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1章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4:27 字数:4296 阅读进度:368/640

碧眼狐狸惜惜高兴地叫起来:“四姐的箭法好厉害。”

“标枪准备!”

整个弓弩手大队的人射了五千多支箭也只造成了对方五百多人的伤亡,这个数量实在是太少了,如今蒙古兵已经距离卧牛岗的主寨城墙只有五十步的距离,也是到了该使用投枪的时候了,这个距离数百支标枪一齐投出,绝对能够将一些盾牌打碎!

“准备!投!”

在无敌的一声号令下,卧牛岗主寨大门城楼处的兵丁一次投出了五百杆标枪,二百多面木盾在标枪的巨大冲击力下粉碎,盾牌后面的蒙古兵被直接暴露出来,蒙古兵转身刚想逃,第二轮标枪就已经到了,更多的木盾牌被粉碎,三百多个蒙古兵被标枪贯穿,但蒙古兵已经距离木墙只有二十步的距离。

二十步、十步、五步!卧牛岗主寨四个方向的标枪连续投了两轮,还有漫天的箭雨,但这一切都无法阻挡土蒙古大军的脚步,蒙古兵只是伤亡千余人,就冲到木墙的五步距离,随后大部分的蒙古兵突然将手上的木板垒了起来,一个站台接着一个站台,最后一个站台甚至距离木墙只有一步的距离,蒙古兵就这样攀上了站台,用手中的长枪猛刺木墙站台上的卧牛岗刀手。

六郎的确没有办法再使用热油,这么近的距离一旦被点燃,卧牛岗的主寨就完了,但蒙古兵逼得实在太近了,只是一步的距离,木墙与蒙古兵的垒木台只有半米多的高度差别,只要用力向上一跳就能用双手攀住木墙,用力爬上来,这个时候单兵之间的能力差别又再次显现了出来。

卧牛岗刀手拼得很艰难,有站台可以移动,又有高度优势的他们却只能跟木垒站台的蒙古兵打成平手。要知道,站在简易木垒站台上的蒙古兵根本就无法随意移动,双脚必须死死地站在原地保持平衡,由数十块巨大木板垒起来的站台十分的不稳,随时有倒塌的危险。

打成平手就代表有失败的危险,蒙古兵现在只是压上来三千人而已,还有两万多人没有动静,而六郎手上却只有不到一万人,并且能战者还在不断地减少,唯一让六郎值得欣慰的是,这次卧牛岗的刀手是真的在拼命了。

如此近的距离,没有上垒台的蒙古兵也开始有手中的双头叉向木墙上的卧牛岗刀手反击,只要看到木墙上面有人影,蒙古兵手上的双头叉就是脱手而飞,一下就将一名卧牛岗刀手刺穿,人就这样倒在了木墙站台上,而更多的卧牛岗刀手也在与蒙古兵的互刺中被刺伤、刺死!不断地有伤员和尸体被抬了下来。

无敌手下的一千人已经全部压上去了,惜惜率领的三百人也一样上了木墙站台和箭楼,六郎手上就只剩下四小姐的两千多人。

“轰!”

五台巨大的投石车终于再次开始发威,投石车的重新组装太耗费时间,但如果有一个地方出错,其结果将是在发射过程中直接散架,因此工匠们是一再检查又检查,到了现在才可以使用,而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又有三千蒙古兵抗着巨大的木板冲上来了。

这次冲上来的蒙古兵可没第一波蒙古兵那么幸运,这次蒙古兵的主攻方向是在卧牛岗主寨的正前面,两千蒙古兵全部集中在了正前方,另外一千分散在其他三个方向,六郎命令将所有投石车瞄准向那两千土匪,一轮投射后,两颗石弹打偏,全部集中木屋,将两间木屋击得粉碎,另外则命中目标,最少百十个蒙古兵连人带盾再砸得粉碎。

投石车一共投射了整整六次,损失了将近三百人的蒙古兵最后还是冲到了百步的距离之内,这个距离投石车已经不能再发射了,否则就会伤到木墙上的自己人,看着远处还在外围木墙处休息的蒙古兵,六郎马上下达了所有投石车调整目标的命令,集中火力轰击外围木墙处的蒙古兵,哪里人多就轰向哪里!

