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8章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4:30 字数:3177 阅读进度:375/640

铁照死守饮马川,依靠小山的险峻,拖住刀手联军的主力,不断地消耗其兵力,而为了达到这个目的,第二道防线的周围,必须是要铺满尸体,铁照要让联军士兵的鲜血,将附近所有的土地与岩石染红。

六郎愤怒了,既然奇兵不起作用,又白白死伤了数千的精锐,那就用人海战术,强攻上去,如果兵员不够,还可以从再派上去一部分,就算是尸体堆得比山高,也一定要突破饮马川的所有防线。

正面山道进攻的大军推着小型地挡箭车,一步一步向前前进,后方的弓弩手,不再攻击山道上的石垒关卡,而是将注意力集中在了众人的头顶,为的就是防备上面的敌人扔滚木与擂石下来,一旦有敌人出现,马上就是一阵箭雨射过去,让蒙古兵无法太靠近山道的悬崖边。

不仅是正面的进攻,刀手联军对第二道防线的侧面开始了进攻,在第二道防线的侧面,山道的下方,一轮又一轮地箭雨不断地射向了山道上方,不过却没有对蒙古的士兵造成多大的伤害,在山道的侧面有大量的挡箭板防御的,射上来的箭雨大多落在了挡箭板上,防御侧面的蒙古士兵也都躲在了挡箭板后,依靠山上的同伴观察,敌人是否冲上来了。

利箭只是为了掩护与削弱在督战队士兵的监督下,上万的联军士兵开始用自己的双腿双手向上攀登,上方山道与他们现在所处的山道之间,存在着一道上百米宽的大斜坡,并不是所有的地方都生长着茂密的树木与杂草,还有一些地方完全是裸露的岩石,进攻的联军士兵从光秃的岩石带向前攀爬,利用茂密的树木进行掩护,慢慢地向上方发起进攻。

正面进攻的敌人,因为有了挡箭车的保护,不仅将射过去的箭都给挡住了,还把扔下去的滚木也给挡下,每次当滚木与圆石卡住了挡箭车的前方或者是轮子时,马上就会有联军士兵冒着生命的危险,举着盾牌将滚木与滚石扔到侧面的斜坡下去,至于是否会砸到自己人,已经顾虑不了那么多了,因为有太多的联军士兵就这样倒在了挡箭车旁,石垒关卡内的弓弩手不是摆设,数量有限的垛口,只有箭术最好的士兵才会被安排到那里。

侧面的刀手爬得很快,只有百米多的距离,虽说陡峭难行,又有很多碎石,但进攻的联军刀手也很清楚,走得越慢,越危险,因为山上的人很快就将滚木与擂石推了下来,这样的坡度,上面滚下来的木头和石头都不是光靠人的身体和盾牌可以阻挡的,很多人就这样被滚木与擂压倒,身上的血肉沾在石头与木头上,而那些滚木与擂石则继续向下,就算是滚到了下方的山道,也有一些没有停止,继续滚下去。

机灵的联军刀手在滚木与擂石下来的时候就躲到了旁边的树木后方,很好的保护了自己,然后转身看着下方,一直在射箭掩护他们的同伴也受到了滚木与擂石的攻击,下面也有些混乱,终于是让进攻的士兵有了继续躲在树木后面休息的机会,那些弓弩手其实也是督战队,一旦发现有人逃跑或者停止不前,就会马上射杀。

山道上的挡箭车聚集关卡只有七十步的距离了,挡箭车上的木板插满了箭,在上方扔滚木与擂石的士兵也出现了不小的伤亡,每一次探头都会迎面射来大量的箭,到了这个时候山道上的联军弓弩手更是全力猛射上方,大大的压制了上方山道的蒙古士兵,但上方的滚木与擂石也没有停止过,就是准头与频率大大降低,无法有效地将敌人压死、压扁!

如果让挡箭车直接靠近饮马川关卡,只要将挡箭车上的木板去掉,换成圆木,捆死了就能够当成撞车使用,到时候饮马川关卡随时都可能被动。铁照这个时候却依旧在等待,必须要等到敌人进步距离的时候,卡后的三百弓箭手,也正在等待敌人进入到六十步的距离。

六十步,远处观察的士兵快速地摇动着手中的旗子,得到命令后,三百弓箭手在领箭者的指挥下拉开了手中的强弓,快速地抬到同一个高度,响箭冲天而去的同时,三百支利箭也全部离弦而出,此时敌人的挡箭车刚好距离石垒关卡五十步,三百支箭落下时,联军士兵停下了脚步,用来防御箭雨的攻击。

响箭的尖啸声不仅提醒了敌人,同时也是山上蒙古兵同伴所等待的信号,当响箭射出后,上方的蒙古士兵快速地抽开了巨大圆石下方的木板,从后方推动这个只有三人一起才能够抱住的大滚石,用力地推到了山道侧面的边缘,这么一个大石头就这样轰隆着滚了下去,直接砸在了下方的挡箭车上。

如此巨大的滚石,可不是天然形成的,那是蒙古士兵,将山斧和木锤变成了凿石的工具,一下一下凿成的,因为太过麻烦,需要大量的时间,现在上方也就储备了十二个这样的滚石,现在就用了一个,但其使用后的威力,完全成了进攻刀手们的噩梦!

