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7章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4:25 字数:3434 阅读进度:364/640

六郎和四小姐互看了一眼,道:“这就怪了,莫非还想谈判不成?”

四小姐道:“六郎,我带领一队人马,直接将他们消灭掉算了。”

六郎道:“可是我不想这么快就和沙河郡官府正面接火,一是我们还没有萧绰她们如何进攻的消息,二是咱们的装备还有素质都有待提高。别看前不久消灭了双龙山的五千土匪,可是蒙古官兵不比那些无用的土匪,他们不仅装备精良,尤其是训练有素,我们最好不要小瞧了他们。”

“那怎么办?”

六郎道:‘走,看看去。他们既然要见我,去看看说些什么。”

沙河郡府来的人马就在眼前了,那个大个子刀疤刘双手掐腰,直视着六郎一行人,就在刀疤刘的身边,还有一个红衣女子。一样是身背双刀,不过这次并不是普通的钢刀,而是一对比较短的柳叶刀,她绑着马尾辫子,身穿紧身红衣,脚穿鹿皮小蛮鞋的女性,六郎怎么看都觉得她像是二十一世纪的小辣妹,那气势与神态相似极了,而更重要的是小辣妹的身材也真太标准了,该凹的凹,该凸的凸,绝对的标准身材!

不过眼前的这个小辣椒身份可不简单,经介绍六郎才知道,原来她就是沙河郡都督的夫人盖天娇。

“你就是那个新来的头领,听说你身手很不错啊,竟然连我们寨子的几位当家全都收拾了,本小姐今天就是来看看你有多厉害。”

六郎不慌不忙道:“原来是来寻仇的?”

盖天娇哼了一声道:“我说过要寻仇吗?”

六郎诧异道:“我杀了双龙山的一干匪首,其中包括你的哥哥盖天龙,难道你不想为他报仇?”

盖天娇却道:“他多年来,一直都是仗势欺人,你能教训他一下,也不是什么过分之事,只是你出手太重了,一下子要了他的性命。不过我这个哥哥身上不知背负着多少人的性命,你杀了他,又不算太过分。”

六郎更为惊讶起来。

刀疤刘一拱手,道:“这位将军,我们已经打听清楚了,你就是大宋朝赫赫有名的杨六将军,将军大名如雷贯耳,我们这次找你,并非是报仇雪恨的。”

六郎更为诧异道:“那么你们所来的目的是什么?”

盖天娇直言说道:“和你做一笔交易。”

六郎问:“什么交易?”

盖天娇道:“我们帮你取下沙河郡,你帮我们父女重新称霸沙河。”

这句话,简直把六郎说蒙了,刀疤刘解释道:“六将军,天娇实际上不是盖天龙的亲妹妹,她是我的亲生女儿,十五年前,要从一段难以启齿的故事说起,那时候,我还是沙河郡双龙山的马匪老大,因为一时大意,被仇人用计攻占了我的山寨,而攻占我山寨的仇人就是盖天龙的父亲,一场恶战之中,我身受重伤,昏迷中被几个兄弟拼死相救。好容易脱险逃生。我的女儿也就落在了仇人的手中,那时候天娇才三岁,刚刚学会人语,盖天龙的父亲见我女儿生的可爱,就动了恻隐之心,暗中收养,他自认为我已经战死,天娇尚且年幼,没有人会将这一段鲜为人知的事情在抖落出来。我伤势复原之后,本想再回去找他拼命,可是已经无力回天,花费了好几年时间,我隐姓埋名,改容之后又重新混到山上,才发现,原来他们收养了我的女儿。所以我也就安心继续隐瞒我的身份,做了一名普通的马匪,我知道以我的武功,还不能杀死盖天龙父子,我需要时间,慢慢培植自己的实力。后来,盖天龙老爹将天娇嫁给了沙河郡的都督,我倒认为是一件好事,这样我就可以在将来借助官府的势力,帮我报仇雪恨。”

六郎恍然大悟:“原来还有这么一段隐情,这么说,咱们不是仇人了?”

刀疤刘微笑点头:“你帮我杀了杀了仇人,我们父女还应该感谢你才是,可惜盖天龙的老爹已经在几年前去世了,不过还好,他的那一班爪牙,都尽数为你所杀,杀得好啊。”

六郎道:“既然不是敌人,那么就请进屋讲话,咱们详细谈一下。”

落座之后,六郎问道:“既然盖小姐现在是沙河郡都督的夫人,那么你来这里找我谈条件,是所为何故?”

盖天娇道:“现在大辽兴兵攻打厄尔下旗,时局十分清楚,我也说句痛快话,蒙古是没有实力可大辽对抗的,这场战争早晚都会输掉。”

六郎道:“你看的倒是十分透彻,你们想怎样?”

