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6章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4:41 字数:3327 阅读进度:397/640

路上,遇到沈千龙和玉矫龙,见到宁采儿和穆桂英,沈千龙叹道:“姥姥的脾气越来越琢磨不透,刚才我们看到祝星辰和戴青娥,他们因为突然间衰老,根本没有力气再走下去,又唯恐明天被诸兄弟们碰到现在的样子,就携手跳下前面的山谷。姥姥现在喜怒无常,你俩千万小心啊!”

宁采儿默默无语,抽身要离开。

沈千龙跟上来,语重心长的道:“采儿、桂英,我与你们的师父情同手足,在这月影峰一同生活了多年,虽然不是亲生的兄弟姐妹,却也有许多割舍不得的情义,我不明白你为了什么,对姥姥死心塌地,你们两位师叔的死因,相信你也看见了,姥姥确实没有把我们这帮弟子当做亲人,她的冷漠让我感到害怕,可你……还要不知不觉的滑落吗?”

宁采儿淡淡一笑,“你们永远不会明白,我不会背叛姥姥,也不会离开姥姥,我生是她的人,死是她的鬼,我的灵魂已经黏附在她身体里面,生了根,发了芽。不是吗,想想吧,戴青娥为什么最终还是选择了没有背叛姥姥?即使知道自己会死,她宁死也不愿意背叛,要知道另一边是她魂牵梦系的爱人,可她还是放弃了……就和我一样,其实她的灵魂也早就归附于姥姥,归附于修神,为了自己的信仰,她放弃生命,放弃了爱。”

说罢,宁采儿拉着穆桂英缓缓的离开。

穆桂英回到望仙台,向师父陈述了今天发生的事情,石靖明听吧,叹息道:“姥姥一心取代明神,她已经走火入魔,这些年来修神界因为她的残暴统治,已经是怨声载道,这种事情早晚都要爆发,今天的事情,早在我的预料之中,桂英!我们师徒虽然相识时间不长,但是我对你满怀了期望。月影峰杀机潜伏,人心叵测,你不要留在这里了,我不是让你走的吗?”

穆桂英说:“可是,姥姥说有重要的任务交给我……”

石靖明皱眉说道:“我感觉姥姥亲近你和南阳,是有目的的,你要多加小心。”

穆桂英告别师父,又来云罗的住处,这时候,六郎因为元神破散,正处于睡眠之中。

云罗让穆桂英坐下来,道:“桂英,回鹘攻打楼兰,你为何不告诉我?其实我可以帮助你的。”

穆桂英苦笑道:“云罗师姐,别人或许不知道回鹘与西凉私交甚好,可是这些瞒不了我的,虽然我与你有同门之谊,但是西凉军政大事也不是师姐一个人说了算的,明月谢谢师姐的好意了。”

云罗见她不领情,叹道:“你明白我的苦衷最好,现在我也懒得管理那些凡俗军务了,黑山血妖赢取新娘的日子马上就要到了,也不知道姥姥会派谁去。”

穆桂英心里挂念着六郎,又一直焦急的等着姥姥给自己安排任务,但是却一直没有得到姥姥的传唤,下午的时候,穆桂英看到宁采儿带着六名少年弟子去见姥姥,却不知道有什么事。

回春阁内,宁采儿带领着六名少年参见姥姥,能够得到姥姥的亲自接见,这些刚刚步入修神界的少年有些受宠若惊。两名侍女走进来将手里的银质托盘放下,银盘中有一把精致的酒壶,和四只同样精致的酒盅,侍女将酒盅一一斟满,然后垂手退下。圣母脸上堆积着浅笑,示意宁采儿把酒分给那六个少年吃,等少年吃完,圣母对宁采儿道:“这件事办的很好,也赏你吃一杯吧。”

说完用威严的目光看着宁采儿,宁采儿犹豫了一下,端起酒盅心中害怕,口中又不敢不允,看姥姥朝自己走过来,心中暗暗叫苦,姥姥那威严而又神圣不可侵犯的目光,让宁采儿咬着牙将手中的酒水一口喝下去。

回春阁的地板上忽然出现印着猩红色的八卦方位图,六个少年分站到乾、兑、震、巽、坤、艮六个方位,宁采儿和她自己分列离、坎两位。姥姥正色对宁采儿道:“刚才我让他们喝下的酒水是“烈火强心”叛贼元葵偷袭我后,我的风火雷霆阵已是千疮百孔,尤其我的元神在无极中疲劳往返,大受损伤,所以我要借助他们的童身修补我的元神。”

宁采儿这才醒悟,原来……她看看那写俊美的少年,羞的芳心吓的突突乱跳,正在胡思乱想时候,姥姥又说:“大功告成后,这几名小厮,都会得到我亲传的神功……”

姥姥停顿一下,对宁采儿说:“我正式收你为徒,并将“四象神功”统统传授给你。”

宁采心如刀绞。她知道,这两种神功虽然拥有无限的诱惑,可是为之付出的代价是什么?是自己多年来恪守的女贞?还是如花季般的生命?心中一百个不乐意,可是她不敢违背姥姥的意思。

姥姥看到了她的忧虑,她轻笑着走近,紧盯着她明亮而羞涩的双眸,“采儿”声音柔和而温热,“你不想跟我入主无极吗?”

