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6章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4:29 字数:3485 阅读进度:373/640

朔风野大,乾坤肃杀。

天边最后一缕夕阳此刻正沉钝地坠入连绵的大山后面,略为乌黑的云彩被勾勒出金黄的镶边,映衬着婆勒川上连绵的营帐。傍晚的风是冰凉的,数以千计的旌旗在冷风中翻卷飞扬,拍散了军营里袅袅升起的炊烟。温暖的篝火未息,一排排的刀手将士,紧握战刃,凝视着前方。

不远处高山上的饮马川,巍峨耸立,城头黑云笼罩,果如连云。

城墙上,无数兵士在火把的照耀下喊着号子连夜加固城防,搬运守城军械。城里的铁匠铺也是灯火通明,叮叮当当的敲打声几天来从未停歇。饮马川高耸的箭楼边,站立着一干蒙古战将,面对数万余义军森然有序的围城战阵,无不凛然。

饮马川守将铁照手握佩剑,注视着城下的敌军。

“将军放心,城内粮草充足,墙高沟深,军备齐全,我方守军两万,和来袭叛军不相上下,且我军以逸待劳,还有城内数万百姓,只要我们据守死战,我不相信叛军能插上翅膀飞上来!全城数万百姓与将士誓与叛军血战到底!”

副将仲巴杰在一旁提醒道。

六郎坐镇中军,他的四万大军已经阵前待命,就等着黑夜的到来。

六郎一声令下!这些虎狼之师,井井有序地开始了对饮马川的进攻。

刀手组成的新军,一队一队地快速地通过饮马川前面的山洼地带,在到达了山脚后,马上立起了盾墙,先锋全部就位,开始掩护后续的主力通过浮桥,在山脚下布阵,以此来为连续的进攻做先期地准备。

山腰处的人都安静下来了,每个人都在为接下去的战斗做准备,浪费口水还不如好好地休息,站在高处的六郎和司马紫烟,观察着上面敌人的动向。

同时,饮马川守将铁照也在观望,当看到敌人最前面的盾阵都待在一个地方不动时,他笑了笑,收回了转过身来对着身边的亲兵说道:“传令,第一波攻击开始,目标敌人的盾阵,挫败敌人之锐气!”

在山腰的防线处,成片的树木都在最短的时间内被火字营的人砍了下来,为的就是清出一片空地,让进攻的刀手得不到树木的掩护,也能够让石墙上的士兵看清楚进攻敌人的所在,而砍伐下来的大片树木,同时也成了防御用的物资,不仅可以制作三弓弩、滚木、标枪、盾牌、长枪,还能够制作成另外一种东西,用来攻击三弓弩射程之外的敌人。

山上有的是石头,一块块足球大的石头被高大有力地士兵搬了起来,放在了木盘上,因为时间有限,蒙古的士兵也制作了十辆简单的投石车,虽然数量少了些,但现在却完全能够攻击到山下,那些自以为很安全的刀手。

“放!”

十块飞石在巨大的弹射力下,快速地飞离了投石车的木盘,从山上呼啸着直落向山下,下方的敌人这个时候一点防备都没有,每一名盾牌手都将盾牌倾斜着抬高,挡住了自己的头部,眼睛根本就看不到前方与天空,为的就是防备躲在高处树林内要偷袭的箭手偷袭。

简易的投石车,虽然制作简单,但准度却实在有点问题,又因为制作太过匆忙的原因,就只能是保证投石车本身不会因为连续发射而散架,结果十块飞石落下,有三块砸在了盾牌手前方的树林内,四块砸到了盾牌手的后方,只有最后的三块从盾墙的头顶落下。

再坚固的盾牌,也挡不住可怕的飞石,不仅是盾毁,盾牌后方的刀手也是人亡,还要外加上身后的另外一名刀手,而顺便被飞石砸碎的盾牌,飞溅的碎木也会伤到附近的人,运气好的只是一点小伤,运气不好的,直接命令眼睛或者是太阳穴,成了残废、回了老家。

盾墙后面也都是人,虽然没有命中所要攻击的区域,可还是伤到了盾墙后方正在集结的士兵,四块飞石造成了十个人的伤亡,原因也很简单,这样人都是整齐的方阵站着,都在等待着进攻的命令。

从石块飞出的那一刻开始,专门负责调整方向的士兵就一直盯着自己负责的那块飞石,如果飞石命中了目标,那接下去就是快速地连续发射,如果没有命令目标,那就要调整方向,再次试射出一块,不断地观察着飞石落下的所在,直到方向正确为止。

七辆投石车无需要再调整方向,只要能够杀伤敌人就行,另外的三辆则要调整高度,移动距离,在最快的时间内又投出了三块飞石,终于是越过了那片树林,落在了敌人的头上,十辆投石车就这样不断地轰击着山脚下的刀手联军,虽然每一次最多只是早上了二十几人的伤亡,但却不断地打击着敌人的士气,随时都有石块会从天上落下,随时都可能被砸死或者变成残废,还无法反击和躲避,防御更是不可能,这让刀手联军士兵真的很害怕。

有战争,就有牺牲!

