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9章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4:31 字数:3606 阅读进度:376/640

司清苑道:“六郎,我住你一臂之力!”

六郎道:“好极!老婆你有什么高招?”

司清苑道:“刚才我们的快速行动小队,已经接进悬崖顶上了,可惜被守城的士兵发现了,因为武功不济,所以没有攻上去,这一次!咱们俩率领一部分高手攻上去,那个地方乃是饮马川的制高点,一旦占领之后,会给饮马川的防守起到致命的打击。你用你的风火雷霆阵吸引住守军,我用我的神行百变,化身为蝴蝶冲上去,然后我杀散收兵,让咱们的人在那个地方队对饮马川守军发动攻击。”

六郎高兴道:“太好了!”

于是,六郎马上组织起一个一千精英神射手,带足了弓弩,六郎亲自打前阵,冲到悬崖下面,开始朝上面徒步攀岩,司清苑紧跟其后,但是她横向稍稍地离开六郎一段距离,二人刚刚爬到一半的时候,上面的守军就发现了六郎的踪迹,立即无数的飞箭射过来,六郎赶紧停下来,施展风火雷霆阵防御。

司清苑却没有停止,仰仗绝好的轻功,看上去如同一只巨大蝴蝶的司清苑,趁着守军没有注意道自己,急速冲上山顶,等这些守军发现不对劲时候,司清苑已经跳上来,手中宝剑抡开,如同切豆腐似的,将上面的百余名蒙古兵驱散,六郎趁机冲上来,同时招呼后面的一千精英跟上,那些人的速度虽然没有二人快,但是也均都顺利地冲上来,上来之后,立即摆开弓弩,居高临下,对准了守城的蒙古兵就是一阵狠射,蒙古兵头上突然飞来利箭,还不知咋回事,就纷纷丧命。

这一来,大大地减弱了守城的实力,加上司马紫烟攻的又狠,大部队往上一扑,很快就占领饮马川的城墙,刀手们冲入城后,与蒙古兵展开激烈的巷战,这种地面上的交锋,刀手们占了极大的上风,天还没有亮,饮马川就已经全部拿下。

饮马川留下一名刀手头领清理战场,六郎听了司马紫烟的主意,大军不做休整,马上攻打乌兰。出发前,刀疤刘来对六郎说:“启禀六将军,饮马川往北七十里地,就是蒙古的三和马场,那里有蒙古最好的战马不下十万匹,你现在攻打乌兰没空收拾那里,莫将愿意请命,三千兵马足以,我帮你将三和马场拿下来。”

六郎拍拍他的肩头道:“老丈人!好样的,你拿下三和马场,我为你记头功一件,有了这个功劳,封你做沙河郡的都督也算是名正言顺了。”

刀疤刘嘿嘿笑道:“我就是替你着想,生怕人家有意见,所以想讨这个功劳。”

六郎应允,让盖天娇协助刀疤刘,率领三千兵马进攻三和马场,同时自己带领三万大军,直逼蒙古首都乌兰,虽然三万兵马不可能打得下乌兰,但是这么多的兵马,足可以让乌兰的蒙古人镇静一下。搅乱时局,才是六郎的真正目的。

司马紫烟道:“饮马川失守,乌兰可能已经得到了消息,我猜想乌兰方面,很有可能在我们进军的半路上,就会派大军来阻止我们。”

六郎道:“紫烟认为我们该怎么办?”

司马紫烟道:“饮马川距离乌兰只有一日的路程,我查看过地图,我们就在半途中设好埋伏,将来袭击我们的蒙古军队来个当头棒喝,杀他个措手不及!”

沙河郡失守。

饮马川失守。

蒙古小王子气的哇哇暴叫,马上就要御驾亲征,与六郎决一死战。

太后将其臭骂一顿,然后找来几位心腹大臣商议此事。

长平王刚刚处理完柳青时间,兰雅太子妃和明鹄夫人已经被他抓拿,虽然柳青已经将得到的消息提前告诉了明鹄和兰雅,但是二人还是未能逃过长平王的魔掌!长平王认为事不宜迟,马上派了两名心腹将领,带领五百骑兵,将二女压倒马车之上,然后连夜送往冰雪寒国。

长平王处理完这件事之后,就听说饮马川失守,在沙河起义的那些刀手们,已经将大军开赴乌兰来了。于是连忙赶来与太后商议此事。长平王发表意见道:“这件事情,看来不是我们原先想像的那样简单了,这应该是一次策划很好的中心开花战术。仅凭那些沙河奴隶的胆识和能力,就算闹事的话,也断然不敢取沙河郡的,可现在这支军队居然胆敢来攻打乌兰!他们一定是有强大的后盾,才敢这样做,不然的话,以三四万乌合之众,就敢来取我们的王城吗?”

太后连连点头,道:“我也是这样认为,依你之见,当前应该如何?”

长平王道:“沙河这股兵马,就算再来上一倍的兵力,也断然对乌兰王城起不到威胁,我看他们的用意,倒是像在搅乱局势,好配合攻打厄尔下旗的辽兵。”

太后点头道:“哀家也是颇有同感,现在这些乌合之众已经兵临城下,我们总应该拒敌吧。”

长平王道:“臣弟马上带兵将他们镇压。”

太后又问:“另一件办的怎么样了?”