刀疤刘道:“还有一件事,那就是沙河郡都督和我有杀妻之仇,天娇的母亲就是死在那些混蛋官兵的乱箭之下,天娇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嫁给了沙河郡都督。现在我已经降真相告诉了她,加上沙河郡都督只不过是一个又老又不中用的家伙,天娇早已经和他感情决裂,现在是忍辱负重,希望将军理解我们父女的处境。”

六郎点点头,道:“听你这一说,我到是明白了,你们果真是识时务者,能够弃暗投明,我当然欢迎,可是……恢复你早年的霸主地位,这似乎有些难以办到。”

刀疤刘听后颇有失望的样子,六郎又道:“因为,在我的辖区内,是不允许有土匪来祸害老百姓的,虽然不能恢复你双龙山霸主的地位。我倒是可以考虑让你做沙河郡的都督。”

刀疤六一听,高兴地站起来,问道:“这可是真的?”

六郎道:“只要你帮我大虾沙河郡,这就是真的。”

刀疤刘高兴之后,又皱起眉头,道:“大辽的数十万大军,马上就要兵临城下,沙河这地方虽然穷,但是辽主也不会轻易放过的。他如何允许在这里建立大宋的政权?”

六郎笑道:“这件事并不难,我向你保证,我一定可以说服辽军的最高统帅,让你做这里都督,关键是你必须要有卓越的战功。”

刀疤刘有些狐疑,他不相信六郎如何才能说服辽军,苏蒙云若道:“这位头领,你大概不知道,我们六将军是可以做得了辽主的主的,但是有好些机密不能向你透露。”

刀疤刘看了苏蒙云若一眼,突然惊讶地问道:“你……你是苏蒙公主?”

苏蒙云若问:“你认识我?”

刀疤刘点头道:“认识!公主怎么会在这里?”

苏蒙云若道:“我也不要隐瞒你了,我的父兄,都被奸人所害,现在我那个同父异母的畜生哥哥,统领了蒙古王朝,我是前不久流浪到沙河里来的,本来想隐姓埋名一辈子,但是在这里遇到了六将军……”

听苏蒙云若讲完之后,刀疤刘高兴道:“这样的话,我们取下沙河郡就更有把握了。”

六郎道:“将你的想法说一下。”

刀疤刘道:“让天娇说罢。”

盖天娇道:“自从我们父女相认之后,我们就开始筹备计划,我知道沙河郡有不少将领对沙河郡都督有异心,那些将军大都是终于先帝之人,他们都是蒙古贵族出身,我本想拉拢他们,可是号召力不够,若是苏蒙公主出头,让他们与你合伙,在这里誓起义师,将会是很容易的。”

苏蒙云若看看六郎,六郎道:“不错!这个主意的确不错,我们可以借助云若的身份,号召蒙古的忠义之士,兴兵讨伐丧失人心的蒙古小王子。”

盖天娇又说:“两天之后,沙河郡的大军将会来一次大规模的清剿,我假意前来探听情报的,希望你们早早作出准备。”

六郎道:“好极!我们不如就借着这次行动,这边狠狠地打击沙河郡的主力,另一边趁着他们城内兵力空虚……趁机占领沙河郡。”

这件事情订妥之后,六郎吩咐备宴。

一顿酒席之后,盖天娇酒席之中,发觉有些头晕,就睡了过去,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竟是躺在床上,六郎就在她身边,突然发现自己的双手竟被绑住了,她看看六郎不还好意的眼神,惊道:“你要干什么?”

六郎道:“小娘子,实话告诉你,你们父女的计划确实不错,可是我不敢相信你们啊。”

盖天娇急道:“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怕我们骗你不成?”

六郎道:“因为关系到数万人的性命,我必须要谨慎行事。”

盖天娇生气道:“那你想怎样?”

六郎正色道:“我要考研考验你。”

盖天娇问:“如何考验?”

六郎嘿嘿一笑道:“你爹爹不是说,你和沙河郡都督已经划清界限了吗?不如这样,你干脆嫁给我吧,我们俩有了夫妻之实,就是一家人了,我当然就相信你了。”

说着就朝盖天娇摸过来。

“放开我!放开我!你们想干什么,没想到你居然不相信我。”

盖天娇极力挣扎着。

“真是个小辣椒,都绑住双手了还想拿腿踢我。”

六郎抓住她的身子,大手朝怀中摸了进去。“呜、呜、呜!”

盖天娇想大喊大叫,可结果她什么都说不出来,另外一只脚不管不顾地又猛踢了过去,结果两只脚都被抓住,已经脱掉鞋子的一只被六郎夹在了胳膊上,另外一只已经在脱了。

两只脚都抓在了一右手上,盖天娇无论怎么挣扎都没有用,六郎笑了笑,这丫头的玉足的手感实在是太好了,把玩了几次后,干脆就伸出了左手,在两只脚的足心处,手指动来动去抓挠痒痒,把盖天娇给难受得,想哭哭不出来,想笑也笑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