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5章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4:24 字数:3498 阅读进度:362/640

剑光如雪,泼散似玉。三女也赶紧各自施展兵器,只听得那团刀光中发动虫体爆碎的声音,连绵不绝,眼前也似乎突然垂落下一层灰黑粘稠的血幕,那是怪异凶厉的虫子们爆散流出的血液,异常腥臭的气味让他恶心阵阵。在它们自杀式的强猛撞击中,发出振颤的急剧轻响,无数道力道连绵起来化成一股激流般的力量,使得六郎手臂不受控制地麻痹抖动起来。

这一麻痹抖动下就糟糕了,刀光中十数道飞虫身影一掠而过,要不是他现在灵识大开,还真会看不清它们高速刺飞的轨迹。

啊啊啊,六郎张口低声呻吟,身体上十数个地方处传来锐利的刺痛,似乎血液在刺痛处飞速离体而出,然后那十几个部位有轻微爆炸发生,更强烈的剧痛通彻心扉,让他几乎拿捏不住手中宝剑。

还好就在这时那些异常凶猛的怪虫冲锋势头好像缓歇了下来,六郎忍住剧痛急舞手中刀时,急眼倏地看去,却见那裂成两半的黑球滚爬出一圆滚滚、黑乎乎、肥油油的“大家伙”稀落不少的小飞虫从它身边掠过,这头大型怪虫个头足有人头那么大小,两对邪异凶恶的眼睛幽光眨闪,不像其他小飞虫一样拥有翅膀,相反它爬行的速度和动作还十分的迟钝缓慢,六郎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那头肥硕蠕虫嘴部位置突然朝他裂张而开,原本平滑的表面竟然伸缩分裂成数十道细小透明的肉丝,肉丝剧烈颤动,粘着粘稠的液体。

飞虫!飞虫!更多的飞虫!黑压压地一片从那肥硕蠕虫裂开的嘴器急飞而出,像一片灰色的乌云!

这怎么了得?紧急之中,六郎大喝一声,血魂气劲猛地催动下,身上倾泻出亮盛耀眼的烈火红光,那些飞虫就要穿越刀光缝隙的当头,被他身上陡然强盛数倍的血魂气劲一振,竟然在空中顿了一顿,无数双颤悠的薄轻翅膀猛地焦化,啪啪啪连绵不断的掉落声中,不少凶厉黑虫看见这趋势,竟然惊怕低鸣,似乎畏惧六郎身上红云一般的光芒,转头要逃走!

“好家伙,原来怕我全力激发的护身元神气劲!”

大喜之下,六郎猛催气劲,一道刺亮细丝般的血红光芒离刀而出,通过那张开的恶心大口,直接没入那肥硕蠕虫体内。六郎急闪,听得身后一声震荡强劲的爆炸声,风尘激荡,那肥硕蠕虫已经化成血水一片,空中还追掠而来的凶厉飞虫顿时仿佛失去力量生命的来源,唧唧哀鸣中坠落地面死去。

擦了一把冷汗,六郎运行元神气劲聚往身上数十道血肉模糊的伤口处,恢复治愈速度。越深厚越雄浑的刀魂诀气劲,不但能够淬洗出越强壮精悍的身体,而且也渐渐多出一些神奇的属性,这增强创伤恢复的能力便是最近才表现出来的。

“六郎,你没事吧!”

四小姐擎刀紧走过来问道。

“真的是恐怖凶险啊,若不是我灵识大开,猝然发生之间,措手不及下,还真要全身血液吸干肢体全然爆碎而死!这里果真是凶险的很,大家都小心了。”

六郎伸出宝剑拨动那两片裂分的黑色半球体,听得叮当一响一颗奇形物体自其中一片中滚落而出,眼见就要掉落地上那恶心的污血之中了,断云手腕急忙一抖,碎玉刀尖轻轻一挑,即使地接住了那颗奇形物体。

濛濛白光下,那奇形物体竟然是一颗缩小型的人形骷髅头骨,阴森森地散发某种死灵之力。死灵骷髅头,具有凝聚大地死灵之气作用,那黑色肥硕蠕虫呆在球体之中,就有依靠这死灵骷髅头凝聚的死灵之气生存,并且孵化无数头凶猛的小飞虫。算起来,那蠕虫和孵化小虫都是属于死灵之物,不过存在形式不同于尸妖和鬼魂而已,邪异凶险却不在它们之下。

“好像是黑山血妖的咒语!这老妖看来真是不简单。”

六郎将它远远丢开。

四小姐有些担心道:“六郎,想不到传说中的独角神龙就是黑山血妖,我们那里是他的对手?要不要退回去,好好准备一下,再来对付这个魔头?”

六郎也是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正在思考之中。

一蓬幽光微微摇荡地洒了下来,抬头一看,上面墙壁中俨然是一团水波状的禁锢幽焰。再顺着那股邪恶拉夺之力退去方向看去,却见他右侧墙壁上有一扇腐朽不堪的木门,木门上面雕绘的电纹雷印、魔形神相由于年代的久远,早已经模糊不清,仿佛再来阵风就要彻底脱落消失一般。

“呼~~~呼~~~”自这黑森森的房间里面突然响起这样低沉又压抑的喘息声,一声高而一声低,起伏急促,声音中充满了暴躁嗜血和狂怒。

“什么妖魔邪异,在我面前装神弄鬼?”