长平王道:“已经办妥了,兰雅太子妃现在已经在去冰雪寒国的路上了。”

太后点头,对永乐王道:“你马上准备厚礼,前往冰雪寒国,将哀家的书信递交寒国的大王。”

永乐王马上下去办理,太后马上让蒙古小王子任命长平王为大将军,率兵马五万,前往迎战。

永乐王的大军迎上来时候,六郎的军队已经开始备战妥当,长平王前锋军队也开始了进攻,两翼都是骑兵,左右各三千骑兵,这些骑兵的目的并不是冲锋陷阵,而是为后面的大军扫清障碍,而是在最快的时间内破坏掉所有的栅栏与望楼,栅栏后不断飞出的利箭依旧无法阻挡骑兵的快速接近与栅栏的破坏。

刀手新军著称的防御工事里面,木栅栏埋得比较深,但两三匹战马一起拉动一段栅栏,很快就从土中被拉了出来,就算战马上的骑兵被射杀了,但战马却依旧一路狂奔,只要破坏掉大部分的栅栏,骑兵的任务也就差不多完成了,无法破坏掉的部分,第一波攻击结束后,所有的骑兵就停止了攻击,大批的步兵在整齐的盾墙在火把的照耀下慢慢地向前前进。

现在蒙古兵用的盾牌上下足了功夫,木制盾牌的外面包裹上了一层本来要制作皮甲的熟牛皮,在盾牌的中间处再钉上一面圆铜片,铜片有脸盆那么大,而盾牌当然是超过一米的塔盾,如此一来巨大的盾牌虽然变得笨重无比,却能够抵挡住不断射来的弩箭。

前面是整齐地盾墙,后面的士兵也将手中普通的盾牌向上举起,不断有普通的箭雨从天上落下,刀手军营内的弓箭手得到的命令是,将分发下去的箭支全部射完,一支也不要留下!营内储备用大量的箭支,这个时候不用掉,到最后反而会让敌人拿去用在自己人身上。

刀手所射出的弩箭大部分都被盾牌挡下来了,看到天空中再次射出的火箭让临阵指挥的军官终于是看清楚了敌人的动向,当发现弓弩被压制后,指挥的军官同时下达了一个相同的命令,那就是让最前排的弩手蹲下,专射敌人的小腿。

敌人手中的盾牌再大,也无法保护全身,在前进中的盾墙主要保护的是大腿以上的部位,如此一来这些人的小腿就完全没了保护,只要有一支弩箭射中,虽然不致命,但却可以让敌人无法再前进,成为残废,变成后面的阻碍与累赘!不过这也只能延缓蒙古兵前进的速度而已。

前面有人小腿中箭,无法再移动了,后面的人马上帮其拿下手中的盾牌,快速地调换位置,让受伤的人直接坐在地上,队伍将会继续前进,不断地从受伤的人身上绕开,但此时受伤的人将完全没有了盾牌的保护,虽然不会被自己的同伴踩死,但天上不断落下的箭让很多伤兵就直接被箭钉在了地上,此时所有的盾牌都是珍贵的,绝对不能浪费在一名没用的伤兵身上。

蒙古兵越来越逼近,弩手在最快的时候内射完了箭匣内的所有箭,随后他们快速地退了下去,没有再同伴的身后停留,而是向正在修筑第二道防线营所在退了下去,那里有准备好的弩箭与箭匣,一把连环弩都不能落到敌人的手上,同时他们也可以在后续的战斗中掩护自己的同伴撤退。五百弓箭手继续射箭,阻击后续的敌人,其他所有人则都换上了近战的兵器,盾牌手在前,长枪兵与山斧手在中间,单刀兵在后。此时最前方的盾牌手已经做好了准备,十步之外的敌人已经冲上来了。

如此近的距离,巨大的盾墙并没有消失,只是速度有所改变,变得更加的快速,蒙古兵都是用手抓住盾牌,用整个身体来增加盾牌的冲击力,直接就撞进了士兵所组成的盾墙内,巨大的冲击力让阵前的盾阵出现了松动,一些士兵不得不连退两三步,然后靠着身边同伴的帮助将撞击盾阵的敌人杀掉,可当所有撞过来的敌人都躺下的时候,盾牌手已经无法回到之前的位置,敌人亡命式的冲击将整个盾墙彻底撕裂开了,后面的跟上来的敌人死死地占据着撕开的缺口,一步不退。

刀手联军,在计划中,缓缓后退。

后退并不是转身逃跑,后退也有后退的办法,最前面的士兵听到号角声后,对敌人不再有任何的保留,用上所有的力气一阵地猛砍猛打,与其交战的敌人一下就倒下了很多,三步之间的距离就这样出现了,全身是血的士兵们在最快的时间内快速地转身,逃向了后方,而被打乱节奏的敌人则在瞬间马上开始了追击,但碰上的却是迎面而来的标枪,又有一片人倒下了,如此近的距离,标枪都是从胸前钻进,再从后背钻出。

最近也只有七步的距离,所有的士兵快速地向后撤退,而一片混乱之后,蒙古兵当然是快速地追击,可当他们眼前想要杀的人消失在一片盾墙身后时,又是一轮标枪迎面而来,谁冲在最前面,谁冲得最快,谁就死得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