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4章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4:29 字数:3449 阅读进度:371/640

方圆三千丈楼台平地而起,气魄宏伟,庭院交错。每一处庭院都是红墙翠瓦,粉墨连筑而成。每处庭院都由十三座别院构成,每处别院都有三十间套房和三十名金盔金甲的卫兵。别院之间是宽敞的甬路,甬路两边是成排的松树,松树下是清澈见底的池塘,池塘中游着颜色赤红的金鱼,羽毛纯白的飞鸟贴着水面低低地飞过,清脆的鸣叫声响彻着整个“紫金轩”这里就是乌兰,美丽的草原王城。

梁太后汉女出身,饱受天朝儒家文化熏陶,扶子登基以来,一直暗中滋养自己的势力。她更想效仿盛唐之则天女皇。小儿子苏蒙小王子对这位幕后更是言听计从。

前两天,御林军大将军黄显不知何故,莫名其妙地被指认要拭主,在皇宫中被砍了头。

大将军黄显手中握有王城的御林军兵权,对于早就有意篡改皇位的梁太后来言,大将军黄显若是能够拉拢,便是左膀右臂,若不能拉拢,便是心头大患。兰雅猜想,定是黄显不想和梁太后媾和,因此惨遭毒手。黄显之妻明鹄与兰雅乃是表姐妹,明鹄心中虽然有恨,却不能声张,尤其还不能告诉任何人说太后专权,滥杀朝臣,只能来到已经不再是太子府的兰雅住地,想兰雅哭诉。

兰雅心中比她还要痛恨太后,就是他个比蛇蝎还要恶毒的女人,前不久一杯毒酒害死了自己的丈夫,还污蔑苏蒙大王子,说太子殿下想沾污她。喝完酒后,自己跌入湖中溺水死亡。兰雅欲哭无泪,欲报仇,奈何自己身单力薄,最信任的苏蒙云若皇妹,也不知了去向。

兰雅知道,苏蒙云若一定是恨透了这个黑暗的皇宫,远远地离去了。本来自己也想一走了之,就算冻死饿死在外面,也比天天留守在这儿,看着和太子以前用过的桌椅床榻,被褥等物品,天天都是以泪洗面,可是太后早已经传下懿旨,对她严加看管,决不许兰雅私自离开太子府。

兰雅也是自幼酷爱武术,有了明鹄这个落难人,天天陪自己落泪,倒也少了一份孤独。—————————————————————————————————————————————明月在天,挑灯看剑,本是是神话一样的画卷。

可是在两个女人的心中却是度日如年,时间就这样一天天流过,她们俩就这样默默地等待着。—————————————————————————————————————————————兰雅坚信,恶人迟早要遭受报应。她要坚强地活着,看看梁太后会落得什么好下场。

明鹄有个亲戚在永慈宫当差,是一名普通宫女,名叫柳青。

永慈宫共有一百八十名御林军,有正副两位统领,孟飞和徐景达本是同门师兄弟,孟飞高大英俊擅长烈火刀法。徐景达黑瘦精悍精通各种暗器,二人在王城当差已经差不多十年,一直克尽职守。一个偶然的意外,让这两位师兄弟陷入无限的苦恼。

第二天傍晚,黄昏的云层更加绚丽多彩,徐景达喝干一坛美酒。

他来到明月阁的时候,柳青换了一件水绿色裙子,在院子里踱步。徐景达冲上去,学着孟飞的样子,搂住柳青的纤腰,双手隔着单薄的春衣,揉捏丰满的双峰,同时想将柳青的身体抱入房中。

徐景达对自己下面的东西比较满意,至少还能坚持上一段时间,也足可以与柳青共赴巫山。记得昨日柳青此时是一阵象征的反抗,不知道为何今日风情突变,一记响亮的耳光打的徐景达眼冒金星。

柳青想到之后一些连锁的事情,顾及徐景达事后会报复,对之怒斥道:“滚!”

彻底的失败让徐景达明白了一个道理,男人的长相还是漂亮一些好。

徐景达不甘心,他心中愤愤不平的想,自己不就是比孟飞矮点儿,黑点儿吗,一个小宫女既然不喜欢自己,何必还对自己摇首弄姿,搞的自己神魂颠倒,才致使出了这档子丑。

可是徐景达哪里知道柳青的良苦用心。柳青知道,孟飞有个哥哥名叫孟祥,也在王城当差,并且是梁太后身边的红人。柳青想通过孟祥,了解一下黄显遇害的经过,并借机收集一下太后的罪证。柳青知道梁家的势力在朝中不可动摇,但是为了报答明鹄与自己家的恩情,自己的牺牲也算值得。