六郎喝问。

猝然不防下,刚才被那些怪异的虫兽闹得,真的是让他心有余悸,同时也异常的愤怒。

大喝一声,血气上涌,六郎猛力一腿踢在有几分厚度的木门上,腐朽不堪的木门哪经得起这一力踹,爆响下木屑乱飞,木门之后那邪异黑暗的房间顿时呈现在他的眼前。

房间足足有百十来个平方米大小,使得里面显得有些让人心慌的空荡,房间上空飘洒下几点幽绿色光斑,那是墙壁上被禁锢幽焰投下的光芒,借助这些光线,充满腐朽腥臭和苍老味道的室内摆设隐约显现。超着那暴躁不安的喘息声走去,六郎一身红光似火云一般周身流转,混合上空幽焰光彩,使得黑暗中的情景诡异无比。

室内当中摆放了一只巨大的青铜鼎,鼎身兽纹狰狞,依然栩栩如生,使得那些猛兽仿佛要破鼎而出,大鼎后面,一具高大的棺材靠墙摆放,棺体暗红,棺盖微微振动,那喘息声就是从里面传出来的。

“混蛋,快现身出来?”

六郎望着那具棺材,紧紧握住紫玉金彤剑。四小姐、苏蒙云若和碧眼狐狸惜惜也惊恐地望着那具棺材。

绕过那巨大的青铜古鼎,六郎紧盯着那暗红棺材,走近时正要一剑跳开盖面的刹那,只见古棺里面猛地一声凶厉炸喝,一股强大暴躁力量瞬间溢散而出,冲开那厚重的盖面,然后一道高大的身影闪跳而出,煞凶逼人,枪戈急鸣,风声激荡,那妖擎举一柄通体玄黑的铁枪,朝六郎当胸刺去。

只见这妖身披古老铠甲,紧握尸气缭绕的长枪,肤色墨绿,瘦骨嶙峋,双眼凶戾有如两点碧油磷火,动作来去如风,莫非这就是,刚才蓝袍女子说的‘护法魔兵’?

“擅闯~~~吾主寝宫~~~该杀!”

那妖喉咙一阵含糊不清的咕噜,竟是说出了话语,六郎心里十分的惊诧,“你是人还是鬼?”

那妖去不回话,一杆沉重铁枪舞成一团光影,好在六郎早有准备,应付起来也不是太吃力,这妖速度再快,比起那神秘蓝袍女子来也差了一大截,六郎振奋精神,紫玉金彤剑不时觅得空档刺砍在护法魔兵身上。

“好强的护甲防御啊,这黑乎乎的长枪也不知道是用什么材料制成的,你们快些过来帮忙,我们一起收拾这个家伙!”

六郎朝四小姐发出求援。

四小姐和苏蒙云若,碧眼狐狸惜惜纷纷抽刀加入战斗。

躲过横扫一枪,六郎反手一剑狠狠斩在了护法神兵肩膀上,却是红光一亮,大力一刀果然切开了护法魔兵那古老铠甲的防御,剑锋微微一陷,却是砍进了他的肉身,一股墨绿色尸血噗地一声溅得到处都是,却没有鲜血流出。

“原来不是人!”

六郎惊道。

长枪撩去六郎身上一片残破虎皮衣,六郎也又是一剑削去了那护法魔兵一边耳朵。狂暴的护法魔兵暴戾怒吼,枪影稍收,蓦地张嘴一吐,伴随一股腥臭异味,一道墨绿色气雾,闪电般砸向六郎!

“靠!这自动追踪式轰炸我怎么躲得了?”

六郎急忙闪避,那墨绿色毒气跟着他蔓延过来,四小姐急忙飞身过来救援,玄重的刀光,朝着护法魔兵的头顶看过去,迫使他举枪招架,被墨绿毒气沾染过的部位,有一股火辣辣地疼,异样的痛,异样的钻心难受!六郎抑止创痛,大呼了一声,匆忙间瞥了那护法魔兵一眼,却见它拄枪与四小姐战在一起,丝毫不落下风!尤其是他没有伤痛和畏惧,只知道奋勇杀敌,这是被黑山血妖施过咒语的僵尸啊。

那护法神兵不但枪法超群,尤其臂力惊人,四小姐与它交战,还要提放它释放毒气,打得相当吃力。

“四姐!不要再打下了!这是没有生命的僵尸,我们没有必要和他做无谓的牺牲,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咱们撤退。”

六郎说话间,使出一记霹雳雷霆决,打在那护法魔兵身上,那妖被六郎强大的功力击中后,摔倒在地上,爬起来后,依然是继续追杀六郎等人,六郎一边迎战,一边准备撤退,可是越是着急,越是找不到回去的路。苏蒙云若道:“遭了,好像所有的道路都是一样的,显然是中了不知道什么阵法。”

四人误打误撞,不知不觉经误入魔宫重地,因为出动了机关,六郎居然发现,远处竟然有十数个手提长枪,身穿古老笨重铠甲的护法魔兵朝着这里包围过来,他们走路的速度奇快,虽然不会奔跑,但是其速度也和跑动差不多了。现在就凭自己的实力,就算四姐再神勇,也应付不了这么多的魔兵。

眼开就要陷入重围,突听大殿上面有人喊道:“往我这里来!”

说话之人却是那个蓝袍女子,六郎惊疑之即,那蓝袍女子又喊道:“再迟就来不及了。那些护法魔兵是不会轻功的。”