六郎注视着自己的军士阵亡,颇有伤感,但是不会流泪。

“传令!进攻开始!”

总攻的号角终于是吹响了,刀手联军拿山上的那十辆投石车没有办法,山上有的是石头,只要投石车不坏,就能不断到攻击,而在最高处的投石车弓弩都伤不到,既然如此,那就干脆不管,反正每次也只是死十几二十多人而已,最重要的两个人与将领都在山洼附近,投石车无法伤害到他们,对小山的第一波进攻马上就开始了。

第一波攻击,两千盾牌手,快速地进入到前方的树林内,不走山道而是从树与树之间不断向前,山脚下的树木经常被附近的老百姓砍伐,也有一些木材商会到这里来砍伐树木,因此山脚下的树木都比较低矮与瘦小,树与树之间完全可以让全副武装的人通过,而在防线上的火字营士兵,也因为前方有树木的遮挡,而无法发现敌人与攻击敌人。

最关键的还是防线前这一片被清理出来的空地,只有大量的树墩无法移开,其他的就连草丛都被割除,只要敌人出现地上,防线上的所有士兵都能够发现敌人的所在,然远程武器攻击敌人。

联军的先锋士兵都躲在了树后,看着前面这么一大块空地,指挥的两名刀手头领犯难了,如果就这样冲出去,连自己都有可能死,可如果不冲,后面军法的屠刀绝对不会放过自己,他们俩就只能是躲在树后,让刀手们先休息,恢复体力,急需力气,准备从下往上向上冲,向饮马川的士兵发起攻击。

后续的第二波士兵已经在路上了,指挥的两名刀手首领没有太多时间,如果后续赶上来的人到了他们这里,那他们就是临阵不前,同样是要杀头,因此两名千户各自用自己最大的声音对着附近人手下喊道:“兄弟们,前进是死,后退也是死,不想死的,就一起冲过去,只要冲过了这片空地,就能够跟上面的家伙真刀真枪的拼一场,那些人没什么可怕的,还不是被我们如丧家之犬一样追到了这里,想要赢取胜利,就跟着我一起冲!”

两个头领在亲兵的保护下终于是走了树木的保护,而在头领的命令下,所有的小头领们都在指挥着手下的刀手冲出树林,所有人都知道要快速地冲过那片空地,已经恢复了很多体力的士兵举着盾牌全力冲锋,也就在这些人冲出树林保护的一瞬间,数量众多的短标枪被敲击了出来,众多的普通箭支从天上落下,防线上的火字营士兵也开始全力阻止敌人的进攻。

饮马川方,箭支被严重消耗,幸亏还有威力强大的短标枪,虽然无法瞄准,但却可以协助弓箭手阻止敌人的进攻,一面又一面的普通盾牌在短标枪的连续打击下不断地粉碎着,不断有刀手倒下,可还是有众多的战友冲到了距离石墙三十步的所在,而发现敌人已经接近后,无敌很快就下达了新的命令。

只要再加把劲,冲上去,翻过石墙,每个人都会比较安全,还会有升官发财的机会,每一名蒙古士兵的人头可都是银子,可就在这个时候,一杆又一杆比两个人还要高的超长枪突然树立在了石墙的后方,众多手持超长枪的刀手士兵快速向前,一直走到了石墙边上,成排密集的超长枪就这样从眼看着就要冲到石墙边上的敌人头上落下。

冲锋的敌人无法再向前一步,他们现在只能用盾牌死死地保护着自己,防御着头顶与正面的攻击。落下的超长枪一部分继续从上往下拍,攻击敌人的头顶;另外一部分则是不断地想向刺杀,因为超长枪不好控制,很多刺出的超长枪都是左右摇摆,但如此一来杀伤范围却更大,硬是让敌人无法前进,还在不断地后退,因为敌人已经没有了前进的道路,前方都是可怕的超长枪。

在超长枪攻击的同时,有一半本来是操作短标枪的士兵退到了后面,但还是有一半人留下下来,继续用短标枪攻击着敌人。如此一来,敌人不仅要面对超长枪的攻击,还要继续防御着从超长枪地空隙之间射出的短标枪的攻击,很多敌人往往是防御住了一个方向的攻击,却很快就倒在了另外一个方向的攻击下。

后续增援的敌人已经到了,可看到前方的情况,后续的这两千人很清楚,如果就这样冲上去,那根本就是去送死,只会让情况更加的混乱,可如果不冲上去,后面督战的大人也不会放过他们。不过指挥的两个头领按照司马紫烟的计策,那就是让所有士兵拿出身上的弓箭,也不管前面的同伴,反正那些是两淮总督的人,趁着双方纠缠在一起,一阵又一阵的箭雨猛射过去,射到一个算一个,他们这样也是在掩护进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