阵狂捏,只觉触手绵软盈盈一握,嘴唇贴住她湿热的双唇。

弄得萧绰心慌意乱,春兴萌发。

另一只还停留在大腿上的色手也展开了行动,爱抚上萧绰丰满浑圆的大腿,然后慢慢的将手探入她双腿之间,径直抚摩揉捏着萧绰最隐秘之处。

萧绰的鼻里传出一阵阵的咿唔之声,臀部有意无意的轻摆回应着他手指的动作。

樱唇启张之际,一阵阵香馥馥如幽似兰的馨香自她芳口和琼鼻呼出,**之间感觉痒酥酥的,热乎乎的,且直沁心扉,让人意乱神迷。

看见萧绰千娇百媚令人沉醉的娇羞之态,差点让六郎忍不住把她就地正法。

当六郎继续用力吸时,萧绰感觉到疼了,丁香妙舌在六郎嘴中挣扎着直欲收回,但是无济于事。

萧绰看六郎不停止,急得使劲哼哼,头左右摇动。

六郎也适时的张开嘴放开她香舌头来,萧绰傲挺的酥胸不住的起伏,不停地喘气,温热清香的呼吸喷在六郎脸上,六郎感觉很是舒服。

萧绰被他揉搓得娇躯轻轻颤抖,麻酥酥的感觉刺激着空虚好久的芳心,羞羞怯怯却又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惬意,欺霜塞雪的娇颜红霞弥漫,媚态横生,春意盎然,美眸眯着,红唇启张急促地喘息:“坏六哥,你想让我透不过气来啊!”

六郎意犹未尽地添着嘴边的液汁,道:“不会的,我可以帮你呼吸。”

萧绰羊脂白玉般的玉靥隐含春意,秋水盈盈的美眸娇媚的看着六郎道:“想的到美,我不会在上你当了。”

接着又低声惊呼一声,道:“快把你的手拿开。”

说着不等六郎动手,就急不可待的抓起他的色手,抽离自己的隐秘之处。

六郎看着带有丝丝水迹地手指,邪笑道:“好绰儿,你这么快就湿了。”

萧绰一听,连忙夹紧了双腿,抓住他的色手。

萧绰看六郎进来,脸上挂着羞涩的微笑,当她的目光和六郎四目交接的时候,美丽的大眼睛微微眯起。

白皙的脸颊浮上红晕,呼吸变得有些急促,带动高耸酥胸轻微起伏,六郎走过去轻轻拉起她的小手,用含情幕幕的眼光看着她,道:“宝贝,你真美。”

萧绰的手心泌出不知何等心情的汗水,用亮丽的美眸娇媚地一看他,‘嗯’了一声,算是回答六郎哪充满异样色彩的三个字,此时是无声胜有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