百步的距离,本来已经多少松了一口气的蒙古兵突然发现,他们身边不断地有同伴倒下,都是侧面中箭,而且倒下来的人越来越多,从前方射出的箭都被木板挡住了,到底是哪里射来的箭,甚至有人认为是前面的敌人射出来的会拐弯的箭,这让蒙古兵十分的害怕,几乎每走出一步都有同伴侧身中箭。

“小心!石屋里有人!”

不断的有人中箭,但同时也暴露了地堡内刀手他们的位置所在,几个眼尖的蒙古兵马上发现了石屋那狭长窗口里的人影闪动,箭就是从石屋内射出的,其他方向的蒙古兵很快也发现了他们附近石屋内有隐藏的敌人这个情况。

“都小心点,上去一队人,把那些躲在石屋里的老鼠干掉!”

石屋内射出来的一半是弩箭,另外一半则是弓箭,让侧翼没有保护的蒙古兵伤亡很大,四个方向加起来损失过千人,蒙古兵马上分兵派出一部分人去进攻石屋,几乎每个石屋都冲上去了二十个蒙古兵,用木盾死死地护住自己的身体,慢慢地逼近石屋。

蒙古兵们来得越多,那里的压力也就越小,地堡之内的刀手都是用箭和用斧的好手,又经过专门训练,二十个蒙古兵还没靠近所在的石屋就损失了六个人,但每间屋内平均也只有十名刀手,看着敌人如此靠近,刀手们马上有一半人换上的长枪,猛刺丢掉手中木盾,也同样举着长枪刺向狭长窗口的蒙古兵。

石屋内,要把长枪从里面刺向外面很简单,可要从外面直刺到里面,那可就困难多了,何况蒙古兵还要加速奔跑,身形不稳,有一半的蒙古兵长枪从狭长窗口处滑开,刺到里面也因为速度太慢而被躲开或者挡住了。

长枪并不是致命的,石屋内刺向外面的长枪也只是伤到了一两个蒙古兵而已,最致命的还是另外五人手里的强弩,没有了盾牌保护,中门大开的蒙古兵就这样被弩箭射中心脏,几乎是一箭一人,剩下的蒙古兵一时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猛撞石屋的大门怎么都撞不开,那感觉里面就是一道土墙。

六郎在计算得失,他手上还有两千五百人的后备队现在石屋内的所有刀手都冒了出来,不断地杀伤着敌人,但蒙古兵对主寨的攻击还是一点都没有减弱的意思。

蒙古兵拿石屋没办法,卧牛岗主寨上的弓箭手也将目标集中到了围攻石屋的蒙古兵身上,又倒下了几十个人后,剩下的蒙古兵全都撤退了。

看到攻击受阻,蒙古兵都督发疯似的把人马全压上来了,在身后各个副将的驱使下,蒙古兵举着盾牌咬着牙向前前进,他们不仅要面对从石屋里射出来的箭,还有从卧牛岗主寨射来的箭,不断地有人倒下,中箭的人一个接着一个,但最后蒙古兵还是冲到了石屋的边上,把大盾牌死死地顶在石屋狭长的窗口上,再搬来其他的杂物,特别是可以燃烧的柴火,都堆上来了。

所有窗口都被木板顶住,刀手们试着用长枪向外推,用了几次都失败了,直接用手推着木板也没用,外面被堵得死死的,过了一会他就听到了烧柴火的那噼里啪啦的声音,刀手们马上带着人掀开了地洞的石板,一个接着一个下去,然后再将石板啦好改严实了。

蒙古兵终于是被石屋的外围的点燃了,不过六郎并没有看着这一切的发生,因为六郎在第三波进攻开始围攻石屋的时候,他就带着人到了大门前,在他身边的是四小姐和碧眼狐狸惜惜,还有两千多名新加入的刀手兄弟!

无敌为了掩护六郎他们,在城楼上组织了三次投枪,将近五百杆的标枪被分成三次投出,大门前的地上落满了标枪,正在猛攻正门的蒙古兵死伤惨重,伤亡过五百,但这只是他们灾难的开始!