想要有所得到,就要有所付出,柳青已经付出了,也理应得到回报。

孟祥虽然是太后身边的亲信,但他更是一个男人,凡是男人都有一个相同的致命弱点。

孟祥实在无法拒绝南阳的性感和美丽。

柳青也用了整整一个晚上的时间,让孟祥在自己身上得到了满足。

同时柳青也用女人的柔媚虏获了孟祥,柳青直截了当告诉孟祥,自己想知道关于太后的机密。

开始孟祥不肯说,经不住柳青的威逼和利诱,终于告诉柳青大将军黄显遇害的经过。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那天晚上,太后确实召见了黄显。其实在这之前,太后已经召见过黄显数次,目的只有一个,拉拢黄显,在黄显数次含蓄的推辞后,太后终于失去了耐心。最后一次召见黄显,早已安排好刀斧手,预先请黄显欣赏一口进贡的宝剑,黄显不知是计,将保健拉出匣外欣赏。太后突然惊呼救命,于是不等黄显醒悟,埋伏好的刀斧手一拥而上,将黄显砍成肉泥。

柳青又问孟祥太后为何如此在意黄显?

孟祥思量一下,说:“具体如何关系,我也说不清楚,不过,太后已经急调长平王回京,估计今天就能到达。”

孟祥又说:“国相梁泽昨天在太后那里时间很长,看样子太后真有什么要事找他弟弟。”

柳青突然说:“能不能带我混入太后的永和宫?我想偷听他们谈些什么。”

孟祥脸色大变,急道:“这可不行,万一被太后知道,可是杀头的死罪。再说,一般人根本不能靠近太后的内室,就连我这样的角色,如果太后商议大事时候,也要回避,何况是生人。”

柳青把眉毛一横,说:“你一定要想个办法,不然,我就不和你好了。”

见孟祥还是有所犹豫,柳青又说:“我还要指控你**我,虽然我只是个宫女,到底我也是着皇宫里的女人,我就不信太后知道后不办你。”

看到孟祥脸上颜色变化的厉害,柳青又温柔起来,一边用柔荑抚弄着孟祥宽厚的胸膛,一边说:“我虽然痛恨太后杀我姐妹夫君,但是她毕竟是一国之母,毕竟有她不得已的苦中,或许太后的见解是对的,我们这次出征大辽,我也只是想了解一下他们的高见,绝无其他想法。难道真的没有办法?”

孟祥说:“办法倒有一个,不过实在委屈你,尤其也十分危险。”

柳青惊喜道:“不管委屈不委屈,危险不危险,快说来听听。”

孟祥继续说:“太后向来爱惜自己的容颜,在身边养了不少俊美的男童,一来用以弥补自己心中的空虚和寂寞,二来利用这些男童的童身进行双修,听说可以通过采阳补阴而长生不老……”

柳青愤恨的道:“这个老东西倒是很会享受。”

孟祥接着说:“太后身边这些男童每隔两三个月就要换掉,前两天刚好换来一批,太后这两天一直还没来得及受用。你有所不知,回春炉中的炉鼎是不能熄灭的,太后没有时间与那些童男媾和,就会指派一些宫女代替,完成炉鼎后,那些宫女往往都被秘密的处死,以免泄露太后的机密。”

柳青已经听得明白,“你要我化装成宫女,混进太后的寝宫?”

“你本来就是宫女,不用化妆,我直接将你送过去。”

孟祥又说:“也只有这样才能让你接近太后。不过你放心,那些善后之事太后一直都是交给我做的,事情完成后,我还可以再偷偷的让你换回原形。”

柳青眨眨眼睛,轻声哼道:“你也可以将错就错,把我神不知鬼不觉的从这个世上消失,对不对?”

孟祥的心猛地一颤,脸上颜色有点难看。柳青又换了一个温柔的笑脸,嘻嘻笑道:“只怕你舍不得哦。”

说着又用手去揉弄孟祥的下面。

孟祥呵呵笑道:“末将能得姑娘垂青,实乃三生有幸,只要姑娘经常能如眼下这样,今后为你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可是,我不明白,你这样是为了什么?”

柳青道:“我为了赚钱,有人出了一万两银子,让我探明白这个秘密,事成之后,我们俩就倦了这些银两,远走高飞,好不好。”

“一万两银子?”

孟祥真的心动了。……

长平王一脸的诡笑,“姐姐真的好雅性,外面都闹得开了锅,你却还有心思在这里陪小厮们玩耍。”

长平王说着,手掌向下移动,就要靠近太后私处。太后一巴掌拨开他的手臂,放下脸来,说道:“本宫面前,休得放肆,你可知道我连夜召你回京,是什么事情么?”

长平王道:“回京路上已经听说,皇帝要举兵南下,太后肯定是为了这件事,现在大家都在议政阁等候太后定夺,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迟迟不见太后与师叔,故此他们让小王过来通禀一下。”

太后穿上盛装吉服、霞佩云披,打扮得雍容华贵、仪态万千,对长平王和元象说:“移驾议政阁,哀家有话要跟你们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