那威严而又充满诱惑的女音,让宁采儿简直无法抵抗,姥姥眉心飞窜出色彩明亮的玄光,那些玄光飞速旋转,扭动成团,突然化做无数银龙,进入宁采儿的心田。

宁采儿看着那神情木然,泥偶一般的少年,颤抖着,摇头道:“姥姥,我不要那样。”

姥姥神情漠然,道:“采儿,你也想背叛我?”

宁采儿颤声道:“弟子不敢。”

姥姥哼道:“谅你也不敢,为了铲除叛贼,我伤到了真元,你马上照我说的去做,事成之后,我就将四象神功传授给你。”

看到宁采儿还是不肯听话,姥姥怒道:“采儿,不要惹姥姥生气,我让你手捧冰魄寒光剑看守银霄殿,你却被戴青娥美色迷惑,导致姥姥遭受偷袭,别以为姥姥什么都不知道,姥姥既然可以掌控无极,就没有我不知道事情。若不是你的失职,姥姥能够被偷袭受伤吗?这也是对你的惩罚。”

宁采儿忍不住泪水夺眶而出,“姥姥,是我错了。我愿意以死谢罪,也不要这样。”

姥姥更为震怒,哼道:“非要姥姥我亲自动手吗?”

说着,她就要穿越无极,掌控宁采儿的元神,再支配她去做那必须要做的事情。

突然,回春阁内发生了不可思议的事情。

六名少年莫名其妙地瘫倒在地上,姥姥走过去,惊讶地看着面前的六具死尸,喃喃地道:“灭天神雷,破空索命……在修神界居然还有另外一个人拥有穿越无极的本领,是谁?”

宁采儿震惊中,慌乱地脱离了姥姥的元神控制,她兀自清醒过来,看着那已经死去的六个男童,不由得心惊肉跳。姥姥沉重地坐下来,仿佛一下子苍老了许多,对宁采儿挥了挥手道:“不可能的,灭天神雷只有我才会,只有我才会。我才是修神界的宗主,不可能的……”

穆桂英胡思乱想着往回走,夜色越来越浓,想起刚才云罗说给自己的话,穆桂英有些害怕,一旦要是被黑山血妖选中,那就注定自己的生命走到了尽头,四固然不可怕,可是太便宜那个妖王了。回春阁前面,穆桂英止住脚步,张望回春阁前面尽是黑压压的树丛和忽明忽暗的灯火,顺着楼台外用竹子砌成的台阶,穆桂英一步一步的走上去。这座楼台里面静的出奇,四周墙壁上悬挂的幽明灯火,让她心中发毛。一阵哗哗的怪响,由前面的屋子中传出来。一股奇特的力量吸引着她慢慢走近那间传出异响的屋子。

偌大的屋中黑压压的阴森恐怖,那潺潺的滴水声就是出自这个屋子,穆桂英隐约看到一个人影,那人就站在屋中的一个角落,声音也正是从那里传过来的。穆桂英心中好生奇怪,这个人好像不是姥姥,她摸黑干什么呢?为什么不点着灯火?穆桂英正在纳闷,就听到火石的声音,咔嚓一声,那个黑影点着了火烛,一道通亮的火光照在她的脸上。

穆眼前这个女人,虽然穿了一身华贵的衣裙,但是那饱受时光折磨的脸颊上,找不到半丝光彩,一双空洞洞的眼睛里射出两束骇人幽光。

穆桂英心中一阵恐慌,失声叫了出来。

一张幽蓝天网朝云罗铺盖过来,炙热的火苗焚烤的云罗有些上不来气,喀的一声暴雷!只便觉得头顶上一阵闷疼,五脏六腑翻江倒海似的难受,浑身血液亦开始倒流。眼前一片眩晕,然后时光开始凝固,大地开始下沉。

鬼魂。高低起伏的峰峦,黑云张牙舞爪的笼罩荒谷,尸气阴冷的弥漫。行行列列熟悉的面孔,呆滞的眼睛遥望前方。无数亲人的身影,身边列队陌生的走过。呼喊。只是无济于事的荡漾在山谷。

父王、母后、还有自己……

穆桂英恐慌的睁大了眼睛。

她分明看到了自己,看到自己正随着鬼魂的队列徐徐前进。

“不要去!”

穆桂英几乎要哭出声来,可是她没有办法阻止。

云开雾散。穆桂英由噩梦中觉醒。四下里灯火辉煌,那个苍老的妖邪已经不见。身穿银白色仙衣的姥姥浑然站在她面前,只是姥姥脸上的神色异常的奇怪,那威严的神目中射出令人难以琢磨的光彩。

穆桂英一身冷汗未干,颤声道:“姥姥,我……刚才看到了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