不断撞击着卧牛岗主寨大门的蒙古兵很兴奋,因为他们死了那么多人,撞了上百下,卧牛岗主寨的大门终于是松动了,就在蒙古兵继续用圆木猛烈撞击大门,狠狠地又是一下,再次退后几步时,卧牛岗主寨的大门突然打开了,但蒙古兵还没来得及欢呼,密集的枪雨就扑灭而来,在大门最前面的蒙古兵全都倒下了。

一百人标枪齐射,随后马上散开到两边,在他们身后又是一百人标枪齐射,然后再散开,投出去的标枪一次比一次远,倒下的蒙古兵也一次比一次多,附近的蒙古兵都认为是他们的同伙把大门给撞开了,卧牛岗的人在垂死挣扎,因此扔掉手中累赘的大盾,聚过来准备冲进寨子的蒙古兵越来越多,可从大门处投出的标枪却一点都没有减少。

八次标枪投射,从大门处不断延伸,直到标枪所能到的最远距离,一地都是标枪和中枪到底的伤兵和尸体,在大门的正面几乎已经没有站着的蒙古兵了,到了这个时候,四小姐也忍不住,大喝一声第一个冲出了大门,右转身两记重刀就把两个扑上来的蒙古兵给打飞了。

六郎也紧跟着冲了出去,在他的身边还有手持双刀的碧眼狐狸惜惜,两人一冲出大门就转身向左,紧接着寨内的两千多名刀手也跟着冲了出来,所有的人目标就是清理卧牛岗主寨正门这个压力最大的地方,把看到的蒙古兵全都给砍了。

正门附近的蒙古兵其实并不分散,都以各自的木垒站台为中心,一个木垒站台大约有十几个蒙古兵,没事干的之前全部在其他人的召集下冲到了正门前,被标枪干掉得差不多了,继续在木垒站台附近和站台上奋战的蒙古兵都不清楚大门那里的实际情况,其注意力全部集中在自己的前方,那些与自己对刺互杀的卧牛岗村刀手上,等到六郎他们冲了过来,一切就都晚了!

首先受到攻击的是在木垒站台附近用身体维护住木垒平稳的蒙古兵,这些蒙古兵一般都是用身体紧靠过去来维持木垒的平衡,每个方向都有两个人,六郎和惜惜一刀一个从背后将前方的两个土匪就这样轻易地砍倒了,身后的刀手兄弟趁着其他两个方向还没有反应过来,上前就是几刀,砍到了三个方向的人,六郎侧过身子对着前面的木垒用力一撞,随后又狠狠地推了两三下,整个木垒彻底倒下了,木垒站台上面的蒙古兵直接摔了下来,倒塌的木垒也砸到了最后一个方向的蒙古兵身上。

一个又一个的木垒就这样倒下了,六郎和惜惜各带一半人马,从不同的方向延着木墙冲向了后方,集合的地点就是在两队人马的交会处,木墙外围的蒙古兵虽然人数众多,但大多都是以小队为单位分散开来,又各自忙着应对木墙站台上的卧牛岗刀手,无法注意到其他方向的变化,等六郎他们冲了过来,人数上又突然变成了劣势,一个大浪打过去,最后什么都没剩下。

木墙附近的蒙古兵开始崩溃了,一千蒙古兵全部集中在正面,正在全力地焚烧石屋,有些蒙古兵看到了大门处的变化,可六郎他们很快就拐弯冲到了后面,大门也被马上关闭,几个高级将领一时反应不过来,因为他们还有几个石屋没有搞定,等带着人要去追的时候,迎面就是一阵箭雨,正门城楼上、木墙站台上,箭楼上,还有主寨的最高处,将近三百人全部将弓弩集中到了这群蒙古兵身上。

无敌跳上木墙喊道。

“所有人听着,我们就要胜利了,其蒙古兵都已经逃命去了,现在就剩下眼前的这一股还在顽抗的蒙古兵了,他们中间有好几个官兵头子,就是这些混蛋让我们不能好好活着,娶个婆娘,生几个娃,过上平静的日子,只要杀了那群混蛋我们就胜利了。刀手兄弟们,到了该为你们报仇的时候,大家一起动手,砍完了这群混蛋,我们就自由了。”

卧牛岗的大门再次打开,除了留守寨子继续射杀蒙古兵的人之外,无敌带着三千多能战之人整齐地杀了出来,看着已经慌乱的蒙古兵,六郎知道该是结束这场战斗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