巨大的滚石不仅将一辆挡箭车砸成了一堆废柴,接着更是顺着山道直接往下滚动,没有一名联军士兵能够阻止巨大滚石的前进,很多刀手就这样被巨大的滚石所压倒、撞飞,从身上碾过去,飞溅的鲜血与碎肉到处都是,到了后面整块巨石更是被染成了红色,面对这个可怕的巨石,很多联军刀手就只能躲避,再也没有人敢去阻止它的前进。

既然用了一个,而且威力很可以,那就好事成双,还有一辆挡箭车在,并且那辆挡箭车在先前的巨石滚下后,已经被移到了中间,刀手很清楚,既然杀到了这里,那就只能继续向前,向前是死,后退也是死,那还不如拼一拼,只要冲过去,就还有活命的机会。可很快,第二个巨大的滚石转眼就落了下来。

这一次,推动巨石的力量比之前的那个要大许多,为的就是让巨石落下后更靠前,这样才可以破坏那最后一辆挡箭车,而饮马川关卡后的三百弓箭在一刻都没有停下,冒着下方山道的刀手们射上来箭雨,不断地用手中的弓箭削弱着进攻关卡的敌人,让挡箭车的速度不得不变慢,帮助上方的同伴再一次成功地让巨石砸在了挡箭车上,然后呼啸着顺着山道滚落,又是一阵地惨叫声,又是到处的飞溅的鲜血与碎肉。

两次巨石的攻击,让正面攻击的刀手联军一片混乱,没有了挡箭车的保护,石垒内的弓弩手终于是可以全速射杀眼前的敌人,后方的弓箭手更是没停过,当进攻的刀手被压制得无法反击时,上方山道的蒙古士兵终于是可以探出头来,将手中的石块砸到想砸的敌人身上,混乱之中正面进攻的刀手一个又一个的倒下,很多人就只能是靠着山壁躲着,用手中的盾牌死死地保护好自己,再也不能前进一步。

从山道侧面进攻的刀手比正面进攻的敌人要顺利得多,虽然也有滚木与擂石,但终究还是有刀手冲上了饮马川关卡后的山道,可人才刚刚站稳脚跟,马上就有长枪刺来,或者是巨大的山斧从头上砍下,勉强冲上了山道的联军士兵就这样又回到了斜坡上,大部分都是人活着冲上来,可再次下去的时候却是尸体,滚下去的尸体反而代替了滚木与擂石,虽然威力不大,却也有机会杀伤敌人,同时不断降低着敌人的士气。

冲上来,又倒下,地上的尸体不断地增加,新的尸体倒在了旧的尸体上,鲜血不断地汇聚到一起,成了一个又一个小小的水滩,还有那众多在地上哀号着,盼望着能够得到同伴求援的可怜伤兵,这根本就是一副特殊的山景图,到处都是被鲜血喷溅而成了红色的土壤与岩石。

六郎估算了一下,损失将近五千人马!

特别是那两千精锐,最后只逃回来了五百多人。

无敌请示道:“六将军!要不要停止进攻,伤亡太大了。”

六郎看看司马紫烟。

司马紫烟镇静地道:“不行!继续猛攻,好容易有了现在的功效,要是撤下来的话,刚才的牺牲就白费了。”

六郎抽出宝剑,道:“传令!全力进攻,本将军亲自攻城。”

司清苑道:“六郎,我住你一臂之力!”

六郎道:“好极!老婆你有什么高招?”

司清苑道:“刚才我们的快速行动小队,已经接进悬崖顶上了,可惜被守城的士兵发现了,因为武功不济,所以没有攻上去,这一次!咱们俩率领一部分高手攻上去,那个地方乃是饮马川的制高点,一旦占领之后,会给饮马川的防守起到致命的打击。你用你的风火雷霆阵吸引住守军,我用我的神行百变,化身为蝴蝶冲上去,然后我杀散收兵,让咱们的人在那个地方队对饮马川守军发动攻击。”

六郎高兴道:“太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